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都市言情小说 > 我的失忆杀手老公 > 第一卷 > 第99章 冷血杀手
第99章 冷血杀手



更新日期:2015-04-10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回到车上去的时候,Angel负责开车。
睡意突然袭来,“Z……我突然又想睡觉了。”
“那你睡。”
“算了,我还是上飞机再睡吧。”自从米小菀怀孕之后,就变得挺嗜睡。
“你现在睡也可以,到了之后我会叫你。”
可她只是抿唇一笑,摇头道:“没事,我可以忍。”
语毕,他就将她拥入怀里,“让你睡你就睡。”
她挣扎了一下,就放弃了。
靠在他怀里,她就安静的闭上了眼睛。
直到她均匀的呼吸声传来,他才徐徐开口:“今天所有的事情你都当作没发生过。”他突然来了一句英文,显然就是对正在开车的Angel说的。
她愣了一下,说道:“已经发生过的事情,怎么可能选择忽略?”
“懂不懂什么叫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他冷峻的说着。
“Z,我不懂你们华人的文化,既然你都这样说了,你又帮我杀了迈克尔,这件事情我自然会帮你保密。”
她笑了一下。
“那就最好不过了。”
“我问你,你一边杀人一边谈恋爱,是不是很爽?”
“这是我的事,你少插手。”他厉声道。
Angel呵呵的笑了起来,“我也没打算插手,毕竟我们本来就是不相干的人,只不过我得好心的奉劝你一句,你干这种职业的,最好还是不要害了这个傻妞,人们常说,杀手是没有爱情的,顶多也就找几个妞玩玩罢了,但是我看你对她感觉根本不一样。如果杀手和爱情之间,你会选择哪一个?”
杀手……爱情……
他默然了,杀手和爱情之间……他会选择哪一个?
“你根本不敢选对吗?因为像你这种人,你是不可能会给她一个美好的爱情和完整的婚姻,杀手就是杀手,做了杀手就算你隐退江湖终究还是杀手,一辈子都是杀手,就算你怎么想改变,你也依然改变不了你是一名杀手。”
“那你又有什么资格管教我?!”他又不是白痴,这些他都懂,全都懂,只不过有时候真的很难懂。
Angel淡笑起来,“是啊,我的确是没资格,我只是不想那个傻妞跟错了人。既然你们两个都走到这个地步了,就必须要面对未来的障碍物,如果你不是能给她一个美好的爱情,趁现在就放她离开吧,孩子打掉也好,这也许对你是最好的决定,我说了这么多,Z你当然懂我的意思,我只是不想你被爱情蒙蔽了双眼,你也别忘了,你是一名杀手,双手沾满血腥的冷血杀手!”
怀里的小人儿动了一下,她蹙着秀眉,似乎是被吵醒了,浓浓的嗓音传来:“到了吗?”
“还没到。”他淡淡的道,眸子里有些黯然。
“哦,你们刚刚在聊什么啊?”她模糊间好像听到了什么离开,孩子打掉,还有什么血腥的杀手之类的……
“没什么、睡你的觉。”
怀里的小人儿嘤咛了一声,又再次睡了过去。
“Z,你自己认真好好的想一想吧!”Angel好心的再次劝道。
“我知道,我自有分寸,不需要你劝我。”
这下,Angel没再说话了。
将他们送到机场里,Angel跟他们道别之后就离开了。
他们乘坐的是夜晚的航班。
“Z,你在车上跟Angel到底聊了什么啊?”说道那些朦胧间听到的那些话,米小菀有点在意。
“这个话题你不需要知道。”很明显,他根本就不想告诉她实话。
米小菀噘了一下嘴,看他的反应,一定跟她有关系!
她不放弃,继续追问他:“我好像听到你们在说什么离开,谁要离开呀?”
“孕妇都像你一样都这么啰嗦吗?”
“可是你又不告诉我!”她有些沮丧。
“我不想再提那个话题!”他有些严厉,紧皱着眉。
她微愣一下,“你到底怎么了?”为什么突然莫名其妙的就生气了?惹到他了吗?
看他的反应,米小菀一下子就想到了谁要离开了,不然他怎么会这个样子?
“难道你要走了吗?”她小心翼翼的试问。
“我没说要走。”
“哦!”她轻应了一声,不再开口说话了。
不知怎么的,心里空落落的那种感觉好像又有了。
当一切回归平静的时候,他的伤已经好很多了。
夜晚,他一个人坐在昏暗的客厅里沙发上,在抽着烟。
楼上的那间房间里,她已经昏昏欲睡中了。
昏暗客厅里的星光点点,落寂的他的眼眸里有深邃有深沉。
即使脸上有了变化,也都被黑暗全都隐藏在其中了!
白色的烟雾也在萦绕着。
杀手……爱情……他会选择哪一个?
不知在沙发上坐了多久,也不知抽了多久,他终于将烟头重重的在烟缸里摁灭。
然后起身出门。

“如果你接了这条任务,我可以考虑让你退休,还有这个任务可能会比你之前接到的任务还要难,比卧底还要危险!”男人眯起了眼。
继续说道:“我知道你的实力比一般的杀手还有强,而且这个任务是千难万险,万一暗杀失败被人发现,你可能要蹲一辈子的牢,搞不好你的命也会万死一生!我现在的指令是:刺杀监狱刘辉,悬赏10亿。”

床上的米小菀动了一下,皱着眉,似乎又梦到了什么一样。
她翻过身来,紧紧的拥住了他。
浓浓的嗓音传入:“Z,可以不要离开我吗?我想和你在一起……”
“又做梦了?”
她喃喃的点头,她是做梦了,老是梦到他会离开她。
虽然只是个梦境,可她怕。
他啄啄唇,暗哑的传入耳内,“赶紧睡吧。”
她又喃喃的颌首,嗅了嗅他身上的味道,这下,她又皱起眉头问道:“你又抽烟了!受伤了还这么喜欢抽烟!”
他没说话,只是紧紧的将她拥入怀里。
“Z……我想去上班了。”几个月都没去上班,她闲死了。
“怀孕就别去工作了。”
“可是,我好闲!”
他不以为然的说道,“你就负责做饭,这也会让你觉得闲?”
“难道我还要你来养我呀?”
“不行?”
“行,当然行,只不过我这个累赘可能要一辈子赖着你了,你是不是觉得我很烦?很讨厌?”
一辈子……他眸子略深邃了下。
“不觉得。”顿了顿,他还是徐徐说道。
她微微笑了下,“谢谢你。”说完头就埋在了他坚实而温暖的胸膛里。
几天的时间,他的伤已经好很多了,就这样过了一个月。
夜晚的时候,米小菀拿着衣服要去洗澡,就被他抽走了衣服丢在了床上,她还没问出话,而他却已经率先说道:“有件事我想和你说一下。”
她愣了一下,回答:“好啊,你说。”
他深沉的眸子顿时灼灼的看着她,顿了顿还是徐徐说道:“我有事情必须出去处理。”
“你要处理事情你就去呀!”她脱口而出,不懂他真正的意思。
“我这次去处理事情不是一天两天就能回来的。”
她微愣,“什么事情是不能一天两天才回来的?”她的眸子微黯然。
“……”这下,他沉默了。
“你又要去杀人了,是吗?”她试问。
他还是默然,这下她更明白了他口中说得事情是什么了。
“为什么?为什么你说的事情就是杀人?难道就没有别的事吗?你是不是就只会干这个?”她眸子微润,不解的看着他。
“明天我就走。”
“你不要再去干这些坏事了好吗?你为什么总是要做这种事?那些人都是无辜的呀,你为什么非要夺走他们的性命?他们也是人啊!”她有些激动,潸然泪下。
“我保证这是最后一次!”真的是最后一次,他选择了爱情,接了这项危险的任务。
“可是杀人是犯法的!”
“这是我最后一次做犯法的事,你相信我吗?”
她啜泣了下,还是点头,“我相信你。”
“那你就别再哭了!”他皱眉。
她抽泣了下,还是点头,“你什么时候会回来?”她抬起红眸子看着他。
“两年,或许一辈子都不可能再回来。”
“为什么一辈子都不能再回来?”她再次不解的看他。
不可能再回来……因为这项任务真的很危险,搞不好他的命就会丢失,所以他也不敢给她保证。
“你说呀!为什么一辈子都不能再回来?是不是你走了之后,你还是会继续干这些事?”
他深吸口气,一字一句的说道:“你听好了,我不会继续干这些事,因为这是我最后一次做犯法的事,你听懂了吗?如果两年之后我活着回来了,我会娶你。”
她狠狠一震,“你说什么?”她眨眨眼。
“我说了已经很清楚了。”
“那你为什么一定要干最后一次的坏事?你现在这样子不好吗?为什么一定要去送死?”她眨眨眼,还是很疑惑。
“你不是不喜欢我干这些事吗?我答应你,这件事情等我解决了之后,我会活着回来娶你。如果两年之后我没有活着回来,你就把我忘了吧。”他又说了一遍。
两年之后没有活着回来,就把他忘了,忘得一干二净,Z这个代号也从来没有过。
她伸开双臂抱住了他的脖子,浓浓的鼻音响起:“我不会忘记你的,我会一直等你回来,我只希望你能好好的,你也答应我,你一定要活着回来好吗?孩子不能爸爸,我也不能没有你。”
“我答应你,你别哭了。”他缓缓的说道,紧紧的拥住了她。
“一定要活着回来……”
说完这句话,他就松开了她,那双眸子紧紧的觑着她,抬手将她脸上的泪痕轻轻的抹去。
而她却伸手将他手扣住,那柔软的力道被她紧紧的握在手里,说不出有多的安心。
他俯首下去,那个炽热的吻立刻落在她的唇瓣上。
米小菀凭着本能热情的回应他,相拥热吻着。
躺在床上的她紧紧的拥着他,不肯松手,怕一松手他就会消失不见。
“你答应过我,一定要活着回来……你听到了吗?”
他拥着她,嗅了嗅她发丝的味道,才徐徐说道:“睡吧!”
她不再说话了,乖乖的闭上了眼睛。
直到天亮了起来,深沉的觑了她一眼,才松开了她。
当一切都安排好后,他又再次回到了房间里,此时床上的她还在安静的睡着。
他深邃的睨了她一眼,大掌轻轻的去触碰了一下她的脸颊,她长得本来就娇柔可人,即使怀孕了,睡个觉能像个小孩子似的,安安静静。
她便是蹙眉了一下,嘴里吐出话来:“Z……”
他惊了一下,将手抽离,缓缓的对她说道:“保重。”
当米小菀再次醒过来的时候,身旁床位已经是空落落的。
她知道,他走了,而且没有跟她道别就这样离开了。
想必,他一定是不想看到她那掉眼泪的样子。
面对他的离开,米小菀的心微微的拧疼。
眼泪还是不争气的潸然泪下。
他答应过她,一定会活着回来!
所以,米小菀,你一定要坚持下去,等着他回来。
Z……你一定要好好的活着回来,拜托了。
米小菀一遍又一遍的在心里打气,哭累了她一个人坐在餐桌前黯然的吃着早餐。
这个家,只有她一个人了,不,她还有腹中的宝宝。
她会和她腹中的宝宝一起等他回来!
Z走了一个星期,米小菀还是按耐不住自己一个人在家落寂的感觉,她只好带着身孕出去找份轻松的工作。
而之前暂时离职的那个公司,她是不会回去了。
毕竟,她有身孕,带着身孕的女人一个人加班,弄这弄那的对孩子也不好。

Z成功混进了监狱,判期刑两年。
他被狱警安排到了一间宿舍,隔壁一间监狱宿舍就有他的目标。
进到宿舍里,狱警把铁门给锁上了。
而他笔直挺拔的走过去,他一进来,那些犯人全都齐刷刷的看着他。
他那孤傲冷酷的面容令那些犯人看了个个都不爽。
只不过是刚来的犯人,拽什么拽?
这个监狱宿舍可以进三十个犯人,二十五人,加上他,就是二十六个‘犯人’了。
那些犯人个个都面带凶神煞气的,这个宿舍里最大的那个犯人在抽着烟,其中几名犯人特别讨厌拽的人,刚想起身给他几拳,可都被那个最大的犯人一个眼神给退了。
示意着,让他们不要乱来。
呵,这个刚来的犯人,挺有意思的啊!
他倒要看看,今后的日子,他是怎么混的!
监狱饭堂。
“水哥,你没看到今天刚来的他很拽吗?完全不把水哥放在眼里啊!”一名犯人特别的不爽。
“先别冲动,既然他进了我们的宿舍,我们当然要好好的对他,况且他是新来的犯人,给他点面子。”
“好吧,他的面子就是水哥的面子!”
“水哥,你看,他来了!”
这下,他们才纷纷的看向他,他正朝他们走过来,看都没看一眼。
直接找了个位置坐了下来低头吃着饭。
而那个犯人还是很不爽,“水哥,你看,连个招呼都不跟你打一声,那小子多拽啊!”
“你慌什么?先看看好戏。”
他低头吃着饭,这时,他的身后突然出现一位男人,那个男人玩味着将手肘放在了Z的肩膀上,“嘿,听说你是新来的,对吧?我这人特别喜欢关照像你这种新人,瞧瞧。”他说着打了一下他的胸膛,玩味的说道:“多坚实啊!打架一定很厉害吧!”
他冷着一张脸,冰冷的回答道:“不需要你的关照。”
那男人脸色僵了一下,“瞧你这说话的语气,多冷啊!”
他没再回答了,继续吃着自己的饭。
突然一位男人凶神恶煞的走过来,说着:“你就是虎子哥?”
那叫虎子哥的男人也就是Z身后的男人,转头过去,便看见了那个男人正揪着一名男人。
“你就是虎子哥对吧?你的人坐到我的座位上去了!”他恶狠狠的瞪着眼睛像只恶狼似的凶神恶煞的说。
“虎子哥,我不小心坐到他的座位去了,我真的没看见,那是独眼仔的位置。”那个被揪着男人的说道。
虎子哥似笑非笑,“独眼仔,我的人都说不小心坐到你的座位上去了,你不如大人有大量,放过他吧!”
“哼?放过他?我独眼仔的座位也是他能坐的吗?”
“那我叫他给你赔不是了。”说着便对那被揪着的男人说:“还不赶紧给独眼仔道歉!”
那男人顿时心惊胆跳的,连忙道歉,“对不起,独眼哥!”
“哼,对不起?如果你觉得对不起的话,那你就跪下来舔我三下脚趾头,这件事情我不会再追究。”
独眼仔开始放狠话,摆明就是刁难虎子哥的,只要是虎子哥的人,被人屈服做这些事,面子不好的也是虎子哥。
那男人求救的眼神看向虎子哥,虎子哥帮他回答道:“独眼仔,你这样做是不是不太好?好歹给我点面子吧?”
“面子?你这种人我还需要给你面子吗?如果他不跪下舔我三下脚趾头,你的人就等死吧!”独眼仔恶狠狠的说着。
“独眼仔,你别玩太过火了!”虎子哥眯起眼说着。
“哼!我玩过火?在这里的兄弟们都知道我独眼仔的性子,只要惹到我,我就一定会让他痛不欲生!虎子,你让我给你面子也是你给我面子吧?如果你的人不跪下来舔我的脚趾头三下,这件事我们没完!”
虎子哥突然转过头对Z说,“喂,那个谁,你出来!”
“……”他没回话。
“独眼仔,既然你非要做的这么绝的话,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我身后的那个人,你得小心点了。”
“呵,虎子,你凭什么拿个菜鸟威胁我?”
“你不信?有种就跟他好好的干一场啊!”
独眼仔狠狠的瞪他一眼,才越过他,走向Z的面前去。
“小子,起来!”
“……”他没理会。
独眼仔最讨厌别人忽略他了,一下子就怒了起来,“我他妈的叫你呢,你耳聋了是不?”
“……”他还是沉默。
独眼仔彻底怒了!直接抓起他的衣领,揪着他起身。
他的冷眸觑着独眼仔,那个孤傲冷冷的面容,更是让独眼仔气的脸色发青!
“你拽什么拽?”说着独眼仔就要发出一个拳头要击在他的脸上,突然……
被他用力的握住,他的拳头才没有得逞,独眼仔气的发抖,又是一拳,他又伸手将他握住,不让得逞。
独眼仔气的不能再气了,站在一旁的虎子哥在看着好戏,嘴角勾了起来,看来他没有看错,果然又是一个打架高手!
他冷冷的觑着他,冷冷的说出话来:“滚远一点,我不想惹事。”他现在要做的事情,就是要接近他的目标,讨好他的目标,这样才有机会下手。
这种故意挑起事端,他真不想管。
“你……”独眼仔脸色铁青。
而他只是冷冷的觑了一眼,然后才冷漠的甩开他的手。
不再看他,漠然的转身离开。
独眼仔直接掏出一把锋利的小刀,凶神恶煞的面容冲了过去。
他迅速的躲过了一劫,而那把锋利的小刀也没刺中目标。
独眼仔转头命令道:“还愣着干嘛?给我揍了他!”
语毕,那些被独眼仔命令的犯人,也是跟独眼仔的人全都纷纷的朝Z冲了过去。
各个都凶神恶煞的,对他挥手脚踢,可这些对他来说都是小儿科!
他直接一个拳头,给了一击,这下,五六个冲上来的犯人全都被打倒在地。
然而,他的后面突然出现袭击,那是一把棒球棒。
正当狠狠的挥了下去,被他突然一个转身,给了他一击,那个男人痛的哇哇叫,手中的棒球棒也掉落在地上。
他冷眼的瞥过,这时,又有几名男人凶神恶煞的冲了过去。
他两招打中两名男人,也都被打倒在地上了。
接着,剩下的几名男人都拿着一把小刀冲了过去,正当冲过去的时候,突然被一个厉声的男音从身后响起:“你们干什么?”那是狱警的声音,三名狱警走了过来,都拿着警棍。
而那几名男人拿着的小刀蓦然停下,那三名狱警已经赶过来用警棍阻止了他们,“都给我安分点!”
“再打架我直接给你们每个人一锤!”狱警厉声的警告着。
那个独眼仔恶狠的瞪了Z一眼,“小子,你有种!”说着便离开了。
大澡堂。
水声哗啦啦的响起,脸上依然冷着一张脸,这就是他本来的表情。
碎发和全身都被热水给打湿。
这时,突然出现了一名男人,那是虎子哥。
他走过来也伸手扭开了开关,那水声也是哗啦啦的响起来,虎子哥看了他一眼,饶有兴致的说道:“我果然没看错,身材这么强壮,打架那么厉害!小子,我看中你了,你要不要跟了我这个虎子哥?”
“……”他抿着唇没理会他的话。
虎子哥微愣,“别老是冷着一张脸啊,不过今天的场面,你真帅啊!现在那些人各个都看你不顺眼了!”
“这不就是你想要的结果?!”他冷冷的说道。
虎子哥又微愣了下,“所以我就说你要不要考虑一下跟我?”
顿了顿,他还是冷漠的拒绝他,“不需要。”
“那你以后的日子可以有你好受的喽,没有护身符,他们都敢动你,只要你跟了我,我保证你吃不愁!在牢里过得好!而且你跟了我之后,我这个做带头的,也用不着天天被那些人给修理了!”
“……你认识一个叫刘辉的人么?”他突然说道。
“呃,在这个监狱里,谁不认识辉哥啊!而且他的地盘是没人敢去惹的!谁敢去惹,保证都是死路一条!”
“……”
回到宿舍,就有水哥和那些十几名犯人全都看着他一步一步的走过来,他冷眼看都没看过一眼。
而他们的煞气也很重,Z每走一步他们都各个面带凶恶的表情朝他走过来,示意要跟他干一场。
其次,是看Z不顺眼。
一名犯人握紧了拳头朝他冲了过去,他直接灵敏的闪过一边。
又有另一名犯人冲过去,拿着一把小刀,对他挥来挥去的。
被他直接一个用力掰到犯人的手腕,犯人手中的小刀掉落。
接着,宿舍里全部的犯人各个都朝他冲了过去,除了水哥一个人坐在那儿吸着烟看着好戏。
很快就陷入了现场打斗中,犯人们全部都有拿起宿舍里比较有力的东西都跟Z对打了。
1VS24,正当打斗中,就有几名狱警冲冲的赶了过来,拿着警棍对着里面正在打斗中的他们怒吼一声:“给我住手!”
狱警说完,有另一名狱警负责开门。
铁门被打开,几名狱警走了进来,立刻用警棍对着犯人用力一捶。
包括Z也都被狱警捶了一击,那些犯人才乖乖的不再闹事。
接着这几个星期,监狱里还是一如既往的凶残,几乎都有打架。
每次都有Z参与,不是Z喜欢打架,而是他们都对Z实在是不爽,各个都想打他。
可惜,有谁打得过他?
“辉哥,最近听说新来的那个,很拽呢!现在各个都看他不顺眼!”
“确实很拽,呵,别管他们了,让他们闹吧!”辉哥夹着个雪茄吸了一口。
刘辉,是这里监狱里最早关进来的犯人,出门在外也是某某市黑社会老大,专门有非法勾当,在监狱里,刘辉的判期刑是永久期,所以刘辉既是出门在外的黑社会老大,在牢里也有地位,各个都视刘辉为老大。
只要刘辉命令吩咐,那些犯人绝不会违抗。
而刘辉现在是Z的目标,只要成功接近刘辉,他的任务随时都有可能完成,只不过还要在牢里蹲两年。
这是上头安排Z的任务,上头也经常接到一些雇主的危险任务。
只要Z完成了这项任务,Z就可以金盆洗手了。
然后,这个世界上就再也没有Z这个代号的杀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