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都市言情小说 > 年少的疯狂 > 第一卷 > 第二十章、打耳洞
第二十章、打耳洞



更新日期:2015-01-20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我们两个在外面随便吃了点东西就又回到宾馆去找他们,再回去的路上刘小雨就来电话问我们在哪,我和林菲儿告诉她们位置就站在原地等他们。

几分钟后他们几个才慢悠悠的走了过来,我看见除了于哲和几个女生,坚强个雨辰就跟睡不醒似的,在那又是揉眼,又是哈欠。

我看见他们两个就来气,走过去,对着他们两个一人就是一脚,他们两个疑惑的看着我,我搂着他们两个走到一边问道:“你两个傻逼,昨晚当我们不存在是不是,还那么大声,你们两个难道不知道我就在你们两个中间么?”

两人摇了摇头,坚强打了个哈欠笑着说道:“对不起哈名哥,昨晚有点太嗨啦,再说你砸墙后,我们不是没有声音了么?”

“就是,刚开始你就在旁边砸墙,我还真后悔跟你挨着!”雨辰在旁边鄙视的看着我说。

我上去就是一脚:“那这么说还是我的不对喽,那是不是我该给两位道歉啊?”

两人互相看了看同时摇了摇头,

“走啦,去吃饭啦,吃完饭还得回家呢。”这时旁边的于哲走了过来说道。

我瞪了雨辰和坚强两人一眼对着于哲说:“你们去吃把,我刚刚跟林菲儿吃过啦。”

对啊!我们准备去逛街,你们吃完饭要不跟我们一块去吧?“林菲儿从一边说道。

几个女生想了想都说要回宿舍休息,雨辰和于哲说他们要回家,而坚强则是回宿舍睡觉。

就这样我和林菲儿去逛街,他们几个回家的回家睡觉的睡觉。

经过昨晚的亲密接触,林菲儿对我也不像以前那样冷了。

走在逛街的路上,林菲儿挽着我的胳膊好奇的看着我说:“小雨她们几个以前挺爱逛街的啊,怎么这次不一块出来啊?”

我捏了捏她的脸心想,这丫头怎么那么单纯嘞,难道她不知道为什么?

“你倒是说啊!”林菲儿催促我道。

我低头笑着看着她:“菲儿,等你什么时候像昨晚她们那样时你就会知道他们为什么不愿意出来逛街啦。”

林菲儿低头想了一会,然后好像想到了什么,抬手打了我一下小声说了句“色狼”。

我装作没听见的问道:“你说什么?”

林菲儿爬到我耳朵上说了句“色狼”我切了一声没有说什么。

走了一会我看着林菲儿问道:“菲儿,你让我陪你出来逛街,你到底要买什么啊?”

林菲儿笑眯眯地看着我说:“吴名,咱俩个商量个事成不?”

我点了点头说行,

她搂着我的脖子在我耳边说:“你不是想要我么?我给你个机会,我心甘情愿的给你,行么?”

我听了,想了想昨晚的一幕,又低头看了看林菲儿饱满的胸部,对着林菲儿狂点头。

林菲儿没有说话拉着我来到一家精品店旁边,我好奇的看着她:“来这干嘛啊菲姐?”

林菲儿笑嘻嘻的说:“打耳洞啊!”

我一听打耳洞,转身就走,林菲儿就在后面喊我:“吴名,你怎么这样啊,刚刚都答应我了的,怎么说话不算数啊?”

我头也不回的说道:“你也没说要我打这玩意啊?”

林菲儿追上我拉住我的胳膊说道:“老公,你就陪我去打个耳洞去嘛!”

我看着林菲儿问道:“你刚刚叫我什么?”

林菲儿脸色微红的看了看我:“我叫你老公。”

“你就陪我打个耳洞去嘛!”

我听了一瞬间觉得自己好幸福啊,看着林菲儿说:“没事老婆,走着,你说打几个就打几个。”

林菲儿说了声好就拉着我往回走。

来到店里面,林菲儿告诉老板说:“给我俩一人打一耳洞,他左我右。”老板看了看我点了点头就去准备工具。

就在我还沉醉在林菲儿的那声老公里时,只听见“啪”的一声,我才看见镜子里面的耳朵上多了一个耳钉,我仔细看了看,感觉还不赖,过了一会林菲儿也打完。

她 看了看我的耳钉,又看了看她的,点了点头给了钱就走啦。

我们又在外面逛了一会,直到林菲儿说累我才把她送回宿舍。

把林菲儿送到宿舍后,我自己一人独自走在回家的路上,摸着耳朵上面的耳钉,心里在想,回家后该怎么给家里人解释呢。想了好久还没有想出怎么解释。最后,还是像以前那样,不再去想。

来到家里面,爸爸妈妈又是没在家,我想起两人在外面辛辛苦苦的挣钱供我读书,而我却没能好好学习,就觉得对不起他们。

但是又能怎么样呢,只能安慰自己以后挣钱好好孝顺他们。

短短的一天半转眼就过。

礼拜一我刚来到教室,林菲儿就把我旁边的雨辰撵走,自己坐在我身边,我看着带着一脸不怀好意笑的林菲儿:“你想干嘛?”

林菲儿从上衣口袋里掏出一个小盒子递给我,我看着她问道:“这是什么?”

林菲儿拨开自己耳边的头发,我看了看,是一个耳钉,挺漂亮的。我笑了笑接过盒子打开,一看是一个跟林菲儿差不多的耳钉,我忽然觉得这对耳钉好像在哪见过。

我看着正对着我笑的林菲儿问道:“你这耳钉哪来的?”

林菲儿嘟了嘟嘴:“就是那天给小雨买礼物时见的那对,你不是说挺漂亮的嘛,所以我就买下来啦。”

我想了想伸手捏了捏林菲儿的笑脸:“我怎么说那天你怎么让我先出去呢,原来你是买这对东西呢?”

林菲儿笑了笑:“对啦,你打耳洞,家里人说你没?

“没有,他们在家的时候我给摘啦,上学来的时候我又给带上啦!”我话刚说完林菲儿抬手拨开我耳朵上的头发看了看说道:“幸好没发炎,好啦,我给你戴上这个,这个小,而且你头发长,能盖住,家人不容易发现,老师也看不见。”

我点了点头趴在桌子上就让林菲儿把那个耳钉给我带上。

刚弄好上课铃声就响啦,林菲儿也跟雨辰换回座位。我看了看坐在我旁边的雨辰,雨辰看我在看他,奇怪的问道:“名哥,我咋啦,你一直看我?”

我看着雨辰,越看他越想揍他,我朝雨辰那边坐了坐,看着他问:“我说辰哥,你难道没有想对我说的么?”

雨辰想了想:“没有。”

我搂着雨辰就钻到桌子底下,我看着他说:“特别是你,那天晚上你想干什么,你知不知道,我和于哲在外面坐了大半夜,都是因为你们两个。”

“我刚刚问你有什么想说的不,你丫还说没有,看来你是没有认识到你的错误啊!”

雨辰委屈的说道:“哥,你就原谅我吧,我刚刚把我的处男之身交给我最心爱的姑娘,你就忍心打我么?”说着还从眼角里挤出了两滴眼泪。

我无视他的眼泪摇了摇头:“最少一瓶牛二。”

雨辰一听牛二头摇的跟吃了摇头丸似的。

我一猜雨辰就会这样,笑了笑看着他说:“最后一次机会,一个礼拜中午饭。”

雨辰看着我委屈的说:“你是不是就在这等着我呢哥哥?”

我笑了笑:“你说呢?” 雨辰叹了口气说道:“唉!一个礼拜就一个礼拜吧。”说完话锋一转:“不能就我自己,还有小逼坚强呢。”

我拍了拍他的肩膀:“放心,他会比你更惨。”雨辰从旁边嘟囔着:“这样我就平衡点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