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都市言情小说 > 年少的疯狂 > 第一卷 > 第一章、为了生存
第一章、为了生存



更新日期:2015-01-11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吴名,我说你特马是不是条狗啊,让你干嘛你干嘛。”说着我就被踹到在地。

我看了看一边正在看着我的肖芳,起身低着头就往外面走,就在走出门后又被一脚踹进教室,我趴在地上眼泪情不自禁的就流了下来。

 

我叫吴名,十七岁,在F市里的一个小县城里面上高中,自从我踏进这所学校开始,我就发现我真的不该来这所三流学校来上学。

 

  因为我发现这根本就不像是个学校,学校里面的学生头发染的五颜六色,到处可见脏话连篇的人从我身边走过。

 

  这是我来的第三天。

我来的第一天,就被一帮人莫名其妙的给拉到厕所给打了一顿。

 

  第二天他们就指示我去干这干那,我认为只要我听他们的话就不会被打。

可是我错啦,今天他们刚来到教室,就让我去给他们买烟,正当我起身给他们买去时,就发生了上面的一幕。

 

我爬起来用眼角看了看还在看着我的肖芳,心里忽然有一股愤怒,我擦了擦眼泪从地上爬起来,看着刚刚把我踹在地的男生。

他叫许飞,是我们班的老大,他后面还跟了两个两个经常跟他在一起的跟班。

许飞看我站了起来,用手拍了拍我的脸“怎么,想打我?来来,朝这打,朝这打。”说着把他的头伸到我面前,拿着我的手就朝他的头上打。

我害怕的把手抽了回来,许飞看了看我,接着反手就是一巴掌打在我脸上,我感觉半边脸都麻木的没有了一丝感觉,我用手捂住脸低着头没有说话。

这时许飞指着班里的学生“都特吗看什么看,想挨揍是不是?”

说完推了我一把“你个软蛋,给我滚。”

我抬头看着他没有说话。

“怎么,生气啦,生气你就打我啊。”说完笑着就进了教室。

他后面的两个人,也嘲笑的看了我一眼走进教室。

我转身看了看后面的肖芳,只见她叹了口气就把头低了下来。

我看着正向后面走的许飞,越看越愤怒。

不知从哪来的勇气,从旁边拿起一个凳子,对着许飞就扔了过去。

板凳从我手中扔过去的瞬间我就后悔了,板凳砸在了许飞同伙的后背上。

那人哎呦一声,转身看了我一眼就朝我快步走了过来。

我害怕的往后退,退到门口的时候,许飞他们就走到我面前,对着我就是一拳。

我捂着自己的脸没有说话,接着许飞骂了句“小比崽子”就一脚把我踹倒在地。

我倒地之后他们就开始踹我,我双手抱着头,就趴在地上任他们打。

过来一会,他们停止了对我的殴打,许飞从地上把我拽了起来,看着我的眼睛“你不是刚刚挺能耐啊,你接着来啊,你倒是来啊。”说着一巴掌打在我脸上。

我看着许飞我看的眼神充满了不屑。

许飞松开我后就在一旁看着我。

班里的同学都在看我,我忽然感觉自己真的很窝囊,我抬头看着许飞,许飞还是不屑的看着我。

我受不了这种感觉。

大叫一声冲着许飞就跑了过去。

来到他身前握拳就朝他脸打去,许飞没有料到我敢这么干,被我 一拳打的趴在了一边的桌子上。

许飞擦了擦嘴角的血,伸手指着我,刚想说话,我从地上拿起板凳对着他的头就砸了下去。

许飞被我一凳子砸倒在地,旁边的两个人上前就要夺过凳子,我把凳子扔向他们,翻身骑在倒在地上的许飞身上,抡拳就打,我不知道打了多少拳,只知道我是被老师给拉起来的。

 

我站起来看着倒在地上的许飞,从他的眼中我看到了恐惧,然而那一刻我才明白了一个道理。

 

  在这个学校里你如果想要有尊严生存下去,你就必须要反抗,把那些欺负你侮辱你的人全部打倒,打怕,这样他们才不敢来欺负你。

 

  从那次以后他们几个就不敢在来欺负我。

而我从那次以后却慢慢的在改变。

 

  一年的时间我从时不时的被打一顿,到现在全年级没人敢随便欺负我。

我从天天按时上课,变成了几乎天天都会旷课。

从抽一口烟就头疼半天,到现在会吐烟圈,从一开始翻墙需要人扶,到现在一跃就上,

 

  其实在学校里有很多人想像我一样站起来,但是最后都是被无情的拳头给打消了这个念想。

 

  慢慢的我才知道其实这个学校里其实没有什么真正的老大,到处都是拉帮结派。

但是最有势力的也就两个第一个是高一的一个叫高宇飞的,据听说他哥哥是在外面混的。

 

  第二个是高二的叫李天虎的人,他爹有钱,还有一个在县分局当队长的警察叔叔,高三听说没有老大,反正没有听说过,也不知道。

 

  二零零七年我遇见了改变我人生的女孩,

 

  上高二的某一天上午,班主任带着一个女孩来到我们班,跟讲台上的老师说了几句,老师对着下面说道:“大家静一静,我们班今天转来一个新同学,下面请她来给大家做一下自我介绍大家欢迎”

 

  下面响起了热烈的掌声,因为这个女孩实在是太漂亮了,活活的就像一个洋娃娃,我当时嘴里就冒出来一句话:“这么卡哇伊,怎么长的啊!”旁边传来一个声音说道:“名哥,相中没有,追来给我当嫂子好不好?”

 

  这个声音的主人叫李雨辰,是跟我走的最近的人之一,还有一个叫于哲,在四班,我们高二一共六个班,我和雨辰在五班,于哲自己在四班,曾经于哲为了想和我们在一个班把整张桌子都搬了进来,老师让他走,他不走,还说在哪听课都是一样,他在这听着舒服,

 

  最后老师没有办法,把班主任叫来,班主任也没有办法,最后还是班主任用打电话给他家人威胁他,他才心不甘情不愿的搬了回去。

 

  我扭头瞪了他一眼说道:“闭嘴,你先别说我啦,先把你那个欣欣弄到手吧,还有于哲的涵涵,我说人家两个姑娘都开始倒贴啦,你们怎么不要人家啊?”雨辰理直气壮的说:“我家名哥都还没有着落呢,我们怎么好意思找媳妇呢,你说要是以后我们两个去玩的时候你咋办。你说是吧?”我听了雨辰的话看了看他:“滚蛋,自己脸皮薄还给自己找开理由啦。”

 

  这时讲台上的女孩开口说道:“大家好,我叫林菲儿,今年十六岁,是从B市转来的,还望以后大家多多关照,谢谢。”说完还向下面鞠了一躬,下面又响起了掌声。

 

  班主任举了个安静的姿势,然后对着这个叫林菲儿的女孩说道:“你就坐在那吧。”说着指了指我前面的一个空位置,

 

  我看着林菲儿向我走来,我心跳的特别厉害,我忽然想起一个词,“一见钟情”当林菲儿走到前面的时候,也许是感觉有人看她,抬头看了看我,向我笑了笑就转身坐下啦,当她对 我笑的时候我心里就有一个声音在对我说:“吴名,这么好的姑娘你如果不追,后悔都没地啦!”

 

  这时雨辰又从旁边说道:“名哥,喜欢不?”我看着雨辰就对他说了两个字“滚蛋”

 

  其实我还是谈过恋爱的,在上初中的时候,我喜欢一个女生,依稀的记者那是一个很开朗的女孩,鼓起好大勇气把写了一晚的情书交给她。

 

  令我没有想到的是她竟然答应啦,那个时候感觉自己好开心好开心,和她分开一会就非常非常想见到她,但是在毕业的前一天我被甩啦,原因是我没有考上她考的那所重点高中。

 

  在一个就是那个肖芳,我觉得那根本就不算是恋爱,那只能算是我一厢情愿的单相思。

其实雨辰他们问过我,问我谈没谈过女朋友,但是我为了面子都是跟他们说我谈过好几个。而且都是我甩的他们,

 

  但是这一次不一样,我记得有一句话说的特别好,初恋初恋,第一次恋爱并不是初恋,当你第一次见到一个女孩你就有一种非她不娶的念头时这才是初恋,

 

  显然,我遇到了我的初恋,因为我有那种非她不娶的念头,并且非常强烈。但是我又不知道怎么去追女孩,我想如果我在用老套的办法写情书那就太俗啦,再说人家是第一天来,总不能现在就表白吧,所以就告诉自己等等再说,早晚是自己的。嘿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