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古装言情小说 > 离人久陌路 > 第一卷 > 第二章
第二章



更新日期:2015-01-02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我慢慢靠近过去,看着那背影,貌似有些熟悉。明照山的通路绝对不能让人知道,否则他们一定会带着降妖师将明照山完全屠杀。
  他似乎在找着什么,这边树林有一个很深的沟渠。他拿着寻妖盘在沟渠周边徘徊不定。
  “你是卖伞的那位姑娘吧,这么晚你怎么会在这里?”他看见我,拿着寻妖盘走了过来。我只在书上看见过这个玩意,书上说,只要是有妖怪的地方,就会发出特殊的白光,百试有效。不知道会不会识穿我这个似妖非妖的女子。
  “呃呃.......我要回家,我家在上面。”我从袖口中拿出竹哨,紧紧攥在手中,只要被识破,马上吹响。
  奇怪的是,寻妖盘并未有任何反应。他向我奇怪的笑了一下,笑得我毛骨悚然。
  “你笑什么,有病啊。”我手中紧紧攥住的手,疏了一下。
  “没什么,只是我想,姑娘既然住在这山上,一定知道这沟渠通向何方,劳烦姑娘带路吧。”他含笑未笑的看着我,总是感觉怪怪的。
  我当然知道这沟渠通向何方,一定是伊依逃入河中直接从人界从这沟渠游入山中了,从这上去,便直接到明照山了。
  这除妖师能耐可真大,百年来他是第一个寻到这里来的 ,用人类的话来说,是一个狠角色。
  “我为什么要带路,对我又没好处。”他身高八尺,我还得微仰着头才能和他面视。
  他从腰间掏出一锭金子,对着我说道:“这可够了,这一锭金子,可是穷苦人家一年的收入。
  虽然我不是人类,但是我至少也听说过什么叫做骨气,而且我一个妖怪,为什么要金子,如果要,只要施个法术,金山银山我都可以变出来。
  “我不需要,你还是自己用吧。”“姑娘,你不是卖伞吗,这样吧,你以后所卖纸伞,我全部买了,只要你带路。”
  我忽然想到柳寂和她的情郎,只因为钱,瞬间有一些愤怒。“我说了不带就是不带,你这人怎么这么烦呢,你自己不会上去啊。”我说完便走了。
  没有人带路,就算你沿着沟渠走,也会出现阵法。记得阿青以前说过,那个阵法是一个幻境,如果没有高深的法术,困死都出不来。而我们这些在山上住的妖精,自有另一个通道。
  “姑娘,姑娘......”他在身后喊着。我唯恐他跟过来,在树林中躲到半夜,才从山洞中回去。
  明照山上依然是白天,确切地说明照山上没有夜晚,永远都是亮堂堂的,按说,妖精应该更喜欢夜晚。但是这山上,基本上都是一些树妖,花妖,鱼妖什么的,都喜欢白天。唯一异类的就是阿青,她是一只九尾狐,据说修为很高,再过一千年,就可以修炼成仙了。
  阿青依然在看着书,不过已翻到了末尾。
  “阿青,我回来了。”我拿着茶杯,倒了一些茶水,咕嘟咕嘟的喝下,不错还挺好喝的。阿青很会享受,茶叶是新摘的山茶花,用泉水烹煮,然后再在融化的冰块中速冷,那味道算不上一顶一,但是却也很是清香怡人。
  “回来了,你今天有没有看见什么奇怪的人?”阿青刚好看完书,拨弄着自己的尾巴。
  “今天,回来的时候看见一个捉妖师,让我带路。不过我把他打发走了,在一个树林中呆了很久才回来。”我有些惶恐的看着她,我知道她讨厌人类。但是唯一好的一点,她不会将自己的情绪加到我身上来,从小到大,都按照我的情绪心愿做事。
  果不其然,她的指甲将自己的尾巴几乎都掐流血了,几百年来她第一次骂人:“王八蛋,当年所流的血还不够,还要再来一次吗?”
  “当年什么事啊?”阿青从未如此大动肝火,她的身上总是有太多的迷,让我看也看不透。
  她似乎反应过来的样子,慢慢对着我摇了摇头,自顾自的叹息去了。那种眼神有着无奈的感觉,我没有多问,我知道多问也不会告诉我。
  我背上篮筐,去摘山茶花,这是我多年养成的习惯。每次我去摘时,阿青都不许我用妖术,她说这座山上很和平,如果不找点可以亲手做的事情,是真的很无趣。
  我也曾见过,没有事情可做,变出一堆脏衣服,去河边一件件的洗干净。所以有很多妖怪都去了人间,安居乐业的只有阿青,和老迈龙钟的妖精,还有一些和我一样偶尔会出去玩一下的小妖精。那些出走了的妖怪,再也没有回来过。
  山茶花是阿青最喜欢的花,我对于它不算喜欢,但是也不讨厌。它的香味我闻了三百年,总是淡淡的。
  我一片一片的摘着,我忽然就想起一百多年前的事情。那是一个清晨,我偷偷的溜出去了,到了人间。那是我不过一个很小的姑娘,穿着一件绿颜色的流仙裙,将头发用一根红绳绑着。
  可是那时的酒馆根本不放我进去,我在一家酒槽中偷了几壶酒,在一条黑巷子中喝到了半夜。在回去的路途中,我的脚磕到一个烂桌子,那时磕的我好痛,我蹲下身来,揉着我的脚,目光往桌子里面一看,一双眼睛幽幽地看了过来,把我吓了一个趔组,差点往后撞到墙。
  “你谁啊,大晚上你吓谁呢?”我那时刚刚平复心情,便开始质问他。
  他并未说话,我变出一个灯笼,照在他的身边。我看清了,是一个少年,头发上有着杂草,整个人简直是团黑球,像一只受惊的野猫。我第一次明白了书中所说的词,叫做怜悯。
  我把他带到了河边,冬天的河水,很是冰凉。我走到暗处,施了一个咒语,变出一套布衣,把他推入河中,让他洗干净。他的眼睛很是漂亮,熠熠生辉,我不知道他那天为什么会听我的话,只知道他穿上衣服后,含着沙哑的声音,对着我说了一声谢谢。
  他的长相,他的声音,我都未记住,唯一特别的是我居然记住了他那双灿若星眸的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