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古装言情小说 > 离人久陌路 > 第一卷 > 第一章
第一章



更新日期:2015-01-02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阿青,我饿了?”我鼓着腮帮子,望着我眼前的这个美人儿,不,这个妖精。
  “饿了啊,往西走有一条山路,那里的林檎约莫着也已经红了。穿过一片树林,沙梨此时不酸不涩,正是品尝的好时间。”她手中拿着一本书,封面上赫然写着三个大字——金瓶梅。
  “可是,阿青,上一次我去树怪身上摘野果,它的树藤抽地我现在还疼呢。”想起那件事我头就痛,要不是竹哨一吹,我估计就回不来了。
  “那也只能算你自作自受,那南边的树怪,脾气火爆,修炼千年,连我也从不会去招惹他半分,何况是你这初出茅庐的小儿。”阿青漫不经心的说道。
  阿青瞟了我一眼,道:“我看你不是饿了吧,如果你想下去,我不会拦你的,若有危险,便吹竹哨。”
  “还是阿青最好,我走了啊。”说着,我向她挥了挥手,走进一条隐秘的山洞,沿着潮湿的山路通往另一个世界。
  看着外面的情况,应该正值午时。我与柳寂相约未时在桥头见面。我从来不怕等人,在明照山上,时间根本不算什么,一百年对于我和一个时辰对于我,没有什么不同。
  这座桥名曰落木桥,我不知道为什么会有这样一个萧索的名字,只知道这所桥存在了几百年之久,和我差不多大。
  现年,我也已经三百多岁了,但是我这年龄在人间也不过只是十五六岁的花龄,在山上我算是年龄很小的人儿。
  桥下有一条清澈的河流,我坐在河边的青石阶上,等着柳寂。
  柳寂是城南刘员外家的千金,长相是一如水仙,一如牡丹。但是性子却是极野的,第一次与柳寂相见,是在酒楼。那时我算是路见不平拔刀相助,她的钱袋被偷,店长把她扣在酒楼中。我喝酒喝到半夜,看到还未有人来赎她,便帮她付了钱。就这样认识,她成为我在人界的第一个朋友。
  天上忽然下起蒙蒙小雨,我拿出油纸伞,搁在肩上。看着被雨水所打落的柳叶飘入河中,一片一片的飘落。
  “久箫,救我,后面有降妖师在追我。”一声尖促的女声,打乱了我的思绪,我往后望去,是那条小鲤鱼精,在明照山上时,倒也是很好的朋友。
  降妖师?我看着伊依的嘴唇发白,知道她一定是没有水。只要她在这河中跑远了,降妖师就追不上了。
  伊依刚跑到我的眼前,便化作了真身。在青石阶上挣扎,我将它放入河中,拿着那把伞,跑到降妖师面前,拦住他。
  我抬起头来,是个男子,长得很好看,面如冠玉,风逸俊雅。穿着藏青色的布衣,颇有韵味。 
 “姑娘,请让开。”他手中拿了一把剑,似要决裂。
  “公子,买伞吗?”我挡住他的去路,将这把伞递给他。
  他似乎想绕道,我不依不挠,继续挡在他的前面。
  “公子买把伞吧,这伞多好啊......”“哎哎,买伞啊......”“很便宜的,只需要三文钱就可以买到......”
  他似乎放弃了,说道:“姑娘,这行人有千千万,何苦拦住我。”
  我悄悄向后看了一眼,伊依早已没有了踪影,速战速决。
  我自然不会笨到去回答他,对着他说:“你不买啊,不买就算了,回见。”对着他嫣然一笑,然后仰头就走,留给他一个红色的身影。
  我偶尔回头望去,人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我向来是不怕除妖师的。我从未看到过自己的真身,但是我确切的知道自己是妖怪,我好像与别的妖怪有些不同,我身上从未有过他们所说的妖气,一点点也没有,看上去真的很像人类。
  柳寂总算是来了,那天的她穿着月白色的薄罗长袍,藕荷色绣花靴,三千青丝上簪了一根梅花笄,唇红齿白,很是美丽。只是眼睛上有一些血丝,她哭过。
  “对不起啊,久等了吧,今天老地方,我请客。”柳寂很是豪气,谁让她是千金,无所畏惧。我想问问她,但是看着她心情还不错,话到嘴边并未问出口。
  这家酒馆的名字叫做解忧阁,红墙绿瓦,店内摆满了酒,还好是未时,人并不是很多。
  “小二,来两壶千里醉。”千里醉是烈酒,平常人喝个两杯就会醉,所谓的开心,只不过是面场而已。
  喝了半壶之后,我倒还好,我从六岁开始便喝酒,喝了三百年,这点度还醉不倒我。柳寂的脸已经红的差不多了,她一边打着酒嗝,一边絮絮叨叨的给我说着话。
  “久箫,你知道吗,今天早上我被我爹打了一巴掌。是因为一个男子,我从小都喜欢他,他们家和我家是世交,后来家道中落,就疏了关系。我觉得很可笑,不就是没钱吗,慢慢挣总会挣到的,为什么把钱看的这么重呢?我爹让我去见公子哥......还不就是相亲。早点把我嫁出去,他就可以多一个摇钱树。可是我喜欢的人是一个穷小子,他没有万贯家财,可是他可以带我去放风筝,带我去采桑葚,多好啊,但是我爹不同意......”
  “柳寂......”我不知道该安慰她什么,只看见她的脸笑着,类似于水珠的东西从眼眶里掉落到桌子上。
  我用手沾了沾水珠,这就是眼泪吗。阿青说只有人类才有眼泪,妖怪是没有眼泪的,我舔了舔手指,是苦的。
  “我今生只嫁他一个人.......”我不知道她是不是说完了,只知道她说完这句话,便倒在了桌子上。
  “喂喂,你就这样醉了......”我吐了一口浊气,看来能和我比酒量的只有阿青了,那只很具传说性的九尾狐。
  我用钱打发了几个人,让他们扛她回去。出了酒馆,天已经黑透了,这是春季,天还是很早黑的。
  我一个人走在回去的山路上,施了一个咒语,手中瞬间出现一盏提灯,这段山路说长不长说短也不短。阿青没有教我飞,我只能慢慢走回去,就这样不知道时间的走回去。
  山路上的山茶花,也开的差不多了,连空气中也弥漫着清香。我看着前方不过处,有着亮光,尽管是很微弱但是还是很像人类火折子所发出的光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