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恐怖|科幻 > 灵异恐怖小说 > 鬼哭 > 第一卷 > 第十二章
第十二章



更新日期:2014-11-20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我一个瞎老婆子既看不见,又不知道你们家这点事儿,也帮不了你什么,一切还得靠你自己,临走时,老婆子送你一句话吧,和鬼打交道,不一定要对话,有时候他的哭声里面也会藏有玄机。”
  “我不太晚白。”
  “慢慢琢磨吧。”瞎婆说完,走过去拉着婉茹的手,“好了,时候不早了,我们也该走了,你好自为之吧。”
  “去哪?”刘大海想知道下次在什么地方能见到妻子,谁知眨眼间就不见了她们俩个的影子,他立刻追下楼去,却发现瞎婆的遗体也不见了。
  ……
  回到家后,刘大海也没敢把这事儿告诉母亲,毕竟刘母对此事一直是持反对意见的,用她的话说,这事儿都已经尘埃落定了,何必还要去自找不痛快?有那个闲心,还不如正儿八经地去找份工作上上班。
  “是该去找份工作了,好,我明天就去城里看看。”刘大海躺在床上狠狠勉励了自己一把,这天晚上他也睡得特别香,第二天起了个一大早,母亲已经烧好了早饭,刘大海狼吞虎咽地填饱了肚子正准备出门,突然听到院子外面传来汽车喇叭嘀嘀的声音,刘母跑去开门,却见一个带着墨镜,穿着时尚的女孩走了进来,还没等刘母反应过来,对方已经摘下了墨镜,面带微笑:“阿姨早上好!”
  罗静的突然到来挺让刘大海意外的:“呀,这么早过来找哥有事?”
  “怎嘛?没事就不能过来找你了吗?”
  “那要看公事还是私事了。”
  两人一见面就开起了玩笑,全然不顾旁边那位一直想插话却始终没插上嘴的老人,不过,刘母见他们之间这么谈得来,而且这位女孩子长得又这么漂亮,一点也不输给以前的婉茹,想到这儿,她不由多了个心眼:“姑娘,你还没吃饭吧,来,坐下一起吃吧。”
  “不了,阿姨,我已经吃过了。”罗静甜甜一笑,却听刘大海道:“妈,人家才不会吃咱们乡下人的东西呢。”
  “你这孩子净瞎说,闺女,咱别理他。”刘母笑骂道,罗静自然不去搭理那个满嘴都是饭的男人,而是面向刘母深深鞠了一躬,刘母哪能受得起这么大的礼,罗静微笑着说:“阿姨,您好,我叫罗静,前些日子我受了伤,您给我炖了好几只鸡,今天我是专程过来感谢您的。”
  刘母先是一愣,然后便笑逐颜开了,不过她还是忍不住白了刘大海一眼:“这个臭小子,他居然骗我是他哥们受了伤。”
  刘大海笑得合不拢嘴,见罗静正在捂嘴偷乐,他故作严肃道:“你是来感谢我老娘的,总不能就说两句谢谢就算了吧,你得拿出点诚意来。”
  罗静没好气的撇撇嘴:“就知道你没那么好心。”转身出了院子,不一会儿便大包小包地提了进来,有衣服,有鞋子,还有吃的,各种各样的营养品。
  刘大海嘴里刚吃进去的饭顿时吐了出来,嘿,这买卖做的,赚大发了,早知道这样,他真该在她受伤住院的时候送点人参鲍鱼过去,那样的话,她还不得送辆车子和别墅过来。
  饭也吃完了,见两个女人还在那儿推来推去,刘大海一把抢过那些礼物,硬塞到母亲手里,“妈,这是人家罗静的一片心意,您就收下吧,人家大老远地送过来,您总不能让人再拿回去吧?。”
  儿子都这么说了,刘母也不好再推辞,忙不迭地将东西拎进里屋,等她再次从里屋出来的时候,自己的儿子早搭上人家小姑娘的车子出了刘家村,这一路上罗静总是忍不住偷笑,刘大海道:“我说你这丫头还有完没完?好好开你的车子,对了,你有驾照吗?”
  “谁说我没有驾照?”罗静将一个黑本本随手扔到后面,刘大海翻开那本崭新的驾照,忽然间,驾照上罗静的一寸照片突然变成了哑婆,而且还在对着自己笑,他吓得赶紧合上这个小黑本。
  罗静并未注意到他的异常,透过后视镜瞅了一眼刘大海,笑着说:“大海哥,你说我这次给阿姨买的东西,她应该还满意吧?”
  “满意,当然满意,谢谢哈。”刘大海一边擦汗一边回应,内心的恐惧一下子难以释然,他不停的揉揉眼睛,当他再次翻开那本驾照时,照片已经变成了罗静的漂亮脸蛋,他不由深呼了一口气。
  “嗨,谢啥?她要是喜欢,以后我再给她买,哦,对了,那套衣服你让她试一下合不合身,我不知道她穿多大码的,所以大致比划了一下,要是尺码偏大或是偏小,你拿过来给我,我给她去换。”
  刘大海本来还想说不用了,但又怕辜负了人家的一番心意,说实话,罗静今天一下子给他老娘买那么多东西,他都觉得有点受宠若惊了。
  见刘大海沉着脸不说话,罗静随口问道:“有心事?是不是因为找工作的事儿?”
  “是啊,总这样闲着也不是办法。”
  “那你想找个什么样的工作?我可以帮你参谋参谋。”
  “做什么都行,关键是人家肯不肯收我?”
  “为什么这么说?”
  “一没学历,二没技术,而且还蹲过监狱,谁会收留我这样的?”每每想到这些永远无法抹掉的污点,刘大海心里就很难过,罗静微微一笑:“坐过牢的又怎么样,这年头没在里头呆过的衣冠禽兽多的是,就比如我们单位那个新来的总经理吧,说起来是硕士生毕业,还是党员呢,前不久他居然在地铁上趁女孩睡着了,对人家动手动脚的,后来被监控拍了下来,他还死活不承认,最后被单位开除了。”
  “有这样的事儿?那是挺禽兽的。”
  二人一路无话,罗静是个嘴巴闲不住的人,便道:“大海哥,要不你给我讲个笑话吧。”
  “好啊。”刘大海也想缓解一下气氛:“那我就说一个考驾照的笑话吧,话说有一个考生去学车,这个人倒是很聪明,就是心理素质不是很好,不过科目一和科目二考得都很顺利,但在路考的时候,因为旁边坐着穿交警制服的考官,他太紧张了,通常我们路考的时候要先检查仪表,然后向考官,得到允许后才能出发,比如说:‘报告考官,仪表显示正常,请求起步。’你猜他是怎么说的吗?”
  罗静摇摇头,刘大海道:“报告仪表,考官显示正常,请求起步!”
  “哈哈哈……”罗静差点笑得人仰马翻,刘大海接着道:“考官看在他态度比较诚恳的份上,便破例放他一次,谁知道他开到半路上突然停了下来,考官就问他,你为什么不继续往前开了?考生指着前面横穿马路的一条大黑狗说,报告狗官,前面有个考官,请指示。”
  罗静实在是忍不住了,直接一把方向盘将车子停靠在路边,趴在方向盘上哈哈大笑起来,刘大海当初在监狱时听到狱友说起这个笑话,当时也并不觉得多么好笑,想不到这丫头能笑得如此夸张。
  巧的是,罗静的车子刚好停在婉茹坟地的山脚下。
  “要不上去看看?”见刘大海的眼睛一直盯着上面看,罗静说道。
  “今天就算了,我们走吧。”刘大海刚把目光收回来,忽然余光闪过一个画面,他赫然举目遥望,一个七八岁的小女孩站在妻子的坟头上,手里拿着一只鞋子正朝自己招手。
  “小敏?”刘大海认出那个女孩正是自己掉进水里淹死的女儿。
  刘大海爱女心切,不管小敏是人是鬼,都是他的心头肉啊,当即便要去推开车门下车,然而代之而来的汽车发动的声音惊跑了小敏,他只得惋惜地坐回原地,想到女儿如今像孤魂野鬼一样四处漂流,他的内心就像刀割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