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玄幻|武侠 > 玄幻奇幻小说 > 幻族之王 > 第一卷 > 004 和极品女相亲
004 和极品女相亲



更新日期:2012-04-18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004 和极品女相亲

  “今天老爸没事吧?竟然让我相亲?我靠!谈不上人中龙凤,但哥们的长相也绝对是数一数二的。还要你来给我相亲,喜欢我的姑娘一抓一把。但是话又说回来了,看那老头总感觉怪怪的,应该不是什么好东西。那女儿就更有意思了叫什么小红?“

  ”靠!这么土气的名字,也不知道长的怎样?会不会有36罩杯,屁股紧紧,翘翘的。再加上水蛇腰,啧啧,那我不爽大了。嗯嗯,最好再来双修长的大腿。哈哈,那样的话光一根腿也能玩一晚上。”苏晨洋越想越兴奋,脚下的步子也加快了不少。站到自己的门口,心里也是越来越紧张。

  “淡定!一定要淡定。”苏晨洋稳了稳心情。缓缓推开了房门。

  “啪啦!”苏晨洋再看见小红的那一刻,一道巨雷仿佛狠狠地劈在了头上。他能感觉到自己的头发正在缓缓直立,一根鸡毛卡在脖子里,自己长成“O”的嘴巴再也合不上去。

  “极品啊!绝对人家极品啊!小红的身躯在他心里仿佛就是一座无法逾越的大山一般。不到一米六的身材,体重至少有二百多斤。黄黄的头发稀稀拉拉的散落在头上,几百颗麻子将那张本不俊俏的脸点缀的像深邃的苍穹。一双小眼睛眯成一道缝隙,看上去就像在南瓜上切了两道细小的刀口。一双大嘴毫无征兆的印在脸庞上,透过那几颗大黄牙,苏晨洋仿佛看到了小红的午饭。

  “咕咚”小红望着苏晨洋,咽下了口水。

  苏晨洋的脸抽筋了,是的,他看到了!他看的没错!那就是喉结!是的,绝对是喉结!

  “苍天啊!大地啊!我究竟做了什么事情要受到你这样的惩罚!”苏晨洋在心底呐喊着,咆哮着。“老爸!你今天没吃错药吧!你要这么对待你的亲生儿子!”

  “来嘛,还愣在那里干什么?过来坐啊。”一阵娇滴滴的声音传了过来。苏小小的内心抽搐了,慢慢的向后退着。如果是选择死亡还是选择小红,我想苏晨洋现在回毫不犹豫的选择前者。

  “来呀,今晚小红愿意变成你的娘子。”小红继续勾引着苏晨洋,当媚眼抛出去的瞬间。苏晨洋五脏翻滚,“呕”反胃的感觉阵阵袭来。

  别看小红身材胖,但是行动起来却相当迅速。说话间便向幽灵一般闪现在苏晨洋的面前,一双大手死死卡在苏晨洋的双肩上,让他动弹不得。腰间一个发力,苏晨洋便被小红摔在了床上,迎面正好看见那冬瓜一般的脸庞。

  “不要啊!求求你,放开我!”苏晨洋挣扎着,求饶着,眼泪鼻涕挂满了脸。双手死死的护着胸前,生怕被眼前的极品女郎夺取贞操。这时的苏晨洋渐渐明白,被人强迫是多么可怕的事情。

  “不要害怕,先让你尝尝我的yu火红唇。”小红闭上眼睛,撅起猩红的嘴唇,向着晨洋吻去。

  “我靠!老子和你拼了!”苏晨洋奋力摇着头,躲闪着小红的强吻。不断向屋外喊着:“救命啊!救命啊!”

  小红一手按住苏晨洋的双手,另一只手扶好他的脑袋。这女子力气大的出奇,苏晨浩一时间动惮不得,只能瞪大惊恐的眼神期待奇迹的发生。

  “唔”两颗唇畔交融在一起,一股凉气顺着嘴唇直窜到苏晨洋的身体里面。“呕。。呕。。”苏晨洋再也忍受不了,现在他想把身体的一切呕吐出来。

  “锦囊!对了,还有算命先生的锦囊!现在到了自己生命的危机时刻,接下里还不知道发生什么?说不定小红一高兴,自己一生的清白就要毁在这里!”苏晨洋一个机灵,在怀中翻出锦囊,赶忙打开里面的字条。上面用红色的朱砂写着四个字:“再来一次!”

  “我靠!坑爹啊!”苏晨洋绝望了。

  小红挥挥衣袖,一股迷烟散出。没过多久,苏晨洋便一头栽在床上,昏睡了过去。

  “哼哼!老子救了你你都不领情。不就是初吻吗?难道比你的命还要值钱?”小红冲着床上的苏晨洋说完,瞬间变成了农家少女。那摸样带着几份小家碧玉,缓缓走向正房。

  “爹爹,时间不早了。苏公子睡下了,咱们应该回去了。”少女冲着老宋头幽幽的说道。

  “哦!”苏培生有些恼怒:“这孩子!越来越不像话了!我去叫醒他。”

  “苏叔叔请留步。”少女的声音如潺潺流水一般,很是好听:“苏公子今日劳顿,不意打扰了。改天小红在登门拜访。时候不早了,小红也有些乏了,希望苏叔叔恕罪。”

  小红一开口,苏培生便不好再说什么。笑答道:“也好,也好。以后有的是机会不是。宋大哥啊,你看你把姑娘教育的这么好,以后我那个儿子还指望小红多多管教呢。”

  小红脸上顿时显出两团红晕。

  “哈哈,哪里的话。以后咱们就是一家人了。”宋老大起身告辞,带着小红消失在夜色当中。

  苏培生推开儿子的房门,里面传来阵阵鼾声。“哎!这孩子!”

  凤凰镇官道。两个身影在夜色中缓缓前行。

  “老流氓,得手了没有?”说话的正是老宋。

  “废话。对付个没有修为的小子,还能失手?”

  “那倒也是。不知道这小子今晚能不能平安度过。”

  “那就要看他自己的造化了。老怪物,你说咱们宫主怎么对这小子情有独钟?我看这小子就算有了元婴,以后也未必能有多大作为。这么名贵的东西,用在他身上真是可惜了。”

  “那不是咱们操心的事情。宫主这么做自有他的道理。要是给你,十有**卖了换成银子。”

  “嘿嘿。”一旁的小红早就化成瘦干的老头,仿佛真的看见白花花的银子一般,眼放精光猥琐的笑着。

  “你还别说,刚才你那娇滴滴的样子,还真TM够味。老家伙,要不给我个机会试试。”

  “我看你是活够了吧!死东西,你我都是黄土埋半截的人了。天天还这么龌龊。”

  “不是吧你,你可是老流氓!我比你差远了。”

  猥琐的老头舔了舔嘴唇,好似回味着刚才的湿吻一般。

  “呕!你离我远点,我怕你了。”

  两个人你一言我一语,渐渐消失在夜幕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