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玄幻|武侠 > 玄幻奇幻小说 > 幻族之王 > 第一卷 > 003 测试?蛋疼
003 测试?蛋疼



更新日期:2012-04-18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苏晨洋连滚带爬的闯进考核室,被一旁的考官一把扶了起来。

  “小伙子,看路。”苏晨洋这才打量起这位老者。但看年纪,老者应该在七十**上下。但是童颜鹤壁,满面红光。那双手在扶苏晨洋的瞬间,让他感到了无限的力量。

  “我靠,这老先生修为不低啊。”苏晨洋顿时心中涌起一股敬意,说话也不再那样随便了。

  “额,老先生,谢谢了。呵呵”苏晨洋摸着自己的脑袋,不好意思的笑着。

  “年轻人,来测试的?”老者问道。

  “嗯,是啊。”

  “好。那我和你说一下方法吧。”老者边说着,走向室内左侧的一颗水晶球。

  “这叫测石,能够反映出你元婴的级别和身体所拥有的元素种类。只要你凝神静气,将丹田的精神力缓缓上引,注入这水晶球便可。来,小伙子,试试吧。”老先生和颜悦色,期待的看着苏晨洋。

  “我靠,凝个屁!老子连元婴都没有。”心里想着,但是嘴上却不敢说。自己老爸还在家磨刀霍霍向猪羊呢。

  “敢问老先生,这元婴共分几等啊?”拖点时间,多问点东西,回家也好交差不是?

  “哦?你连这个都不知道?”老者丝毫没有怒意,还是微笑的看着苏晨洋。

  “人的元婴共分十等:元婴萌动期、元婴形成期、元婴成熟期、元神初期、元神中位期、元神高位期、圣婴期、圣婴凝结期、圣丹期、神丹期,每个时期都被分成低、中、高三个阶段。对应的修真之人被分别称作武者、法师、法王、三品红玉、二品紫兰、一品花翎、修罗、至尊、通天、虚神。精神力会随着修为的增高而不断变强,变成天神力、圣神力、真神力。对了,你知道人体内分成几种元素吗?”老者反问苏晨洋。

  苏晨洋摇了摇头。

  “呵呵,没关系,我再给你说说元素。元素分为风、火、雷、土、水。体内具备什么样的元素,就可以学习相应属性的技能。小伙子,说了这么多,你是不是该开始了。后面还有不少人等着不是?”

  老者和颜悦色的说道。

  “额,那是,那是。”本来听得兴致勃勃的苏晨洋,立马掉进了冰窟窿。

  “我靠!又要丢人了。”反正虱子多了不怕咬了,硬着头皮上吧。苏晨洋走到水晶球面前,装模作样的运气起来。可是那水晶球丝毫没有反应。

  “年轻人,不要着急。找到你的元婴,引导自己的精神力缓缓上移,注入水晶球。”

  “噗。。。”不和谐的音调响起,顿时一股恶臭迎面扑来。那臭味绝对惊天地,泣鬼神。一旁的老者没有防备,险些哭了出来。

  “额,老先生,不知道这是什么元素?”苏晨洋一脸无辜,假装天真的问道。

  “。。。”苏晨洋的话差点没把老先生呛死。“年轻人,出去吧,看来你并没有元婴。”老者一手捏着鼻子,挥了挥手,示意苏晨洋出去。

  从考核室里面出来,苏晨洋长长舒了口气。“没元婴老爸还非要来,奇迹是那么容易诞生的吗?也好,反正自己已经做完公事了,也该放松放松了。”

  苏晨浩心里一阵大好,哼着小曲向后山进发。平日无事可做的苏晨浩,最喜欢来的地方就是后山。往草地上一躺,看着蓝蓝的天空,做着自己的春秋大梦,真是人间一大快事。

  躺在舒适的草地上,苏晨洋的思绪回到了十年前。

  由于父亲在兵器上出色的造诣,苏家被招入皇城居住。一来是要保护好苏培生这个人才,二来在皇城定居可以更好的为那些贵族服务。可就在父亲春风得意的时候,一伙黑衣人突然闯入苏府。抢走了父亲平日最为珍惜的木盒。从父亲多次醉酒的话里,苏晨洋得知那里面装着苏家的传家之宝。

  那时的自己不过还是个七八岁的孩子。面对突如其来的变故能做的不过是嚎啕大哭。这也引来了黑衣人的注意,就在落刀的危急时刻,父亲点燃了体内的元婴。以牺牲自己元婴的方式,吓退了众人。

  也就是从那个时候起,父亲变得一蹶不振。自己的元婴受到了重创,没有十几年根本恢复不了。再加上传家宝丢失,苏培生悲痛至极,终日借酒消愁。

  没有利用价值的人,就会被这个世界所遗忘。这是千古不变的定理。

  苏家被赶出了皇城,再也没有往日的辉煌。那些平日以兄弟相称的贵族们,在苏家发生变故后,瞬间变得形同陌路。苏培生带着儿子来到这小小的凤凰镇,过上了隐居的生活。虽然清苦一些,但也逍遥自在。只是那传家宝,成了父亲终生的心病。

  苏晨洋看着父亲的颓废也暗暗立誓,找到传家宝,再现苏家曾经的辉煌。可是这该死的元婴,始终不能形成。苏晨洋表面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心里却比任何人都要着急。

  “我靠!老天给了我无与伦比的外貌,却迟迟不给我元婴!真是天妒英才啊!”苏晨洋一吐口中的杂草,中指指向苍天:“老天,你给我听着,我。。干。。。你。。。妹。。”

  “干。。。你。。。妹。。。”苏晨洋的声音不断在山谷中回荡着,引得无数飞鸟惊上天空。

  “嘿嘿!怕了吧!这招叫无敌狮子吼,学着点小子!”苏晨洋自言自语,不一会便在暖洋洋的春风中继续做起春秋大梦了。

  几个时辰过去了,月亮不知不觉的挂在深邃的苍穹中。山中的晚风带着初春的寒气不断盘旋着。苏晨洋的手指微微动了动,缓缓睁开了双眼。

  “糟糕!”苏晨洋抬眼便看见天际边的玄月。顾不得身上的泥土,起身就跑。

  “这么晚了,肯定不能敲门。要让老爸知道了,还不好好赏我几棍子。”苏晨洋微微一笑,翻身上了墙头。这么多年翻墙上屋那是轻车熟路,一眨眼的功夫,自己已经站在大院之中了。

  苏晨洋蹑手蹑脚的向自己房间走去,生怕引起什么动静。

  “洋儿,你给我过来。”正房传来父亲的声音。

  “我靠,是不是?这都能听见?”苏晨洋小腹传来阵阵隐痛,一股尿意袭遍全身。苏晨洋很不情愿的推开房门。自己的父亲端坐在太师椅上,旁边坐着一个老头。看样子岁数应该和父亲不相上下。但是身子干瘦,两颗眼珠深陷在眼窝之中,再加上鹰钩鼻子,给人一种阴险狡诈的感觉。

  “额,父亲,有什么吩咐?”苏培生没有理会他,转头看向一旁的老头:“宋大哥,你看这就是犬子。”

  老者点点头:“嗯,果然是一表人才。苏贤弟的儿子,当然是人中龙凤了。”

  “哈哈!”苏培生笑道:“宋大哥抬举了。只是晨洋这孩子没有元婴,不知道宋大哥介不介意。”

  “哪里的话,没有元婴的普通人比比皆是。不碍事,不碍事,只要两家孩子喜欢,还是随着他们为好。”

  “今天怎么了,弄得跟打哑谜一样?老爸吃错药了吧?”苏晨洋一头雾水。

  “洋儿,这是你宋大叔。今天你宋大叔带他的宝贝女儿到咱家来,人家都等你好些时辰了。你一天到晚死哪去了!”

  “我。。”苏晨洋还没开口,便被父亲打断了:“罢了罢了,你也不用说了。快去你房间,人家小红等你很长时间了。好好和人家聊聊,别再满嘴没个正行。”

  “我靠!不是吧!相亲?我苏晨洋玉树临风还用相亲?老爸你没事吧?”苏晨洋暗暗地想。

  “愣着干什么!赶紧去!”苏培生见儿子不动,嗓门顿时提高了几分。

  苏晨洋一个哆嗦,赶忙起身告退。眼神划过老者的时候,看到一丝不易察觉的奸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