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玄幻|武侠 > 玄幻奇幻小说 > 幻族之王 > 第一卷 > 001 引子
001 引子



更新日期:2012-04-18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残破的黑虎旗还在迎着硝烟飘扬,模糊的血迹时隐时现。此时此景,这面黑虎旗总有些显得滑稽。燕国精英部队短短三年从雄狮百万,剩下不到三十人。

  “呵呵。”无奈的苦笑,挽救不了亡国的命运。“一代名将,一代名将?哈哈哈哈。”我仰天大笑,笑声中没有凄凉,没有无奈,只有深深的恨意。

  “难道真的就这样结束了。燕国再也没有希望了,我倒下了,还有谁能拯救燕国的命运?”

  数百万的敌军像蚂蚁一样密密麻麻黑压压的一片。像是无尽的黑暗,在贪婪吞噬着燕国的国土。背后就是燕国的皇宫。在我耳边,时而响起婴儿的啼哭,少女们的尖叫,还有老朽们亡国的嚎啕大哭。像是幻觉,但是又那样的真切。

  回头看看自己的部下,那种眼神丝毫没有畏惧,只有对敌人的藐视和对杀戮的渴望。自己训练的到底是人,还是没有感情的杀人机器?

  “嗖..”利箭射入头颅的瞬间,我清晰的听见金属割开皮肉的声音,没有一丝疼痛。血无声无息的顺着额头流了下来,流进我的双眼。瞬间战场变成血红的一片。血红的士兵,血红的武器,血红的土地,血红的太阳,一切被血色包围着,甚至有些美感。渐渐的,感觉自己好累,好困,一切都将结束,我也解脱了。

  倒下了..,最终倒在了自己的国土上。战死沙场对我来说,也许是最好的归宿。隐隐耳边想起孙老头那不厌其烦的唠叨:“善用刀剑者,死于刀剑下。呵呵,这个老家伙。”

  西下的太阳透过鲜血照射着我的双眼,越来越强烈,越来越强烈。想要撕碎自己的眼睛,彻骨的疼痛感传遍全身。

  那种红,我一生都记得。。。。。

  “该死”苏晨洋再次从噩梦中惊醒,连续六天都是同样的梦境。“那副该死的画卷!早知道这样就不该去偷看!”现在的苏晨洋后悔都来不及。

  这件事情还要从自己的父亲说起。

  凤凰镇。天空之国,隶属神杵军事联盟。

  在这个人口不过千万的小国度里面。苏晨洋的父亲算的上是一个响当当的大人物了,高级装备镶嵌师!从武器的打造到最终的宝石镶嵌,出自父亲手里的神兵利器不下一千件。可以这么说,在天空之国的高级将领中,十人至少有半数以上使用的是自己父亲精心打造出的装备。那名声可谓家喻户晓,妇孺皆知。当然这些有个前提,十年前而已。可就是这么一位曾经伟大的打造师,却生了苏晨洋这个废物点心。

  人家的孩子到了十三四岁的时候,体内的元婴便逐渐开始形成,可苏晨洋眼看就要到十七周岁,别说元婴,连个屁都没有。

  记得苏晨洋刚刚落地的时候,看着自己儿子粉嘟嘟的小脸让苏培生很是高兴,正当苏培生沉浸在喜得贵子的兴奋中,苏晨洋冲自己父亲邪邪的一笑,将自己粉嫩的拳头伸到父亲面前。突然矗立起中指,给了苏培生一个大大的惊喜。

  “妈的!这是老子的克星啊。”苏培生暗暗骂道。果不其然,还真让苏培生说中了。苏晨洋从小到大,没有一刻让他消停过。爬墙上屋,偷鸡摸狗。只要苏晨洋喜欢,就没有他不敢干的事情。

  这些倒也忍了,可是这体内的元婴,真是愁死苏培生了。到处为自己宝贝儿子寻访名医,打听民间偏方,可苏晨洋就是油盐不进的主。前几日有人送了一副名画,据说是流传了几百年。自己随便看了一眼,便收了起来。这一幕正巧让苏晨洋看到。

  “我靠!老爸又得了什么宝贝,真是不仗义。”等苏培生忙活别的事情时,苏晨洋偷偷打开画卷。就看了一眼,整个人呆住了。整个画卷弥漫着恐惧和血腥。画中唯一的一个人,手扶残破的旗杆,两只眼睛竟是血红色。就在苏晨洋发呆的时候,画中的人竟然冲他微笑。

  “我靠!什么情况?这么恐怖。”苏晨洋赶忙收起画卷。

  “扑哧”那画卷诡异的冒了一股青烟,消散在空气里。

  “鬼啊!”苏晨洋大喊一声,冲出门外,一头撞在闻讯而来的苏培生怀里。

  “干什么!一惊一乍的!”

  “爹,爹”苏晨洋正欲开口,转念便把话压了回去。“这画听说可是价值不菲,现在毁在我的手里。即使我说实话,老爸肯定不会相信,说不定还以为我拿出去换了银子。倒不如不说这事。天知地知,大不了死不认账,谁也拿我没办法。”

  “咳咳。那啥,老爸,刚才有点看花眼,原来是个耗子,吓了我一跳。”苏晨洋陪着笑脸说道。

  “混蛋!这么大人了,还怕个耗子!你有点出息不行!”苏培生冲着儿子挥了挥拳头。最终叹了口气,继续忙自己的事情。“是该给这个臭小子找个媳妇,免得他天天游手好闲。”

  噩梦就从那晚上开始,苏晨洋每天晚上都会梦到画中的人,讲述着同一个故事。自己仿佛被吸入画中,一切变得那么真实。加上今天,已经整整六天,在这样下去,恐怕自己要疯掉。

  苏晨洋起身穿好衣服,草草洗了把脸,便站在镜子里面仔细梳理起头发来。

  “我靠!这才几天,他妈的又帅了!”镜子里面印出一张并不英俊的脸,但是却给人一种憨厚,可爱的摸样。再加上古铜色的皮肤,倒也有几分男人的气息。

  “哐当!”房门被踹开。

  “我靠,老爸,每天你给我打招呼能换种方式吗?”苏晨洋丝毫不在意,这么多年习惯了。

  “小兔崽子!你还有闲情逸致在这里梳妆打扮?今天啥日子你不知道吗?”

  “知道,当然知道,不就是流云宫招生的日子嘛。”苏晨洋懒洋洋的回答着,继续梳理着自己的发型。

  “那你还不快给我去!”苏培生几乎是吼着说出来。

  “去?我去那干什么?我连元婴都没有。再说了,持续三天呢,今天才第一天。”苏晨洋冲着镜子,微笑着做了个胜利的手势,表示对自己英俊的面容非常满意。

  “你真想气死老子!”苏培生急了,一巴掌打在儿子脑袋上,苏晨洋原地转了一百八十度,终于正视了父亲。

  “我靠,老头子急了!那可是不好玩的。”苏晨洋立即堆满笑容,“老爸,我这不精心打扮一下,也好让老师给我留下个好印象不是。我这一出门,就代表着咱们苏家的脸。干干净净的,让人家觉得您老也教子有方不是。。。”

  “滚!。。。”

  苏晨洋一溜烟消失在父亲的视野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