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玄幻|武侠 > 玄幻奇幻小说 > 极品天妃之魔界 > 第一卷 > 来生
来生



更新日期:2012-04-16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痛,剧烈的疼痛,长依以为自己已经死了,可她却仍在钻心刺骨的疼痛感下缓缓睁开眼睛。


    “醒了?”


    阴暗潮湿的山洞里传来一个男人空洞好听的声音,不是关心的询问,只是轻淡到全无感情的两个字。


    长依忍着痛感缓缓转头,闻到自己身上浓重刺鼻的血腥味,看到身旁不远处坐着一个黑衣黑发的少年,他光着膀子,半个身子到右手臂都绑着透红的绷带,好像也受了很重的伤,山洞里很暗,她看不清他的脸,只是看着侧影也知道他长得极好看。


    没力气移动,右肩剧烈的疼痛着,痛的整个身子都不停的隐隐抽搐,痛的她就算看不到自己,也知道自己的右手已经被穷奇生生咬去,已经是空落了一块,想到凤瑶害她,逃走时的背影,心口的寒意恨意一波波袭来,比身上的痛还要清晰深刻,她难过、想哭,却连哭的力气都没有。


    “你救了我?”


    “被穷奇咬伤,只有死路一条,我才不会浪费力气救你。”


    穷奇的血是他疗伤的一味圣药,能敌千年修为,他追那匹穷奇到颐岩湖边时,她已经被伤的很重,他杀了穷奇后,见她还有一点气息,就把她带了回来,他也不知自己为什么要救一个神仙,也许只是觉得可笑,活了十几万年,还是第一次看到天界神女被妖兽咬伤,她可真是倒霉的神仙。


    虽然他这么说,长依还是知道是他救了自己,不然穷奇那么可怕,当时完全不能动弹的她怎么可能还活到现在,即使…她艰难扯起一点点笑,“大哥哥,我很快就会死了对不对?”


    少年没说话,看着她稚嫩的小脸,明知自己快死,却还强笑着问这样的话,半晌才缓缓嗯了一声。


    长依看着黑暗的山洞,想起她的阿爹,心头又一阵难过,生下她的阿娘没法渡过天劫,她答应阿娘要好好照顾阿爹,阿娘唤她做长依,就是希望她能长依长伴的陪在阿爹身边,可是…她不能实现对阿娘的承诺了。


    又一阵剧烈的疼痛袭来,长依精致的五官拧了一下,脸上的汗水泛着浅淡辛苦的微光,忍着剧痛,意识也开始模糊起来,“大哥哥,我好想,再见我阿爹最后一面…”


    少年没说话,她是天界的小神女,她的阿爹自然也是天上的上神,这个忙,他帮不上,可他还没说什么,她又断断续续的继续说着话,嘴角浅淡的弧度一直轻轻扬着,带着回忆里的温暖。


    “我阿爹常说,希望我长成尊贵的上神后继承他的位子,做桑丘的主人,可是…我一点儿也不想当帝姬。”


    她是桑丘未来的帝姬?少年听的一怔,心里顿时滋味难辨,好半会儿才开口,“那你想做什么?”


    “月老,我想像月老那样,为凡间的男女牵姻缘。”她喜欢从天语镜里看到在凡间的他们,成双成对,快乐幸福的模样,她不懂什么是情爱,只是觉得那样看着很好,心里总是替她们开心。


    少年轻哼了哼,那样的事有什么意思?而且天界的神仙那么多,哪用一位帝姬来操心这样的小事。


    长依听见他笑,以为他觉得她做不好这件事,“你不信我能做吗?我可以的,我跟月老学了好久,已经做的很好了,不信,我做给你看。”一下被激发的斗志,让她强撑起精神,忍着左手移动的疼痛,从怀里摸出那个红绳线团,笨拙缓慢的抓了一阵后,红线已经缠着她纤细的手腕,不好容易抓到一根线后,侧头看他,“大哥哥,你的手给我。”


    少年坐过来一点,伸出手给她,看着那根在昏暗山洞里轻细闪动的红绳,在她忍着剧痛颤抖的动作下绕到他的手腕上,“这样就好了?”


    “还没,”她糊涂了,月老教她说姻缘红绳从她手里绕到一男一女的手上后,还要再使个小仙术才算完成,可现在,她哪有力气去找他喜欢的人,“大哥哥……”


    少年自己也不明白为什么会顺着她的意思照办,看着她迟疑,回过神来冷了几分声音,“算了,把线解了吧。”长依默默扁了扁嘴,山洞昏暗,就在两人都没注意的时候,牵引宿世姻缘的红绳微光一闪,在他们的手腕上无声无息的消失。


    少年低头正想解红绳,她的手忽然在他面前无力垂下,莫名心紧了一下,抬头看到她的黑黑亮亮的眼睛已经开始迷离涣散,身形也开始变得越来越淡,立时知道她已经不行了,方才不服气的证明已经花尽了她最后的力气。


    长依微微转头,气弱如丝的出声,“我阿爹说,做神仙要懂得知恩报恩,”


    “大哥哥,来生…来生我再报答你,好不好?”


    少年没说话,她虚弱的继续问。


    “好不好?”


    “来生你来找我?”


    “恩,我去找你,我一定会去找你。”


    “好,那我等你。”


    满足的笑容在长依悠然扬起,几近透明的身躯,如尘烟般在眼前瞬间幻化,洞里漫出红莲沁香,少年怔怔的看了许久,在她消失的地方缓缓躺下,抬手,已经看不到那根绕着手腕的红丝,嘴角扯起轻嘲的浅笑,来生。


    即便是神仙,灰飞烟灭也已经是她最后的结局,他们这些神魔妖魅,没有生生世世,又哪会有什么来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