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玄幻|武侠 > 魔剑飞天 > 第一卷 > 第三章;人族之路
第三章;人族之路



更新日期:2014-10-25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本来以为自己会被群殴,没想到这群人马竟然把自己当成英雄一样礼遇,火峰倒是没有想到事情会有这么戏剧性的一幕。
 
 “你们爱怎么办就怎么办,这身衣服我看着还不错就收下,至于收一个随从我倒是没有什么兴趣,谁喜欢跟着我就跟着但是做我的随从就必须忠于我的命令,否则我随时会让你觉得我是个魔鬼一般的存在!”
 
“你们谁要追随这位勇者而去,这一去代表着为我们人马族在魔界争光,好好追随勇者让外界的人见识我们人马族的忠诚!”
 
 “族长让我我去!一个身穿盔甲手持一柄大剑的半人马在他们中间了站出来!”
 
 “主人!我叫司徒以后就让我追随你左右,我会一辈子忠于你只听命你一人行事”,我将作为你的坐骑和你并肩作战。
 
 
火峰骑在人马身上飞快的赶回城堡,他已经开始想念在等待自己的人,或许更准确的说他已经怀念红影的温柔。
 
 “老头炎魔之心我已经顺利拿到,就在这个盒子你自己看”。他一把丢过锦盒。
 
 “不错是炎魔之心,完成的很好那接下来你就要用炎魔之心去提升火灵剑的威力,将这颗炎魔之心镶嵌在你的剑上,那以后你火系的法术威力会倍增!”
 
  “靠|!老头你有完没完我刚完成任务你就又要让我做事,要不是你老我个几十岁我真想一下K了你。”
 
  “小鬼!你以为我愿意看你整天臭着个脸,看了你20年我也看腻了赶紧你修炼好给我滚人,我才不想整天教你,要不是你死去的老爸的临终交代我才懒得教你。”
 
 火峰一下子整个人阴沉下来,他的心“砰”的一声戛然而止,那个画面是一直他不愿意去回想的。
 
 他一语不发的离开老头这边,任凭后面的老头怎么叫都没有理睬!
 
  在后山他愤怒的使用着火系魔法,本是一片绿茫茫的树林,在火炎术的摧残之下变成一片焦土,他那充满杀意的眼神就像是魔鬼一般藐视一切!
 
 “哎!这孩子始终过不去这道心坎,那次无法及时的救援自己的父亲并不是他的错,当时那场大战根本不是他所能抵挡的。”
 
 “是啊!老钟这些年多亏你的严厉调教,这孩子才成长的如此之快,身为母亲的我替他父亲对你表示深深的感谢。”这女子说话间那种感激之情表露无遗。
 
 “夫人,我是他父亲是曾经的好兄弟,照顾扶持你们母子是我答应过他的,再说这孩子”天赋异禀”,而他还是传说中的预言之子教他是我的使命,老头的眼神异常的坚定。
 
 随他发泄一下,这孩子从小到大都是在训练中度过,在他的心理上的压力不是一般年轻人那样的轻松。两人说完转身离去只剩下火峰自己一人还在尽情的宣泄!
 
 “火龙飞天!“我火峰一定要灭掉你们水灵族,让你们也尝尝失去亲人的痛苦”,他极力的对着天空吼叫”彷如愤怒的魔神!
 
追随着他的人马看着主人这样疯魔的状态心中冒起一股寒意,这个主人的力量竟如此惊人,而在他身上散发出的一种“霸者之气”更是能让所有人都深深的震撼!
 
 宣泄之后火峰极力调整自己的心魔,他不想被自己的情绪所拌绕他一直在压住自己的情绪,想要成为一代魔尊就必须舍去心中所有的感情!
 “老头炎魔之心要怎么镶嵌到剑上,直截了当告诉我”!
 
  “拿着这块玉佩到人族走一趟,那个铸剑师我曾经救过他一命你可以拿着信物到那里他自然会为你办事,记住去人族不要和人过多交谈,人族的世界比我们魔界更加复杂,特别是人类的感情牵绊你千万不能涉及,这是你必须要迈过去的一步!”
 
 “人族?老头三界都有严格的规定不得逾越各界,你让我去人族我怎么穿越三界守卫!”
 
  “前往,人族有一条秘密的通道在土灵族边界处的地道,你只要通过那条被称为”死亡隧道”的路段就可以抵达人族,我当年跟随你父亲曾经去过一次人族,也是在那时候认识人族的铸剑师,我相信你现在的水平已经达到你通过的境界。”
 
 “ 老头,任务到底什么时候能做完我已经被你“折磨”将近20年,到底我什么时候能够真正修炼成功。”
 
 “年轻人急什么,你去过人族之后算是你“第二个考验”的开始,人的世界远比我们魔的世界复杂,人的感情是一柄无形的利剑能穿透任何防御,能否经过这次人族之旅的考验就看你小子的造化,我能告诉你的就那么多剩下的路自己走。”
 
 “该死的老头总是“故弄玄虚”每次都是话不说清楚,打算什么时候让我出发?”
 
 “明天,立即动身只能自己前往还有到人族你最好别用魔法,否则很容易被驱魔人发现那将是性命攸关的事,总之你一切小心记住我对你说的话。”
 
  “行了,我明天会动身的你该准备的替我准备一下,明天我动身前会来你房间拿。”
 
 “哎,又是话没听完就走,这孩子还是太傲气。人族之旅希望不要出什么岔子!”
 
  “峰,你又要走了吗?我舍不得你!”
 
  “嗯!明天一早动身去人族为火灵剑镶嵌“炎魔之心”,去的时间要比以往的任务久。”
 
  “多久”、、、此时火峰怀里搂着的女人仿佛“梨花带泪般”的双眼痴痴的望着他。
 
  “红!身为我的女人你知道要怎么做,我不喜欢多说什么!”
 
  “峰、、我爱你”、、我一定等着你。
 
  “这才是我火峰的女人”,他邪魅的一笑将眼前的小美人压在身下。。
 
  “你好坏就是喜欢欺负我”。女人娇羞的小手轻轻的捶打他健硕的胸膛。
 
  “我的女人我怎么坏都行,今晚我要做一个彻彻底底的坏蛋。”这一夜
两人的靡靡之音时而起波荡时浮,时而柔情万千的相爱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