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青春校园小说 > 蒲公英消逝的年岁 > 第一卷 > 第三十二章 一楼之隔
第三十二章 一楼之隔



更新日期:2015-09-08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颜亦冰独自走在逸夫楼前。看到了高三那个叫于淞的男生,所谓的帅哥于淞,依然保持两手插袋的潇洒步伐,对身边的人不闻不问不推不就。

 

    然后她就又看到了江沅沅,颜亦冰习惯性的抬起头,用最古怪的眼神盯着江沅沅。江沅沅被盯得浑身不自在:“你的闺中密友呢?怎么你们今天没有粘在一起呢?”颜亦冰都懒得理她。

 

    “于淞!”她大声喊着他的名字,拉着他的胳膊说:“来,我给你介绍一下,这是颜亦冰同学,你应该知道她吧?她很有名的哦!”

 

    颜亦冰真怕她再说出什么她不想听的话来,于是往前走去,她却一把拦住颜亦冰说:“喂!难道说句话也不愿意吗?”

 

    颜亦冰冷冷地说:“没有!”她厌恶的转身,感觉有些不舒服。齿关发抖。多半今天吃坏了东西。

 

    “你没事吧?”一个声音在颜亦冰的身后问,他说话语调很平,声音很轻。颜亦冰当然知道是谁!但是没有回答他,当时的情况也不允许她说话。

 

    “于淞,我看你应该别管闲事,别见到个美女就都忘了自己姓什么!”她咂着嘴说,“瞧瞧,多招人怜!”

 

    于淞瞪了她一眼。她识趣的走开了。

 

    颜亦冰半弯着腰僵在那里,依然不能动弹。一只手忽然握住了她的胳膊:“你没事吧?要是不舒服一定要去医务室看看!”她惊吓地差点弹跳起来,转头看到一张脸,那是她第一次如此近地看一张男生的脸。脸迅速发烧,连忙推开他,推得太急,以至于他有些站不稳,但他并没有生气,而是带着微微的笑说:“我们是不是在哪里见过?”

 

    这台词是不是有些滑稽?

 

    颜亦冰用鲁迅先生的那句话来形容自己:逃也是似的离开了。

 

    颜亦冰总觉得,嘉煜它就像一个总是拥有层出不穷故事的老人。她喜欢听故事,每次看到那些有年代的树上看到树纹,当从校园里穿梭而过时,刮起的风会让每片树叶都沙沙作响,仿佛急欲要向人倾诉什么,只可惜她们听不懂。

 

    她最喜欢的是这里的春天。冬天到来的时候,人们总是穿着各色的棉靴和棉衣。她必须把脖子下巴和耳朵围进厚厚的围巾里,看上去好象一个进城卖白菜的老奶奶。而且风很刺骨,直到骨髓,只有眼睛可以看到其他,所以她极度厌恶冬天。

 

    去年4月7号的早晨,有微微的小雨,打在地上湿漉漉的。她悄悄卸掉红色的发夹,让苏阿姨夹了一朵白色的雏菊和颜翊一起撑一把伞,走向公墓。——那是颜麟去世后的第6个年头。

 

    颜麟的名字排在很往后的位置。因为是Y开头的发音。墓前许多鲜花,已经腐烂掉,厚实地一层层叠盖着,将颜麟的相片也覆盖起来。颜翊把伞交到女儿手上,掏出口袋里戴着白手套的手开始整理,奋力将那些干枯的花朵和腐败的枝叶整理到一旁,又捧起满满一簇,清理完了,才全部轻轻抛进垃圾捅内。颜翊在坟前,颜亦冰只是站在旁边静静的任爸爸将心底的话吐露给爷爷。

 

    现在想来,那种感觉就像极了冬天那种寒冷的感觉,整个天地只有他们两个站在那里,细细的雨就像极细的针落在彩色的雨伞上,她用手吃力的托着雨伞举在颜翊头顶,颜翊一个人蹲在那里。

 

    颜亦冰跟在他的后面往山下走去,下过雨的石梯因潮湿而显得光洁。一个穿粉色裙子打着白色雨伞的女孩正往上走,因为石梯很窄,颜亦冰侧身让她,她很礼貌地冲颜亦冰笑,她胸前水蓝色的校徽--嘉煜中学。

 

    秘密是藏在心里的一个一个的小泡泡,没有人知道。所以心里的失落也只有她自己能体会。当她努力想正常起来的时候,那种失落就变成尖锐的小刀,将一颗本就不堪负重的心刺得伤痕累累。

 

    她的落荒而逃显然不符合现在的她。

 

    她已经接受了来自各处的挑战,何故要害怕别人的关心和江沅沅的挑衅?

 

    张宸站在逸夫楼4楼,看着从逸夫楼往办公楼走的于淞,慢慢的别过头去。殊不知,陆硕也在另一栋楼静静的一直看完刚才的闹剧。

 

    陆硕没机会告诉颜亦冰,在这半年里,每次只要看到她,他便想用好像突然遇到那般,一副“好巧我正好路过”的样子去和颜亦冰打招呼。可是,他一次也没有,就像此时的他。很多东西已经悄然改变。

 

    张宸在路过办公楼的时候,夏恒出现在他面前,说:“小宸,张先生让你今天务必告诉张钰小姐回来吃团圆饭。”

 

    张宸看着夏恒,半晌才说:“好的,夏恒姐,我会通知小姑去的。”

 

    元旦如期而至。

 

    从十六楼看下去,这座城市的样子是那么的迷人,包围在这片月色中,颜亦冰觉得旁边笑的很开心的李玥才有着符合她年龄的天真。

 

    刚下车时,李玥便被西安的重重古城墙所深深吸引。除了去北京见过的紫金城,这是十岁的她,第一次如此近距离所看到的古迹。“哇,真是历史悠久啊,老祖宗就是历害啊,这么宏伟的建筑,护城河…… ”她的兴奋丝毫不减。

 

    护城河旁边的汉白玉栏杆,像一条洁白的哈达,轻轻地依偎在小河的身旁,小河又安静地守护着古老的都城。在城市里看到这样别致的风景,让人感觉到安静、舒服。

 

    忙忙碌碌的人们走着或骑着自行车。标志着现代文明的汽车,不停地穿梭于高高大大的古老城门之中。古老和现代文明巧妙地融合在了一起。这一切看起来很怪异,但又别有一番情趣在其中。有些艺术系的学生们正将自己的艺术品悬于城墙下以图卖出个好价钱。

 

    颜亦冰记不清楚他们买了多少纪念品,李赫和颜翊夫妇在后面慢慢的观赏,颜亦冰只是跟着轻快的玥儿一直在前面跑着,她的欢笑声一直没有停过。

 

    古老的都城中包含着年轻的商业文化气息。有时也会看到有些艺人,在优雅地演奏着乐器或是弹着古筝,近似于古人的卖艺。

 

    “连要钱也用这么优雅的方式?!”

 

    李赫正在兴致勃勃地看着这一切,忽然听到颜翊说道:“阿赫,我们祖先可能在唐朝时可是在这里做过官的啊!”

 

    “噢,颜叔叔是吗?”

 

    “那说不定玥儿前世是一个公主了噢……”颜翊点点玥儿的鼻子。

 

    玥儿的思想正在神游幻想时,突然背后有只脏脏的手,重重地在她身上拍了一下。“给点钱吧!”玥儿被吓到了,转过身,看清了是个衣衫褴褛的中年男子,于是赶忙跑到慕容菲身后。

 

    “我没钱!”撒腿就跑。大家在后面笑起来。

 

    “冰冰姐姐,你快点!这个好看吗?这个呢?嗯……还是这个好了。”她变戏法的将商店里的帽子一顶顶的在头上比划,那种笑容是借不来的笑容。

 

    “都好看!这个更适合你!”颜亦冰将那顶蓝色水纹边的帽子扣在她的头上,顿时遮住了她的眼睛。

 

    “好,就这顶!”李玥嬉笑着跳着去拿给李赫看,慕容菲会用她惯用的动作帮颜亦冰将头发拨开。

 

    李玥的妈妈出差在外,所以这次便让她和颜亦冰一家一起来外出旅游。颜亦冰不知道从何时起开始喜欢看着李玥笑,她的笑似乎有魔力,能渲染周围的人。没有人能复制别人的快乐,所以,颜亦冰会情不自禁的喜欢上玥儿的那种笑脸。

 

    “孩子们,快过来,这里有人在表演节目。”颜翊的声音在人群响起大声叫着孩子们。两个女孩子便拉着手去看那些站在高跷上的人表演杂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