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青春校园小说 > 蒲公英消逝的年岁 > 第一卷 > 第二十八章 一只蘑菇
第二十八章 一只蘑菇



更新日期:2015-08-15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北大桥离网吧很近,很快便到了北大桥,张宸付了车钱还不忘拉着颜亦冰的手把她拉下车。看着来往的车和行人,忙绿的人群中站着的两人根本看不出什么异样。

 

    “你要去哪里?”颜亦冰胆怯的问他。虽然她从来不知道他是这样的男孩子,但是自从上次在超市看见他,便生了好感,现在他拉着又不说话只是拽着,心里一点着落都没有。张宸只是一个劲儿地往前走,一点回答都没有。颜亦冰渐渐学乖了,也只让他拉着。

 

    在北大桥的左方街区他停了下来,目光锁定着前面的建筑,颜亦冰循着他的目光看去,前面除了一座座的房子,什么都没有。此时的天已经渐渐的黑下来,路边的霓虹灯开始亮了起来。颜亦冰开始害怕起来,她从未在外面玩到很晚回去。

 

    他朝前面走去,在一座公寓的楼下停了下来。外面有着许多的竹子,茂密的竹林在大门外盖出了一个屏障。大片的红色蔷薇花开出灿烂的花朵来。

 

    从小区的大门走进去,保安只是瞥了他们一眼。张宸继续往前走,径直朝一单元走去。楼道里只有两人脚步声。电梯在29楼停了。楼梯口都放着盆植物。张宸停了下来放了颜亦冰的手,从衣兜里拿出了钥匙打开了门。她就像一个木头一样的站在那里,眼睛看着门前的那盆富贵竹。直到他说:“进来吧。”

 

    颜亦冰忐忑的走了进去,住在这里的人似乎已经搬走了,空荡荡的,木板上有几个玩偶,只有一张微旧的沙发和一些家具放在这里,墙上的画报大多被扯了下来,落地窗前放着很多盆兰花,地上还有一些盆栽的残肢。空旷的房间只有一台石英钟在“哒-哒-哒-哒……”的响着。颜亦冰刚刚进来,他便关上了门。

 

    她哑言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这是张宸家吗?家里出事了?所有的疑问都从她的脑袋里钻出来了。

 

    “你--”她低声说。刚刚开口,张宸头也不回的朝里面一间房间走进去了,“嘭!”的一声将门关上了。这下换颜亦冰懵了,这算什么事?把她拽到这里来却扔下了!也不知道自己到底该怎么做。长这么大头一次遇到这样的问题。

 

    “喂!张宸,你开开门啊!你到底想做什么?”她用力的敲打着门。天已经越来越暗,屋子便的看不清楚周围的一切。过了好久他都没有出来。颜亦冰真的开始后怕起来,她真想抽自己几个耳刮子,就不该跟踪他去网吧的。如果苏阿姨知道她没有回去,一个电话给慕容菲就真的百口莫辩了。

 

    她觉得委屈极了,眼泪一下子夺眶而出,蹲在地上哭起来。什么烂人啊!把人扔在这里不管不顾的!她的哭声一直轻轻的发出,在安静的房间里也能听的很清楚。过了很久门轻轻的开了,张宸将门打开了一角,颜亦冰抬头看着他,他的脸在黑暗里看不清楚,只是站在那里。他伸手将蹲在门口的颜亦冰拉了起来,一下子拽到了屋里,顺势关上了门。

 

    “不要碰我!你是疯子!”她甩掉他的手,指着他质问,“你为什么带我来这里?我从来不知道你这样小气!”一边说话,张宸已经走了过来,颜亦冰在气头上,全没留意,只是一步步下意识地后退,直到贴到了墙上,仍瞪着他,气愤地申诉。

 

    他忽然伸出双手抱住了颜亦冰。她的脑袋轰然间空白了起来,往后一靠,碰到了开关,屋子一下子亮了起来。这是一间卧室,很大,落地窗的窗帘是舒服的淡蓝色,只剩下了一张床放在中间。他高出颜亦冰很多,她被禁锢在了他的怀抱里一点也不能动弹。她的心里有些莫名的不安,紧张的捏紧了裙角。

 

    “对不起--”他带着很重的哭腔说出这三个字。颜亦冰抬头才看到他的眼睛湿润,睫毛上挂着泪珠,眼睛红着,眼珠子里满是血丝。从网吧开始她一直都没有看到他的眼睛,现在仔细一瞧才看出他此时憔悴的吓人。此时的张宸完全不像17岁的男孩子,而像一个离群的孤雁完全找不到方向。

 

    颜亦冰不知道怎么安慰他,原来刚才他一直在屋子里哭泣,她的哭声掩住了他的哭声。

 

    “明天这里就会有人来住了,以后这里我不会再来了!”他顿了顿说,“我奶奶死了。”他的眼神全是空洞。

 

    “我--我--”颜亦冰惊呆了,原来是这样。他难以接受奶奶离开的事实,所以才会去网吧?

 

    他放开了颜亦冰,走到了旁边说:“对不起,今天的事我希望你帮我保密。”

 

    “哦,我不会说的,你相信我。”她诚恳的告诉他,眼睛看着他,就是看不穿他的心思。原来超市的那一幕已经远去了好多年了。她不是当年的她,他也不是原点的他。

 

    “谢谢。”他的眼睛看着颜亦冰,有一丝脸红。

 

    “你有没有听过《我愿意蹲下来,陪你做一只蘑菇》的故事?”颜亦冰问他。直觉让她想起了这个故事。她望着他的脸,准备等他的回答。

 

    “没听过……”他好奇的看着颜亦冰,因为彼此近距离接触的原因,气氛有些压抑,他走到窗边拉开了窗帘,手正落在半空,便听到颜亦冰自顾自的说:

 

    “有一个病人,以为自己是一只蘑菇,于是他每天都撑着一把伞蹲在房间的墙角里,不吃也不喝,像一只真正的蘑菇一样。心理医生想了一个办法。有一天,心理医生也撑了一把伞,蹲坐在了病人的旁边,病人很奇怪的问:你是谁呀?医生回答:我也是一只蘑菇呀。病人点点头,继续做他的蘑菇。过了一会儿,医生站了起来,在房间里走来走去,病人就问他:你不是蘑菇么,怎么可以走来走去?医生回答说:蘑菇当然可以走来走去啦!病人觉得有道理,就也站起来走走。又过了一会儿,医生拿出了一个汉堡开始吃,病人又问:你不是蘑菇么,怎么可以吃东西?医生理直气壮地回答:蘑菇当然也可以吃东西啦。病人觉得很对,于是也开始吃东西……几个星期后,这个病人就可以像正常人一样生活了。虽然,他仍然觉得自己是一只蘑菇。”颜亦冰一句句的给他讲着这个故事。他站在原地,一时间觉得步子有些难跨。

 

    “你想要说什么?”他内心终于静了下来看着颜亦冰。

 

    “我要说的是,我多么希望我可以蹲下来陪你做一只蘑菇,其实我不需要做什么,只要你相信我,你可以把想说的都告诉我。你其实和别人一样需要一个倾诉的对象。我们都是一只蘑菇,只是我们整天在欢笑中忘记了怎么去哭,怎么去对别人讲。”当一个人悲伤得难以自持的时候,也许,他不需要太多的劝解和安慰,训戒和指明。他需要的,只是能有一个在他身边蹲下来,陪他做一只蘑菇。

 

    他所有的戒备都放下了。

 

    他说:“奶奶她对我很好。以前因为家里有矛盾所以在这里买了房子不愿意和我们住在一起。每到周末我都会来这里。可是现在奶奶却走了,爸妈把这里卖了,爷爷终于同意和我们住在一起了。”

 

    “我的安慰、别人的安慰都没用,你懂么?重要的是你自己怎么想,这事错不在你!”颜亦冰尽力的缓和了语气。其实已经不是小孩子了,大人的一举一动都会对孩子造成影响,甚至会学着像大人一般去说话、做事。

 

    “我知道了。”他突然对着颜亦冰微笑了。

 

    两人在那里讲了一些学校里发生的趣事,等他的心情完全平复了,他便送颜亦冰下了楼在小区门口打车。

 

    “以后别去游戏厅了。”颜亦冰说。

 

    “好。你以后也别去了。”他在路灯下的影子完全挡住了颜亦冰。

 

    “我才不会去那里吸别人的二手烟呢。”她嗔笑。

 

    “开学见!”他说。

 

    “开学见。”她钻进了刚刚来的那辆车里,“你呢?不回家吗?”

 

    “我马上就回家了。”他的声音没了刚才的疲软。

 

    “再见!”

 

    “再见!”

 

    等颜亦冰回到了家开了门惊奇的发现苏阿姨不在,心里不禁有点窃喜。

 

    颜亦冰只是不小心撞见了最放纵的张宸,毕竟他也需要安慰,也需要别人对他好,认真的倾听他的想法。她只是刚好走进了他的世界。

 

    只是在这个地方刚好相遇,转身,便恢复正常。

 

    张宸看着远去的车,脑海里她的声音遥远却清晰,他一度认为如果自己就此堕落下去也不会有人站出来指责他。全家既然选择将一切逃避,那他也不在乎。听到她清脆的声音,他居然有些像溺水的人抓住了救命浮木,心里十分期待靠岸,紧紧跟着这束光游上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