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青春校园小说 > 蒲公英消逝的年岁 > 第一卷 > 第二十六章 原来是梦
第二十六章 原来是梦



更新日期:2015-08-15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下车的时候,班上的其他人都走的差不多了。因为颜亦冰睡着了,苏雨心里对她有些亏欠,她便没叫她,等着车开进了站才推醒了她。陆硕和张宸两人自从到了站以后便有些古怪,苏雨自己打包票将颜亦冰送回家,两人这才离开了。

 

    颜亦冰睁开眼睛,天已经有些变暗了,人稀稀拉拉的变得很少。只剩下几位老师在车外聊天,他们有人开了车,也就没慌着离开。苏雨怕颜亦冰尴尬,也是为了跳过山上的小插曲,她一直拉着颜亦冰讲嘉煜最近几年发生的事。苏雨和颜亦冰两个女孩子坐着老师的顺风车各自回到了家。

 

    回去的路上,陆硕一直心里不舒服,具体是哪里不对劲他也不知道。总是觉得某样东西掉了一般的不安心。他回去待了一个小时不到,坐也不是,站也不是,终于还是给沈傲他们打了一个电话:“喂!在哪儿!马上出来,给你们十分钟!”

 

    夜有些凉,来往的车队充盈着大街,人们趁着夜色变凉,都开始出门准备夜生活。陆硕揽着两个发小的胳膊在烧烤摊上发神经的聊起了梦想。陆硕以前上幼儿园的时候,大家问起他梦想这个需要杀死脑细胞的问题的时候,他大气凛然的说:“我以后要做一个医生!救死扶伤!”多年后再次谈及这个梦想,他都不敢确定了。面对着一堆的烤串,摆放着的啤酒,他有些迷茫了。

 

    一向大大咧咧的沈傲都察觉了他的异样,沈傲直接将酒杯放在陆硕的面前,满满的倒上了一杯,泡沫在上面冒着,他拍了拍桌子说:“你丫的今天怎么了?还谈梦想,你说我们几个什么时候看见你矫情了?跟你说这对于我们压根儿就不合适!你看看这大马路上来来往往的人群,谁信了?我们认识这么多年,这点调调还真不合适你!”

 

    陆硕没有说话,只是闷闷的喝了一杯酒,颜旭也默不作声的吃着烤串,沈傲有些气急败坏的看看两人:“你们怎么回事啊?”

 

    “我要出去了!”颜旭一口气喝掉了一瓶啤酒,将瓶子“咚!”的一声放在了桌子上,因为用力过猛,瓶子倒在了桌子上。

 

    “毛病!”沈傲看了他一眼。

 

    “出去上学!也许好几年才回来,我爸他们都给我联系好了学校!”颜旭有些不敢看两人的眼睛。

 

    陆硕抬起头看着眼前的两个兄弟,他的心里有些哽咽,他不相信几个人打打闹闹这么些年,仅仅在朝夕,便各奔东西。“阿旭!你一定要好好的!别忘记了我们!”陆硕憋了半天才挤出这句话。

 

    “来!我们不醉不归!”颜旭擦了擦眼角,举起了杯子,杯子碰在一起,发出声响,三人一饮而尽。

 

    折腾了大半夜,三个人相互扶着在马路上歪歪扭扭的走。颜旭突然对陆硕说:“陆硕!你变了!”

 

    陆硕看看颜旭,靠着灯柱捏了捏太阳穴看着颜旭,“你大爷的!我哪里变了!”

 

    “你变优秀了,再也不是我们以前认识的陆硕了。至于你改变的原因你自己才清楚!”

 

    “别他妈的胡说!”沈傲一下子坐在地上。

 

    “我说什么他自己不清楚吗?今天陆硕去参加同学聚会回来就不正常了,我他娘的就要走了!还会糊弄你们!我们认识这么多年,穿一条连裆裤,大家哪个指头在动都知道!陆硕!陆大少!你就栽在那个丫头手里!”

 

    陆硕靠着灯柱,来往的车鸣着笛,夜风吹的他有点冷,他看着眼前的两个人,有些飘渺。他的脑海出现了白天揭开帽子的那个瞬间,“嘎登!”一下心里就掉下去了一颗石子。

 

    “你都17岁了!别在那里装!沈傲和我都交过几个女朋友了,你还在那里杵着!哪天就不是你的了!”

 

    “你干什么啊颜旭!你还刺激他!这几年他过的什么生活你又不是不知道!”

 

    “当年大家都是小孩子!谁又朝那里想了?”陆硕终于出了心里藏了很久的话。

 

    “那你为什么会到处打听那丫头在哪里?”

 

    “我欠了她东西……”陆硕低下了头。

 

    三个人在路上吵吵闹闹的龟速前进着。陆硕站在天桥上冲着大街喊了一通,从脖子上扯下链子,使劲的朝空中抛去,回头对他们说:“回家!”说着冲他们摆了摆手。

 

    两人愣愣的看着他远去的背影。

 

    在黑暗中,陆硕张开手心,那个刻有名字的吊坠依然躺在手心。

 

    苏雨是在月笼沙再次看见张宸的。她回家洗澡换洗了衣服之后便故意去了月笼沙。她知道张宸会去那里。她偷偷溜进去过,每次张宸去那里的时候,一般都只是听着驻唱在舞台上唱歌,顶多喝一杯鸡尾酒。她会在对面的奶茶店坐着,等他出来,只是每次都不敢上前去打招呼。苏雨太自信了,她的优秀是不会让别人超越,即使她遇到喜欢的人也不敢轻易的出击。她曾经以为初中三年和张宸在一个班级是一种小说里面说的缘分,所以她等,等他回头的那一刻!

 

    白天在竹山的那一幕她永远不会忘,她觉得张宸对她也是有好感的,她一定要先跨出这一步。

 

    等到张宸出了月笼沙,她一路尾随着张宸,等到人逐渐变少的时候,她从另一条巷子穿过去,制造了一幕刚好遇到的场景。“嗨!张宸!居然碰到你!”

 

    张宸目光触到她,挂上了招牌微笑。“苏雨啊,怎么还在外面?”

 

    “刚才和朋友见面,所以刚好路过。你呢?”苏雨依然保持着淑女风范,不难否认她的笑很有亲和力。

 

    “我出来走走,一会儿就回去。”

 

    “听说我们班这次有好几个都进了嘉煜的A班,还是挺好的。今天大家在一起还是玩儿的挺高兴的。”

 

    “是啊,都好几年没见,大家变化还是挺大的。”一辆车疾驰而过,张宸眼疾手快的一把拉过挨着路边走的苏雨。苏雨心跳突然就加速了,脸变的绯红,还好是夜晚,不然她一定十分窘迫。“谢谢……”

 

    ……

 

    风吹着颜亦冰的衣服,白色在一片山水间显得很耀眼,她那头长发被风吹起,粉色的帽子被吹到了山底。她脸上没有一丝恐惧,相反她微笑着张开了手,轻轻松开了树藤,就像一只准备起飞的蝴蝶,在崖边那么的刺眼。

 

    “不要!抓住了!”陆硕额头的汗一滴滴掉落,紧张的伸出手抓住她。

 

    “陆小果!放手!这样我们都会掉下去的!”颜亦冰掰开他的手。

 

    “不!”他眼睁睁看着颜亦冰在他面前掉了下去,眼泪一下子就掉了下去。他觉得心里像哭泣了很久噎住了一般,痛的捂住了心脏。

 

    “不要!”睡在床上的陆硕突然睁开双眼弹坐起来。一切那么真实,他没有抓住她的手。那种心痛的感觉还在,用手擦了擦,居然还有眼泪挂在上面。他不禁自嘲居然会哭!熟悉的房间,熟悉的味道,时钟刚刚走到了凌晨四点半。

 

    原来是梦!

 

    那么真实,那么刻骨铭心,难道是白天的原因?就像真的存在脑海里一样。他拿出手机一看,上面显示着:7月23号,04:32

 

    城市的另一边,颜亦冰突然醒来,她翻起身打开灯,翻出药箱自己在膝盖、胳膊上擦药。白皙的胳膊和膝盖上已经结了痂,还泛着淡紫色的淤青。晚上回来洗澡的时候她特意挑了一件很长的裙子,就是怕苏阿姨看见告诉慕容菲。

 

    注定对于每一个人来说这是一个难眠的夜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