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青春校园小说 > 蒲公英消逝的年岁 > 第一卷 > 第十八章 青葱岁月
第十八章 青葱岁月



更新日期:2015-08-15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你的糖果。”走到江沅沅的桌子前,颜亦冰犹豫着放了几颗糖果,她抬头看了颜亦冰一眼,又低着头说:“放着吧。”

 

    颜亦冰看着她,也不知道该怎么解决这个尴尬的场面,便放好了她和张宸的糖果。正巧看到张宸穿着那身蓝色衣服回来。

 

    “谢谢。”张宸走过来后,抓了一颗糖坐下,抬头看着颜亦冰。

 

    “今天陆硕怎么没有来?”他随便剥了一颗糖塞进嘴里,一边折着糖纸问。

 

    “啊?我也不知道。”颜亦冰迎上他的眼神。

 

    “这小子,居然敢不来。”他笑了,“不过他才能做出这种事。”

 

    “也是啊,老师都拿他没办法。”

 

    “嚯!”的一声,江沅沅拉开凳子,站直了身子,剑拔弩张地瞪眼看着颜亦冰,然后冲张宸喊:“你今天话怎么这么多?他不来你不是也要上台表演啊?”

 

    瞬间气氛都凝固了,颜亦冰走也不是留也不是。

 

    “江沅沅,你今天怎么了?”张宸奇怪的问。

 

    “没事儿!只是不想和不相干的人说话。”她推开桌子便走了。

 

    “别理她,她可能今天心情不好。”张宸挤着笑容对颜亦冰说。

 

    “我知道。”她拢了拢袋子,镇定地说,“我继续发糖。”跨过他的桌子,她继续手里数着糖果,准备发糖果。

 

    “颜亦冰!”

 

    “怎么了?”她回头看见他的脸,笑容僵在那里。

 

    他的手敲着桌面,轻轻地,节奏很缓。“今天的节目,你喜欢吗?”

 

    “今天你们都很棒,真的。”

 

    “嗯,谢谢你。”他的脸上出现了一抹红晕。

 

    “你们的努力大家都看到了。我只是说出真话。”颜亦冰捏着袋子低着头,不敢看他的眼睛。她总觉得他是那个把她推开货架的男孩儿,又仿佛不是,想靠近却不敢靠近。

 

    “我帮你发吧。”他接过袋子往前走去。全班的闹,却显示了颜亦冰内心的矛盾。他只是静静的发着糖果,替颜亦冰做剩下的工作。

 

    “亦冰,快来,我们这里可热闹了。”小烨她们一群人笑的前俯后仰。

 

    “张宸,你也一起来,我们今天的主角可是你哎。”苏雨同时向张宸喊道。

 

    “一、二、三,我们来玩儿游戏,被抓住的人就要表演节目。”大家起哄喊道。一时间,大家都跑向了四方,颜亦冰被柳烨拽着,匆匆跑过这段葱葱年华。他们的笑脸那么纯真,没有一丝愁容。

 

    班级留影是在学校那株最大的紫荆花树下。紫荆花开的茂盛,紫红色的花团,一簇簇,盛开在树的顶端,绿色的叶子衬托着这些花朵,美不胜收。班上的同学一起在树下,一排排,男生站在最后,站在台阶的上面几阶。女生便在开头两排,老师坐在第一排。

 

    很巧,那天颜亦冰穿了一件粉红色的连衣裙,站在人群里,和紫荆花的颜色很相近。因为个子矮的缘故,她在第一排,就站在刘老师的旁边,小烨挽着她的手。回眼看去,班上的同学都长成了大孩子,大多已经是少男少女模样。

 

    颜亦冰在小烨的那张写下端正的楷书:“两年,在人生的旅程中不过是短短的一段,然而和你同窗,却一生难以忘怀。小烨,你是我记忆中的一粒珍珠,心中天幕上的一颗明星。小烨,你是我一辈子的好朋友。不管以后在什么地方你都要坚持自己的理想,敢于追逐自己的所想。”

 

    在陆硕那本上面写着:“小鸟在枝头叽叽喳喳,多像我们的窃窃私语,和那一串串的笑声。其实你和其他男生不一样,调皮捣蛋不是真正的你。谢谢带我去看猴子、你跳舞……两年时光已经走完,生活已经向我们走来,陆小果,让我们勇敢地迎上前去,加油,我们一起努力迎接明天。”

 

    班上开始掀起一阵同学录的风波,每天下课都会有很多种不同的纸张放在桌子上,流行的是那种书夹型的同学录。只要有人提笔写的时候,那个放纸张的同学便会以最快的速度跑到座位声称是自己放的,目的就是告诉别人要留下真诚的毕业赠言。

 

    只要班主任的影子一出现便会有人通风报信,大家齐齐把纸张塞进桌肚里,表面上装作没事一样,嘴上还假装在和同桌讲话。原因就是有前车之鉴,班主任没收过有些同学的同学录,所以大家还是后怕

 

    但是鉴于刺激,都偷偷摸摸的写着同学录。

 

    从六楼俯瞰整个学校,真实的出现在眼前,伸手抓,因为距离太远,总抓不到。不止一次路过的荷塘,粉红的莲花,不蔓不枝,清香四溢。篮球场上那些身影,教学楼里的朗朗读书声,无不在记忆里充斥着。

 

    人都是爱回忆,当今天变成昨天,又会去回忆昨天。一步步走过这熟悉的学校,挥手,离别。

 

    岁月留下的,只是满目荒凉。人是无法完全理解别人的,连是否理解自己都值得怀疑。

 

    真正重要的不是生命里的岁月,而是岁月中的生活。有时候,你必须跌到你从未经历的谷底,才能再次站在你从未到达的高峰。有些路,通往哪里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会在路上看到什么样的风景。就如同在生命里积攒下来的记忆,用箱子装着,等着某一天打开时,看里面能传出扑鼻的香气,还是沉封的尘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