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青春校园小说 > 蒲公英消逝的年岁 > 第一卷 > 第十五章 温馨时光
第十五章 温馨时光



更新日期:2015-08-13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同学们都走了之后,颜亦冰正在翻一本漫画册,侧头阳光就洒在了窗台上,接着她便听到了窸窸窣窣的响声。抬头便看到了一脸坏笑的陆硕探了一个头进来。

 

    “你怎么还没走?”她奇怪的看着他。

 

    “我走了,不过又回来了。”他斜身进来,抬了抬他的眉毛。他非常不客气的坐在颜亦冰旁边,抬了抬她打了石膏的右脚,也不管她痛不痛,颜亦冰都顾不上打开他的手,陆硕说:“不上课是不是很好啊?”

 

    颜亦冰合上书,做出很享受的样子:“舒服,还没有作业。”

 

    “哎,老实交代,你那天怎么回事?”他收敛了笑容,面色凝重,“是不是江沅沅?是她推的你?”他抱着胳膊看颜亦冰。

 

    “不是,不要乱猜了。只是意外。”颜亦冰努力做出无所谓的样子,“我要睡觉了,你早点回去。”说着拿被子盖住脸,仔细听着他的声响。

 

    “我在学校等你,早点回学校。”他的声音在头顶响起。一下子又安静了,颜亦冰慢慢拉开被子,人已经走远了。心里像糖葫芦一般,又甜又酸。

 

    学校也对这件事做出了最轻的处理,虽然算作意外,但是江沅沅必须去道歉。背后的秘密也是多年后颜亦冰才知道,那个时候,早已物是人非。

 

    一个星期后颜亦冰便被接回了家,实质意义上的静养。也拥有了缺失已久的爱。真的就如别人比喻的,期待父母给糖的孩子,期待中包含着幸福。

 

    颜亦冰觉得最幸福的事就是颜翊把她从楼上抱下来,她的双手揽着爸爸的脖子,尽情的吸收父爱。

 

    “你再看,要把爸爸看化了,嗯?”颜翊含笑看她。颜亦冰在怀里不好意思的蹭了蹭,吐着舌头:“哪有啊!”

 

    “那是不是爸爸脸上有什么东西?我洗了脸的啊。”颜翊撇了撇嘴。她拨浪鼓似的摇头。

 

    “那你看什么?”

 

    “我在看爸爸变帅了!”颜翊将颜亦冰放在餐桌旁边,捏了捏她的鼻子。“滑头!”

 

    慕容菲围了杏黄色的围裙端了八宝粥从厨房出来,卷曲的头发扎上去,一点职业化的气质都看不出来,优雅的像一株兰花,清淡而典雅。她看到颜亦冰父女,嗔怪道:“你们父女是不是忘了我的存在?”

 

    “爸爸,妈妈吃醋了,我抢了你。”

 

    “鬼灵精!”慕容菲笑道。颜翊绅士的替慕容菲拉开了凳子,慕容菲便坐下来。她用她修长的手指为女儿剥鸡蛋,轻轻的磕碎了蛋壳,认真的剥,就像古时候绣娘那般专注。蛋壳一片片落到盘子里,光滑的鸡蛋现出来。颜亦冰拿着鸡蛋很用心的咬下去。

 

    颜翊给女儿夹了一个蛋卷。宽敞的厨房洒满了晨光。只要,他们能抽出时间陪陪她,哪怕只是吃早饭,颜亦冰都觉得简单而快乐。

 

    吃完早餐,大厅里只留下颜亦冰,颜翊夫妻在厨房洗碗。颜亦冰一个人摆弄着棋盘旁的那株文蕊兰。须臾他们俩一起出来。颜翊替慕容菲将围裙解开,放到了厨房。

 

    他们围着颜亦冰坐下。“妈妈,你们跳支舞吧?我想看你们跳舞。”颜亦冰提议。

 

    “你想看什么舞?”慕容菲很认真地问。

 

    “华尔兹!我想看我的爸妈是不是从童话里走出来的。”她开心地笑。

 

    “好吧,既然我们家冰冰要看,那就跳吧。菲儿,我们就跳《雪绒花》吧。”

 

    “好。”

 

    “哎!爸爸,你们的伴奏不要了?”

 

    颜翊突然醒悟似的,将颜亦冰抱到钢琴的凳子上坐下。她手放上去,钢琴的琴音响起来。颜亦冰抬头便看到了颜翊作邀请的动作,慕容菲慢慢将手搭在他的手心,接着两人伸出手站到客厅中央,开始翩翩起舞。一退一进,起承转合。白色的大厅,双双起舞,整间屋子瞬间被两人的合拍点缀的百般和谐。就像如童话里走出来的一般。《雪绒花》的调子本来就轻缓,特别适合跳华尔兹,虽然不是华尔兹的调子,但也让人觉得舒适。

 

    正弹到一半便听到了有人按门铃的声音。

 

    两人的舞步就停了下来。“我去开门。”颜翊摆了一下手,示意女儿继续弹,颜亦冰望了他一眼,继续弹,慕容菲自己在原地配合女儿轻晃着。她的双手在空中打着拍子,继续对颜亦冰温柔地笑着。

 

    颜翊开了门,便听到了保安的声音:“颜先生,你好,这位女士执意要来你们家。”

 

    “哦,你好,请问你找我什么事?”

 

    “颜先生是吗?没打扰你们吧?我是江沅沅的妈妈,我是因为她的事来的。”一个温和的女声响起来。

 

    颜翊恍然大悟:“哦,您是江沅沅的家长,请进,请进。”

 

    听到声音,颜亦冰朝玄关处看了一眼,一个个子中等,朴素大方的妇女随着颜翊走了进来。她手里提了很多补品,还有助于骨伤的药。不是妖媚的女子,微卷的头发简单的扎起来,有些碎发散下来,素白的休闲衬衫,黑色的长裤,很简单的搭配,显得玲珑有致。看到她走进来,慕容菲迎了出去。颜亦冰便停了下来。那个女子虽然穿了高跟鞋,但是步子极轻。笑容让人觉得舒适,是属于很耐看的人。

 

    “沅沅妈妈,快来这边坐。”慕容菲柔声道。

 

    “好的。”

 

    颜亦冰打量着她,心里一丝疑惑,江沅沅的妈妈显得平易近人,也不摆架子,怎么也联系不到江沅沅和她的关系。

 

    “这是亦冰吧?”江沅沅的妈妈冲颜亦冰微笑,“曲子弹得真好。”

 

    她礼貌地回以微笑:“阿姨好。”这个时候爸爸已经走过来抱颜亦冰。她翘着一只脚,就像木乃伊。

 

    慕容菲怕场面尴尬,连忙从厨房倒了几杯果汁。

 

    江沅沅的妈妈接过果汁后,直接打开话匣子:“今天我是来替沅沅道歉的。”她顿了顿,“今天登门有些唐突,出事那天我们刚好在外地。听沅沅的班主任说了情况,心里很过意不去。”她的脸上显出抱歉地神色。

 

    颜亦冰看着她真诚地眼睛,看不出搪塞的感觉,甚至因为第一面还颇有好感,喜欢这个女人。

 

    “哎!沅沅妈妈你言重了,亦冰已经说了,那只是意外。”颜翊拍着女儿的肩膀温和的说,他拍颜亦冰的节奏稍微不同,颜亦冰连忙开口:“阿姨,没有那么严重,只是不小心滚下去的,江沅沅也没看到我。”

 

    “她知道自己闯祸了,也怕同学间关系弄僵,今天死活不来,希望你们不要介意。”说着便露出难为情的表情。

 

    “小孩子之间发生意外是正常的。我们都是家长,你的心情我们理解。”慕容菲开解道。

 

    江沅沅的妈妈来做和事佬,是她的妈妈善良,江沅沅未必会这样想。江沅沅她永远不会妥协。在外人看来颜亦冰是发生了意外,别人凭什么去怪她?别人也不知道那天到底发生了什么,个中种种也只是看结果来说话。

 

    颜亦冰有点反感这样的场面,大人之间的客套,又不明白他们内心的想法。颜亦冰拉了拉颜翊的袖子,颜翊立刻俯身注视着她,悄悄问:“怎么了?”

 

    “爸爸,我想上厕所。”

 

    颜翊微笑,躬身示意她上背,她伸出双手搭在他的肩上。江沅沅的妈妈爱怜的看了颜亦冰一眼。

 

    颜翊把颜亦冰放在门口,在转角处,她听到江沅沅对慕容菲讲:“医院的费用,我们愿意承担……”

 

    听到这几个字眼,颜亦冰重重地将门关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