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青春校园小说 > 蒲公英消逝的年岁 > 第一卷 > 第九章 初次委屈
第九章 初次委屈



更新日期:2015-08-13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不管别人如何看这座城市,它,在他们心中,是最美的一个梦。他们微笑着约定,一定会再回来。他们都以为,只要有了约定,就可以永远保留住那份幸福。

 

    “你能不能不要作践自己?”颜亦冰终于忍不住了,冲他喊道。

 

    陆硕看着颜亦冰的眼神弱下去,用沉默代替了一切。

 

    “如果想做我的同桌,你就自己改掉坏毛病。我知道你也无所谓,你不在乎谁是你的同桌。”颜亦冰终于不再看他,自己看自己的书。也不再关注旁边有什么声响。

 

    过了几天,陆硕竟然乖乖的上课听课,不再去交头接耳。

 

    因为书读得很辛苦无趣,所以他就不想看了,在颜亦冰无聊的生涯中,寻找到一个新的消遣嗜好,就是考他。常常她随意说一句,要他对下一句;或者诵一半,陆硕背下一半;如果他对得出来,颜亦冰的表情无所谓,一副理当如此的样子,如果他对不出来,她却会轻蔑地朝他摇头。小孩子都有好胜心,何况是胜过颜亦冰,所以在他这种游戏的激励下,渐渐地他把整本语文书都背了下来。

 

    期末成绩下来,陆小果在颜亦冰的预料之中前进了十几名。终于脱离了倒数的行列。颜亦冰根本不知道,从她帮助陆硕开始,陆硕已经悄悄在变质,由那个又硬又小的坚果破壳开始生根、发芽。

 

    学校举行钢琴比赛,颜亦冰被班主任拉着去参加,她真的不愿意别人知道自己会什么不会什么。她第一次在办公室里和老师冷战了一个小时,最后还是班主任胜利。

 

    颜亦冰第一次在别人面前弹钢琴,说不出是什么滋味,有点兴奋,有些赧然。她想起在琪琪姐姐家练钢琴的时候,绿鹦鹉在旁边,犹如回到了从前,弹起来更加得手应心。学校大教室里的人全成了萝卜白菜,安静的只有她自己弹奏的声音。阳光洒在琴键上,温暖舒适。

 

    一场比赛,颜亦冰拿了第一。她可是钢琴高手,都是班主任和闺蜜拉家常的时候才知道颜翊的女儿深藏不露,这些颜亦冰自然是不知道的。

 

    出了赛场,颜亦冰看到柳烨站在门口等她,陆小果微笑着站在旁边。陆硕很激动的从身后慢慢伸出手,手上是一颗酒心巧克力。颜亦冰知道他送给她的。可是颜亦冰不喜欢吃酒心巧克力,她只是喜欢拿给别人分享。

 

    江沅沅突然走上前来假装不经意撞到了陆小果,巧克力掉到了地上。然后她便顺手捡起来,回头嚣张的看着颜亦冰,连眉眼都在笑,然后递给她。“给你,有包装纸,没脏!”

 

    “谢谢,我不喜欢吃!”颜亦冰说。颜亦冰知道江沅沅不乐意自己,她也不会给江沅沅羞辱自己的机会。

 

    颜亦冰也不敢看陆小果的眼神,她不是嫌弃他的巧克力,而是江沅沅的态度,她一直看颜亦冰不顺眼。上楼梯的时候会挤她,平时也爱在大家一起玩耍的时候挤兑她。今天,江沅沅一定是也没有安好心。

 

    “不要算了!”陆小果生气的将江沅沅手上的巧克力拍掉,生气的吼道。转身离开,飞快的跑远了。

 

    颜亦冰眼睁睁的看着那颗包装精美的巧克力滚落到了远处,她的眼泪泫然欲泣。

 

    他从来没有在颜亦冰面前吼过她。颜亦冰望着他的背影,说不出的滋味。惆怅、委屈?

 

    是啊,她凭什么觉得自己是天使,能拯救别人?他还是他的陆少爷,她依旧只是颜亦冰。他爱打架,爱上课讲话,爱迟到,爱不做作业,与她何干?

 

    颜亦冰不知道,原来,在年少的时候遇到的感情便是最好的,即使那时幼稚难辨。

 

    江沅沅看着颜亦冰,高傲的仰起头宣扬着她的胜利。颜亦冰转身拉着柳烨回家,书包里放着那奖杯。心里却一点也不高兴。

 

    坐在公园的长椅子上,颜亦冰将书包里的酒心巧克力拿出来,那是习惯性的放着的,她拿给柳烨吃,一直看着她吃,自己却就像丢了魂儿一样。颜亦冰第一次知道自己会在乎陆硕的看法。

 

    “亦冰,你怎么不吃?”柳烨好奇的问。

 

    “我不喜欢甜的。”颜亦冰如实回答。

 

    可是她从来不在陆硕面前表示她不喜欢。她只会掩饰自己的喜好。她连和他说自己本来就不喜欢吃的勇气都没有。

 

    人就是这样,一个不愿意问,一个不愿意说。大概是十二种邪见,九百种烦恼吧。

 

    临近期末,陆小果虽然不再理颜亦冰,但是颜亦冰会按时让他交作业,依然改不了管闲事的毛病。陆硕每天放学一溜烟就不见了,颜亦冰还是和柳烨一起上下学。

 

    六年级的时候苏雨到了青春期,脸上长满了痘痘,而且嗓子因为变声期变的嘶哑,她的光环才被拿下来了。她总是想拉着颜亦冰去在同学们面前表现,不知道的还以为她想帮助颜亦冰变得活泼开朗起来,其实她是想看看自己到底有多优秀,到底能不能作为班上的表率,更重要的是能不能超过颜亦冰。

 

    颜亦冰从来没有想过在她们面前露出自己的真实水平。她一直觉得过了六年级,世界就没了她们,就会寻找另外一个平台。

 

    “我带你去看猴子。”这是新学期陆小果第一次正经的同颜亦冰讲话。从他进来教室,就已经笑了三次。

 

    “陆小果,你很讨厌我吗?最近都不理我?”颜亦冰郁闷的问他。

 

    “哪里?我只是比较忙。我是男生,有很多事要做。”他抱歉的讲。同是同桌每天都要看到,总会有些不谋而合,所以还是很合拍的。颜亦冰笑出声音来:“周末去。”

 

    陆小果终于见到颜亦冰又笑了,心里就像吃了蜜饯一样。

 

    “可以带家属吗?”颜亦冰忐忑的问。

 

    “谁?你爸妈?”

 

    “不是,小烨。可以吗?”颜亦冰眼巴巴的看着陆硕。

 

    “不行。”

 

    “为什么?”

 

    “不为什么,就是不行。”

 

    “好吧。”

 

    周末的早晨,颜亦冰穿了一套妈妈买的新衣服站在公园站牌等陆小果,等了半天也不见他来。在她准备回家的时候,陆硕才出现了。13岁的陆硕戴着一顶蓝色的帽子,一身运动服,个子已经比较高了。他推着一辆蓝色的自行车,他站在颜亦冰旁边整整高了她一个头。

 

    “等了很久了吧?”他问。

 

    “太阳都要落山了。”颜亦冰故意埋怨。

 

    “哎呦!”她额头挨了一个爆栗:“颜同学,这是朝阳!”

 

    “走吧!上车!”他朝颜亦冰偏了偏头。

 

    颜亦冰走到自行车面前,把他拉下来,跨上自行车:“我会骑。”然后一踏脚踩板,一个劲头往前蹬去。丢下陆小果在后面。她白色的衣服被风吹的鼓鼓的。陆硕从后面跟上来吼:“没有刹车!”

 

    颜亦冰听到这句话,开始大吼起来:“啊--”自行车开始歪歪扭扭起来,颜亦冰开始把两只脚放在地上,因为个子小,自行车开始有往树上撞的趋势。陆硕早已在后面笑作一团。

 

    陆硕见状用手抓住了自行车的尾巴,车稳稳地停下来。

 

    “小样儿,敢动我的车,下来!”他笑道。

 

    “不下来!”颜亦冰气急了。

 

    “那我上来了哈!”他跳上了后座。自行车再次没有了平衡。颜亦冰大吼:“啊--快点下来,要出车祸了。”

 

    陆硕就如没有事一样抱着双手坐在车上对行人喊道:“新手上路,让一让!”

 

    “陆小果,不行了,你太重了!要撞了!”颜亦冰的手抖起来,就像糠筛一样的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