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青春校园小说 > 蒲公英消逝的年岁 > 神秘的情书(前传) > 第六章
第六章



更新日期:2015-07-11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他们还是继续走着,颜亦冰拖着那只打着石膏的脚,陆小果依然在她旁边。颜亦冰坚持不让他再背她,她怕别人看见。

 

    照他们那个蜗牛的进度,回到学校又是一段艰辛的历程。而且在寝室也不方便。陆小果照顾她坐上出租车,送到小区门口。黑暗中,颜亦冰暗暗觉得感动。

 

    “你饿了吗?”颜亦冰问。

 

    “饿啊,但是送你回家比这个重要。”他的声音柔柔的。

 

    “要不,你和我回家,我让苏阿姨给你做吃的,吃了再回去。”

 

    “可以吗?”他兴奋的问颜亦冰。

 

    颜亦冰故意拖了拖步子,说:“你怎么回事啊,陆小果,这可不像你,去不去?不去我走了。”然后故意不等他,往前走。

 

    “哎哎哎,我去,等等我。”他从后面赶上颜亦冰。

 

    这次保安看到并没有拦住他们,陆小果小声嘀咕:“这大叔白天把我当坏人看,差点不让我进来。”

 

    “你活该啊,谁叫你长的这样不正派。”颜亦冰偷笑道。

 

    他一副委屈的样子:“不行啊,这可是拜你所赐。还有我好歹也有很多女孩子喜欢的,你这可冤枉我。”

 

    门铃响了之后,苏阿姨很快就来开门了。苏阿姨看到颜亦冰的脸色,不免有些担心,看到打着石膏的脚更是皱着眉头。

 

    “苏阿姨。”颜亦冰礼貌的叫她。

 

    “冰冰,你腿怎么了?”她的目光瞟到了颜亦冰身后的陆小果。

 

    “不碍事,今天又扭了。这位是我的同学,送我回家。”苏阿姨朝陆小果望去,陆小果嘴特别甜:“苏阿姨好,亦冰刚才还在我面前夸你的手艺好,做的饭比五星级饭店的都好。”

 

    嘴甜就是有好处,苏阿姨逐渐放下了戒备招呼他进去:“好好,快进来,别在那里站着。”

 

    俩人一前一后的进了屋子。颜亦冰娇嗔道:“苏阿姨,我们还没吃饭呢。”

 

    苏阿姨连连答道:“马上就来。”

 

    回头看到陆小果站在那里,她拉了拉他:“坐啊,别愣着。”

 

    “你和你爸爸爱下棋?”他再次看着客厅里放置的棋盘。

 

    “嗯,他们难得回来一趟。客厅的这角都空着。”陆小果顺着她的手走到了棋盘旁边。白色的框架处,养着几盆兰花,藤蔓处放着白色的棋盘。棋盘的这角布置典雅,只有棋盘还有桌子。檀木的家具带着兰花的香气。

 

    苏阿姨做好了饭菜,颜亦冰只是象征性的吃了几块,苏阿姨一直在给陆小果夹菜。颜亦冰此时觉得很痛苦,浆糊一样的脑袋,只想躺在床上等待天明,身体也像不受支配,难受极了。

 

    颜亦冰看着陆小果吃的津津有味,便忍着。待他吃完饭,她递上一杯清茶。胃里一阵痉挛,她连忙摆手对他讲她要去趟厕所。

 

    陆小果看到脸色极差的颜亦冰也觉得不对劲。

 

    刚刚跑到卫生间她便呕吐起来。苦水一直往外倒,难受到胆汁都要吐出来。缓缓的她觉得腹部疼痛难耐,额头开始渗出汗珠。头痛的厉害,连脚都站不稳了,胃里一会儿又好像有酸水翻江倒海的往上涌,恶心的厉害,又吐不出来。颜亦冰自己掐着自己,慢慢的想往下蹲。

 

    “亦冰,你还好吧?哪里不舒服?”苏阿姨的声音在门外响起。

 

    她打开门,只差坐在地上了。苏阿姨点点头,扶了扶她。

 

    “苏阿姨,帮我去送送陆硕。”她轻轻按了按苏阿姨的手,她感觉有一万只蚂蚁在肚子里爬一般,觉得想吐吐不出来,骨头被咬蚀一样,连说话都在颤抖。

 

    苏阿姨刚刚走,她便往拖着腿往楼上跑,想起陆小果还在,便站在楼梯上对着陆小果笑,表示再见。颜亦冰觉得此时头晕眼花,就好像那次爸爸放了一瓶红酒在家,她口渴的厉害,一个人喝了一大半的感觉,连周围的声音都模糊起来。

 

    还好,抓住扶手,她还不至于滑下去。豆大的汗珠从她的额头滴落。陆小果的笑容还是那样阳光,颜亦冰看的有些重影,她极力挥着手和他再见。

 

    顷刻间天旋地转,颜亦冰朝地板上倒去。陆小果被吓到了,他眼睁睁看着她倒了下去,立刻跑了过去。

 

    “亦冰!你怎么了?你别吓我啊!”颜亦冰看到他的那张脸开始变得模糊起来。陆小果紧紧的抱着她,不断的掐人中。他整双手都在拍着颜亦冰的脸。苏阿姨连忙从卧室拿了厚的外套下来给她套上。颜亦冰整张脸全部苍白,整个人没有了生机。

 

    颜亦冰觉得好像小时候发烧爸爸抱着她一样。

 

    “对不起…”她连声音都发不出了,微弱的,几乎听不清楚。她的手开始颤抖起来却用尽全身力气朝陆小果微笑。

 

    “你不会有事的!”陆小果看着她颤动的睫毛,心被猫爪一样的痛。他抱起颜亦冰就往外面跑,“阿姨,快!我们去医院!”

 

    夜已经漆黑,只剩下一种夜的惆怅。

 

    颜亦冰的手腕一直被陆小果抓住,一直不舍得放开。

 

    到了小区门口的时候,眼前出现了一个人,挡住了他们的路。陆小果顿时提高了警惕,往后退了几步。借着路灯,他看清了路灯下的人。

 

    张宸穿着嘉煜中学的校服,外面套了一件外套,就着漆黑的夜,看不清他的表情。

 

    “你不愿意理我,就是为了和陆硕一起?”他抓住颜亦冰的手冷冷的说。从认识他以来,他几乎没有用过这样的语气。苏阿姨在后面还没有赶上来。

 

    颜亦冰抿着嘴,靠在陆小果的怀里,虚着眼睛看着张宸。“你误会了。”

 

    “你喜欢他!是吗?回答我。”他的表情带了狰狞。

 

    颜亦冰迷迷糊糊中听到这句话,心里颤抖了一下。

 

    “你…”她的指甲嵌进了陆小果的臂膀里,汗不断的从后颈往下滴。

 

    “我看着你和他在一起,心里比刀割还难受。”颜亦冰疼的眼泪开始往下流。

 

    “你是谁?张宸……你害得我……我……今天这样还不够吗?”颜亦冰有气无力的说。

 

    “张宸!她生病了!你这个时候在干什么!你走!”陆小果怒吼起来。

 

    颜亦冰晕晕乎乎的,听不清楚他们在说什么,整个人已经晕过去了。

 

    张宸这才注意到颜亦冰煞白的脸,整个人傻在了那里。

 

    “亦冰!不要睡!不要睡!我们马上就到医院了!”

 

    张宸看着陆硕抱着颜亦冰冲进了马路,拦了一辆出粗车,另外一个中年妇女跟着上了车,她焦急的帮颜亦冰穿好另一只袖子。他傻眼了,今天他一听到颜亦冰学校的“情书事件”便请了假,多次央求姑姑才知道颜亦冰的住址,他想要的不是她苍白的面孔,他想要的是她微笑的样子,再次听她说:张宸,好久不见……

 

    可是,她的样子,虚弱到极致,就像风卷起的白纸。

 

    他回过神来,跟着打了一辆车,“师傅,跟着前面那辆车!”

 

    颜亦冰的鼻腔里闻到一股熟悉的味道,昏黄的路灯和车辆的鸣笛声夹杂在一起。她觉得似乎被谁抱着,然后被塞进了车里。车子又启动了。

 

    记得很小的时候,和爸爸妈妈去老家,困的不行,在车上睡着了,就是这样的感觉。明晃晃的灯光刺眼的厉害,虽然闭着眼睛,但是她还是感觉到了。推开门,妈妈会在那里……

 

    “医生!快点!”遥远又模糊,是谁都不知道。

 

    有次半夜醒了,妈妈不在,空旷的房子就只有她一个,她一间一间的找,所有的房间里都没有人。幼小的孩子开始大声的哭起来。然后天就开始打雷下雨,接着便停电了,黑暗的恐惧让人喘不过气。

 

    “妈妈,妈妈…”

 

    颜亦冰站在不知什么地方静静的看着某个人,茫木的解释:“不是我,我也不愿意……我不要!我不要…”

 

    颜亦冰感觉到迷迷糊糊中有尖锐的东西扎进了皮肤里。眼皮沉重的抬不起来。

 

    梦里刺鼻的消毒水味道弥漫了鼻腔。她手腕上的手镯散发着熟悉的光。医院的灯淡淡的照在身上,明晃晃的光代替了整个世界,寒冷让人都动弹不了。

 

    已经这么多年过去,某样东西还是拉扯着颜亦冰的心,静静的痛着。

 

    一切的因果都要追溯到最开始的时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