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青春校园小说 > 蒲公英消逝的年岁 > 神秘的情书(前传) > 第五章
第五章



更新日期:2015-07-09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颜亦冰进去后,陆小果在客厅转了转。她家客厅很大,有古檀家具,分为两部分的客厅,主要部分是家具,其他地方是放的钢琴和棋桌。白色的钢琴放在那里,陆小果脸上露出了微笑。他想起了当年看到瘦小的她坐在舞台上的样子,他当时第一次觉得这个女孩子不仅特别还让人仰望,他当时觉得她太高大了,调皮又闯祸的自己怎么能获得她的关注?

 

    他站在落地窗前,看着那个画着山水图的屏风出神。

 

    颜亦冰将头发吹干后,便把衣服塞进了洗衣机。她有轻微的洁癖,迅速将贴身的衣服手洗干净后,一齐把洗衣机里的一起晾在了阳台。

 

    她家洗手间、换衣间很大,从浴室出门往外走,便是宽大的阳台,采光极好。那里种着那株从寝室抱来的薄荷。颜亦冰抱着衣服走到阳台看到薄荷的时候,心不禁又疼了一下。

 

    走出浴室,她拿着毛巾擦着头发,陆小果正在翻着一本棋谱。

 

    “等急了吧?我把衣服洗了。”颜亦冰把另一张干毛巾放在沙发上对他讲。

 

    陆小果看着,半晌不说话。面前的颜亦冰头发半干,面色因为洗过澡的原因出现了一点红润。颜亦冰看他这样看她,不好意思的再次上下打量着自己。顿时感觉脸上一片绯红。

 

    “你还是这样比较好看。”他意识到自己的失态,才起身将棋谱放好。

 

    “算是吧。”颜亦冰尴尬的拿起那张干毛巾。

 

    “本来就是啊!”他很诚恳的说。

 

    “好吧,不和你贫了,喏,干毛巾,擦擦头发。”她将毛巾递给他。

 

    “谢谢。”陆小果接过来擦着头发。

 

    “我才该谢谢你。”颜亦冰捅了捅他的胳膊。陆小果抓了抓头发,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要不你去把衣服换了吧,该感冒了。我家里有衣服。放心,我爸妈不在家。”颜亦冰看看陆小果身上的湿衣服。

 

    “不用了,我回家换。这样吧,我回去把衣服换了再来找你。带你去看看医生。”陆小果放下了毛巾。

 

    “哎!陆小果…”颜亦冰的话都还没说完,他便起身出了门。

 

    这个人,还是那样的急躁。

 

    一时间空荡荡的房间里,剩下的只有熟悉的熏香味。

 

    颜亦冰向班主任打了个电话,向他说明因为低血糖回家了,电话那头的班主任听到她有气无力的声音,也没有多说什么,只好心的说让她别把今天的事放在心上。

 

    一场雨,把那个曾经幻想的颜亦冰拉了回来。

 

    颜亦冰默默的蹲下身子,靠在柔软的抱枕上,悄然落泪。

 

    干净的少年,是啊,是你的记忆出了错,她的又何尝不是呢?整整三年,原来也是梦。梦将颜亦冰拽了回来。

 

    颜亦冰费力的走到她自己的房间,一切都是往常的摆设,衣柜是紧闭着的。仿佛不曾发生任何事。一个小时后她站在小区外等着陆小果,天空出现了雨后的一抹霞光。晚霞,印着似彩虹的颜色。空气里也不是那般逼仄人。

 

    “我们走吧。”他拉着颜亦冰的手,轻轻的,像不曾触碰一般。

 

    她觉得不该对陆小果那么残忍。给自己一个机会,也给他一个机会。

 

    医院里刺鼻的消毒水味道一股股钻进她的鼻腔。骨科医生拿着片子看了半晌,皱着眉头说:“姑娘,你以前骨折过,你再崴几次,你这只脚怕是要废了。”

 

    “怎么讲啊?”颜亦冰半信半疑的问。

 

    “一般来讲是没什么大碍,只要治愈就没什么了。也不乏有骨折治愈后的后遗症。主要表现为在天气变化时,以前骨折过的地方会疼痛不止,或者发痒。偶尔还会出现酸痛,骨折处怕冷,怕风,疼起来很难受,有的会感到浑身特别是原骨折处乏力。阴雨天也会有这种可以自觉的症状。照你这个片子来看可能是踝骨骨裂造成的跟骨移位。但是前提是你是否感到不适。明白吗?”

 

    “哦。”

 

    “小姑娘,也只是可能,以后自己要注意点。我刚才已经帮你接过骨了,也用了药好好给你推拿,现在打上了石膏,好好休养就没事了。”

 

    “谢谢医生。”陆小果像好好先生一样连声谢到。

 

    “以后要注意点,下次再这么做,怕就危险了。”

 

    出了他的诊治室,颜亦冰心里松了一大截。

 

    来来往往的医护人员,让她还是不太适应这里的一切。虽然这家医院的康复室里有着名贵的兰花,但也不能让她喜欢这里。小臻曾经说过这家医院是本市绿化最好的,蝴蝶兰、桔梗、六月雪、紫薇花……花蕊吐着芳香,蓝紫粉红,尽态极妍,娇羞满露。

 

    颜亦冰看看自己脚上的石膏,让人哭笑不得。陆小果一直在她旁边陪着她,小心的怕她再次摔了。

 

    “原来这么严重。”颜亦冰小声说。

 

    “所以一定要小心啊。”陆小果立刻补充道。

 

    “我也怕我瘸了唉,自然要小心。”她望着他俊朗的脸,开心的笑着。

 

    “不会的,医生都说只要小心就好了。”他极力的安慰她,“要不?我背你吧?医院这么大,等你出去了,都天黑了。”

 

    “不太好吧?”颜亦冰为难的说。

 

    “这里没人认识我们,亦冰同学,你要让我们两个饿肚子啊?”他特别委屈的看着她。

 

    “好吧。”是她让他逃了课,这样饿着他也不太好。她看到他那副诚恳的样子就答应了。

 

    不得不承认,这家医院真的很大。上次还好是颜翊来接她,不然一顿好走。

 

    “我给你讲几个笑话。”

 

    “嗯。”

 

    “妈妈问儿子:‘宝贝,假如你一个人走丢了,找不到路回家,该怎么办呀?’儿子挠了挠头,说:‘我有办法。’只见他拿根棍子,在地上戳了戳,然后喊道:‘土地,土地,你给我出来!’”

 

    “他是《西游记》看多了吧?”颜亦冰趴在背上好奇的问。

 

    “可能是吧。”他的脖子处有几丝碎发,她想去触摸,最终还是犹豫了,手僵在了半空。

 

    “换一个吧”

 

    “等等,我想想。”他停下来,望着天想想。

 

    “可别耽搁啊,天快黑了。”颜亦冰假装很忙的催促他。

 

    “三只小猪长大了,他们都想建一座房子。老大随便用稻草围成了一座房子,老二随便用木头堆成了一座房子。而老三想用砖瓦砌一座坚固的房子,于是他起早贪黑地干活,哥哥们都嘲笑他太傻,但他毫不理会,仍在不停地粉刷砌墙。就这样整整过去三个月,老三因劳累过度诱发心律失常猝死,享年5岁。”

 

    “原来猪是这样死的。一点都不好笑。没有新意。”

 

    “……”

 

    颜亦冰在他背上安静的听着他讲着笑话。夕阳真好,双手圈在他的脖子上,十指染满了深红的余晖。

 

    “累吗?”

 

    “你那么轻!真不知道这些年都吃的什么?”

 

    “米饭啊…”完了,这句话都还说完,颜亦冰的话卡在了嘴边。

 

    “快点放我下来!”远远的颜亦冰看见了一个熟悉的人影,白大褂正朝他们走来。

 

    “怎么了?”他一头水雾的问,她已经从他背上滑下来,站立不稳。

 

    “李叔叔!你好。”眼前这个一米八的个子,丹凤眼,高鼻大眼,虽然已到中年,还是那般英姿飒爽的白衣大褂男子,便是颜亦冰爸爸的老同学加朋友,李赫。他是国外留学回来的博士,心脏科。

 

    “亦冰,你怎么又来医院了?”他看看颜亦冰,笑的很舒心。瞥见她打上石膏的脚,笑容沉了沉。颜亦冰不自然的收收脚,胳膊上的擦伤也往身后藏了藏。

 

    “不是,那个,脚上的伤复发了。”

 

    “上次你被送来医院,是意外吗?你这孩子。”李叔叔刮了刮她的鼻子。

 

    “啊,上次,您怎么知道?”

 

    “就上个月吧。”

 

    “那次是我自己疏忽,低血糖犯了。”颜亦冰低眉看着脚尖。

 

    陆小果手足无措的看着面前的男子,刚开始还以为是她的爸爸,心里紧绷着一根弦。

 

    李叔叔无可奈何的看着颜亦冰,又看看她身边的陆小果。陆小果礼貌的朝李赫微笑。颜亦冰才反应过来,拉着陆小果介绍到:“李叔叔,这是我同学陆硕,送我来医院。”陆小果见势连忙恭敬的招打呼。李赫看到陆小果,半信半疑。

 

    他打量着面前的男孩儿,陆小果面容帅气、阳光,颜亦冰也已经落落大方,长成了漂亮的女孩子。两个人走到一起,难免让人多看几眼。

 

    “谢谢你照顾亦冰,这个孩子总是安静的做自己的事。”李赫意味深长的看看颜亦冰对陆小果说。

 

    “好了,亦冰,你自己要小心,你爸妈又不常在家。”他拍拍颜亦冰的肩膀。

 

    “好的,李叔叔。”她笑的能有多甜就有多甜。颜亦冰瞥见李赫看陆小果的眼神,紧张了一瞬。她强迫自己不要乱想。

 

    “早点回去吧。”他无可奈何的说。

 

    “是!再见,李叔叔。”颜亦冰松了一口气。

 

    “再见,叔叔。”陆小果礼貌的说。

 

    望着李叔叔远去的背影,颜亦冰心里泛起了一阵不安。

 

    “亦冰,你怎么了?”陆小果将她从沉思中拉回来。

 

    “没,没什么。”她勉强的答应到。

 

    “亦冰!”他拉了拉她的手,很认真的样子。

 

    颜亦冰不自然的将手抽了抽,往后退了一步。陆小果额头前的那缕头发,在夕阳的余晖下,镀上了一层光辉,晃得她睁不开眼睛。她也很认真的看着他,他的眉眼,微笑的弧度,似乎遥远又熟悉。让她想起了“岁月静好”这个词语。

 

    待到李赫回到了主任办公室,透过高处的大玻璃墙,看到了颜亦冰和陆小果一前一后的身影。那个男孩此时保持着距离,恰到好处的保护着她避免她摔倒。谁没有年轻过呢?

 

    他深思了半晌,拨通了颜翊的电话:“喂,老颜啊,你不是说还欠我一顿饭吗?什么时候飞回来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