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青春校园小说 > 蒲公英消逝的年岁 > 神秘的情书(前传) > 第二章
第二章



更新日期:2015-03-25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颜亦冰愣在原地,不是真的,老天在向她开玩笑,她只是把他当朋友而已,况且,小臻是她最好的朋友!莫小臻的心她不是不懂,而是太懂!她的心,已经装满了他,颜亦冰不知道该怎么办!

颜亦冰一步步拖着疼痛的膝盖朝他移去,渴望他给她答案,此时的颜亦冰开不起这样的玩笑。

“苗恒轩,别闹了。”颜亦冰尽量平复自己的心情,她希望自己的话能让苗恒轩的态度稍稍变一下。

班主任看到是颜亦冰,微胖的身子挪动着,脸上极力的绽放出笑容向她走来。“颜亦冰,劝劝他,年轻人倔个什么劲儿!”伸手轻轻拍了拍她的肩膀。颜亦冰看了看苗恒轩的班主任,只是象征性的笑了笑。

“你来了啊,我还以为你不会来的。”苗恒轩笑的灿若星辰,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他在天台看风景。这一笑,天台上不知多少妹子心都酥了。

“你到底在搞什么鬼?你说的不是真话。”颜亦冰觉得有点怒火在胸中积攒,阳关透过对面的办公大楼玻璃反射过来,晃得她刺眼难耐。

“我像开玩笑吗?”他还是把玩着手中的指甲,依然那副玩世不恭的态度,斜靠在那里。颜亦冰听到这句话就像鹌鹑一般站在原地,他是怎么样的生死无畏?

4班的班主任似乎明白了颜亦冰是为何而来,朝颜亦冰的班主任使了个眼色。“颜亦冰!你们俩到底是怎么回事?”颜亦冰的班主任色厉内荏的问她。

“我都说了不关她的事了!老师你听不懂啊!”苗恒轩突然像被踩了尾巴吼起来,“还有,老师最好把另一页交给我。”他的眼睛里闪出火光。

“你已经高三了,做事别像小孩子。现在最好和老师回去。”老师见威逼不行,转而采取哄的方式。

“我已经成年了,你们能让我用大人的方式解决这个问题吗?”他眉头皱着,整个人突然张开了周身的戾气。

颜亦冰记得以前看到过一句话:如果生活逼着你面对残酷的现实,那么你就要学会从云翳里找到一丝阳光。

她苦笑,那丝阳光未免太难找了。

“你想干什么?”颜亦冰冷冷的问。其实她的手指已经在颤动了。她怕猜测的那个现实会来临。

“上面不是写了吗?”他的口吻依然是那般水波不兴。

颜亦冰望向老师,表示她想知道事实的真相,她说:“老师,我想苗恒轩说的也没什么错,我们要为自己的行为负责,我希望你能把情书给我看看?”

老师难为情的望向她的班主任还有化学老师,目光交接后,他迟疑的将那另一份交给她。

她颤抖的将这封情书接过手,当熟悉的字映入眼帘的时候,她的眼泪几乎夺眶而出。

莫小臻被夏卓拽着,远远的居然看到颜亦冰脸上的变化,似乎发生了什么让颜亦冰一时间不能接受的事。
上面的字迹就像一个个烙铁在心上烫出伤痕来,让人还要自欺欺人的拿纱布来挡着伤口。相处的点点滴滴,像决堤的湖水一一爆发。她的眼睛只看到那几句话深深地嵌在眼睛里:

正如你所说终于你要走了,因为你本该如此。我最怕的便是这样的事发生,最怕你连背影都不留给我。

是他的字迹,为何是他的字迹呢?这不是泛黄的纸张,而是一份复印件。

那份藏着的故事,最终还是要通过这样一个场面来揭开。颜亦冰心里呼吁:张宸,我到底该拿你如何?
颜亦冰想起以前看到这样一段话:我行过许多地方的桥,看过许多次的云,喝过许多种类的酒,却只爱过一个正当最好年龄的人。--沈从文。

是吗?这样的话,不是谎话吗?

17岁,多么美好的年华!以前,她会在不经意间看到17岁时,莞尔一笑。如今,她很想问问那些说年轻最好的人。如果不是她遇到他们,这些还算真话吗?

“你到底知道什么?”她抹了抹眼角的泪珠,趁着老师和苗恒轩的不备蹿到了他的跟前,揪住他的衣领问道。

“关于他的一切,怎么你生气了?看,我还是爱你的,不惜冒着跳楼的危险。”他的表情让颜亦冰觉得陌生,眼前的人不再是那个她认识的苗恒轩。他低着头挑逗的看着她。

“笑话,我不了解你?你到底是谁?”颜亦冰不再用软和的态度对他,她太柔了,但是不是代表她一直都不会给他脸色。

“我就是我。”苗恒轩岿然不动。

“全校人都将我看做笑柄,笑我是胆小鬼,你满意了?笑我颜亦冰上了你苗恒轩的当,你开心了?”她一句比一句急。

“喏,亦冰,这样可不像我认识的那个温柔的女孩子了。”他抬手拂掉了她的手。

“你撒谎,我不听!”她摇着头,身后仿佛就是万丈深渊,此时的场景让颜亦冰觉得陌生,觉得虚幻、不真实。

大家都看着此时摇头的颜亦冰,特别是莫小臻,她觉得此刻一点也不认识颜亦冰,觉得颜亦冰的周身流露着一种难以触碰的悲伤。

老师见状问苗恒轩:“你后悔吗?”

苗恒轩走向他的班主任,不紧不慢的说:“这算是什么垃圾问题?你又不是没看过我那封情书,写得感人肺腑,催人泪下,引人沉思,都发誓这辈子非颜亦冰不娶了,你还问我后不后悔?我也只是以大局为重,配合你演一场杀鸡儆猴的戏而已,你还真把我当冤大头了?我就算真的后悔了,不可能当众说出来啊,否则以后还怎么混?”这段台词是一个广播剧里的,此时由苗恒轩说出来,让人感觉有种错觉,仿佛他就是男主角,他就是吕钦扬。

“够了!”颜亦冰对着苗恒轩说,“你的戏演够了?是不是打算当着全校人说你压根就不喜欢我,只是我的自作多情,因为这封情书本来就没有署名,管他张三还是李四都可以是写这封情书的人?然后使劲的嘲笑我?”她一口气将心里的委屈讲出来,娇小的脸上显着坚毅,强忍着泪水。

“苗恒轩,你这次玩的太过了!”小臻在一旁直跳脚的冲他吼道。

颜亦冰知道,当初离开张宸,所以苗恒轩来报复她,让本来不知道她的人都了解她只是一个胆小鬼,只会逃走!

“你就低低头,行吗?就当是你捡到的而已。”颜亦冰沉默了一会儿说,“我求你了,不要让别人知道他好吗?”她拉着他的袖子,希望他能给她一点点的怜悯。

“你走,这里不是你来的地方!”他冷冷的说,一改刚才的态度。将她的手拉开,重重的甩开。颜亦冰哀伤的看着苗恒轩。

谁都没有想到颜亦冰突然一把夺过苗恒轩手里的另一张情书,回头决绝的看着所有人,然后对着所有的老师讲:“老师们,我想对今天的事做个解释,其实这封情书不是苗恒轩写的,他的字迹我想在场的老师大多都认识,而这封情书已经是过去的玩笑了,我不知道今天谁针对我,但是,我还是想对老师们说声抱歉。”

“这……”他的班主任和老师们面面相觑。

“对不起。”颜亦冰深深的弯下腰去道歉。苗恒轩惊讶的看着她,几乎忘了眨眼。她就是不要他们看到她的脆弱。老师们一个个在旁边一阵循循善诱,表示让颜亦冰不要对这种事情在意。整个天台开始暗暗躁动起来。当时颜亦冰就清醒地认识到,错的不是他,而是这个世界。

“你要做什么?”他小声地在颜亦冰耳边问,“颜亦冰,你的心到底是什么做的?”

“我不会让你称心如意。”颜亦冰听到后,她的脸上浮出一抹微笑,却又在他无法预料的下一秒将手中的情书撕个粉碎。他的手来不及夺,眼睁睁看着她的手用力的撕着,一片片,不再还原。她瘦削的手一扬,所有的碎片从这幢状元楼瞬间纷飞,如同飞雪。也让所有的老师目瞪口呆。

此时一个美丽的蓝衣女子静静的看着这一切,她步子款款的走了过去。

颜亦冰回头便看到了张钰老师,她那张美丽的脸上也闪过惊讶,她还是来了,他呢?颜亦冰心里自嘲:他一定很失望我的这个表情。

“王老师,这件事可能是别人开的玩笑,苗恒轩可能是有什么难处,我们应该从长计议。”张钰老师的声音带着天然的说服性。她朝颜亦冰点点头,表示这件事她会解决。

苗恒轩一动不动地杵在那里。颜亦冰站在那里,就像被电击似的。泪水从脸颊滑落,沾了雨珠,多了愁苦,更加显得楚楚动人。

“散了散了,都去上课。苗恒轩,放学来我办公室。”他的班主任撂下这句话就率领众人走了。一时间吵嚷嚷的天台安静了下来。

“你到底要做什么?你用的着自己糟践自己啊?”小臻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将颜亦冰拉开,她开始抓着他的双臂开始用力的摇晃。

颜亦冰望向张钰老师,张钰走向颜亦冰,拍拍她的肩膀:“别担心。”

“谢谢你张老师。”颜亦冰回以她微笑。

她走近苗恒轩,拍了拍他的肩。苗恒轩抬头看了看张钰老师,没有吱声。

天空已经布满了云翳,潮闷的空气加上逼仄的感觉压下来。她依然保持着高贵,优雅的离开天台。难以想象她这样一个出身书香门第的女子也会为自己的侄儿善后,颜亦冰心里不禁打鼓,张钰老师真的是为了张宸而来?也许是她自己的臆测,也许那只是张钰本有的做人准则。那苗恒轩为什么要跳出来接这个烫手的山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