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青春校园小说 > 你若成风 > 第一卷 > 第四章 不能说的秘密
第四章 不能说的秘密



更新日期:2012-03-30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放学的铃声终于在期盼了百千回后响起来了。若嫣还在伏案书写着那篇关于青春的作文,不妨穆风这个自来熟把头凑了过来,;哟,大小姐,那么用功啊!"穆风酸不溜秋地说道,“是不是写给某某男生的情书呀!拿过来赐我阅览一下吧!”说着就伸手准备拿若嫣的笔记本。若嫣用胳膊一挡,把他伸过来的手拦了回去。穆风说这话的当儿,秦路阳脸上没任何表情,他只是拿眼静静的瞅着若嫣。
   “你怎么这样,这么随便,我和你很熟吗?真是的,以后别这样了哦!好了!不和你计较了,我们走吧!”若嫣把穆风这小子抢白的大眼瞪小眼,但也无话可说。”走吧!还忤在那里干吗啊,像个楔子一样,看着就令人心烦,你要是不走,我和路阳可先走了哈"若嫣说着便拎起书包就往外走,穆风赶紧小跑跟着她走了出去。
   走出教室们,三个人便和迎面而来的寒气撞了个满怀,三人不禁打了个寒颤。若嫣自顾自头也不回地大步往前走,倒是两个男孩子要小步快走才能跟的上她。半路无话,走到遗诗桥时,还是秦路阳打破了沉默,他跑到若嫣的前面退着走,边走边问若嫣”我说若嫣,你这是咋了?穆风他也没有惹你呀!”若嫣瞪了他一眼,便直直地走到穆风的面前,用一种足可以杀死人的眼神盯着他说”好,穆风,既然秦路阳替你先提出来了,我就没什么好掖着藏着的了,实话给你说吧!我已经忍了你一天了,你原来不是这样的啊!原来的你多么斯文啊!现在呢?活像个市井小民,喜怒无常,切,是怪我我原来太欣赏你了吧!去去去,别站在我的面前烦我。"秦路阳在一旁傻傻地看着他们俩微笑着。
   ”笑什么笑,还有你啊!别种耷拉着个脸,一副快要哭的样子,你就那么想哭啊,告诉你,本小姐可不想整天看这个苦瓜脸。:秦路阳正傻笑着,不提防若嫣对他也展开了语言攻势。风,从遗诗桥的那头吹了过来,冰冷冰冷的,空气像是凝固了一般。
   ”哈哈哈,"两个男孩突然像是有默契一样扶着桥栏大笑起来,”你们笑什么,疯了吗?神经病,走吧!别在这丢人现眼了,跟你们一块我倒了八辈子霉了"。若嫣无奈地摇了摇头。”路阳,若嫣是不是吃炮药了今个?要不怎么看谁都不顺眼,见谁都开炮呢?",穆风笑着向秦路阳问道,”肯定了,还是吃了”见谁都开炮"牌火药呢"秦路阳笑着打趣着若嫣。”无聊,走了,"说着,若嫣一甩手便走过桥去了。
   ”好了,不说笑了,我们向你道歉还不行吗?“秦路阳和穆风笑着向若嫣赔着不是。若嫣不管他们,径直走着。”明天放学后去我家玩吧!"”不去,若嫣想也没想就把秦路阳的话顶了回去。”不去就不去呗,我又没说请你,人家穆风是新来的,我请穆风去,又没说请你,切,爱去不去,走了…"秦路阳委屈的说完,便头也不回地走了。
    ”哎,秦路阳家住在哪儿呀!",”不知道"若嫣生硬地回答道,”哎呀,别这样了,在我们那儿都没见过像你这么小气的女生。"好,穆风,我小气,我就小气行了吧!哪有你大方,你有本事就自己明天去秦路阳家吧!"”我说,你怎么越来越不靠谱啊!我不就随口那么一说吗?你大人不计小人过行吧!真的,我不是有意的,你相信我吧!真的,我真的没别的意思"”行了,行了,我说生你气了吗?真是的,我只过是想让那个苦瓜脸主儿赶快回家,省得他在这儿烦我,所以才赌气说了非些话吗!””呵呵,不生气就好,那明天你去不去秦路阳家?…”去,哪敢不去啊,不去的话相信你也不好意思去,对吧!就你那副鬼样子,我怕把人家吓坏了。"”太好了,他家一定很漂亮吧!"若嫣刚想对他说秦路阳是个孤儿,但是看着穆风期待的眼神,她又把话咽了回去。
   走到家门口的时候,若嫣还是忍不住把穆风拉到临河的廊椅旁,她静静地看着穆风的脸,好大一会不知该怎么开口对他说。穆风被她盯得好不自在,就拿手在她眼前挥了挥,若嫣抬手给了他一轻拳,穆风故作很无趣的样子对她说”你这个人,真奇怪,有什么就说吗!让人在这傻站着干嘛呀!"过了一会儿,若嫣终于下定了决心,但她没有完全告诉他,她只提醒了他一句,明天到秦路阳家尽量少说话,不该问的不问,还有他家不像你想像的那么漂亮。穆风刚想开口问她为什么,却见她已推开门进了屋。他无奈地摇了摇头,也走了回去。
   窗外河上的风寂寞的吹着,在凄清晚上时的,每一个人的梦里。第二天若嫣早早地就起床了,因为今天要去秦路阳家事,她昨晚一整晚都没睡好。她在想要不要告诉穆风,秦路阳是个孤儿这个事实,她不想伤害任何人,可不告诉他就真的可以躲过去吗?他家里没有父母这是显尔易见的,要是穆风问起来,该怎么回答他呢?并且很明显,穆风也一定会问这个问题的,唉,真是伤脑筋。她在心里骂着秦路阳”该死的,给我摆什么烂摊子,要我怎么替你收拾呀,不管了!豁出去了。"
   她洗漱完后,开始吃早饭。外婆老早就做好了早饭出去溜弯去了!若嫣一个人坐在老式的旧方桌前吃着早餐,却老是觉得有什么东西哽在喉咙里,使饭菜难以下咽,她草草吃了一点儿东西,便收拾了饭桌,拎着书包准备去上学。
   她一拉开门,就看见穆风背对着她趴在廊下看那静静流淌的河水。她开门的声音显然惊动到了他,只见他迅速地回过头来,对着若嫣笑吟吟地说着早上好,若嫣也勉强挤出一丝笑容和他说着早上好。穆风看到若嫣异样的表情,不免有些奇怪,大早上的,应该不会有什么烦心事呀!是不是还在为昨天的事生气呢?他走上前去,问若嫣”有心事吗?”,”没有,我能有什么心事呀!”若嫣口是心非地答道。”那你的脸色怎么看起来那么难看呀!是不是昨晚没睡好呀!”穆风紧追不舍,”嗯,或许吧!昨天夜里有只老鼠在房梁上爬来爬去,声音好大,吵得我没睡好"。”哦,原来这样啊!等两天我们星期天去去街上买个老鼠夹子就行了,走吧!"穆风信以为真。”嗯"若嫣低着头跟在他的后面。
   今天是个大晴天,天空虽有些云,但并不多。太阳也比往常起的早了一些,把脸从东方的朝霞中探了出来。虽然还是有风,但已不是那种寒彻心扉的风了。
   很快就走到遗诗桥旁了,秦路阳这个小子竟然坐在桥上的石阶上等若嫣和穆风。看到他们俩走了过来,他亲热地上前打了招呼。若嫣不知为什么现在总有抢白人的冲动,”你公鸡啊,起那么早,””哎,还真让你给说着了,我真是属鸡,并且我是雄性,当然也就是公鸡了。"”且不和你贫”,穆风看见他俩见面就掐上架了,忙上前解围,”哎呀,你们俩真是的,就不能好好说话吗?非要这样你来一句我还一句呀!"”吓,你算老几呀,敢教训我。"这次倒是若嫣和秦路阳两个人的话如出一辙了!”好好,我不管你们,你们爱咋咋的。"听到他们说自己算老几,穆风如是说。穆风跳出他们的舌战圈之后,若嫣和秦路阳又争吵了好大一会儿才停止,好像不吵一下他们心里不舒坦似的。秦路阳一改沉默寡言的习性,令若嫣真有点招架不住呢。
   一个上午若嫣都没听进去课,不管是语文老师的学院古典派,还是地理老师的幽默风趣派,她都一概听不进去。风一阵儿一阵儿地从窗户透过来,若嫣紧了紧围巾,斜着眼出神地望着窗外,湖上结了一层薄薄的冰,几只不怕冷的麻雀瑟缩着站在冬天干枯的树枝上,没有一点儿声音。此时的天地之中,若嫣听到的只是自己心中一直涌出的一个声音”怎么办,怎么办?“是啊!自己到底该怎么办啊!
   放学的铃声像咒怨一样响了起来,若嫣的心跳已不止一百三十次了,再跳快一点,估计就要突发心脏病了。秦路阳从后面窜了出来,”走吧!赶紧的,不然下午上课会迟到的”,穆风也回过头来催促着若嫣。若嫣被他们催的不耐烦了,”好,好,走吧!"若嫣硬着头皮和他们一块走了。
   过了桥,向左经过一个江南水乡特有的青石板小巷,由于是晴天,小巷少了几分迷蒙的情致,倒多了几分清新。两个男孩子在前面不知道说着什么,不时发出爽朗的笑声,倒把若嫣这个女孩子晾在了一旁。
   像走迷宫般左拐右进,终于到了秦路阳的家。穆风抬头看了看,感觉和江南其他人家也没什么不同,都是沿河而设的家居,只不过这里更显古旧了一些。秦路阳殷勤地为两位来客开了门,门开后,若嫣确实吃了一惊,因为她清晰的记得上次来这儿的时候,这里乱的简直像个猪窝.臭袜子,脏鞋子扔的到处都是,但现在这里与原来简直是天壤之别。整齐的床铺,干净的木质地板,在靠窗的桌旁,他竟然还别出心裁地养了几盆花。若嫣简直不敢相信眼前所见的景象,可这又的确是事实,不是梦境。
   在若嫣木呆呆地站在那儿的时候,穆风像是来到新大陆一样,他绕着房间转了一大圈,啧啧赞叹真干净。若嫣突然觉得很好笑,但又不知因为什么?”哎,秦路阳,你爸妈怎么不在家呀!"若嫣听到这话时,正在喝茶,她像是接到了一个马上就要爆炸的炸弹一样,坐立不安。”穆风,不是让你不该问的不问吗?"若嫣带着嗔怪的语气说,”怎么了?这有什么不该问的呀!"穆风带着疑惑白语气问道,秦路阳笑了笑,转过身来对穆风说"穆风,我爸妈在我很小的时候就去逝了,这儿就我一个人住"。”啊",穆风显然被他这句话吓住了,”对不起,我不知道,我不该问的!"穆风连忙道着歉。”没关系了,不知者不罪"秦路阳笑着拍了拍穆风的肩膀。他的这个举动也切实使若嫣感到吃惊,以前,他可是刻意回避这个问题的,除了对自己,他没向任何人提过自己是孤儿这件事情。他现在的直爽让若嫣突然感觉好陌生。
   “别都傻站着呀,没事,不要约束,我都不在乎,你们就更不要有什么拘束!来,帮忙做午饭吧!"秦路阳招呼着若嫣和穆风,一点儿悲伤的气息都没有。若嫣心里为自己多余的担心感到一点儿也不值,但她的心里却是高兴的,毕竟,最好的朋友终于走出了心里的那片阴影。穆风本来还怪自己多嘴,但看到秦路阳一派阳光的表情,也没什么好自责的了,三个人愉悦地一起做了一份午餐,秦路阳掌勺,看着他娴熟的厨艺,着实令穆风刮目相看。
   阳光透过木制的格子窗,照在窗前的那几盆花上,在冬天里竟然也有别样的风韵。或许,阳光从此就会在路上吧,若嫣嗅着那淡淡的香,灿然的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