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青春校园小说 > 你若成风 > 第一卷 > 第一章 就这样与你相遇
第一章 就这样与你相遇



更新日期:2012-03-15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是冬天
   那天,西栅老街上飘着久违的雪,十六岁的若嫣穿的像一个包得严严实实的彩粽,若嫣是去给做中饭的外婆打酱油,在这样冷的天儿出去,可不是个舒服的事,若嫣拖拉着那双丑丑的棉靴就出门了,毕竟,做饭才是件要事!
   5分钟不到,就来到打酱油的地儿,这会儿柜台上没人,若嫣把黑黑的酱油瓶往同样黑的发亮的柜台上一摞,就扯着嗓门朝里喊“银爷爷,打酱油了”不一会儿,从里屋里传来了两声咳嗽声,一掀帘走出了一位70岁左右须发皆白的老人,这就是若嫣嘴中所唤的银爷爷,他的本名叫吴树银,由于他在西栅街上卖酱油已卖了大辈子,所以周围的住户对他可是熟得不能再熟了,只听他笑眯眯地对若嫣说:”呦,是若嫣呀,要多少钱的呀!”若嫣顽皮地朝他一笑”唉呀,爷爷,这还用问嘛,满上吧!"老爷子也笑笑,”好,好,满上"
   "给,一块钱,爷爷,我走了哈!”"哎,慢点,若嫣,下雪,路滑,别倒了!”若嫣拎着已灌满的酱油瓶,一蹦一跳的回去了。
   走到邻居马婶家门口的时候,她看见一个高高瘦瘦的和自已差不多年岁的穿着黑色风衣的男孩,他正坐在沿河的长廊上看河里的乌篷船,若嫣轻轻地朝家门口走去,在走到离他还有几步远的时候,他突然从廊椅上跳了下来,一回头,看见面前站了一个女孩子,他的脸霎时红了,他不知所措,只好朝她笑了一笑,就转身进屋了!在他回头的当儿,若嫣看见了他的脸,谈不上好看,可也不算丑,尤其脸红的时候挺好笑的,在他朝自已笑的时候,若嫣也只是回了一个傻傻的笑!他进屋去了,屋里传来马婶的声音"穆风,吃饭了””哦,原来他叫穆风,挺好听的名字,若嫣心里想!
   到了家,她把酱油瓶朝外婆一扔,外婆依旧用她大的出奇的嗓门朝她骂了一通”什么死妮子,现在才回来,菜都焦了呀,什么死妮子,野那去了呀!什么…”若嫣可不管这一套,一用手进了里间。"穆风,这个穆风是哪来的呢"她心里想!
   在她想的时候,突然听到一阵舒缓的"笃笃”的敲门声,"谁啊”若嫣隔着门问道,"是我,马婶”门外响起了马婶的声音,"哦,等一下,我马上来,"说着,若嫣又趿拉着棉靴去给马婶开门!
   门开了,马婶满脸堆笑,背后站着那个叫穆风的男孩子,”呦,是若嫣啊,你姥姥呢?哎呀,这若嫣真是越长越可人呀!这眼这嘴,哎呦呦,比林黛玉还美上三分呢”若嫣不喜欢马婶,因为马婶爱搬弄事非,是有名的长舌妇!在她夸自已的当儿,若嫣扯着喉咙喊道”姥姥,马婶找你"”我又没聋,叫那么大声干嘛?催命啊!…”
   不大会儿,外婆从厨房走了出来,老太太已经75岁了,比卖酱油的老银都年长,但老太太却把自已和家里的一切都收拾的极利索,因为她姓童,所以邻居们都叫她童婆婆,但背地里因嗓门大的缘故,她也有一个"大炮筒"的措号。
   这会儿老太太走到门口,一伸手抽掉挂在门拴上的毛巾,掸了掸身上的灰尘,朝马婶问道"她婶儿,有事儿呀?”
   马婶笑眯眯地答道"老嫂子,是这么回事,他大伯家的孩儿今年该上高中了,因为家在山里,不方便,所以准备在这儿读书,今个我就是带他来认个门,以后大家都是邻居了,希望您给个照应!来,穆风,叫童奶奶,
   "穆风走到老太太面前,说"奶奶好,这是点山货,家里穷,也没啥带给邻居们的,这点蘑菇是我平时没事时上山采的,给您尝尝鲜"老太太张着没牙的嘴笑道"瞧这娃多懂事,哪像我们家那个,疯疯癫癫,没个安静样儿,"说着狠狠地剜了若嫣一眼,若嫣只好尴尬地朝穆风一吐舌头,穆风憨憨地挠了一下头皮笑了
   "孩儿,有空来玩,奶奶就喜欢这样文文静静的孩子""哎,奶奶,你忙吧,我有空再来"一转身,马婶和穆风又到别家拜访去了!若嫣朝他挥了挥手,他又憨憨地笑了笑。若嫣转身进了里屋,背后又传来了老太太的骂声”死妮子,吃饭了,又进去干啥子!天天光啃我这把老骨头,要不是你爹娘死的早,我才不会管你!""行了,行了,我知道了"若嫣不耐烦地走进了厨房。
   吃罢饭,老太太去隔壁马婶家串门去了,若嫣一个人在廊下摆弄银爷爷送给自已的那盆腊梅花!这时她看见穆风又坐在廊椅上,手里还在写着什么。
若嫣蹑手蹑脚地走到他的身后,看见他在写一首叫作《乡雪》的诗,故乡的冬天
漫舞的雪花
飘散了腊月的年华
是谁的笑容醉了天下
往事如歌,一曲旧唱散了梦
水流不尽,冰覆的心事,
谁走了,谁留了
不改的依旧是你
飘飘洒洒
   你喜欢诗啊!若嫣突然问道,穆风显然是吓了一跳,一慌神,手里的笔掉在了地上。若嫣扑哧一声笑了出来,穆风脸一红俯身去捡笔,不料却碰到了若嫣也同时伸出的手,穆风的脸更红了,若嫣却显的大大咧咧,一挥手拍了拍穆风的肩,”哎呀,你怎么了,没事吧"
   穆风好一会才抬起头来,轻轻拂去了若嫣搭在自已肩上的手说"没事,你刚才说什么来着!你问我是否喜欢诗是吗?是的,我喜欢,你呢?"若嫣转过脸,看着廊下默默流淌的河水,拢了拢头发说"我也说不清自已喜欢不喜欢,反正我感觉诗中的句子挺美的,我比较喜欢舒婷,你喜欢谁哪个诗人呀!""我比较喜欢席慕容和汪国真""哦,是不错,不过我感觉你写的也不错呀!乡雪,嗯,挺不错!""不,不,我写的不好,练练笔而已“……他们俩就这样你一言我一语地聊了好久。
   忽然穆风向若嫣问道",哎,若嫣,怎么没见你爸妈呀"若嫣沉默了良久,又蓦然一仰头说"他们死了""啊!"穆风惊讶地张大了嘴巴。
   空气像在一瞬间凝固了,"对不起,我不知道,你没事吧!""没事,我已经习惯了!我在很小的时候他们就出车祸去逝了,这以后我就和外婆一起住了"若嫣平静地答道。
天色渐渐暗暗了下来,河里的乌篷船也都停泊在了廊下的泊位上,一团团像盛开在水中的黑莲花,天空飘着似有似无的雪花,
…我该回家了,再见"若嫣说"明天见,“穆风朝她挥了挥手,”对了,这个送给你"说着,穆风把自已刚才写的那首诗塞到了若嫣的手里,跑开了!若嫣笑了笑,也转身走进了屋。天已很晚,外婆又在厨房里"叮叮咚咚"地忙了起来。若嫣坐在深色的木椅上,扭亮了粉色的台灯,打开了素色的笔记本,一字一句地把那首诗抄了下来,落笔处像是点点的墨梅…
   风游走的时光,在窗外的河流上,夜渐渐漫上来了。
   第二天是个大睛天,阳光穿透坠满雾气的玻璃,照在若嫣恬静的闭着眼的脸,她慵懒地翻了一下身。外婆很早就坐在廊下洗衣服了,马婶也扯着嗓门与外婆"叨叨"着别人家的琐事。
   若嫣起床后,抬手翻了一下日历,今天是寒假的最后一天了,寒假作业还有几道比较难的数学题没做完,怎么办呢!哦,对了,马婶不是说穆风也要上高中了吗,问问他吧。想着,想着,若嫣就拿着作业薄走了出去。
   走到门口,马婶还在喋喋不休地唠叨,若嫣向马婶问道"马婶,穆风不是要上高中了吗?他上哪所高中啊?""哎.若嫣,你不是在第一高中吗?"马婶反问道,"是啊!怎么了""那巧了,你叔给他联系的就是第一高中一年级六班,听说班主任叫什么…哎,对了,叫王忆安“"啊"若嫣明显一惊,但马上就平静了下来!"怎么了"马婶问道,”没事,不过穆风好像和我一个班。"若嫣说,"那好啊!以后你们可以互相帮助呀!""穆风呢""和你叔一块去见老师了,怎么,有事啊.""哦,没有,就是问问"说着,若嫣又转身走进了屋!
   不一会儿,就听见门外响起了穆风的声音"婶,我回来了""回来了,快进屋,外面冷,哎,等一下,刚才若嫣来找你,你去看看她有什么事!""好"穆风答道。
   “咚咚咚",响起了敲门声,若嫣刚想说进来,外婆就在外面说"娃儿,门没锁.推门进去吧“"哦,谢谢奶奶"说着,穆风推门而入,若嫣站起身说"你来了,坐"”哦,不用了,我就是来看看你找我有什事。“穆风忙摆摆手说道。
若嫣站在窗边,半个身子倚在床上,向穆风一笑,"其实也没什么事,不过明天不是要开学吗?我的寒假作业还有几个题不会做,不知道你可否帮忙?”"那我看看吧,不一定能帮上忙"穆风喃喃地说道。
没关系,你看看吧!若嫣把作业薄轻轻递给了他…
   穆风走后,若嫣一个人捂着被子坐在床上,无聊地看着那本记录着自己心情的笔记本。一页一页地翻,翻到昨天的一页,是穆风的那首叫做《乡雪》的诗,若嫣默默地在心中吟咏了一遍,又坐起身来从桌子上的笔筒里抽出一支笔,在那页纸上写下了一段小诗:你的雪落在
你的家乡
你的风景
流连在你的梦里
你的心
是否还能记得当年
当孤单来袭的时候
那年的风
那年的雪
你可还记得它们的温柔
   写下这段小诗后,若嫣好像十分不满意,她又再次拿起笔把刚才写的东西上打了个大叉…
   冬天的白天往是在不知不觉中流走了,黄昏的阳光柔柔地投射在若嫣打开的素色笔记本上,一寸一寸的长大,风吹拂着停泊在河道上的乌篷船,邻家的灯光也亮了起来。
   门"吱嘎"一声被推开了,外婆的骂声也随后而至,"死妮子,装死啊,黑灯瞎火也不开灯,想绊死我老太太呀!"老太太一辈子的火爆性格永远也没有改变过。若嫣没有答话,但是她起身来,把灯摁亮了…
夜,再次降临了,
   明天,在阳光下,没有阴影,没有过往的辛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