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古装言情小说 > 倾心如玉 > 默认章节 > 第七章 雨枫轩
第七章 雨枫轩



更新日期:2011-04-17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城西,一片竹林幽远而深长,一条青石小路将清新的绿划开了一条曲折的黛线,雨枫轩就坐落在小径的尽头。其实雨枫轩之所以出名,并不是因为景色的怡人和茶水的清香,而是主人的热情好客及名家烩粹的人气。眼下少主秋雨枫正忙着婚姻大事,所有的事务暂由二当家的月夜苍狼于啸宇管理,此人老成稳重,善于调理各种人际关系,偌大一个雨枫轩,处理得井井有条,兴致高昂。经过高低不一的各种建筑时,常常看到学子们三五不一聚在一起对联或者高声谈论着自己的观点,令人感到生气勃勃。

  里院也有一片竹林,隐隐露出屋檐一角,这便是雅韵居了。这是一处专门为高手预备的对战场所,平时闲杂人等都不能入内。此刻,里面的茶几纤尘不染,和平时一样空无一人,又象是主人特意在等谁到来一样。

  不知道什么时候,阶前多了一个月白长衫的中年男子。

  “早就听说二当家的气度不凡,今日一见,果然盛名非虚士。”玉儿

  “初次见面,客套话就不多说了,玉姑娘的朋友呢?”苍狼冲玉儿一拱手,彬彬有礼之中隐隐一股威严之气。

  “江湖中人,自然没小女子那么多娇柔之气,荡寇书生等候姑娘多时了。”隔窗只觉人形一晃,青衣书生已经就几而坐,那一面乌黑棋盘已经平放在桌上。

  “好快的身手!哪阵风把四散人中的三爷都吹来了?”苍狼和玉儿一起走进屋中,冲荡寇书生拱手一礼。

  “哈哈,几年不见,原来苍狼跑到这里做起二当家的来了。”

  “二位认识啊,那玉儿就不介绍了。”

  “哦,玉儿今天是主家,两位现在可以开始了,我给二位沏茶去。”苍狼的脸微黑,笑得时候露出一口洁白的牙齿,甚是可人。

  ************************

  幽林,静室,茶座,三人屏息看着棋盘上的走势。

  第一局,荡寇书生一子险胜。第二局,玉儿以绕水格困黑子于一隅,首尾不能兼顾,书生认输。

  眼下正是第三局,书生执白子,步步为营,采取稳扎稳打之势,玉看似占不到任何便宜,反面处处受制,转眼之间,又有一片棋子面临险境。

  书生面含微笑,“某家自出道以来,一直以棋自娱,即便是墨老大也要甘拜下风,姑娘能赢我一场,已实属不易了。这局还要苦撑下去吗?”

  “书生意气,玉儿自然比不上,步伐沉稳之中前可顾左方之犄角,下方又能随时攻我之腹,中央一片亦层层守护,果然是好棋。可惜,也不是完全不可破。”玉儿不卑不亢地。

  “哦?何以见得啊?我看这棋书生已经志在必得了,恕在下眼拙,还请玉儿指点。”苍狼不愧是二当家的,一句恰在此时到好处的话顿时化解了场面的尴尬。

  “见笑了,其实这盘棋表面上是书生占尽了先机,步步为营,亦攻亦守,但我只需在他北方伸臂之格眼里填一子即动弹不得,所以,在玉儿的眼里,书生左方之犄角根本就是一片死棋。”玉儿说着,将一枚黑子填入棋盘西北角。

  荡寇书生脸色大变,额上隐隐有细汗渗出。很快,他就发现先天的优势已经荡然无存,而且看似牢不可破的中央部分已经被黑子捅开了一个大窟窿。原来攻向黑子腹部的势力竟然被生生隔断,象一只被斩断的手在那里无力地呻吟。

  第三局,荡寇书生惨败。可他还象是不能相信似的盯着棋盘看。

  良久。

  “玉姑娘高才,某家佩服。自上次受挫于华佗之外,你是第二个让某家输得心服口服的人。能告诉我你的取胜之道吗?”

  “其实,稳扎稳打没有错,只是你在立犄角之时出了点错。”

  “错在哪里?”

  “妄念之惑。每个人的心底都有一种奇怪的思维,就是总是想着怎么样逼别人走进自己的圈套里。其实破你的棋局很简单,就是不把你给我制造的威胁当做威胁就行了。所以,当我弃自己的危险于不顾而攻你之眼时,你一时乱了思维,不知道是先补救还是另结新阵,我才得了步步反击,最终赢利。”

  “姑娘说了这么多,在下还是不太明白这所谓妄念指得是什么,可否给在下解释一下?”苍狼也来了兴趣。

  “妄者,人之本性也,不在喜怒哀乐之内,是人性的另一种体现,即做事知所以然而认定事物必所以然。如人往高处走,水向低处流,这一自然定律,若反其道而行,接受能力便有限。书生在苦心布局,无非是心里认死了这一步会迫得我走出他意料之中的棋,因为很多时候,人都是徘徊在舍与得之间的。却不知道其实很多他认为的威胁其实并不如他想象的那么具有破坏力,而玉儿刚好在这时放弃对最后一块地皮的守护,而反击其眼。他料不到玉儿会出这一招,所以会有几招适应的过程,而玉儿便利用此空隙得以迅速攻击而最终没给书生机会翻身而已。”

  “而已?玉儿你过知道当前是武林一直以琴棋书画名扬天下的四散人之一?”苍狼哂笑着,人的名,树的影,言下之意是以名压住荡寇书生对玉儿做出不利之事。

  “苍狼多虑了,荡寇书生一向行事坦荡,岂会做不义之事?玉姑娘,某家认输了,你有什么吩咐便是。”一代武林大侠,此刻竟然对玉儿毕恭毕敬。

  “如此,谢谢了。玉儿想向大侠打听一个人。”

  “无妨。某家知无不言。”

  “玉儿想问一个叫华佗的人,听说,书生见过?”

  “这个.....实不相瞒,书生我一生只对两个人输得心服口服,一个是玉姑娘,另一个就是华佗公子了。唉,江山辈有人才出啊”

  “华佗?他在哪里?”玉儿的双肩抖动了一下。

  “昆仑南部有一处山谷,他给那里取名黑木崖,并建了一个叫玉琼阁的小筑,里面也是英才辈出,其中女才子更是让人刮目相看。你可以到那里去找他。”

  “如此,多谢了。”玉儿说完,就想出门。

  荡寇书生又叫道:“玉儿慢走---

  “对不起,那个联我也没有下联,先生高才,玉儿实在想不出能难倒先生的联才这样做的。恕玉儿无礼了。”

  “哦,那玉儿可欠我一个人情哦,不过某家方才并不是这个意思。某家是想说,自古多情徙伤悲,万事强求不得,望姑娘保重。”

  “谢了,玉儿会记住的。告辞了。”

  看着倩影被竹子裁得斑斑点点,渐渐远去,苍狼竟一时失神忘了去送。

  “苍狼动心了。”书生调侃道。

  “如此奇女子,真是令人眼前一亮啊。呵呵,她这一去可能会危险重重,身边倒是差一个暗中的护花使者呢,是不是啊,书生?”苍狼仍是哂笑着,似乎洞穿了什么玄机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