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古装言情小说 > 倾心如玉 > 默认章节 > 第五章 婚变
第五章 婚变



更新日期:2011-04-17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小姐,华府的太爷过来退亲了。”嫣墨急匆匆地跑进屋子。

玉儿的全身一震,手中的笛子掉在了地上。

-------

“你是……..玉儿?”

“华伯父,好。”

“好几年没见,玉儿是出落的更加楚楚可人了。呵呵。”

“哪里的话,伯父。华佗哥哥有消息吗?”

“那个不孝的逆子,想起来就生气。玉儿还是不想了吧……”

“伯父误会了。玉儿和华佗哥哥一起长大,关系自然非比一般。其实,华佗走之前是跟玉儿打过招呼的,这只笛子为证。”

“玉儿的意思?”

“玉儿不才,不求此生能够与他长相厮守,只想等他回来亲自己跟玉儿了却心事。”

“玉儿秀外慧中,华家有这样的媳妇是福气,华某是求之不得的。只是小儿生性顽劣,恐怕已负了玉儿的美意,玉儿就不必介怀,放心另择佳偶吧,华府绝不限制。”

“伯父,玉儿只是想……”

“玉儿,任何约定都是死的,谁都有权追求自己的幸福。要知道这世上除了一个华佗,还有很多人喜欢你,关心你的,别辜负了他们。”

“伯父…..”

“伯父言尽于此,玉儿玲珑剔透,还是自己去参悟吧。”

“伯父…….”望着一行人的背影,玉儿依在了歪柳上。

************************************************

  浅酢低唱

寒风满罗帐

犹记耳畔昨日语

红笺埋尽思量

轻寒还暖时光

西风将近凄凉

难堪尺素渐短

无奈相思又长

独奏一曲相思泪

月下谁人唱凄凉

平生只把真情寄

未知夜夜断肝肠

把盏听风混彻骨

泪滴琴弦化情殇

“玉儿的诗是越来越好了,只是为什么这么悲凉呢?”海无涯笑道。

“玉儿思春了。”涂发朋也一时兴起,随口呤道:“红花一朵送佳人只为红颜一笑,谁对下联?”

“红花一朵送佳人只为红颜一笑==细雨几寸赠才子难得知己片言。”嫣墨在玉儿身后对道。

“好联!玉儿家的丫头都如此厉害。妙!”海无涯拍手赞叹。众人都随声附和着。

“嫣墨虽然叫我小姐,实际上她与我的亲姐姐一般,才华也远在我之上,卧龙学府难道还有地位尊卑之分吗?”

“这个…….口误,口误。卧龙学府一向广开善门,遍结有识之士,从不论出身。玉儿莫怪。”海无涯虽尊为夫子,依然和众学子打成一片,嬉闹之间,反而凭添了几分仙风道骨。

“夫子说笑了,玉儿也是随口一提,嫣墨真的是卧龙学府数一数二的好手,大家理应该尊敬才是。”

“玉儿说得是。人本无尊卑之分,都是庸人自扰而已。”凌轩手摇折扇从后堂走出来,继续说道:“虽然我和华佗都是和玉儿一起长大的,但在玉儿眼里,凌轩和华佗的待遇却有天壤之别。我想多嘴问一下玉儿,这算不算是尊卑之分呢?”

“凌公子言重了,在玉儿眼中,华佗和凌轩一般无二。”

“是吗?可是在凌轩的眼中,玉儿眼里却只有华佗一个,凌轩,只是个配角而已,看着你们一起嬉戏。凌轩偶尔想接近玉儿的机会都会被华佗视为仗势欺人,至于玉儿,甚至连多看一眼都吝啬。”

“凌公子家势显赫,玉儿实不敢高攀。”

“玉儿刚才不是说一般无二吗?凌轩怎么就高不可攀了?……”

“好了,玉儿和华佗早有婚约在先,对华佗别有钟爱是情理之中的事,凌公子不必太过介怀。现在华佗虽然不在玉儿身边,但玉儿与他心气相通,联姻之事,指日可待,玉儿自然不便与公子深交,望请公子自重。”

“玉儿此言差矣,自古以来凡自诩才子的,莫不是红袖添香,脂缠粉绕的,要不然那么多的风月词,岂不是真的都要呤给风月听了?寄情山水之色,敞怀酥风之沁,情系美玉之润,而心属群芳之艳者,乐之极尔。想你那华佗自幼便风流多情,恐怕此刻已别有佳人在抱了,与玉儿的几句幼子戏言,又怎么记得住?”

“华佗自幼立志学医,医者,仁爱也。博爱于天下,其襟怀坦荡也,即有红粉佳人做陪,也不足怪也。倒是凌公子身边群芳斗艳,还差玉儿一个吗?”

“玉儿!溺水三千里,只此一瓢可饮吗?凌轩自小便喜欢玉儿,为了玉儿常常和华佗打得头破血流,实在不忍玉儿为华佗所伤。华家明明已解除了婚约,玉儿何必还要苦守承诺?凌轩若得玉儿为妻,即便是那公主下嫁,也绝不多看一眼!”

“红颜白发,朝夕之事。公子好意,玉儿感激涕零,只是人各有志,勉强不得。华佗守不守誓言是他的事,玉儿话已出口,自然会有始有终。玉儿家中有事,先走了,凌公子自便吧,告辞。”

“玉儿,悦芳阁里新来了一位叫荡寇书生的侠士好象有华佗的消息------”

玉儿的双肩颤了一下,停住了脚步。

见玉儿停下了,凌轩神色黯了下来,“此人喜好对联,随身还带着一只铁棋盘,是浸淫其道的高手……..我等都败下阵来了,当时曾听他提起过华佗。”

“凌轩,谢谢你。”玉儿回首对凌轩笑笑。

“你的笑,还是象小时候一样干净单纯…….”凌轩看着玉儿的背影说。

“行了,佳人已远,我们继续学联吧。含嫣而去玉人脸==抱梦难回才子神。”海无涯随口而出。

“横批:今夜无眠。呵呵,凌轩动真情了。”涂发朋打趣地说。

“芳心别系,含嫣而去玉人脸==慕意独钟,抱梦难回才子神。”凌轩漫不经心地

“横批:自作多情。”涂发朋正要笑,发现凌轩一脸的失落,忍住了。

“改得好!凌轩的联进步很大啊,都能把感情准确地表达出来了。谁还有好联?”海无涯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