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古装言情小说 > 倾心如玉 > 默认章节 > 第三章 对联江湖
第三章 对联江湖



更新日期:2011-04-17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黑木崖顶上,寒风猎猎,一白衣男子从容地将左手中的白子放在棋盘上,沉思半晌后,再将右手中的黑子掷于中央,竟似十分悠闲的样子,对身外之物浑然不觉。

“身后有余忘缩手==”突然,不远处飞来在粒石子击那白衣男子刚掷下的黑子之上,顿时黑子化为粉末,被白色石子覆盖。

“眼前无路想回头。”白衣男子捡起石子,在手中把玩了一下,重新入在了棋盘之上,赫然还是一枚黑子,棋局却已胜负立判。

“十日不见,华兄竟然神采依然,当真没有离开黑木崖半步,实乃守信之人也。”绿林处,依次走来三男一女,为首的男子身后背着一支奇大的毛笔,竟是武林中四散人之首陶然墨客,其它两个男士,一个负一只布袋,一个什么都没有,那女子手中却只有一个调色板。话正是出自墨客之口。

“荡寇书生,想要回棋盘也不必把墨老大都请来啊,另外两位不用说,一定是琴棋书画四散人中另外两散人清风客和云霞姐姐了吧?姐姐果然清丽脱俗,小弟有礼了。”华佗貌似恭敬,却依然一副傲气十足的样子。

“华佗,当日我将棋盘与你,是怜你山中寂寞,你以为我当真怕了你吗?还是多想想你那苦命的寒妃吧,自古红颜多薄命,再有三个时辰恐怕就要香消玉殒,天人两隔了。”

“寒妃的病,只能以这黑木崖壁上的黑睡莲做饵,即使华佗天天守在佳人香榻也不得一丝进展,不如来这黑木崖顶下棋来得痛快,只可惜书生不肯,在下也只好一个人顾影自怜了。”

“当今青年才俊,能及得上华公子的恐怕没有几人了,华公子何必为一时义气之争,与四散人为难呢。”

“非也非也,华佗并非是与四散人为难,只是一个人独守崖顶,难免伤怀,才借荡寇书生的棋盘一用的,现在华佗愿以完璧归赵,墨老大可否赏脸化干戈为玉帛?”华佗虽然倨傲,但说此话时甚为中肯。令在场的四人惊讶之佘,不由暗暗佩服此人的大将之才,绝非一般好勇斗狠之浪子所能相提并论。

“华兄弟棋艺高明,书生自然是倾慕久矣,能将棋盘与知已一用,实乃幸也。”荡寇书生这一顺势推舟,顿将一场武林恩怨化解的干干净净。可见退一步,海阔天空也,并非人人都是逞强之流,武林中我辈要是都有此胸怀,实是苍生之幸。

“那棋盘完璧归赵,黑睡莲应该开了,华佗先走一步。”说完,只见一白色身影纵身跳崖而去。

其佘四人被他这等气魄所染,自然不肯离去,一齐站地崖顶上往下看。只见下面云雾渺渺,哪里能看见半个人影!!

墨老大忍不住对着崖下喊,“华佗小子,你放心去采睡莲,我们给你护法。”

“不用了,我已经上来了。”

墨老大一行一惊,以四散人的功力,居然不知道何时华佗已经到了他们身后,幸好刚才没有动手,动手岂不是四散人自取其辱?华佗之胸襟,着实令人钦佩。

只见那玉面华佗神定气闲,左手拿折扇,右手托一株白色睡莲,俨然如天人下凡,试问天下能有几个女子不为此而心动?

墨老大正待发话,突然一只长鞭从天而将,向那白色睡莲打去,人皆惊呼…..

华佗突然身体向后直倒,左手扇面在手心旋转如陀螺般飞快与鞭梢相触,同时借力向后平移,以一般人绝难做到的动作化开了这一劫。

饶是四散人的江湖阅历,也被眼前的景象分了神,几乎是同时身体一震,就动弹不得。

“絮,出来吧。我知道你在。”华佗一脸无奈。

“华佗,除了寒妃,你的心里就只有飘絮一个吗?”

“谁?如花,如花也在?如花,你怎么不辞而别?你知不知道我找你找得好苦!”华佗眼里全是焦急的神色。与前面的气质悠然完全不同。

不远处,走来一黄一绿两条倩影,都是绝代佳人,黄衣女子手握软鞭,绿衣女子神色黯淡,手里是一只短玉箫。

墨老大暗自苦笑,看来自己等人已经卷入一场风月之争了。来者正是江湖上芳名远播的两位佳人,一个是垂柳飘絮柳如絮,另一个是玉箫仙子花无心!

“华佗,你不要再装无辜了,寒妃有病,你以命做赌,飘絮,如花皆心痛!”黄衣女子痛道。

“絮,你可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你跟你说了什么吗?华佗是医痴,药痴,联痴,可不是花痴!!华佗不才,不敢接受姑娘美意。”

“住口!华佗,你不要总是以医人为借口,你根本就是花心!薄情之人!”

“絮,我承认自己有时候是嘴贫了点,但自始至终华佗对你敬重礼爱有加,玉琼阁里你是半个女主人,真不知道你和一个病人较什么劲儿呀?”

“华佗……”绿衣女子幽幽地叹了一口气,“你知道我为什么离开黑木崖?”

“如花,我也就是奇怪,你的伤还没好,怎么就突然不见了呢?”华佗一副呆头鸡样。

“因为…..因为我怕我会伤上加伤。你左拥右抱,身边美女如云,少了如花一个,又算得了什么?”如花说话的同时一行清泪已滑过香腮,梨花带雨,楚楚动人。

“如花,我真的很想你。回来吧,外面漂太久了,你瘦了。”华佗无限爱怜地对她说,如花几乎心动了。

“华佗,黑木崖就是你的葬身之地,你受死吧!”飘絮扬手就是一鞭,华佗手执睡莲,不敢轻易妄动,索性不再躲避,迎鞭而上。

“叭”,鞭梢打在了华佗脸上,赫然出现一条清晰的血印。

“啊….”两个女子齐声惊呼。飘絮迟疑地对他说,“你…….你为什么不躲?”

“我能躲到哪里去呢?黑木崖是我的家,你们都是我的家人,在这个家里,我倍感温暖,就算是有人讥笑我沉溺于女色又如何?大家都是兄弟姐妹,华佗从来都觉得世上的女子都是用来呵护的,华佗不觉得有什么不妥,只要大家都开心,华佗让别人不解又如何呢?并非是华佗花心,博爱,你们都是奇女子,华佗对于你们,只有欣赏与赞美,没有丝毫非分之想,平日的怜惜.嬉闹中,华佗深切地感受着你们的关怀的温暖。华佗把你们当做自己的亲人,知己,希望你们能过得快乐,开心。世上也许只有寒妃最懂我,从来不与我说什么,从来不向我要一个结果,她温婉,贤惠,对姐妹们更是爱护有加,你们忍心让她死吗?如果只是为了一个华佗,那么就让华佗死吧,如果华佗的死能换来寒妃和你们的和平共处,那么华佗这一生也值了。”

“絮,我们太自私了……救人要紧啊。”如花彻底动摇了。

“怎么,就只是寒妃最懂你吗?你真的肯为她死吗?我成全你!”鞭声中夹着呼啸,击在华佗另一边脸上。

“济世救民,医者本心。华佗只是希望寒妃能尽快康复起来,才会想到她的好,只是不想失去一个朋友,一个家人!今天躺在床上的如果不是寒妃,而是换了飘絮,换了任何一个人,华佗也一样会以命相博,因为华佗是医生,医生的职责就是治病救人的,治不好病,是医生的无能,华佗何以忍心!你打吧,如果打我能消除你的怨恨,华佗奉陪到底。”

“华佗……..”飘絮放下了手中的鞭子。

“絮,收手吧,救人要紧!我们是一家人……”如花含着眼泪对飘絮说。

“好,华佗,我知道你都看不上我们这些庸脂俗粉,你倒底喜欢谁?”

“牛背横笛,玉人携手。还愿倾心,情系歪柳。”华佗神色渐渐凝重起来,“走吧,寒妃要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