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穿越言情小说 > 叶落清秋 > 第一卷 > 十 爱恨一瞬间(一)
十 爱恨一瞬间(一)



更新日期:2015-05-16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什么,他是我的未婚夫?”等到男子离开约摸半盏茶的功夫,房内传来某人的高声惊呼。
        “嗨,如果秋伢子没走的话,现在可能都是两个孩子的阿母了。”吴妈拉着叶微的手,语重心长地说道:“秋伢子,这次你可别再任性,陈家少爷到底是真心还是假意,我想这四年就是最好的证明,吴妈啊,年纪也大了,希望能在有生之年看到你和英伢子嫁个好人家,这样吴妈才对得起死去的夫人。”说完,吴妈拽着衣袖揩了揩早已湿润的眼睛。
        “吴妈,我……”
        “没事,没事,我这是高兴呢,好在你平安归来,而且……”
        “而且又觅得如意郎君”阿萝挽着吴妈的胳膊,朝叶微狡黠一笑。
        “对,阿萝这话说得对了,咱们这座冷清的宅子也是时候该热闹热闹了。”吴妈轻拍着叶微的手背,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窗外,自言自语道:“这天啊,变得可真快,明天莲夫人和英伢子会来别院,你也早点休息吧。”
        “嗯”随着门咿呀关上时,叶微脸上强有的喜悦也随之凝重起来。事情似乎变得越来越复杂,我必须尽快离开这里,呆的太久只怕自己越陷越深。
当东方泛起鱼肚白时,叶府的下人们为迎接女主人的到来而惶恐不安,这位女主人可是出了名的凶悍,只要一不入了她的眼,那你就等着遍体鳞伤吧。
        “这里,这里,对对对,放那儿。”
         “小心点”
        “你们几个去厨房帮忙,你们几个去把箱子搬到司令的房里。”
         ……
          啊——
        “你这个没用的东西,一点小事都办不好。”叶微还未进房就听到一声凄厉的惨叫。红色的高跟鞋跟狠狠地踩在小丫头手上,她跪伏在身穿大红牡丹花真丝锦缎旗袍女子身侧,一声不吭,豆大的汗珠从额头划过她苍白的小脸。
        “这件旗袍是司令特地从上海买回来的,腌臜成这样,还叫我怎么穿。”
         本该是小家碧玉型的美人,可惜此刻被层层脂粉所包裹的脸庞极度扭曲,如同地狱的厉鬼来索命。
        “哼,嗯,夫人,二小姐来了”站在她旁边的王妈提醒道。
        “没用的东西,还不快滚,少在这里给我丢人现眼。”脱离了魔掌,小丫头左手托举乌青范紫的右手,她紧抿着小嘴,全身抖如筛糠,一步一挪,快行到门口时,似不经意乜了叶微一眼。
         “二小姐,夫人在叫你。”
         “小,小——妈”叫和自己年纪差不多的为妈,真够别扭的。
         “清秋,你终于回来了,你不知道四年前你不声不响的走了,一封信也没回,真让人够寒心的,司令为此人瘦了一圈,不过,好在文杰出生后,司令才放宽心些。”
          “是我的不对,不该让父亲和小妈担心。” 听惯了叶清秋对自己的谩骂,可现在听到她服软的话,高傲的气焰也冷了三分。
         “王妈,还处在那儿干嘛,快上茶啊。”
         “唉,嗳。”
         两人就这样开始聊些没有边际的话有一盏茶的功夫,而卧房里的某人隔着门帘竖着耳朵注视着她们的一举一动。
        “那你这次回来,可想好了你和陈家少爷的婚事,这事可不能再拖了,陈家老太太那边儿盼孙子盼了四年。”
         该怎么说呢,本来占了别人的位置够可耻的,可不能再把别人的婚事给搞砸了,“一切由长辈做主”叶微低垂着头,看不清她的喜怒哀乐,只见一排排长而密的睫毛上下跳动着。
         “嗨,总算出来了,再问个没完没了我就又装病晕倒。”叶微伸张双臂,仰着头说道。
         “二小姐,那,昨天你晕倒是……。”阿萝嘟着小嘴不满道:“昨天可把我们急死了,我告诉 吴妈去。”叶微赶紧捂住自己的嘴,知道自己说错话了。
         “阿萝,你原谅我好不好,千万别告诉吴妈,我保证下次再也不会了。”
         “还有下次。”
         “不,不,不,是我说错了,一次也不会。”叶微高举起自己的双手:“我发誓。”
         “除非……”
         “除非什么?”
         “除非二小姐快点让陈家老太太抱上孙子。”阿萝实在憋不住了,笑出声来。
         “好啊,你胆子越来越大了,敢取笑我,看我怎么收拾你。”叶微乘阿萝不注意胳肢挠痒痒,“呵呵呵呵,好小姐,原谅我吧。”
         “别跑,看招。”
         呵呵呵呵……
         “她们走远了。”这时,只见从卧室里走出来一名年轻的女子,她的模样和叶微有八九分相似,眼角下的滴泪痣则给她凭添了几分妩媚,她倚门站定,一动不动望着院外渐行渐远的身影。
         “就算是双胞姐妹,两人长得一样,可也改变不了什么,四年前是什么样,现在还是什么样。”月莲拨弄着指甲上的蔻丹,撑开自己的芊芊玉手在空中摆弄成各种不同的花样。
         这场游戏还没结束呢,小妈别这么快下结论呢。”女子微偏着头,圆睁的丹凤眼已将心里的怨愤发挥的淋漓尽致。采莲见到她的目的已达到,左手食指轻捂着的斜翘的红唇。就这样突兀地跳脱了她的掌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