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穿越言情小说 > 叶落清秋 > 第一卷 > 九 生存的法则
九 生存的法则



更新日期:2014-10-27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二小姐这是咱们叶府的一所别院,这里还是四年前你去省城读书那年老爷买下的,这里夏季最是凉爽了。”阿萝走在前面乐呵呵给说道。
        “阿萝”阿萝见吴妈铁青着脸。她怎么就忘了,正是这一年两位小姐因为表少年的事闹的很不愉快,二小姐一气之下才去了省城一呆就是四年。在这四年里,好像什么也没变,要说有什么变的话,那就是大小姐和莲姨太关系越来越亲密了,莲姨太则去年为司令生了个大胖小子,可把司令乐坏了把她扶了正,现在她已是名副其实的司令夫人,阿萝和吴妈彼此心照不宣地互望了一眼,同时看向前方四处张望着的叶微。 
        这院子表面看起来普通至极,实则细看来,它所用的建筑材质,所植花卉草木和景物的布局等无不显示它的与众不同,建此院者定是个高雅之人,不过可惜它落入了叶司令这个俗人手里。 漫步在花丛间,叶微恍惚间觉得自己以前似乎见过,会在哪儿呢?三人各怀着心事左转进了角门,往厅堂方向走去。
       约过一盏茶的功夫,哈,哈,哈……高昂刺耳的笑声从门外传来,“清秋在哪?”叶微放下手中的青花茶盏站起来向门口望去。一只黑色长筒靴迈进门栏,随着湘妃竹帘被人撩开来,只见未长寸缕的头颅探了进来,来人嘴里斜叼根雪茄烟,上身穿的白色衬衣的纽扣被他圆滚滚的肚皮顶破了几颗,肚脐眼露在外面招摇过市。紧随其后是名年轻人,他高挺的鼻梁上架着金丝边框儿眼镜,深蓝色的西装将他谦恭儒雅点缀的恰到好处,视线最后停留在他胸前的右衣口袋里插的那只金色钢笔,想必他就是常德首富陈怀仁的儿子——正主的表哥陈子润,陈子润的母亲就是叶清秋母亲的表姐。
        叶大司令迈着方步,插在裤袋里的双手伸了出来,还沉寂在叶陈两家错综复杂关系的某人,已被一双铁臂拽拉入肉墙中。 “狗八皮的,那些土匪也不去打听打听,我叶正全的女儿他们也敢动,”叶微感觉自己快要被这堵墙挤成肉饼了,小脸使劲地乱蹭渴望呼吸到那稀薄的空气。“幸好你没事,不然阿爸就端了他们的老窝。”
        几天前管家老忠修书一封告知叶司令清秋已平安归来的消息,要不这会儿,他还在八砀山清剿土匪。不过后来我才得知真像并非如此。
         "老爷,二小姐的身子还虚着呢。”吴妈在旁边好心提醒道,“呵呵,瞧我,只顾着自个高兴,忘记秋伢子才大病初愈。”
         “对了,阿忠在信上说你失忆了。”叶正全走到上首的太师椅旁,身子虚倚着黄花梨画桌坐了下来。
         “老爷,大夫说了这是受了刺激所致,叫什么暂时性失忆,只要我们多和秋伢子说说以前的事还是可以好起来的。”吴妈双手托举着青花茶碗递给叶正全。
         “哦,是这样啊。”叶正全接过茶碗,肥溜溜圆眼一眨不眨地看着叶微,如同一把无形的刀子将要把人凌迟处死。茶盖哒……哒哒……哒……哒哒轻叩着茶碗,好像它敲响了一个世纪那么长,在这宽敞的厅堂里,人的心也随着它跳动不停。
         "秋儿”
         “二小姐”
         “清——秋——” 
        这时众人感到一道急风擦肩而过,只见一道蓝色的身影接过摇摇欲坠的叶微,男人淡淡的龙涎香充盈鼻尖。陈子润浓墨的眉拧成两条似团缩的虫豸,他端详怀里的人儿很久,很久。唇上道道深深的齿痕,眼里的悲痛和背叛,在这的四年的记忆里一直无法磨灭,当她在撞见自己和红英相拥在桂花树下时,她最终以落荒而逃来结束这场难堪的境遇。
         “阿萝,阿萝,傻站着在那干嘛,快过来,帮我扶小姐回房”吴妈不耐烦的催促道,阿萝委屈的撇撇嘴。这样的美好的画面,她绞尽脑汁也想不出用什么词形容,以至在这词上较劲。
         “没事,还是我来吧。”陈子润命倚在门外的下人打帘,抱起叶微消失在众人视线时,吴妈赶忙拉上阿萝追出去,在快迈出门时看了眼老爷,叶大帅似乎在沉思,他的左手指腹反复磨磋下颌,眼里算计的金光既比屋外的阳光还要耀人。
       竹帘哗啦啦落下隔去掉屋内的一切,吴妈停下脚步,注视前方那个蓝色的背影。
       四年前,表少爷和二小姐的未完成婚礼还能在今时得到圆满吗?然而大小姐她……我,我到底该怎么做,夫人如果你在天有灵的话,就让两位小姐和好如初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