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恐怖|科幻 > 悬疑推理小说 > 风起花落之景颐宫闻 > 第一卷 > 第二十章 暗香来求 身份复杂
第二十章 暗香来求 身份复杂



更新日期:2014-07-25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正待璇乐闭眼休息时,听见门外走廊里脚步声,摒息细听下,应该是个女子。过了会,脚步声没了,门前传来细微的呼吸,璇乐知道她就站在门外。
“璇乐大人。”璇乐嘴角一弯,呵呵,如此就等不及了。
“是谁?”
“是奴婢,暗香。”听得出暗香声音有些发颤。
“噢,你等一下。”璇乐起身,上前开门。打开门看到暗香脸色通红泪水斑驳的痕迹还挂在上面。璇乐连忙扶着她问,“你这是怎么了?先进来。”璇乐拉着暗香进门。
暗香不等璇乐将门关上,竟是一下跪在了地上,哭哭啼啼地说,“璇乐大人,救救奴婢吧。”
“你,你这是干什么,快起来,有什么话好好说。”璇乐想拉起她,她却不起身。
“大人,大人……”暗香已经将璇乐的官服抓起了褶子。
“你再不放手,我的官服就要被你给抓破了。”璇乐故意冷声地说。
看到璇乐似要生气,暗香抹了一把脸,起身道,“是……”
             
    屋内的碧螺春散发着清香,暗香接过璇乐递过来的茶水,低头不语。璇乐看着她的样子,叹了一口气,没想到这个暗香竟想凭借太后宠信要上皇帝的床,这不是明摆着不给皇后脸色嘛。皇后不知道还好,这知道了,呵呵。璇乐默不作声,空气里只听得暗香轻微的抽泣声。只是璇乐不明白,为何见她出来的时候,她的目光是躲闪的呢?想来也不单单是要爬上皇帝的床,求荣华富贵那么简单。
   “你还有什么事是瞒着我的?”璇乐单刀直入。
   “奴婢,奴婢没有什么瞒着大人的。”暗香紧紧抿嘴,垂眉温顺的样子。
   “噢?是吗?是我多想了。”璇乐轻笑,并不再细问。
   “大人,皇后要奴婢守夜,可奴婢是太后的人,怎地可以去守夜?”
   “暗香,你是太后的人没错,可是,你现在是坤宁宫的人,太后当初要我们来坤宁宫不仅是因为她器重你,更因为皇后是太后的亲侄女。本来我以为你沉稳大气,但你这次让我很是失望,你确实是逾矩了。”
   “大、大人,奴婢……”暗香突然慌了身,她未曾想璇乐会这么说。
   “暗香,你再怎么是太后的人,你也是一名宫女,下人就要听主子的话,皇后让你守夜你就守夜。”
   “如果,如果皇后娘娘要独惩奴婢怎么办?”暗香神色慌张。
   “想来应该不会,就算要单独惩罚你,你也要受着,你是太后的人,皇后也不会做的太过火,不看僧面看佛面。”
   暗香低头揉着裙角,小声说;“奴婢是真心爱皇上的。”
   “暗香,你怎可这般说,我是真的没有什么办法帮你了,你还是走吧。”
   暗香看到璇乐像真的没有办法的样子,也觉得自己说的过多似的,就欠身行礼后认命般的转身离开了。
   璇乐看着闭合的门缝,无奈的摇摇头,这帝皇真心换来的荣华富贵才是世间最不可靠的东西,瞬间让你上天飘在云中,瞬间又让你下地摔在石谷里。爱情里的女人都是傻子,没有大脑,没有理性,整日活在幻想里。纵观历代帝王,从汉成帝和班婕妤的秋风画扇,到唐玄宗和杨贵妃的连理比翼,哪一个不是悲情结局。女子,且不可将全部系于男子身上,独立才是王道。但是这些话璇乐并没有告诉暗香,因为暗香她根本不会理解。
 
送走暗香,璇乐坐在桌前,只等待众处安静下来,独身去冷宫,她要先和玉容商量好,怎么和凌王说,毕竟带一个人出宫,再转道回雪山也不是那么容易。玉容不会武,行程自然要个把月还要多。那如果是将雪山老人请下山,再让玉容出宫治疗,这也不失一条妙计。不管怎么说,今夜必须去冷宫,璇乐还没有知道为何三年前先皇驾崩后,太后将玉容关押并赐死呢?凌王是怎样瞒天过海,将玉容接到冷宫,璇乐还有很多的疑问要问玉容。当下她决定,去冷宫。
璇乐换下官服,正要折起时,璇乐看到官服之上被暗香抓过的地方有着艳粒的粉状物,拿起凑近一问,是凤仙花的花粉。凤仙花是寇丹的原料,开花时摘下花瓣放在适当的容器里,捣成糊状,加上明矾搅拌过后,抹在指甲上,然后用布包裹一些时间,就能把指甲染成红色。这应该是宫中娘娘适用,暗香手上怎么会有呢?璇乐又凑近一闻,这个味道很是熟悉,好似要呛鼻,在哪里闻到过,哪里?璇乐闭眼冥思,最近经过的一些地方,遇到的一些人如闪电般快速出现在脑海里,又快速闪过。是那日,对,那日德妃来的一日,德妃手上的寇丹应该是这个味道,虽然有些呛,但是颜色很是好看。想来是明矾加过多,花粉的配料成分不够,才容易出现这个味道。
“暗香~”璇乐轻声念出,果真不是那么简单,不仅有太后,还有皇后,背地里竟还和德妃关系不浅。要是这么判断的话,这个暗香,恐怕是南宫将军早先安排进宫的宫女。想是助德妃登上后位的一枚棋子,那么这暗香要上皇帝的床,难道是德妃的意思?若暗香真要讨得了皇帝的欢心,登上个什么常在的份位,这一击就是重重打了皇后的脸。若是不能,璇乐冷冷一哼,那就是赔了夫人又折兵。宫中的嫔妃都在争宠用手段讨皇上的欢心,而皇上本人却没有把心放在任何一个人身上。璇乐拍去官服上面的花粉,这些计策在皇上眼里恐怕就是雕虫小技,拿来当小丑戏曲观一乐罢了。
 
身穿夜行衣的璇乐悄悄来到冷宫,刚踏入冷宫殿内,就闻到一股如果若有若无的血腥味,璇乐眼色一禀,转身飞上房梁,压低身子,细看冷宫殿内的情形。和上次来的时候并没有多大分别,也未曾有打斗死伤的情景。那么这血腥……璇乐猛地转头看到原本挂在床帐上的花月锦绳已经不见。璇乐暗自一惊,不好!玉容有危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