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恐怖|科幻 > 悬疑推理小说 > 风起花落之景颐宫闻 > 第一卷 > 第十三章 十八年前 幽幽过往
第十三章 十八年前 幽幽过往



更新日期:2014-07-25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眼前泪眼婆娑的玉容,让璇乐感怀很深,她轻抚玉容脸上的刀疤,观察这伤的色泽和深度。虽是陈年老伤,看起来吓人,其实刀口并不是深入到骨,只是划伤了上皮层。如果用换皮的医法,也不是恢复不了当年的容颜。尽管玉容往后的日子不会超过三年,但是璇乐觉得让她在生命的尽头恢复容貌是医者的责任,也是为了给那个女人赎罪。当下轻声说,“姑姑,眼下的事物颇多,我身上未带全所需的药,等事情告一段落,就带您去雪山医好您的伤疤,换回您曾经的容颜。”
玉容听到这话,直接给璇乐跪下了,璇乐想拉起她,她却紧紧握着璇乐的手哭着说,“公主,当年奴婢受蓝妃之恩,听她吩咐才将您弃之宫墙角,奴婢现在想来让公主还在襁褓就流落民间,十八年来公主定是吃了不少苦,奴婢真是万死难辞其咎啊。请公主赐奴婢一死吧。”
璇乐拉不起玉容,只得用内力将她扶起到椅子上,璇乐看着玉容的眼睛,一字一顿地说:“不要说‘死’,生命来之不易,是上天赐给你最好的礼物,任何人都没有权力剥夺它的存在。”
玉容呆呆地望着对生命如此珍视的公主,想自己这么多年见惯了宫里的人个个都恨不得置仇人和对手于死地的狠绝。而此刻高高在上的公主虽背负着仇恨,心地却如此善良,还对自己说出那样一番话。玉容为自己当初的做法更是愧疚不已,对着温和微笑的璇乐说不出一句话。
“玉容嬷嬷,您不必愧疚。我知道每个人都有不得已的选择,这么多年,我过的不苦。这次回到皇宫,我只是想知道十八年前发生的所有事情,请您告知。”
“公主,你放心,奴婢定会将自己知道的所有事情告诉您。”
烛火燃半,竹帘垂落,两人身影交错在凹陷的墙壁上。玉容开始陈述十八年前的秘密。
 
景武帝因为当时还是南疆的南诏叛乱,御驾亲征,第一战就击溃南诏号称‘盛骑’的骑兵前锋,后又使得南诏退军将近四十多里。本以为可以直捣敌营后方,不想却是中了奸人毒计。南诏北部地处高山峡谷,那里丛林茂密,气候潮湿,不乏致命的毒蛇和奇花异草。最让人觉得可怕的是南诏里的族人很多会使用‘驭蛇之术’,‘驭蛇人’用一种竹笛吹奏出奇怪的曲子。后景武帝被毒蛇咬伤,当下昏迷不醒。且南诏奸细潜入景颐大营,放上了让人失去作战能力的花毒。结果景颐士兵溃不成军连连败退至西蜀,后来嘉王带兵前往,虽然最终胜了南诏军队,但是也被已经自立为国的南诏侵吞了西蜀的西郡南郡,至今无法收回。
景武帝在西蜀王府疗伤之际遇到了如今的贵和太妃冉影影,贵和太妃懂医不说,且美貌甚佳,性格温柔细腻。后景武帝伤病痊愈后,直接带着冉影影回宫,一下就封为了贵妃,等级仅次于蓝皇贵妃。因着南诏叛乱又自立一国之事,蓝妃身为南诏圣女也受到景武帝的冷落。再有赵姬从中作梗,声称蓝妃多么心狠毒辣,生不出皇子就杀了下人泄愤,证人证据俱全,这下就更让景武帝翻脸,加之年轻貌美的冉贵妃的到来,所有种种因素让蓝妃彻底失宠,被贬至冷宫。蓝妃本身因早产就大出血,贬值冷宫后无人照理,加上她自己虽恨赵姬的陷害狠毒,抢走自己的孩儿,可她更恨的是皇上不听自己的言辞,仇恨和抑郁之下,身子基本已经病入膏肓。
当初蓝妃刚刚入宫时,玉容嬷嬷因为和皇后的太监李辅国对食一事被皇上贬入慎刑司,当时的蓝妃在皇上面前进言,玉容这才免于刑法,并派至皇后坤宁宫做浇花的宫女,因做事认真,聪明灵巧,几年后也逐渐得了皇后的赏识,提升为贴身婢女之一。在蓝妃贬入冷宫,濒临死亡之际玉容趁着赵姬不注意,最终见得了蓝妃最后一面。并且听蓝妃说,虽然赵姬对她不义,可她并不会对赵姬的女儿不仁,她让玉容联络皇城北郊的一户姓蓝的人家,当夜将孩子放置皇宫西北角的宫墙下,到时自会有人来抱走孩子。吩咐好玉容这些后,曾经以貌才华及胜名远播四方的南诏圣女就这样在暗夜孤寂里销香玉殒了。
 
璇乐给玉容嬷嬷留下两颗棕色药丸,嘱咐她不要告诉任何人自己的存在,并许诺过些天还会再来看她的病情,自己还有重要的事向其询问。
 
从地宫冗廊中走出来,璇乐凝视冷宫陈旧的摆设,似乎像有个女子在低低哭诉着爱情的悲戚。古人说‘以色侍君者短’,可蓝妃有才有貌,依然是失去宠爱,这‘帝王之情短’才是宠爱不长久的根本原因。虽有帝王画眉之宠,亦有嫔妃消香之伤。璇乐想完这些,深吸了一口气,让自己从凄凄惨惨切切中走出,使情绪平静下来,因为还有让她十分疑惑的地方。指尖轻碰留擦着破旧断半的横木窗棱,思绪转的飞快,既然蓝妃明知道自己是仇人赵姬之女,为何又将能证明南诏圣女之物的玉佩放在自己身上?难道她是喜爱自己?璇乐的嘴角弯起一道浅浅弧度,她可不认为自己眉心处长了一颗传说中的美人红痣,就会使得蓝妃对自己另眼相看。那么这又是什么原因?璇乐静静漫步在冷宫殿内。
 
从冷宫中出来后,璇乐发现那群黑衣人的尸体已经不见,地上连一滴血迹也不见踪影。仰望夜空,明月悬挂,宫墙错落,冷风萧萧,树影横斜,璇乐架着轻功,身上罩着的黑纱尾丝拂过繁华静雅的宫檐层角。看似平静的背后已是暗潮汹涌,接下来更多的腥风血雨会在这里上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