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恐怖|科幻 > 悬疑推理小说 > 风起花落之景颐宫闻 > 第一卷 > 第十一章 玉容现身 主仆相谈
第十一章 玉容现身 主仆相谈



更新日期:2014-07-25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璇乐落地后,发现洞里的确是别有一番景象,甚是宽敞,像是一个长廊,修葺的也算是精致。沿着长廊,每隔几步就有一只烛火,看来这里的确是有人的。璇乐小心翼翼地向前走,突然听到前方传来咳嗽声音,听上去像是个女子?璇乐抿了抿嘴,急步走到长廊尽头,拐角的右侧是一个房间。璇乐躲在拐角处,偷偷向里看去,房间里的布置朴素简易,一个身穿布衣的女子坐在木椅上,这个女子身材玲珑娇小,一根木簪斜斜插在发髻中,她正低着头专注地刺绣,双手上的皱纹丝毫不影响手指的纤细灵巧。可重要的是璇乐根本看不到她的脸,只是瞧着她时不时咳嗽几声。璇乐想,只有暴漏自己,也许有可能从这个女子嘴里得到信息,如果直接转身走人,今夜岂不是白来一遭!可是,又该怎么接近她呢?
璇乐思量了一会后,当下立马决定从她的病情入手。
“姑姑好。”璇乐站于门前向那个女子微笑。这个女子猛的一抬头,璇乐才发现她的脸上竟全是刀痕,看起来是陈年旧伤了,脸上皱纹和刀痕交错,就像是外面的那台石砚里的干墨。
女子大概很久都没有见过生人了,伸着左手,指着璇乐,颤抖地说不出话来,好半天才说出一个字,‘你……”
“姑姑莫怕。晚辈是不巧进入这里,若是惊吓到姑姑,还请恕罪。”口气谦和,眼神笑意暖人。
这个女子盯着璇乐,似乎在判断她说的话的真假。而后说,“我不管你是谁派来的,从我这里,你什么也得不到。”
璇乐不以为意地轻笑出声,“姑姑的咳嗽大概有三年有余了吧,是由内伤而至的后遗病引发,每年春季越发厉害,不知晚辈说的对不对?”
“你、你怎么会、咳咳、怎么会知道?!”女子显得有些窘迫和胆怯,焦急之下竟是咳嗽不停。璇乐衬她咳嗽之际走至其跟前,从腰中拿出一粒棕色小丸,当下喂入女子嘴中,女子吓得目瞪口呆,哆哆嗦嗦地问:“你,你给我吃的什么!”
璇乐笑而不答,女子拼命咳嗽,把手指伸进喉咙里,想把吃下去的棕丸呕吐出来。璇乐上前制住她的胳膊,蹙眉道:“这位姑姑,我给你的是止咳医病的良药,若是吐出来就于事无补了!”
女子狠狠地盯着璇乐的脸,两人互看审视一会后,女子眼里突然充满了恐惧,“你,你你是赵姬的什么人?!”
“赵姬?姑姑,她是谁?”璇乐很是不解,赵心茹自己是知道的,赵姬?难道也是赵家的人?
“哼~~你别装了,你和赵姬是什么关系?”女子眼里包含着恐惧,又似乎不屑于看璇乐的假装。
“我真的不知道,她难道和赵心茹有什么关系吗?”
“哼,还说不知道,她是赵心茹的亲生姑姑!”女子的眼球发红,里面尽是浓浓恨意。
听到这些,璇乐暗暗告诉自己一定要冷静,接着问,“你说的赵姬是当今太后吗?”
“没错,那个贱人就是如今的太后,她踩着无数人的鲜血,登上那个位置,赵姬,这个毒妇……”看到她完全陷入自己恨意中,连指甲扣进肉里都察觉不到疼痛,璇乐就明白了,这个女子身上定有着关乎秘闻的重要过往,恐怕是凌王将其放在这里,给予保护,日后当做挟持太后的利剑。
若是再由着女子陷在恨意中无法自持,恐怕就会有疯癫的兆头,“姑姑,你咳嗽有没有好一点?”璇乐打断她的思绪。
“恩?恩?哦…哦……”女子安静下来,一句话也不再说,手指来回摩擦着刚刚的刺绣。
璇乐其实完全可以用师父教的法子,为其催眠,拿银针扎她的几处大穴位,让她听自己的话,但璇乐没有这样做。她明白,一来女子的五官已经尽毁,再让她在催眠中失去自我意识,醒后又饱受穴位疼痛,璇乐对其实在于心不忍。二来再看房间内器具的布置,这个女子定是有着一颗玲珑心,除了对太后敏感恐惧,其他也是正常的。如果自己不经女子同意就那样做,是对女子的不尊重,医者应尊重患者才是。何况如今还不到二更天,自己默默等待她恢复正常也好。
 
过了好一会,女子突然抬头看着璇乐,防备着问,“你怎么还不走?”
璇乐笑笑,“我是想留下给姑姑再把把脉,若是无恙,我就走了。”亲和的态度让人无法拒绝。女子点点头。
璇乐将手指放在女子皓腕之上,静静听着女子的脉搏,虽时而有力却忽而微弱。璇乐让其伸出舌头,细细观察,其舌苔暗紫,所谓“舌为心之苗”,这女子曾经中过毒,伤过心脉,虽有补救,挽回性命,恐其寿命也不会长久。但具体是什么毒,也因为时间太久,如今已经无从而知。
璇乐把过脉后,轻轻挽下女子的衣袖遮住其手腕,又对女子笑了笑。一系列温柔的动作下来让女子开始怀疑自己刚才是不是看错了。于是又偷偷偏头看璇乐的侧脸,女子心中疑惑了,明明和赵姬有着相似的眉眼鼻角,为何眼前的姑娘与毒辣的赵姬又是那么不同呢?当下问道,“你真的和赵姬没有什么关系吗?”
璇乐在桌前倒了一杯茶水,给女子笑着递过去说,“现下是没有任何关系,我是雪山派弟子。”
女子捧着茶水轻抿一口,“那你是怎么发现冷宫下有暗道的?”
“巧合罢了,敢问姑姑姓名?”女子听到这话,身子又紧绷起来。璇乐笑着说,“姑姑放心,晚辈如果想要害您就不是救治您了,而是直接把您送到冷宫之外任贼人处置了。晚辈只是受师父之命,不远千里来宫中探查被宫内贼人偷走,且至今下落不明的剧毒炼红。姑姑莫要怕。”
“是这样啊,姑娘医术高明,心地善良,是我多想了,我叫玉容。”这话一出,璇乐挑眉,果然不出自己所料,这女子果然背负着重大秘密。个把月前收集到的皇宫资料上的确有个玉容,是赵太后还是皇后时的贴身婢女,只是后来皇后成了太后,紧接着玉容不知犯了什么罪,被太后派人给杖毙了。如今,玉容竟然还活着,璇乐越发想知道,这其中到底有什么不一样的曾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