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恐怖|科幻 > 悬疑推理小说 > 风起花落之景颐宫闻 > 第一卷 > 第九章 赠送香丹 二次救凌
第九章 赠送香丹 二次救凌



更新日期:2014-07-20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璇乐真的有些麻木了,她抬头遥望着悬挂在天边的月亮,更加深了对北疆的思念,那里的月光没有这般清冷,尽管天气严寒,但是柔和的月光也会暖了心底的凉。
璇乐回过神来,忽然感觉到周边的树叶在不规则的摇动,璇乐立马集中精神,一个闪身,躲在一个破旧的石缸后面。眨眼间,几个黑衣人飞入院中。凌王也从殿内出来。璇乐细数,来人共有七名。凌王一身杀气地看着眼前的几个人,他冷冷一笑,璇乐真的不知道原来凌王竟有这样的一面。
黑衣人的头目阴阳怪气地说:“你以为你蒙面,我们就不知道你是谁吗?凌王殿下,主子吩咐我们来给你些颜色看看,今夜你就好好受着吧!兄弟们,上!”一个号令下来后,七名黑衣人立马圈起凌王来,开始围攻着他。
凌王没有任何恐惧焦急,他边用剑身抵挡边冷哼着,“就凭你们,也想加害本王?”说着的功夫,便将右手边的黑衣人一剑封喉。
其他黑衣人看到这个样子,立马急攻凌王,三十多招下来,那个黑衣人头领已经将凌王的左肩刺伤。璇乐心中不知道凌王到底是好是坏,今夜发生的事让她的一颗心已经乱的不成样子,自己了解的和认知的真相都是假的。眼看着凌王的右臂又被刺了一剑,璇乐再也忍不住,夹着七个啐了醉花阴的梨花针就朝歹人们掷了过去。几秒的功夫,黑衣人都中毒倒地,眉眼间还有不信和不甘。
“是谁?给本王出来”凌王站在院中呵斥。但是,没有人回应他,凌王的声音在只听得到风声的夜里显得格外诡异。
过了会后璇乐从破缸后走出来,并不作声。凌王眼色凌厉,冷声道:“你是何人?”
看着眼前已经受伤的凌王,璇乐并无多少怜悯,救他于黑衣人手下只是为了了解真正的真相。但她还是忍不住直视着凌王的伤口说:“你中了宫廷五叶毒。”
“你是女子?!”凌王大惊,但立马恢复冷静。璇乐点点头,不想说太多话,虽然自己做管事时尽力克制原本的声音,但是就怕万一日后被凌王发现相似之处,会惹祸上身。“你到底是谁?”璇乐不回答,只是摇摇头。转身就要走,凌王有些气恼,就在璇乐转身时,扔出了一枚飞刀,打掉了璇乐的纱帽,墨玉簪子落地,如瀑的墨发也被震散,垂在璇乐的腰肩。
最重要的是她的侧脸被凌王看到,当下,凌王便惊呆了,绝世容颜在月光下如翡翠一般,没有半点瑕疵。璇乐也不在意被他窥视侧颜,飞身离开,徒留凌王在黑夜的月下里惊叹。
 
正阳殿外,一排禁卫军提着灯笼巡走在宫墙内廊间,远远而观,似一条火龙在游走。一阵冷风吹过,灭了两盏笼里的烛火,侍卫们停下来擦火石、点宫灯,嘴里嘟囔着刚才那阵无缘无故的怪风。璇乐趁机躲过巡视的暗卫和禁卫军,飞到养心殿前,贴在宫前的柱子上,透过微开的窗口看向殿内。皇上正在御书房的桌子上批奏章。璇乐静静凝望着这个万人之上的年轻君主,都已夜到子时,仍不得休息,早上又是不到五更天便起身上早朝,一天不过两个多时辰的休息时间。皇位人人争夺,可是真的登上了这个位置,就真的快乐吗?所谓夺江山易,守江山难,不知道有多少只眼睛盯着他,心里为这个皇上的辛苦生活而连连感叹。
璇乐不再看景宣帝,心里默想,凌王受了伤,一定会前来找皇上求助。如果今夜还想知道什么,与其冒着风险在各宫里面游走盘查,不如从他们等会的对话里得知对自己有利的消息。既是方便,又可免了祸患。璇乐不认为自己每一次都会躲得过隐匿在皇宫各处的暗卫,她担不起这个危险。听见远处踉跄的步子,璇乐知道,凌王来了。
“小德子,快,快……”凌王的嘴唇已经开始变蓝,手指甲开始发紫,璇乐知道这是宫廷五叶毒的反应,此毒不会致命,只是解毒时会让人痛苦不已,宫内犯错的太监宫女更是因为受不了这毒的折磨而生生咬舌自尽。璇乐心有不忍,只是现下并未带此毒的解药在身上,就希望凌王能挺过去了。
 
景宣帝看着被小德子扶进殿内的凌王,心下一禀,立马说:“给朕宣太医来!快去!”
“是……是,奴才这就去。”小德子哪见过这样的凌王,本身就吓得不轻,被皇上一吼,魂是直接去了一半了,也不敢差遣其他小太监,立马自己溜出养心殿去太医院了。
“皇、皇兄,今夜、我去母妃的冷宫……”
“什么?你又去了蓝妃的冷宫?你不知道现下的情况有多么紧张吗?!多少人盯着!”皇上震惊之余怒气打断凌王的话。
“皇兄、我、……只是、对、对不起。”从这断断续续地对话里,璇乐已经可以完全确定,凌王,是蓝妃的亲生儿子。而自己……千里迢迢来到大都,竟是这般的样子,璇乐的眼中朦起一层薄雾。但是很快,她将不适的情绪撇开,握了握手掌。既然来了,就定要查清才是,断不可半途而废。“只是,我、我没想到、竟然、竟然、被太后的人围攻,中了、宫、宫廷五叶毒。”凌王显然有些气不由己了。
“好了,你先不要说话,留着力气,等太医过来。来人,再给朕宣太医!”景宣帝眼里充满着焦急,一边安慰凌王一边催促下人。璇乐默不作声,明白了所谓人心都有柔软的一处,皇上这对待亲弟的态度和对待皇后的态度也是天壤之别的。
“皇上,东方太医来了。”小德子这一晚上跑的那个快,就怕耽误了事儿,双腿停下来还累得哆嗦不停。
“参见皇……”东方太医话还没说完了,就让皇上给打断了。
“行了,虚礼就免了,快过来给凌王看看。”
“是。”
东方太医先是给凌王清理包扎左肩和右臂的伤口,又开始细细把脉,慢慢地眉头越皱越紧。
“东方,凌王伤势到底如何?”
“回皇上,这伤口无妨,只是通过血液,这毒已经渗透在躯体里了,不至死,但只是解毒就会饱受折磨……”听着东方太医这番话,凌王的脸色越来越难看,“噗”地一声一口鲜血喷在了皇帐上,那鲜血在幔帐里透着深深的紫色。
“东方!你今晚必须救好凌王,否则,别怪朕无情!!”皇上已经开始难以自持冷静,额角的青筋暴跳。一听皇上发怒,连御书房外的太监宫女都是跪了一地。
“皇、皇上、恕微臣无能……”众人都吓得不行。此毒不致命,可凌王受如此重的折磨,皇上后面还不知道怎么大发雷霆。
眼看着凌王的面目挣扎扭曲,五官越发浓紫。璇乐心下也是一惊,自己知道这宫廷五叶毒的厉害,只是未曾亲眼见过,如今看到也是有不忍的,那怎可好?正在百思不得之际,师兄的面容在脑海里闪过,她突然想起,临行时,师兄说给自己的两只耳环里装上了两颗凝香丸以备不时之需。师父常说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先救他,余下的再想法子应对罢。于是摘下耳环,将凝香丸拿出,飞到侧窗,一个用力,“碰”地一声,凝香丸便落到太医的药箱里。
“什么人?”皇上怒道
“是、是她!咳咳,皇、兄,不要抓她!”凌王上气不接下气地喘着。隔着窗,众人只得看到一个的倩影,却扔不阻挡窗外人的英姿。“是她、在冷宫、用、用梨花针,救了我。”
“啊!皇上,这、这是凝香丸,凝香丸啊。”东方太医捧着一颗小小的药丸拿给皇上看。
“凝香丸??”皇上不解。
“凝香丸是雪山老人独制的解药,江湖中人将它称作‘还魂丹’。”看得出东方太医见到这传说中的凝香丸,激动得连在皇上面前的规矩都忘了。
“你为什么要救涵弟?”
璇乐知道皇上的戒备之心时刻都存在着,她轻笑说:“杀人有理由,救人还需要理由吗?”说完,消失在窗外。
皇上连忙走至窗前,推开窗户,寂静的殿前空无一人,只有远处的花枝摇曳似被一阵风晃过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