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恐怖|科幻 > 悬疑推理小说 > 风起花落之景颐宫闻 > 第一卷 > 第八章 慈宁不安 冷宫现秘
第八章 慈宁不安 冷宫现秘



更新日期:2014-07-20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太后,昨夜凌王和张统领在御花园让刺客给逃走了。”慈宁宫里玉茉嬷嬷一边给太后揉肩,一边禀告着昨夜发生的事。
太后并不做声,依旧抚摸着趴在腿上的白猫、
“太后?”玉茉嬷嬷试探地一问
太后这才将猫托抱起,一旁的宫人马上过来接过猫,待众人退下后,太后缓缓地一声冷笑,“他皇上不是加派那么多人手吗,呵。”
“太后有所不知,昨夜是差点抓住他,只是关键的时刻又来了一个武功更高的刺客,拈花救人,凌王那些人连身型未看清,就让刺客带着他给跑了。”
“恩?”太后正起身子,“你是说还有个刺客?”
“是,到现在我们的人也未曾查清那刺客到底是何来路。”玉茉嬷嬷显然一脸的愧疚,在这个布满太后眼线的皇宫里竟然连个人的身份都查不清,真的是有失太后暗卫统领之责,有负太后恩待。
“身份未曾查清情有可原,可这是男是女也不知道?”太后的音量已经开始逐渐提高
玉茉嬷嬷赶紧跪倒太后面前,她的头上已经开始冒冷汗,“回禀太后,确实不知。不过据烟阁的人回报说看身型应该、或许是个女子,可据风阁的人又说女子根本不可能有那等内力,风阁的人还说昨夜未曾有人出宫。”
“噢?是吗?有这等本事,这么说还在哀家眼皮子底下,是个人才,呵呵。”太后未曾生气,转而笑了起来,“玉茉你先起来吧。”
“谢太后。太后,那嘉世子……”
“那个小子吗?不过是想为他母妃当年的死讨个公道,成不了气候,先放着他,让他多活两天。”太后轻蔑地瞧着手指上的金套子。
“太后,奴婢还有事禀告。”玉茉嬷嬷每次看到太后这个表情,就知道她老人家又有安排。虽然太后在气头上,可是这事不说是不行的。
“你说。”太后啧了一口茶,不动声色。
“太后,我们的风阁昨夜在宫外遭受到那人的袭击,他竟然带着皇上的暗卫一下就伤了您8名暗卫,您看这……”玉茉嬷嬷的衣领已经浸湿了,她不是怕太后一怒之下革了自己暗卫首领的职位,而是太后的手段,让她不寒而栗,当年的玉容就是被太后残害至死。
太后静静地放下茶杯,依旧如老僧坐定般,过了好一会才说:“今夜加派人手,不要放过任何可疑的地方。那个人你们要给他点颜色,不要让他以为他做什么是哀家不知道的。还有,寻出拈花的人,哀家倒要看看这又是个何方人士。”
 
   “阿嚏!”在坤宁宫指挥一众宫女太监浇花的璇乐突然打了一个喷嚏,疏影赶忙过来问:“大人,您是不是昨夜感染风寒了?奴婢这就给您去请太医。”
“呵呵,不用不用,花粉敏感而已。”璇乐摆摆手,并不在意的样子,她知道这从南诏进贡的花的花瓣越是看着鲜丽,毒性就越是深,就像是慈宁宫那位,母妃和父皇之死和她一定有分不开的关系。想着想着,太后的脸又浮现在璇乐眼前,奇怪,为何她的眉角鼻尖和自己那么相像?璇乐猛的甩甩头,吩咐好了众人差事,打了个不舒服的借口,便回了房间。
拿出笔和一沓信纸,坐在桌前,开始给远在北疆雪山的师父师兄写信,一个多月了,璇乐最担心的就是师父的毒,如果不是师父念着萧后的情,怎会心甘情愿中她的毒针。不一会的功夫,宣纸上便是几行娟秀清丽的小楷,真是字如其人。璇乐吹干墨迹,又拿出一个蓝纹白底的小瓶,往信上开始倒药水,瞬间,原本的字迹竟然消失了。折好信件,对着窗外一个口哨,就见一只威猛的海东青飞冲到窗台上。璇乐掏出几片肉干放在手心里,海东青看了看肉干,“呼”地一下飞到她的小臂上,默默吃着,眼珠子不时看向璇乐。“大家伙,这次多吃些,去北疆这趟可是靠你了。”待海东青吃饱喝足后,就将信件塞入海东青爪子旁的小管里。走到窗前,一抬臂,海东青飞出了房间,转眼的功夫,只得看到高空仅有一个黑点在逐渐消失,草原的雄鹰怎是中原的信鸽可比的。
 
璇乐换上夜行衣后,静静地坐在铜镜前。经过自己悄悄打探,宫中的势力分为两拨,无论自己被哪一拨发觉,万一被发现自己是坤宁宫的女官,这不仅往后不利于后面的查探,也会给嘉王带来不便。思量之下,璇乐决定撕下人皮面具,只听“哧”地一下后,铜镜中映出了一张天之娇颜,璇乐动作麻利地拆下繁杂的宫簪首饰,散开如墨的长发,重新用黑色丝稠挽好长发,插上一支墨玉簪子,带上纱帽。倾听了一下门外的动静,确定没有人后,吹灭烛灯,从后窗跳出,迅速隐在了竹林间。
 
璇乐藏在冷宫外的一棵树上,果然不出自己所料,宫中真是险恶多多,今晚沿途的暗卫少说也有八名十名,看来昨晚是惊动了不少人,往后一定要更加小心行事。璇乐吁了一口气,眯起秀眼望向冷宫的一切,大脑冷静下来。冷宫是在皇宫的西北角,自己为了熟悉皇宫地形,虽然从旁经过多次,但是却从未进过冷宫。这次该采用什么方式进入?正待璇乐琢磨时,一个黑色的身影绕过冷宫的长廊,推开侧门闪身进入其中。这个人是谁?
璇乐飞身到窗外,窗棱上尽是蜘蛛网丝缠绕,里面透着微弱的光。璇乐透过已经残缺的窗纸看向里面。看身量,应该是个男子,只是光能看见背影。如此熟悉皇宫地形的人,那么他到底是谁呢?忽而里面传来一声叹息。
“母妃,孩儿不会让你枉死,孩儿定会和皇兄联合鄂尔王舅杀了那个妖后,为您报仇!”
璇乐听这声音并不陌生,越发确定是自己见过的人,而且这人的口气如此发狠,似乎空气都被冻结了一样。他嘴里的妖后是太后无疑了。他来到冷宫,喊母妃,母妃?难道他叫得是蓝妃?这个鄂尔又是谁?璇乐真的觉得有些混乱了。里面的动静又起。
“母妃,虽然涵儿知道您在地下不得安稳,但是,母妃不要急,孩儿定会寻找机会,手刃……”璇乐已经听不到后面他在说什么,只是一个称呼“涵儿”,让璇乐蒙了,怪不得觉得这声音熟悉,竟然是凌王!“涵”是凌王的字。他难道不是太后的亲生儿子?璇乐虽然一直明白,宫中的争斗就是你死我活,但她从未想过为蓝妃报仇,只是想查清这些秘密后就回到雪山。在雪山学艺和修炼这么多年,璇乐已经不想再过问太过尘世繁琐之事。可是,看如今的情景,所有的秘密都是一个接一个地被隐藏起来了,揭开一个,还有无数个等待着自己。师父当年在皇宫恰好救起我,并敢确定我是蓝妃的女儿,是因为当时襁褓里的那块玉佩,那是南诏圣女所有物。可是这凌王好像才是蓝妃的亲生儿子,只是自己也不敢确定,毕竟十八年来,在冷宫呆过的妃子,不只有蓝妃一人,那这之间到底有什么?是回北疆再详细问师父,还是继续查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