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恐怖|科幻 > 悬疑推理小说 > 风起花落之景颐宫闻 > 第一卷 > 第一章 璇乐上京 皇宫逸事
第一章 璇乐上京 皇宫逸事



更新日期:2014-07-20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白雪皑皑的山丘与天上的明星相映,亮了整片天地。青阳一身如雪白的长袍在风中咧咧飘扬作响,他默默吹着洞箫,修长的手指在音孔上摩擦留恋,眼神里充溢着淡淡哀伤。但并不阻碍他的气质风范。不知吹了多久,直到东方的天空泛着有些鱼肚的白,他才停下,长长的睫毛上挂着一滴泪珠,脑海里想起那日情景……
“璇乐,你非要离开雪山吗?”
名叫璇乐的姑娘笑着点点头,帽檐的白纱被风轻轻吹飘而起,露出她娇艳的容颜。嫩如牛乳的皮肤,一双如水的剪瞳,红如樱桃的薄唇,翘翘的鼻尖。莞尔的一笑,落雁沉鱼,闭月羞花。
“师兄,璇乐始终是景颐王朝的公主,始终是景武帝和蓝妃的亲生女儿。十八年前,我被师父在皇宫救起,来到雪山,过了这么多年平静的日子。但是,母妃的死始终是个谜,而父皇在三年前驾崩。既然璇乐当年命不该绝,如今已到了年龄,是该查出这些过往秘密的时候,纵然它们被遮掩……”说完,她的美眸上陇了一层薄雾。
“璇乐,这对耳环里装着两枚凝香丸,以备不时之需。”青阳说完将一对耳环放入璇乐手中。背过身去,轻轻说:“师父如今中了北辽萧后的毒针,随不伤及性命,还需运功疗伤,我也无法陪你前往。皇宫之中要处处谨慎,莫要冲动行事。”
“师兄莫要多虑,璇乐懂得,师兄保重!”话毕,已架起轻功朝着远处的雪地飞去,徒留下她纤细的白影掠走和风声的呼呼吹过。
青阳吹了一天一夜的洞箫,就希望小师妹能平安归来,一声轻不可闻叹气化作忧伤的气息缠绕这个如玉的男子。毕竟,尘封的秘印不会轻易让后人开启……
 
“皇上啊皇上,不得了了,清雅公主闹着上吊,非要见嘉世子啊,您快去看看吧……”太监小德子老远边跑边喊,到御书房前,扑通一声,就爬在了地上。在场原本议事的王公大臣无不惊慌失措。
“朕知道了,这就过去。你先退下吧。”一声浑厚的低音从殿内传来,似乎给在场的人吃了一颗定心丸。景宣帝放下手中的御笔,起身走出殿内。帝皇龙袍着在伟岸的身姿上越加傲然,细看下,高挺的鼻梁,丹凤双眼轻轻一眯,似洞察了是非。阳光照耀在他的身上,瞬间,帝王的霸气侧露,不敢让人直视。
 
还没有踏进清雅公主的紫凝宫,就听见清雅公主在吆喝着要死要活,小德子听了抹了抹头上的汗,弓着身子不敢作声。“谁在宫中喧哗啊,朕不知这紫凝宫什么时候来了戏班子了,倒是热闹的紧啊!”
皇帝掀起门帘踏入殿中,就看到一帮人围着站在凳子上的清雅公主。清雅公主看到皇上来了,更加厉害地哭着说:“皇兄,清雅不活了,清雅不活了啊……”
景宣帝皱了皱眉头,责备道:“清雅,你也是不小的年纪了,母后自开春后在万安山礼佛烧香,一个月来没人管教你,你倒好,还给朕唱这么一出,你还有没有皇家公主的风范啊!”
清雅公主撇撇嘴道:“还不是皇兄不同意清雅嫁入嘉王府!还把嘉宇派到南疆驻守,你这就是欺负清雅。清雅不要活了。”
“呵呵,你这个丫头啊,皇兄这是为了嘉宇好啊,到南疆磨练他,让他的本事得到展现,等他归来再娶你,岂不是更风光!到时皇兄为你办一场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婚礼。”
清雅公主一听,歪着头问:“皇兄您可不许骗清雅哦~~”
“臭丫头,皇兄乃一国之君,当然是金口玉言!”
“嘻嘻,皇兄,你真是最疼雅雅了。”清雅公主从凳子上跳下来。
“恩~~让你嫁人,皇兄就是好人了,真是女大不中留啊~”景宣帝挑眉,揶揄着她。
“皇兄你讨厌啦~~”清雅公主脸上一片娇羞。在场的嬷嬷丫鬟无一不低头偷笑。小德子长吁一口气,心想皇上就是皇上,刚才还叫着不活的公主,瞬间就笑靥如花了。
 
夜晚的御书房依旧亮着灯光,小德子看皇上还是头也不抬地批着奏章,就忍不住说,“皇上,早些就寝吧,七日之后就是三年一度的选秀大典了,一切都准备就绪了,如今太后不在宫中,你看这……”
“小德子,传朕旨意,五日后去万安山请太后回宫主持选秀大典!”
“是。小德子告退。”
“恩,退下吧。”景宣帝皱了眉头,又一顿说,“哎?你回来……”
“皇上吩咐。”
“你将要参加选秀的各家小姐名单拿来,朕要看一下。”
“是。”小德子退到殿外转身而去的身影不见了以后。
景宣帝对着空冷的大殿冷冷一笑,“呵,太后看来还是不死心呐,凌。”
只见一个顷长的身影从殿内的梁上跳下,一个身穿青色长衣的少年公子,一双丹凤和皇上无异,但气质更显温文尔雅中带有一丝桀骜,他笑着答道:“皇上,三年前母后她没有让赵心茹进宫为后,当然不会死心的。不过,那位赵小姐确实是才貌身段皆为上等,琴棋书画无一不通,被一众少爷称为:‘京城第一才女’。您得到也并不吃亏啊。”
“恩?你倒是学会捉弄朕了。”
“皇兄恕罪,皇弟不敢。”凌王拱手道。
“哼,知道就好。”二人不再说话,似乎都有着心事的样子。
 
窗外的圆月照着宫前的大地,静谧的夜里有几声风微拂而过。撇见皇宫的西北角的一棵枯藤树丫轻动,似被风吹的模样,一个黑色的身影瞬间消失在茫茫黑夜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