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玄幻|武侠 > 传统武侠小说 > 杀手的情与爱 > 第一卷 > 第六章 秦风的父母
第六章 秦风的父母



更新日期:2014-07-13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不一会儿,三人便到了他们所住的小区,这是一排老式红砖砌成的二层楼房,原先是市纺织厂的职工宿舍,刘叔夫妇原本就是纺织厂的工人,但是由于十几年前的国企改革,纺织厂由于经营不善倒闭了。之后刘叔夫妇就一直住在这里。
  秦风家的这件房子是租来的,之后便在这里安顿了下来,这样和刘叔一家也成了邻居。
  刘叔和秦风一家都住在二楼,而且是挨在一起的邻居了。
  秦风来到自己家的门口,看见屋子里的灯依然还在亮着,知道母亲依然在等自己回来,于是便敲了敲门,不一会儿门边开了,一个四十多岁的女人站在门后,这便是秦风的母亲薛梅。
  “老妈,我回来了。”秦风看见女人后眼带着一丝温暖道。
  “今天怎么这么迟才回来啊,我正打算出去找你呢。”薛梅责怪道,眼里更多的却是对秦风的关心。
  “哦,快收摊时又来了一批客人,所以我就多忙了一会。”秦风解释道。其实秦风也不算说谎,只是这个客人是老头罢了,而且还是没收钱的。想到这里秦风看了看自己手上老头给自己的指环,心想如果这真的是古董,那一定值不少钱吧,明天带到花鸟市场,看看这家伙到底是不是真的。。
  秦风走进家门,看见一位年男人在客厅里,男人此时坐在轮椅上,显然腿脚不方便,年人jīng神饱满,神采奕奕,丝毫没有因为自己的双腿问题而显得颓然。看见秦风回来后眼里也露出了一丝笑意道:“儿子,回来了。累不累?”
  “老爸,我不累,你还是快点休息吧,现在已经不早了。”秦风看着父亲关切的眼神答道。
  “哎!小风,都是我连累了你们母子,要不是我这个废人,你们现在也不用这么辛苦,尤其是小风你,还有一个多月就要考试了,这个时候都没有时间好好地休息一下。哎!我对不起你们啊!”秦大山看见儿子丝毫不在自己面前露出劳累的神sè,心更加的自责了起来,又想到自己现在的状况,心里也有点抑郁了起来。
  “爸,说这些干嘛,我们是一家人,我从来都没有认为自己有多累,你说那些干嘛!”秦风见父亲又开始自责了,于是连忙安慰道。
  “就是啊大山,只要我们一家在一起,平平安安的,这就比什么都好了。”薛梅看着自己的丈夫又在那里自责了起来,于是安慰道。
  秦风和薛梅其实都知道,那次事故,原本秦大山可以逃脱的,但是为了保护他们母子才弄成这样,看见秦大山的这种状态,母子二人的心里也是一阵的发酸。
  “说到底,这都是我犯下的错啊,要不是当年我那么盲目的信任别人,现在你们的生活就不会是这样了,我也不会坐在这轮椅上等死。”秦大山想起了往事,感慨的说道。
  “算了。过去的事就让它过去吧,还提他干嘛。”秦风眼里闪过一丝黯然和一丝自嘲,见父亲要提起来那段往事,于是阻止道。
  “不说这些了,都去睡觉吧,明天小风还要上学呢,赶快睡觉去吧。”薛梅见老公和儿子情绪不太好,于是催促儿子赶快睡觉。同时自己也来到秦大山的身后,推着轮椅,向自己的房间走去。
  秦风家房子只有五十平米左右,两间卧室,一间客厅,外加厨房,所以无论是客厅还是卧室都显得狭小,秦风的卧室里布置得很简单,一张床和一张桌子占了房间的大部分面积,其他就再也没有什么了。
  秦风躺在床上,仔细的想着今所发生的事情,每当想起老头一脚把人头大小的石头踢的粉碎的时候,自己就有一种做梦的感觉,于是便用力的掐了一下自己的大腿,顿时感到一股钻心的疼痛,这才确定自己今天的事情是真的。
  “那老头那么厉害?而且还收了我做徒弟?”秦风自言自语的问自己。“哈哈,那不是说我也会成为高手了吗?”秦风顿时兴奋的从床上跳了起来,哈哈笑道。结果不自觉地声音喊大了一些。
  “臭小子,都这么晚了还在大呼小叫什么,给我小声一点,不要吵到隔壁老刘家休息。”薛梅的声音从隔壁传了出来。
  秦风这才发现自己失态了,于是连忙道:“知道了,老妈,我嗓子难受,吼几声就没事了。”
  “没事吧?要不要吃些药啊?”薛梅关心的声音从隔壁传了过来。
  “没事,现在已经好了,睡觉吧。”秦风见母亲的关心,心也是一阵的温暖。
  秦风又躺回了床上,想到老头临走时送自己的的那枚古董指环,于是把戒指从左手的无名指上摘了下来,仔细的左右端详着,只见指环造型古朴,大约有半寸的宽度,没有扳指宽,但明显宽于普通的戒指,所以知道现在缺乏还不确定着玩意到底是什么东西。
  指环内侧光滑,表面泛着青铜的光泽,指环上刻满了复杂的纹路,本以为是某种字,但是也秦风见过的任何一种字,所以秦风猜测大概是一些图腾之类的花纹,仔细看上去,有点像山川河流一般,不过由于戒指表面太小,从而图案也比较小,再加上晚上白炽灯下光线不好,所以秦风也没有看的太清楚。只是心里有个底了,就凭借着指环上面这么jīng细的图案,他也猜得出指环的价值应该不菲。“大概能卖不少钱吧?”秦风心喜滋滋的想到。
  看了看钟,已经过了零点了,于是秦风脱掉自己的外套和长裤,准备睡觉,正要关灯,看见桌子上刚刚从自己手上摘下来的指环,于是又把它戴在了自己的手上,心暗道,这东西还是放在身上保险啊。
  秦风关了灯,摸了下自己手上的指环,一想到明天可以买一个好价钱,心里美滋滋的,就这样不知不觉进入了梦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