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玄幻|武侠 > 传统武侠小说 > 杀手的情与爱 > 第一卷 > 第一章 夜市一条街
第一章 夜市一条街



更新日期:2014-07-09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曲阳市地处位于东部地区,是内地承接产业转移的前沿阵地,因此国家这几年在政策上这几年也有所偏向,也给曲阳的发展带来了质的飞跃,从以前的一个一个不起眼的小城市几年内发展成为一个地区内很有名的等城市。
  但是曲阳市也存在着一些问题,尤其是这几年的城市改造的浪cháo,虽然大部分的老城区都在拆迁后变成了一栋栋的高楼,但是也有小部分地方因为种种原因没有来得及拆迁改造,留下的这一块也就自然而然的形成了这个城市的贫民区。
  位于曲阳市的最西面的一块老城区就是曲阳至今唯一一块没有经过城市改造的地方,这里也是那些生活在社会最底层的人们所居住的地方。同样被视为这个城市的一块牛皮癣。
  在这块旧城区的最东面,南北延伸着一条街道,也是这条街道分隔开了位于东面的大面积的繁荣市区和西面这一块碍眼旧城区。
  这条街道虽然在白天显得冷冷清清,但是到了晚上就显得热闹非凡,因为这就是曲阳最著名的夜市了,街道有点老旧,但是很宽敞,只要夜幕降临了下来,就会有许多小贩出现,他们在街道两边占下一块地方,然后做起了自己的生意,而这些生意有意各sè的小吃最为著名。
  街道旁,一位少年站在一辆简易的手推烧烤车前忙碌着。少年看上去大概有十仈jǔ岁,一身廉价的T恤加牛仔裤,身高大概有一米七八,身材等,显得结实有力。
  少年名叫秦风,是曲阳市的一名高三学生,这个摊子是他母亲经营的,但是下午秦风放学就来帮忙,让自己母亲回家早点休息了。
  他此时正站在一个烧烤摊的后面双手飞快的翻转着炭火上的羊肉串,看他的熟练程度便知道他干这一行也有一段时间了。摊子不大,总共就是一辆烧烤车,三张可折叠的的桌子,还有几张塑料板凳。此时才晚上七点多,还没有到夜市的黄金时段,所以客人不是特别的多。三张桌子只有一张上面坐了四个人,他们每人面前的桌子上都有一瓶雪花啤酒。四个人一边吃着烧烤一边相互打屁聊天。
  “东子,你们的羊肉串好了。”秦风朝着摊前四人的一个青年道。青年大概二十七八岁,至少一米的身高,身材魁梧,胳膊上纹着一条狰狞的青龙,让别人一看就生出一股危险的气息。但是秦风和他说话语气就像平常聊天一样,不见任何紧张。
  “风哥,还是老情况,按照最辣的规格给我弄”青年东子听见秦风的问话连忙答道。语气透露着一股尊敬。
  “哦,马上就好,稍等。”秦风说完低下头继续他的烤肉工作,不一会两大把羊肉串烤好了,秦风用托盘端到四人的桌前。然后转身就要离开。
  “风哥,现在人还不多,坐下来一起喝两杯,我请客。”这是这位叫东子的青年叫住了秦风,用期待的眼神看着秦风道。
  “不了,一会人就多起来了,我还要准备准备,再说,你拿钱买我的东西请我吃喝,就算你不觉得什么,难道我的脸皮真的厚道了那个程度?”秦风开玩笑道。
  “呵呵,说的也是,那风哥你去忙吧。”东子见秦风拒绝,自己也没有坚持。因为他知道自己再怎么说秦风依然不会来的。
  秦风回到摊位前,从摊位下拿出了一些还没有串好的肉类和蔬菜开始娴熟的串成肉串和素串。秦风和这个叫东子的青年有点熟悉,最主要的是秦风在机缘巧合之下认识了他们的老板,所以就和东子有了一点交集,而东子本身的条件也不错,没有必要来这里吃这些廉价的烧烤,但是为了照顾秦风的生意,所以隔三差五就会带几个小弟来这里吃一顿。还有一点就是秦风的烧烤却是不错。
  不一会儿东子这群人就吃饱喝足了,于是走到秦风的摊前道&quo;风哥,结账。”
  &quo;哦,好的,我算算。一共四十一块五,你给四十就好了。”秦风放下手里的东西说道。
  “呵呵”东子笑道:“每次都把我零头省去了,搞得我怪不好意思的。”说完挠了挠有,有点憨厚道。
  “如果不想把零头省掉,好吧,那你就给我五十吧。”秦风把手伸出道。
  “呵呵,那还是四十好了,我也没有多少钱啊,能省就省吧”东子递出两张二十的道。
  “我草!我鄙视你。”秦风笑骂道。然后收下了东子递过的钱,转而继续忙活着。
  “额。”东子付完钱之后也没有立即离开,而是站在秦风的摊前,有点yù言又止。
  “还有什么事吗?”秦风见东子结了帐后依然没走便问道。
  “风哥,你看你摆烧烤摊一个月也没有多少收入,只要你愿意叫我们老板帮忙,什么样的工作没有啊,而且还不用这么的辛苦,我相信,只要你愿意开口,我们老板一定会非常乐意帮你安排的。”东子劝道。
  “以后再说吧,我现在正在上学呢,等到以后有这需要,我一定会去找你们老板的。”秦风说道。
  “上学也没有什么关系啊,安排你一个闲置,只要偶尔的去一下就好了,还是可以正常上学。”东子解释道。
  “还有一个多月就高考了,我不想影响学习,所有事等到以后再说吧。”秦风再次拒绝道,不是他对东子的提议不心动,而是秦风也一些大男子主义,他不喜欢求人,尤其是东子的老板,秦风可是有点害怕见到这个人,每次见到这个人秦风总是有一些矛盾感,所以秦风暗自决定以后还是少见为妙。
  “竟然风哥你这样说了,那我也不强求你了,我们老板说过,只要你愿意,随时可以去。”东子补充道,虽然嘴上这么说,但是心里面还是有一点惋惜。
  说完东子就带着另外三人离开了。
  “东哥,刚才那个卖烧烤的小子是什么人啊?您都这么的和他说了,怎么他还是不识抬举,草!”一个不认识的青年问东子道。
  听见身边这个人的抱怨,东子沉下了脸瞪了这个青年一眼,然会冷冷的说道:“这样的话以后不要再说了,到时候被老板听见了,可不要怪我不救你!”这时的东子再也不像在秦风面前的憨厚,而是一年的威严,说完便率先离开了。
  只剩下刚才那个青年一生冷汗的站在那里,想起了自己老板的手段,不自觉的打了一个寒颤,心里不断的思索着秦风是什么人,怎么老板会这么的重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