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社会|历史 > 历史军事小说 > 时空之门之特战之王 > 第一卷 组建班底 > 第十二章:军校恐怖杀人事件(四)
第十二章:军校恐怖杀人事件(四)



更新日期:2015-02-13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第十二章:军校恐怖杀人事件(四)
    这时,西区警局局长杰里·希伯来出现在楚龙身后,原来他接到了门卫室的电话,就匆忙从办公室赶来。杰里看着情绪不稳定的两位老人家没有说什么,只能示意大家先进接待室。
                                                                   坐下后,杰里从一叠文件中抽出一卷卷宗,神情温和的看着老两口说道:“你们是爱布特·菲利普少尉的父母吧?”老人一脸茫然地点头,仿佛在等待着命运的裁决。杰里又拿出两张文件,其中一张是验尸官的鉴定,一张是桑赫斯特皇家军事学院的记录表。杰里说道:“请问你们一件事儿,爱布特少尉有没有什么身体特征?”
                                                    茫然的老人说道:“有,爱布特她的右后肩上有在小时候烫伤的弯月形的疤痕?”
    “还有没有别的地方有特征?”杰里耐心的问道,杰里刚才低头看了一眼验尸报告,上面写着死者的双肩被人用利刃将皮肤割了下去,所以无法确定身份,但根据学院符合死者身高的女少尉只有爱布特,虽然还有两位女少尉也不再,但事发后在她们的家里找到了她们,杰里现在怕是死者并非爱布特,有可能是其他同等身高的居民,为此杰里要确定爱布特的体态特征,来以此确定死者是否就是赫斯特皇家军事学院的女少尉爱布特·菲利普。
    老人说:“这可怎么说啊?”老人很为难的样子。
 
   楚龙看出来了老人是有难言之隐,看着老人说道:“老人家,逝者已矣,我看得出来您女儿的身体特征应该是什么不好说的身体位置,在这屋里的只有我们五人,我和杰里局长保证这件事儿不会传出去,我们也只是为了确认您的女儿是否出事儿了,这样您也可以不用在担心不是吗?”
                                                “没错,我以西区警察局局长的身份保证这样的隐私不会外泄”杰里马上跟着说道。
                                                “好吧!是她的胎记,在臀部的内侧,是像云彩一样的胎记,有一厘米大小”老人迟疑的说道。
                                                       杰里拿起文件仔细看了看,发现验尸官写着死者的盆骨虽然有腐烂的迹象,但还是可以看出有一块大小在1厘米的多边形的胎记。杰里看着两位老人:“请您不要太激动,经过验尸单和您的举证对比,死者确为赫斯特皇家军事学院的女少尉爱布特·菲利普”杰里把这个虽已经知道但不确认的沉重答案告诉了两位老夫妇。
                                                          在听到这消息的瞬间,两位老人仿佛一下子苍老了许多,老人问道:“我们可以领走她的遗物吗?”
                                                     “实在抱歉,现在爱布特少尉的遗物还有待查证,不过您可以放心,案子一破我们会派人亲自送上门的”楚龙这时看着两位老人满怀歉意地说到。
                                                  两位老人家什么也没有说,迈着 步履蹒跚的脚步离开了接待室,看着两位老人家的背影,楚龙三人的心里都不好受,接待室一时之间静悄悄的。
                                             傍晚,  楚龙回到了庄园,晚饭时间,卡尔娜边吃着饭后甜点边看着楚龙说道:“怎么样,今天有线索了吗?”听到卡尔娜的话,查尔斯拿着咖啡的手顿了一下,也看着楚龙。
                                                   “我仔细看了一下第一具尸体,也就是银行家的儿子奥利弗的遗体,我总感觉不对劲,可不知道在哪里,我下午和验尸官仔仔细细的检查了尸体,才终于发现哪里不对劲。我记得查尔斯你说奥利弗是个心理和生理都有点变态的学生,而且你说过有学生见过他自残,自我伤害他的男性象征。可是我们发现这是一个正常的男人,虽然尸体已经腐烂了但我们发现这具身体的主人的身体完全没有自残的情况,我怀疑奥利弗压根没死,我已经让杰里局长去查询有没有和奥利弗身材一样的刚刚被开除的军校学生或者刚从军校毕业还没上战场的军人的资料,只要找到并且确认,那奥利弗就没死,同时也意味着这件命案里有银行家的身影,恐怕查尔斯你有的忙了”楚龙喝了口牛奶说道。
                                         “为什么,就只找刚刚被开除的军校学生或者刚从军校毕业还没上战场的军人的资料呢?为什么不可能是上过战场的军人或是那些在校学生和平民呢?”卡尔娜奇怪地问道。
                                                  “是他的身上没有那种上过战场的气息,学校的学生基本当时案发时就已经查过了,和死者身材相似的学生都在学院,而不在的没有他这身材的,现在是战争冷战时期,各方都外松内紧,伦敦是英国的首都明察暗哨有不少,如果平民中出现了受过军事训练的人,而且还不是英国军人或学院的学生,这是很受怀疑的,那具尸体虽然腐烂了,但还是能看出军事训练的痕迹,这种人一看就是刚从军事学院出来的菜鸟或是他本身就是学生,最重要的一点是尸体的两只手掌上都有老茧,手掌的皮下组织有撕裂渗血,是那种开枪反震造成的。有过战场经验的军人或是特工这种人是不可能有这种伤的。而且我们检查了这是最近这段时间造成的,还很频繁。在伦敦频繁的练枪的菜鸟还不受影响的只有军校的人了”楚龙用刀子和叉子切块牛肉,吃了口说道。
 
    “楚老弟,你有什么想法”查尔斯看着正喝牛奶的楚龙。
    “院长,爱布特女少尉和奥利弗有何关系或者接触吗?”
    “学院内务副院长乔治·拉丁最近暗中调查了一下,爱布特少尉是个非常爱国的女少尉,但她私生活很混乱,和多名院内的军官和学员有性关系,而奥利弗就是其中一名,而且关系很好”查尔斯拿着烟斗说道,查尔斯想了一会儿:“对了,一名和爱布特少尉有关系的男军官说,爱布特说过奥利弗为她在苏格兰皇家银行存了1万英镑”查尔斯补充道。
     “我有个想法,如果都是按我想的都是真的,那样的话这件案子就有意思了”楚龙似笑非笑道。
 
   “查尔斯,如果杰里局长那里查出了和奥利弗身材相似的同龄人来,那你和杰里局长就要查出死者和奥利弗或奥利弗的家族有什么关系”楚龙吃了口甜点道。
 
  “好,楚老弟那几个日本人怎么办?”查尔斯拿过仆人递过来的手巾擦了擦手。
 
  “ 我去看看他们,我相信他们的噩梦开始了?”楚龙阴笑道。
  “我可以去吗?”卡尔娜拿着《卫报》说道。
                                                         “你还是算了,你去了晚上就睡不着觉了,而且是连续好几天”楚龙正色道。
 
“好吧!”
 
    此刻,在伦敦市另一端一个黑暗的角落里,一个男人静静的站在窗前,看着窗外越来越浓重的夜色。黑暗伴随着夜晚的降临,他叹了口气,默默的转身,来到屋子正中央一个小小的工作台前,打开了一个黑色的帆布袋,里面顿时露出了几排整齐而又寒光闪闪的工具。他毫不迟疑的选了其中一把,然后转身走向了一旁的一把捆着人的椅子,而当他做完这一切,脸上无任何表情,像极了在夜色下田地中的毫无生气的稻草人。
   
    一个女人被结结实实的绑在椅子上,惊恐而又徒劳的扭动着身体,被堵得严严实实的嘴里发出“呜呜”的声音,一双惊恐地大眼睛死死地盯着走过来的男人,仿佛迎面走来了收割生命的死神,而不是人。男人面无表情的举起了手中的刀,女人乞求的目光中无声地流出了泪水·······
     昏暗的灯光下,狭小的房间似乎还回荡着女人临死前声嘶力竭的呜咽。突然,男子在寂静的房间中拍了拍手,屋角的房门应声而开,走进来两个瘦小的男人将屋中的死尸周边的现场处理干净,然后走了出去。良久,男人意识到此地不宜久留,将染血的衣服换下,一股脑儿的塞进了大布包。最后,他又审视了遍房间,确信没有任何遗漏后,倒退着走到了门口,取下脚上的脚套,塞进包中。从始至终,男子没有再看房中的残缺的尸体。关上门后,男子提着大布包,很快的消失在了黑漆漆的夜色下。没有人知道他去了哪,也没有人知道他多会儿在出现。
 
 罗伯茨庄园  
     晚餐后,卡尔娜回到了她的卧室,进行她一天两次的瑜伽锻炼;管家艾伦吩咐仆人们将餐厅收拾好后,径自去了在庄园中的住所; 查尔斯带着楚龙向庄园中的花园行去,楚龙看到两边的草地上摆放了一些英国神话中人物的雕像和骑士雕像,突然走到半路查尔斯向路边的亚瑟王的雕像走去,楚龙回想了下传说不列颠国王亚瑟王,亚瑟・彭德拉根在位期间,他扶贫济弱,大不列颠迎来了空前的统一和强大,建立起了繁盛的王国。这时查尔斯扭动了雕像亚瑟王手中的石剑,又将亚瑟王右面五米处一个普通的骑士的石盾转动了一圈,就在这时在普通骑士旁的另一个普通骑士雕像发出“咔嚓,咔嚓”的声音,骑士雕像向着左边横移出了一个洞口,阶梯向下铺展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