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社会|历史 > 历史军事小说 > 时空之门之特战之王 > 第一卷 组建班底 > 第十一章:军校恐怖杀人事件(三)
第十一章:军校恐怖杀人事件(三)



更新日期:2015-01-29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第十一章:军校恐怖杀人事件(三)
   查尔斯看了看尸体说:“什么是‘高温水煮’?”
   “所谓‘高温水煮’是指,如果一具尸体实在无法确认其身份,就只有采取提取骨架的方法了。这样做可以进行面部重建,通俗一点就是在确认其骨龄和性别后,使用粘土根据头骨进行死者的面部特征重建。这种重建基于仔细的测量,部分基于重建者的想象。虽然没有旁人的证言,验尸官无法判定死者的胖瘦,但是还是可以确认一人的容貌的,这对寻找尸源是有帮助的。另外,死者的骸骨可以确认其死者受到的致命伤,这对验尸官判断死因很有帮助的。而面对死尸最好的办法,最快的办法就是高温水煮’这样可以尽快的取出骨头,杀菌又高效。虽然这很难让人心里接受,但效果是明显的。高温杀菌的同时骨肉会很快分离,既然尸体表面已经无法给与我们任何的帮助,那么诚实的骸骨肯定可以给我们一个满意的答复。”
   楚龙叹了口气,看着解刨台上洁白的渗人的骨架,喃喃自语道:“你到底生前遭遇了怎样的折磨,你为何会遭此厄运·····”
    过了一会儿,查尔斯走过来看着皱着眉的楚龙说到:“有线索吗”
    “非常少,凶手干净利落,一刀致命,身上没有一点遗物,不过有一点死者是活着的时候,被人生生砍掉的,你看断口处的血迹是呈黑色的,这证明死者是活着的时候被砍的头。”楚龙拿来放大镜,指给查尔斯看边说道。
    “凶手的刀异常的锋利,非常的特殊,我见过这种刀伤是由军刀造成的而且是日本军刀,因为日本军刀军刀刃与日本传统武士刀的弯曲度相同,其弯曲控制在“物打”(或称“物内”)也就是锋尖下16.7mm处,砍劈时此处力量最大,符合力学原理。”楚龙对于造成伤口的武器得出结论。
    “查尔斯,找到死者的头部,请尽快通知我!”楚龙说道。
    楚龙没想到第二天晚上,就在附近的村庄的田地里发现了死者的头颅,看样子被放在那里有段时间。当楚龙在现场打开包裹着头颅的布袋时,一阵吸气,凶手太惨了!
    楚龙低下头,仔细打量着面前的这个无名头颅,头发就像麻绳一样缠绕在一起,毫无光泽可言。脸被浸泡的严重的变形,部分皮肤已经有脱落的。死亡和水的浸泡已经让整张脸恐怖到一定程度,但是更恐怖的是死者黑洞洞的眼眶内没有眼球。
     楚龙找了半天,也没有找到死者的眼球。突然,楚龙好似想到了什么,捧起死者的头颅朝眼眶的内部望去,发现死者的眼眶内部有明显的刀痕。
    做完所有的现场工作后,楚龙坐着查尔斯的车,回了庄园。
   通过‘高温水煮’的方法后,楚龙得出死者年龄在二十五到二十六岁之间。通过放大镜看到死者的颅骨表面有多道伤痕,伤口呈少见的圆形,虽不致命,但是会导致人陷入昏厥,严重的话,导致脑死亡也就是民间常说的活尸!死者的鼻梁骨也被打断了。
    过了一会儿,查尔斯来到了花园找到了楚龙问道:“怎么样?”
     “通过死者的牙齿可以确认死者年龄在二十五到二十六岁之间,死前受过非人的折磨”。
    就在这时,管家艾伦急匆匆的跑来,看到查尔斯后焦急的说道:“先生,学院的副院长泰伦斯先生打电话来说又死人了?”
   “什么,怎么回事儿”查尔斯脸色顿变。
   “泰伦斯先生说一小时前,在军校附近的一间对外出售的农舍。一个名叫鲁伯特的出售员在领着客户去农舍时,推开门的有股特殊的刺鼻味道,还有被惊扰的黑黑的大苍蝇嗡嗡叫着从屋内飞了出来,不少的苍蝇飞了出来。站在门口的客户当时觉得哪儿不对不过没怎么在意,与此同时,屋内飘出一股死猫死狗的腐臭味,而且愈演愈烈之势。
    突然,走在前面喋喋不休的鲁伯特双眼死死盯着左边的储物间,脸色煞白,紧接着一声惊叫,昏了过去。客户很奇怪,不知道出了什么事儿,走上前去时看到·····客户后来对带队警探说,他非常后悔看了那一眼,实在是太恶心,太恐怖了。他吓得坐在地上,陪他来的朋友赶紧报告附近的巡逻队。那里的巡逻队在农舍内发现了桑赫斯特皇家军事学院的军服,而且还是少尉军装,他们通知了泰伦斯副院长,副院长打电话到客厅可是您不在,让我将那里发生的一切通知院长”艾伦快速简洁的汇报他所知道的一切。
   “多事儿之秋啊!院长看来卡尔娜准备的甜点你我是吃不上了”楚龙沉着脸说道。
   “艾伦,备车去事发地点”查尔斯面无表情的说道。
    现场很快就被封锁了。当楚龙和查尔斯的车穿过重重围观的人群来到警戒线前时,离报案时间已经过去了将近两小时了。没办法现在是战争警戒时期,任何的车辆都不能在市区过快行驶。楚龙打开车门,拿上工具,就看见桑赫斯特皇家军事学院泰伦斯副院长站在警戒线旁一脸严肃的朝巡逻队吩咐着什么,而在他旁边是一位礼服笔挺的绅士正擦着满脸的汗,一副愁眉苦脸的样子。不出楚龙所料,他询问了一下旁边的巡逻兵,得知这就是农场主的主家。卫兵撇撇嘴说道:“这下他可没好日子过了!”是啊!谁愿意买死了人的农场,更别提这死的还是军方的人员,何况看过现场的人每次谈起,都会避免回忆那血腥的一幕。
   尽管已经见过一次这种现场了,查尔斯还是有些接受不了。楚龙观察了一下,这间农舍的密封性很好,难怪尸体这么快就有味道了。这是一间在稍大一点的农舍,里面除了一个小型的储物间,就没什么别的了。而此刻,小型储物间犹如屠宰场一般。木板墙上溅满了血,就像一幅抽象的阴森恐怖的地狱画卷,那毫无规则、四处飞溅的血迹好似死者临死前的哀怨的声音。储物间的正中央的马料箱,草料被撒的到处都是,整个马料箱几乎都变成了血槽了。楚龙的眉头一皱,死者的头颅又不见了。
    死者为女性,躯体就像一个残破损坏的木偶似得,被钉子将四肢钉在马料箱的四角。最让人无法直视的是-尸体脖颈断裂处喷溅的血液,在木墙上喷溅的就像是有人用大刷子刷过一样。这时,查尔斯走上前来看到这一幕,咽了口吐沫,强忍住那一阵阵袭来的反胃的感觉。楚龙转告身边的记录员:“记下来,死者是活着的时候被斩首的!”记录员半天都没有反应。楚龙忍不住推了推他,小伙子才仿佛从噩梦中清醒过来。
    楚龙询问了售屋的鲁伯特,基本可以肯定是死亡是在十五个小时前,也就是昨天的夜间,那时候天那么黑,不可能有目击者。楚龙站在储物间门口,看着这具尸体,残缺不全的尸体虽然已经开始腐烂了,但是基本还可以看出一点儿原来的样子,而且没有过度肿胀。
    现在基本可以肯定,这是一个人干的!楚龙阴沉着脸转身离去。
回到庄园以后,查尔斯实在忍不住了,在洗手间呆了整整十分钟,才摇摇晃晃的出来,一副吐过的样子。楚龙没说什么,这种情况需要他自己去调整。楚龙去了伦敦西区的警察局,尸体停留在这的停尸房。在接下来的两个小时,解刨室里的气氛简直浓重的让人窒息。
 查尔斯不知什么时候来到了这里,走上前说道:“有什么不一样吗?”楚龙指了指死者的身上那纵横交错伤口,虽然不会致命,但是会让死者流血不止。
楚龙拿来了法医的验尸报告,上面写着桑赫斯特皇家军事学院出现的尸体身上致命的刀痕和农舍内的尸体刀痕可以做一致认定。
    查尔斯说就在刚刚已经查出来了那身少尉军装到底是属于谁的了。是一名叫爱布特·菲利普的女少尉军官,据她的朋友说他在三天前的早晨说是去办事,就一去不回了。查尔斯说:“我已经交到下去,查一下爱布特和奥利佛有没有特别的接触”查尔斯和楚龙边走出警察局边说道。
    第二天早上,楚龙早早的来到了西区警局,刚刚走进大门就看见一副让他心里酸酸的景象。一对相互搀扶的头发花白的老人正在一位年轻的女警察的陪同下,抹着眼泪,呆呆的看着前方,一副不知所措又伤心至极的样子。那年轻的女警察看到楚龙走了过来,就迎了上来:“楚先生,见到您真是太高兴了!”
    楚龙认出她来了,她就是查尔斯介绍给楚龙认识的西区警局局长的女儿爱丽丝·希伯来。楚龙指了指身边的两位老人:“这是怎么了?”
    年轻的女警爱丽丝脸色凝重的说道:“这是死者爱布特·菲利普少尉的父母,早早的就来了。”
    看着两位伤心的老人,楚龙也不知道说什么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