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社会|历史 > 历史军事小说 > 时空之门之特战之王 > 第一卷 组建班底 > 第六章:侧耳倾听
第六章:侧耳倾听



更新日期:2014-12-22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第六章:侧耳倾听
 
 
    在去往大英博物馆的路上,楚龙想了一下大英博物馆内有关中国的著名藏品,首先让他想到的《女史箴图》,这一幅相传是东晋著名画家顾恺之所作,而且大英博物馆的三件镇馆之宝中就有《女史箴图》。是1860年,英法联军入侵北京,英军大尉基勇从圆明园盗出携往国外。还有就是由1903年入藏大英博物馆的敦煌舞谱,楚龙记得敦煌舞谱后世2070年被英国当成外交礼物送给了美国。楚龙心里想看来有必要这次取走两宝了。 
 
   “楚龙,你好像对这些赏金人物和佣兵酒吧很感兴趣啊!”卡尔娜饶有兴趣的说道。
 
   “是啊,这些家伙往往有出人意料能力和特殊的关系网,这些是可以在战争年代用到的。更何况其中也有些藏龙卧虎之辈,在特殊的时候说不定能带给你惊喜”楚龙意味深长的说。
 
   “如果你需要相关的消息,你可以找我,我可是了解不少哦”卡尔娜微微一笑道。
 
 
   “有需要肯定找你,你可不要嫌烦啊”楚龙坏笑道。卡尔娜勾魂的眼睛眨了一下,仿佛在说我等着你哦!
 
 
   楚龙和卡尔娜坐马车边走边聊,没过一会儿,楚龙就看到了大英博物馆,博物馆正门的两旁,各有6根又粗又高的罗马式圆柱,广场的顶部是用可以看到奇形怪状的雕塑,卡尔娜说是神话故事和骑士战役。大英博物馆内共有60多个陈列室,面积四五万平方米,共藏有展品200多万件.卡尔娜说博物馆正门的6根圆柱是爱奥尼亚式圆柱。楚龙观察到爱奥尼亚柱式比他所知的多利亚柱式相比最突出的一点便是柱身更加颀长秀雅,柱身凹槽更细,甚至被细线条取代,不再有鲜明的棱,每根柱子一般达到24条。其柱顶由两个左右对称平列的大涡卷纹组成,两涡卷之间的颈石被缩成一条很小的装饰带,令人觉得他的柱顶就是两大涡卷,非常显眼。楚龙发现这种涡卷来自东方,可能是纸莎草花纹或卷须草纹的变体,在东方化风格的绘画中常见。卡尔纳说这是离东方较近的爱奥尼亚人从东方学来的。柱顶过梁上面是一条装饰得连续、流畅、自然的雕带,表现的题材用长为生动的神话情景。另外,爱奥尼亚式柱头的典范做工都非常精细。
 
    楚龙和卡尔娜在浏览博物馆时发现最引人注目的要数东方艺术文物馆。该馆有来自中国、日本、印度及其他东南亚国家的文物七八万件。其中,中国陈列室就占了好几个大厅,展品从商周的青铜器,南北朝时的服饰,到唐宋的瓷器、明清的金玉制品,仅来自中国的历代稀世珍宝就达2万多件,其中绝大多数为无价之宝。其中最名贵的为《女史箴图》、宋罗汉三彩像、敦煌经卷和宋、明名画。商朝铜尊为两只连体的绵羊,中间驮着一个圆形的尊筒,造型非常美观、精巧。还有一只宋朝的瓷酒壶,底座和责周围是一朵荷花,壶盖上坐着一只狮子,更是难得的珍品。博物馆后门的两只大石狮也是从中国运去的。楚龙也发现了一些其他国家比较感兴趣的文物,像罗塞塔石碑、巴塞的阿波罗神殿雕像、帕特侬神庙雕塑、涅内伊德碑像。
 
    楚龙和卡尔娜边走边聊,两人无话不说畅谈古今,走着走着就到了博物馆的最深处,这时,楚龙和卡尔娜经过一间小型展厅,是古罗马小型展厅。可奇怪的是厅门却是关着的,这本来不会引起楚龙的关注,可两个鬼鬼祟祟的人绕道从展览厅不起眼的偏门悄悄的进入,仿佛生怕惊动了管理人员似得。卡尔娜的好奇心相当的强,说要跟上去看看是不是什么小偷,楚龙无奈只好跟了上去。两人悄悄地开了点门缝,就听到几个人的对话,楚龙听出似乎是日本人和英国人,楚龙曾在东京执行过一段时间任务,对日本东京的口音相当的熟悉,从而确定此人是日本东京人。
 
        “卡特先生,我们会长最近有一批货要送到克利希路7号院,麻烦你派人接应一下”日本人说道。
 
        “山本雄一,你听着我们之间是合作关系,不是隶属关系。不是说你们说什么我就要做什么,做任何事情都是要付出代价的,你们应该明白?”卡特直言道。
 
        “卡特先生,会长在布里斯托尔给您购买了一片占地700公顷土地,而且已经建起了凯尔庄园,这样的代价您满意吗?”山本雄一商量道。
 
       “山本雄一,我听说你们会长有一件中国的山水画,叫什么《王蜀宫妓图》的画,我最近的喜欢上了中国的山水画你看?”卡特皮笑肉不笑道。
       
       “卡特先生,你不觉得你有些过了吗”山本雄一沉声道。山本雄一心里现在想宰了这个贪得无厌的混蛋。不过,这个家伙还有点利用价值,不过随着战局的变化这个家伙的用处就小了,等圣战成功的时候,一定要亲手解决了他。
          
       “怎么,山本雄一不打算合作了吗,你最好端正你的态度,然后去问你们的会长他还想不想合作了,对了下次不要在博物馆见面,免得你这个肮脏的东西污秽了这里。还有下一次叫你们会长换个人来,你不配和我谈”卡特说完后,看也不看脸色阴沉似水的山本雄一,径直从正门离开了古罗马小型展厅。
     
       卡特走后,从他们谈话地方后面的一块古罗马的大型石雕的后面走出了一个人。楚龙从门缝中看到那是一位穿着白色的衣服,一双厚底的黑牛皮鞋,鞋面像漆过的那样亮,鞋底沾过水,走起路来咯吱咯吱的响。他穿的干干净净,面无表情,像极了死尸一样的人。这时,山本雄一愤怒的说道:“鹤田君,卡特这个混蛋现在敢敲诈我们了,他就像一只养大的狼想要噬主了”。
 
      鹤田丝毫没有情绪波动的说道:“等等吧!现在他还有用,你去负责货物的存放以及人员安排,其他的我另有安排”。 
 
     “那么鹤田君,那三天后的夜晚,有谁带队”山本雄一小心翼翼的说道。
 
     “酒井赖人那家伙回来了,交给他负责,你到时候负责安保”鹤田冷冷的说道。
 
    “嗨!”
 
     之后楚龙看到,鹤田穿了件西服和山本雄一走向了这里,楚龙赶紧拉着卡尔娜闪身躲向了旁边的小型古希腊展览厅,楚龙和卡尔娜从门缝看着鹤田和山本雄一向着出口走了过去。
 
    “我们现在去哪,他们走了,刚才那个卡特是上议院的议员曾经建议和日本合作,后被我伯父和他的朋友给联名否决了”卡尔娜说道
 
    “那就是政敌了,看来我有必要和你伯父谈谈合作的事情了”楚龙若有所思道。
  
   “我们先去吃晚餐,好吗”卡尔娜妩媚一笑道。
 
   “好啊!,还得麻烦你帮我查那两个赏金榜上的家伙”楚龙边说边往前走道。
 
   “没问题,交给我吧!”卡尔娜微笑着说道。
 
 
     德饭店是一家乡间小酒馆。伦敦很多餐厅就餐的服装要求——男士必须打领带,女士要穿得体的长裙,还有些餐厅谢绝儿童入内。相比之下,平民出身的卡德饭店便显得平易近人,对客人没有任何规定,气氛也很随性,只要你付得起最低10先令就没有问题。这里的菜式每一道都经过主厨的精心设计和创意。
 
     卡尔娜带楚龙来到了她经常光顾的小店,店长看到是卡尔娜,马上满脸笑容的跑过来说到:“卡尔娜,你好久没来了”。
 
    “赫斯顿叔叔,我这不是来了吗,最近家里有点事儿,所以没有来您这里”卡尔娜冲走过来的赫斯顿来了个拥抱。
 
   “这位先生是?”赫斯顿微笑着说道
 
  “噢,他是伯父的朋友楚龙,也是我的朋友,我就带他来赫斯顿叔叔叔叔这里来品尝你的美食了”卡尔娜指着楚龙向赫斯顿介绍道。
 
 “噢,里面请楚先生”赫斯顿带着楚龙和卡尔娜向里走道。
 
“店长,麦克先生找您有事儿”这时店员走过来对赫斯顿说道。
 
“噢,实在抱歉,卡尔娜你和你的朋友先点餐,我有点事儿,不能陪你们了”赫斯顿满脸歉意地说道。
 
“没关系的,赫斯顿叔叔,您忙您的?”卡尔娜无所谓的说道。
 
“雷德,先给他们上一份特色菜”赫斯顿对店员说道。
 
“好的先生”雷德说道。
 
     楚龙和卡尔娜找了一个靠窗户的位置坐下来后,雷德递上来两个铁皮罐头,一罐头氮气,一罐头开胃酒、柳橙汁和绿茶的混合液。卡尔娜。取一根银勺,浇上混合液,混合液上面再加一层氮气,送进嘴巴,顿时舌头上丝丝作响,有凉凉的感觉。据雷德说这道菜的目的是清口,给舌头洗个澡,保证待会儿品尝美食不受干扰。
  
     接下来楚龙尝到了不少美味,熏鱼、约克郡布丁、糖浆馅饼、黑梅蛋糕、酥饼、带骨腿肉下面烤的土豆、英格兰北部美味土豆饼、都柏林大虾、牛津桔皮果酱、斯蒂尔顿乳酪,可是楚龙总感觉哪里不对,突然响起了开胃菜向卡尔娜问道:“卡尔娜,赫斯顿是不是在美国学过厨艺?”
 
   “你怎么知道的”卡尔娜疑惑道。
 
     “我曾经去过美国的加利福尼亚州南部找朋友,品尝过美国的厨师做的菜,感觉赫斯顿的菜风格和味道,让我想起了在美国的时光”楚龙满脸怀念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