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社会|历史 > 穿越之厨王 > 第一卷 > 第九章 老根蛋饼
第九章 老根蛋饼



更新日期:2014-07-13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有特色的饼?”老翁满脸困惑的望着李奇。
  “不错!”
  李奇点点头道:“也就是你要做出一种别人做不出的饼来。”
  说起这饼来,李奇12岁的时候,就已经会做50多种各色各样的面饼,他本想教这老翁一些做法比较复杂,非常具有特色的面饼,但是他又怕这老翁记不住。
  什么饼既好吃,做法又简单,而且还比较便宜呢?
  李奇皱眉想了想,忽然眼前一亮,道:“有了,葱花鸡蛋饼。”
  “葱花鸡蛋饼?”老翁诧异道。
  李奇“嗯”了一声,这葱花鸡蛋饼可是他小时候最喜欢的吃的早餐,老少皆宜,做法也相当简单,最关键的是,目前这北宋还没有这葱花鸡蛋饼。
  接着李奇又详细的把这葱花鸡蛋饼的做法以及一些关键的窍门与那老翁解释了一遍。
  老翁听了,面色先是一喜,忽然又变的有些郁闷,道:“小哥,你是不知道,我这烧饼,本来就赚不了什么钱,要是再在这里加鸡蛋的话,我怕---!”
  这老翁还真不会变通。李奇苦笑道:“这个就再简单不过了,你把价钱提高点就是了,反正这里又没有什么物价局,什么价还不都是你说的算,只要你的饼好吃,还怕没有人来买么。对了,我还得提醒你一句,你这饼做的太厚实了,即使再好吃,别人吃一个就饱了,就算还想吃也吃不下去了,所以,你得把这烧饼弄薄点,弄大了一点,让人看着舒服就行了,这样的话,不仅容易入口,而且赚的至少是现在的几倍。”
  李奇的小小一个点拨,那老翁立刻明白了许多东西,点头笑道:“小哥,我知道该怎么做了,真是太谢谢你了。”
  李奇叹道:“其实做生意这事,最终还得靠自己去实践,去领悟,就好比这吆喝,其实里面也有许多技巧的。”
  老翁奇道:“吆喝也有技巧?”
  “当然,你知道什么叫做品牌效应吗?”李奇问道。
  老翁木讷的摇了摇头。他又不是穿越来的,岂会知道这品牌效应。
  汗!我怎么又扯到这上面来了,哎哟,这个还真难解释。
  李奇心中叫苦不迭,他方才只是一时嘴快,多说了那么一两句,绝非有意的。和一个连大字都不识几个的老头,谈品牌效应,这真是自讨苦吃啊!
  但是说出去话,已经收不回来了。李奇只好硬着头皮上,问道:“老大爷,你平时吆喝的时候,是不是就光喊‘烧饼’?”
  老翁点点头,道:“大家不都是这么喊的么。”
  李奇翻了个白眼,道:“正因为大家都这么喊,所以你才不能这么喊,品牌效应,其中有一个很关键词,那就是独一无二,说的通俗一点,就是你要给你的饼,取一个独一无二的名字,明白吗?”
  老翁十分诚实的摇了摇头,给饼取名字,这可真是闻所未闻啊!
  靠!这还不明白,看来这老翁还真不是一个做生意的料。
  李奇心里感到很是无奈,也懒得再去做过多的解释,直接道:“若是你以后卖我教你做的那葱花鸡蛋饼,那你决不能就光喊‘蛋饼’,‘蛋饼’,你得加些自己元素进去,就比如---对了,老大爷,你叫什么名字?”
  说了这么老半天,李奇忽然发现自己连对方的名字都不知道,心里尴尬不已。
  老翁正听的入神,忽听李奇这么一问,微微一愣,连忙道:“小老儿姓张,张二根。”
  这名字还真够土根的,不过,倒是挺符合烧饼的形象。李奇抿了抿嘴,抱拳道:“张大爷,我叫李奇。”
  张二根急忙作揖道:“原来是李公子,小老儿真是有眼不识泰山。”
  我算哪门子公子?李奇忙伸手阻止道:“别,我可不是什么公子,张大爷,你就叫我李小哥吧。”
  张二根憨厚的笑了笑,点头道:“哎,李小哥。”
  李奇瞥了眼张二根,脑里忽然冒出一个名词来,喜道:“‘老根蛋饼’,对,就叫‘老根蛋饼’,这名字容易记,也比较符合你的形象。”
  “老根蛋饼?”张二根跟着念了一遍,露出一副似懂非懂的表情。
  “不错!你只要记住,不管你以后是卖烧饼,还是蛋饼,你吆喝的时候,前面都得加上‘老根’两个字,这‘老根’也就是你的品牌,你可别小看它哦,或许将来,它将会给你带来意想不到的惊喜,所以你要把它看得比你自己的名字还要重要。”李奇点头道。
  张二根忙点头,道:“哦哦,我记住了,我先吆喝两句,你看对不对。”说着他扯起嗓子吆喝道:“老根蛋饼,老根烧饼。”
  别看这老翁一把年纪了,倒也中气十足,声音非常洪亮。
  李奇微笑的点点头,道:“不错,不错。”
  张二根裂开嘴呵呵笑了笑,心里非常感激李奇,道:“李小哥,你的大恩大德,小老儿真是无以为报---。”他一边说着,一边弯下腰又从篮子里拿出几个烧饼来,准备送给李奇,谁料一抬头,面前哪还有李奇的身影,左右望了望,发现李奇已在数丈以外了,而且还在一个劲埋头向前冲,张二根忙喊道:“啊哟,李小哥,你怎么就走了呀?”
  不走?不走难道还等你的烧饼,我可不会再上当了。李奇头也不回的叫道:“张大爷,不好意思,我突然想起还有急事要办,再见!”
  ++++++++++++++++++++++++++++++++++++++++++
  别了那老翁后,李奇找了一家脚店坐了下来,一边喝着茶水,一边寻思着自己为啥非要一个劲的找事做,就不可以跟那老翁一样,在街边弄个小摊子,卖些小点心什么的,自己做老板那总比打工强吧,反正也要不了多少本钱,而且这年头还没有城管,用不着隔三差五,就挑着担子,四处乱窜。
  李奇想得倒是挺美好的,殊不知这里的衙差比城管还要猛,城管罚款至少也有个明码标价,这里的衙差可是有多少就要多少,而且他们“逛街”的次数,比城管至少也得多出一倍来。
  “好,就这么办,我还就不信,自己连个老翁都不如。”
  李奇越想越觉得摆摊这条路可行,喝完最后一口茶,扔下几个铜板,便起身离去。
  从茶馆出来后,李奇伸个一个懒腰,整个人都精神多了,真可谓是人逢喜事精神爽。
  沿着河边快步朝着醉仙居走去,现在最主要的就是找吴福荣,向他借点本钱,毕竟他在这里认识的人不多,唯一可能借他钱的也只有吴福荣了。
  走到一半,忽然瞧见前面人头攒动,喧闹不已,远远望去,只见数十个书生文士,围在一栋有着五层楼高的阁楼前。
  前面发生什么事?
  李奇甚感好奇,快步走上前,站在人群后面,抬头一看,神色一愣,只见二楼房檐上挂着一块硕大的牌匾,上面写着金灿灿的三个大字---翡翠轩。
  咦?这不就是将醉仙居弄得倒闭的翡翠轩吗?果然离醉仙居够近的,这尼玛最多也就是二三里路。
  李奇又仔细的观察了一番,但见这阁楼飞檐画角,雕梁画栋,富丽堂皇,在这汴河大街上,颇有一览众山小的气势。
  曰!这难道就是北宋的五星级酒店?难怪醉仙居会败在它手里,光看这门面,两家就不是一个档次的,我要是客人,我也会跑到这里来。
  李奇心里叹了口气,又顺着众人的目光,但见两条红色的条幅从三楼直落下来,迎着微风,轻轻抖动,众人纷纷指着那两条条幅,议论纷纷。
  左边那条上面写着‘一川风月留酣饮’。
  右边那条上面写着‘酌来竹叶凝怀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