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社会|历史 > 穿越之厨王 > 第一卷 > 第六章 牛刀小试
第六章 牛刀小试



更新日期:2014-07-09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曰!这尼玛也能叫厨房?茅房还差不多。
  这绝对是李奇见过最烂,最脏,最简陋的厨房了。
  屋子中间摆着一张长方形的大木桌子,上面放着一些碗筷,一块砧板,砧板上放着一片猪肉,边上还散落着一些竹笋和一些大蒜等配料。左侧靠墙有着两个砖头砌成的大柴灶,一个上面放着一口大铁锅,另一个看上去似乎已经很久没有用了。柴灶边上还有一个小桌子,桌上面放着一些大小不一,形状各异的器皿,看上去应该是装调味料用的,小桌旁边还放着一个盛满水的大木桶。在屋子的最里面还堆着放少许已经劈好的木材。
  李奇连参观的兴趣都没有了,只想赶紧闪人,直接问道:“哎,六子,你们这里都有些什么菜?”
  “不都在桌上吗,你自己不会看啊!哦,对了,桌子下面还有一条鲤鱼。”吴小六搂着一捆木柴,扔在炉灶前,不耐烦的说道。
  “呃.!”
  李奇来到桌前看了看,见上面除了一片猪肉以外,就剩下一些竹笋了,登时冒了一头冷汗,诧异道:“就这点菜?”说着还拿起那片有着一斤来重的猪肉闻了闻,MD,幸好没馊。
  “这还是准备留给我们自己吃的。”吴小六没好气道。
  艹!不是吧?这么大一间酒楼,就这点菜?太坑爹了吧。
  李奇开始有些后悔刚才为什么一时冲动,留下那两位客人。不过后悔归后悔,他可不是那种遇点挫折,就知难而退的男人,在后悔的同时,他心里已经在思考,等下该做些什么菜好。
  其实李奇之所以留下那俩主仆,并非意气用事,只是他觉得自己在这里白吃白住了这么多天,总该为他们做些事,能先还一点,算一点。
  不得不说,吴小六的确是生火的一把好手,这才一会的功夫,他便把那个炉灶给烧的旺旺的。
  吴小六站了起来,用袖子擦了擦脸上的汗,见李奇还站在桌前发呆,心中一紧,忙喊道:“李公子,李公子。”
  李奇微微一怔,转过身来,见火已生好了,便道:“行了,你先出去招待客人吧,我等下自己把菜端上去。”
  吴小六狐疑的瞟了李奇一眼,满脸忐忑之色,道:“那你快点,有什么事记得叫我。”
  李奇心里还在考虑做什么菜,根本就没有注意听,只是敷衍的点了点头。
  真是个怪人。
  吴小六挠挠头,走了出去。
  从厨房出来后,吴小六又来到二楼,见那两位客官没有什么吩咐,便又回到了柜台上。
  过了一会儿,吴小六见厨房里依然还是没有什么动静,心里忐忑不安,在门前踱来踱去,自言自语道:“怎么还没好?”
  又过了半柱香的时间,吴小六见李奇还没有出来,心中已是懊悔万分,用力的抓了抓头,我当时怎么就鬼迷心窍了,让他去做菜了,你说一个醉汉,能做出什么菜来,这要是让叔知道,还不得骂死我去,唉,算了,还是进去看看比较稳当。
  吴小六越想越害怕,刚准备去厨房一探究竟,忽听得外面传来吴福荣的声音,“六子,六子。”
  真是怕什么就来什么。
  吴小六吓得浑身一哆嗦,转头一看,见吴福荣正风尘仆仆的从外面走了进来,惶恐道:“叔,您怎么就回来了?”
  吴福荣皱眉看了他一眼,诧异道:“那我应该什么时候回来?”
  吴小六一时语塞,见就吴福荣一人来了,急忙转移话题,问道:“咦?周师傅呢?”
  “周师傅还在府上,我先回来打点下。”吴福荣喝了一口茶水,吩咐道:“六子,你先把门关上吧。”
  吴小六一怔,急忙问道:“叔,您的意思是?”
  吴福荣点头道:“嗯,夫人已经决定卖店了。”
  “啊?”
  吴小六眼神瞬间黯淡下来,问道:“那夫人找到了买家没有?”
  吴福荣摇摇头道:“还没有,不过这几天就不要做生意了,反正也没有什么客人来,你快些把门关上吧。”
  “哦!”
  吴小六应了一声,忽然想到楼上还有两位客人,登时楞在原地,一时不知该如何是好。
  “你还站在这里干什么?还不快去。”吴福荣见吴小六还站在原地发愣,当即怒道。
  事到如今,吴小六知道瞒不过去了,哭丧着脸,指着楼上道:“叔,楼上还有两位客人了。”
  “什么?”
  吴福荣惊呼一声,立刻压低声音道:“你小子糊涂呀,周师傅都不在,你拿什么给客人。”
  “这都怪那李公子,是他非得留下那两位客人的。”吴小六急忙把责任都推在李奇身上。
  “李奇?”吴福荣诧异道。
  “除了他,还有谁。您要是不信,他现在就在厨房,您自己去问他吧。”吴小六没好气道。
  吴福荣一脸狐疑之色,瞥了眼吴小六,道:“你在这里看着,我去厨房看看。”
  就在这时,忽然从后屋里传来一阵香味。
  “哇!什么东西,好香啊!”吴小六惊呼道。
  吴福荣也停下脚步,使劲的嗅了嗅,皱眉道:“莫非.。”
  话还刚出口,只见李奇端着三碗菜从后屋里走了出来,见吴福荣正站在大厅里,道:“咦?吴大叔,您回来了啊!”
  吴福荣木讷的点点头,快步上前,瞥了眼李奇手上端着的那三盘菜,顿时倒抽一口冷气,这三盘菜式,他可是从未见过,不可思议的问道:“这---这是你做的?”
  李奇点点头,讪讪笑道:“我见周师傅不在,便自作主张留下了两位客人,您不会怪我吧?”
  “哇!李公子,你真的会做菜啊!”反应过来的吴小六也走到李奇身旁,望着那三盘香味扑鼻的菜肴,兴奋的叫道。
  这叫什么话!
  李奇翻了下白眼,没有理他,朝着吴福荣道:“吴大叔,要是没事,我先把菜端给客人。”李奇虽然从小就学会做菜,但还是第一次端盘子,颇觉有趣。
  “哦!那你快去吧。”吴福荣急忙点头道,他到现在都还没有反应过来。
  “李哥,这粗活就让我来做吧。”吴小六兴奋的连对李奇的称呼都变了,伸手就从李奇手里将托盘接了过来。
  李奇笑了笑,然后两人一起上楼去了。
  两人一前一后来到楼上,只见那紫袍公子正坐在一张靠窗的桌子前,目光散漫的望着窗外,那随从则是恭敬的站在边上,俩主仆有说有笑,脸上丝毫没有露出那么一丝的不耐烦。
  吴小六把菜放好后,笑道:“客官,请慢用。”
  紫袍公子面露诧异的盯着桌上的这三道菜肴,一盘金灿灿的猪肉片,一盘连一滴汤都没有的鲤鱼,一盘晶莹剔透竹笋丝,顿时惊奇道:“咦?这些菜式好生奇怪?”说着便朝着李奇问道:“小哥,这三道菜都是你做的?”
  李奇点点头,道:“让您见笑了。”
  紫袍公子又在看了看这三道菜,依然还是没有什么头绪,面色尴尬的向李奇问道:“敢问这位小哥,能否告知在下,这些菜都叫些甚名?”
  “当然!”
  李奇先是指着那盘猪头片,道:“这是回锅肉。”然后又指着那盘竹笋,道:“这是油焖笋。”最后指着那盘鲤鱼,道:“这是煎封鲤鱼。”
  “回锅肉?油焖笋?煎封鲤鱼?”
  紫袍公子小声将念了一遍,白纸扇一合,笑道:“有趣,有趣。”迫不及待的朝着一旁的随从打了个眼色。
  那随从立刻拿起碗筷,分别从三道菜里面夹了一小撮放入碗内,然后将碗筷放在那紫袍公子面前,道:“公子爷,请慢用。”
  紫袍公子将白纸扇放在桌上,拿起筷子,夹了一根竹笋丝放入嘴中,轻轻咀嚼后,眼中一亮,赞道:“香脆可口,味道甜美,不错,不错。”说着又夹起一片回锅肉放入嘴中,一副陶醉的表情,道:“肥而不腻,烂而不散,爽滑可口,想不到如此不起眼的一片猪肉竟然能够做出如此美味来,了不起,了不起啊!”
  在北宋,羊肉和牛肉最流行,一般的富贵人家都不愿意吃猪肉。东坡兄都曾说过,‘黄豕贱如土,富者不肯吃,贫者不解煮’,可想而知当时猪肉的地位是何其悲惨。
  一旁的吴小六听到这位紫袍公子的赞叹,兴奋的双眼透着精光,满脸洋溢着欣喜之色,旁人不知,还以为这三道菜是出之他手了。
  对于这些赞美之词,李奇倒是显得有些平淡,不过这也难怪,他以前可是天天活在赞美声中。
  紫袍公子又从碗里夹起一小块鱼肉放入嘴中,咀嚼一番后,还来不及咽下,便已发出阵阵惊叹,赞道:“煎封鲤鱼,好!果真是菜如其名,鱼肉的香味和鲜味全被封在里面,外焦里嫩,香甜甘醇,妙,实在是太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