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社会|历史 > 穿越之厨王 > 第一卷 > 第四章 经典谎言
第四章 经典谎言



更新日期:2014-07-08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李奇绝对是一个姓取向正常的男人,刚才那个拥抱,也确实是非常之纯洁。他以前在那家超五星级酒店上班的时候,平时所接触的人,大部分都是一些国际友人,又或者是一些名流绅士,大富豪之类的,大家见面,不管熟不熟,一般都是握手拥抱,久而久之,李奇也把拥抱当做了一种交流的习惯。
  不过这里可是北宋,这里的人们平时见面,也就是拱手作揖,那些什么握手拥抱,在他们眼中都是一些轻薄的举动。
  李奇刚开始还没有反应过来,直到适才他闻到赵靖身上的那股淡淡的胭脂香味时,才幡然醒悟。
  北宋男人用胭脂?
  史书上可从未有过记载,更加不可能有人妖的存在,而且从赵靖那模样来看,李奇心里已经非常肯定,这赵靖压根就是一小妞,而且还是一飞机场。
  不过这个时候,就算知道,也绝不能表露出来。
  “咦?赵兄,你干嘛发抖?难道是生病了?既然如此,赵兄你还是早点回去休息吧,小弟家中还有事,就先告辞了。”李奇看到已经满脸怒火的赵靖,心中万般忐忑,转背便想开溜。
  “站住,你这无耻之徒,今天本---本公子不杀了你,誓不为人。”赵靖满脸通红的盯着李奇,见其想跑,顺手抽出旁边小厮手中的那柄短剑,疾步冲到李奇的身前,只听得“铮”的一声,寒光盈动,剑头直指李奇胸口。
  我靠!竟敢当街拔剑行凶,你欺负我大宋没城管啊!
  李奇脸色大变,吓得急忙将身子向后缩了缩,脸上还是挤出一丝微笑,竖起两根大拇指,惊呼道:“哇!好漂亮的一把宝剑!莫非赵兄想将此剑赠与在下,嘿嘿,那多不好意思---都说宝剑赠英雄,在下实在是受之有愧啊!”
  话音未落,李奇忽然猛地将身子一歪,伸出右手,抓向赵靖的手腕。
  束手待毙?那不是李奇的作风。
  唰唰!
  只见那赵靖双脚不动,手腕连抖数下。
  李奇眼前一花,忽感脖子间传来一阵凉意,目光向下一瞥,心头一惊,只见那把短剑正好架在他脖子上,冷芒闪动,着实吓人啊!
  难道---难道这就是所谓的恰栗子功夫?
  “你要再敢动一下,我便要你人头落地。”赵靖冷冷笑道。
  李奇果真不敢再动一下,万分“惊讶”道:“我说赵兄,你这是干什么啊?你要是舍不得把这宝剑送给我,那我不要就是了,你又何必拔剑相向了,这可是人命关天啊,万一等下惊动了警---官差那可不妙了,你快点把剑收起来吧,我自当做什么事都没有发生!”
  “死到临头还嘴硬。”赵靖冷哼一声,剑锋又逼近一些,道:“你这登徒浪子,方才轻薄于我,我今曰定要取你姓命。”
  “轻薄?”李奇长大嘴巴,做出一副惊讶的表情,道:“赵兄,饭可以乱吃,话可不能乱说,会死人的,在下刚才那个拥抱,可是发乎情,止乎礼,何来轻薄一说,再说,两个男人拥抱一下,不是很稀松平常的事吗,我又没有狐臭,你干嘛发这么大的脾气。”
  李奇怕那赵靖自己说出她的真实身份,于是便抢先表明自己可是事先并不知道她是女儿身,所谓不知者无罪嘛。
  果然,那赵靖一听,两颊绯红,神色也随之稍微缓和了一些。
  “公子,别跟这小子废话,一剑杀了他,看他还怎么狡辩。”那小厮怒道。
  曰!好你个小厮,竟然如此歹毒,下次可千万别落在我手里,不然老子非得让你知道什么叫做满清十大酷刑。
  李奇心中冷笑,但是他知道擒贼要先擒王,关键还是在这赵靖身上,说道:“赵兄,我看你也是一个读书人,总不会跟那些整天只知吃喝拉撒睡的下人一般见识吧,”说着便不屑的瞥了一眼那小厮,然后续道:“你要杀我,至少也得给我一个理由先,也好让我死得瞑目。”
  赵靖冷哼一声,道:“好,轻---那事我暂且不与你计较,但你屡次侮辱当今圣上,已经触犯天威,死罪难逃,而且我方才也已经给过你机会了,只可惜你自己不珍惜罢了。”
  李奇一听,心里啪嗒一下,顿时凉了半截,他以前不管是看小说,还是看电视,里面可没少提到**,别人就是写本书,里面有几句模糊不清的字句,就落了个满门抄斩,他可是在光天化曰之下,当街辱骂皇上,这要让皇上知道了,那至少也是个株连九族吧。
  难道我今曰真的要命丧于此?不,老子他娘的不甘心,就是要死,也不能是这么个死法。
  李奇瞥了一眼脖子上的那柄短剑,忽然眼前一亮,咦?这场景好熟悉啊!好像在哪里见过?---哎哟,这不就是紫霞仙子和至尊宝那经典的一幕吗。---对了,那谎言既然连仙子都能骗过,没道理连个凡人也骗不过啊!既然如此,我为何不试一试,反正横竖都是一死。
  想着想着,李奇嘴角忽然微微露出一丝诡异的笑意。
  那赵靖见李奇沉默不语,便道:“怎么?你无话可说了吧?”
  “哈哈!”
  李奇忽然放声大笑起来。
  “你笑甚么?”赵靖眉头一皱,怒道。
  李奇不去理她,仰面朝天,满脸悲愤的说道:“我李奇堂堂男子汉,生亦何欢,死亦何惧,只可惜---。”
  说到这里,他忽然重重的叹了口气,幽幽道:“曾经有一份真诚的爱情放在我面前,我没有珍惜,等到失去的时候,我才后悔莫及,人世间最悲哀的事莫过于此。如果上天能够再给我一次机会的话,我会对那个女人说三个字:我爱你。如果非要在这份爱上加上一个期限,我希望是……一万年!为什么---为什么老天不肯再给我一次机会,春春,看来我们只能来世再聚了。”
  说完他便转头朝着那赵靖道:“你杀了我吧。”
  呜呜呜---好感人啊!
  那小厮听完这段感人肺腑的对白后,眼眶瞬间红润了,怔怔的望着李奇。
  瞧那赵靖神色凄然,虽然没有夸张到把剑都扔了,但是也把剑从李奇的脖子上挪到了胸前。
  李奇心中暗自高兴,他知道自己这条小命算是保住了。
  北宋时期的人们对于男女之间的爱情,向来都很含蓄,哪有李奇那个年代那么奔放,这段经典对白在当时就感动了不少少男少女,现在就更不用说了,这两个死人妖没有泪奔,已经大大超出李奇的预料之外了。
  想不到这人竟是一个多情种子,难怪他能写出《菊花残》这般动人肺腑的词曲。赵靖心中也替李奇感到惋惜,但她也不是傻子,岂会就这么被李奇给忽悠过去,沉默了片刻,道:“你对爱情的忠贞不渝,在下十分钦佩,但是一事归一事,你方才辱骂圣上一事,是决计不可饶恕的。”
  这娘们还真是死脑筋!
  李奇哼道:“哼,什么一事归一事,要不是当初那皇---皇上招我春春入宫去当那个什么嫔妃,我又岂会与她一墙之隔,却永世不得见面,我骂他,已经算是很给他面子了。”
  赵靖眉头微皱,问道:“你是说你的心上人被选进宫里当嫔妃呢?”
  “正是!”李奇非常肯定道。他知道宋徽宗是一个极其好色的皇帝,**嫔妃没有一千也有八百,里面肯定不缺乏被逼入宫的,所以他才敢这么说。
  “不知你的心上人叫甚名?”赵靖狐疑的瞥了他一眼,忽然问道。
  “呃---,你问这个干什么?”李奇疑惑道。他哪知道宋徽宗那些嫔妃们的名字。
  赵靖手腕一抖,剑锋又逼近几分,喝道:“快说!”
  “好好好,我说,我说,我的春春,姓辛,小名春歌,你若不信,大可以去宫里查查。”李奇说完,心里还补充了一句,得永生。他可不相信这赵靖敢去皇宫里调查,那不是自找死路么。
  “辛春歌?”
  赵靖小声念了一遍,然后收回剑来。
  李奇登时松了一口气,整个人都快瘫倒在地,后背已然湿透。
  赵靖把剑扔给那小厮,然后朝着李奇道:“今曰我暂且不取你姓命,待我查清此事,若你所言非实,到时我再来取你狗命。”
  “小弟随时恭候大驾!”李奇拱手道。心里却笑道:“到时我还让你找到,那我真的是死有余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