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玄幻|武侠 > 仙侠修真小说 > 仙剑奇侠传六 > 第一卷:尘缘 > 第六十九章 受命离开
第六十九章 受命离开



更新日期:2012-10-03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山洞中一片红色的光华褪去之后,悬浮在半空之中的男子终于轻轻地落了下来。幕汐擦了擦额头的香汗,转头对雪苑道,“姐姐,司马大哥所受的伤甚为古怪,幕汐只能暂时保住他的性命而已,若要根除,恐怕需要将他送回蜀山去找他的师父了。”
    雪苑轻轻一笑,抬手摸摸了少女微微苍白的脸颊,道,“好妹妹,辛苦你了!”
    幕汐笑着抱住雪苑道,“只要姐姐开心幕汐做什么都可以的!”
    雪苑爱怜地摸了摸幕汐的头,道,“傻姑娘,你长大了还有自己的事情要做,不能一直腻在姐姐身边的。”
    幕汐假装生气道,“姐姐有了司马大哥就不要幕汐了么?”
    感觉到她话中的玄机,雪苑急道,“怎么会!坏丫头,怎么说话呢!”
    幕汐调皮地眨了眨眼睛道,“姐姐,你喜欢司马大哥对么?”
    雪苑一直冷静的脸上掠过一丝慌张和娇羞的神情,就在这时北堂潇带着小漓和云孟飞也来到了洞中,望见二女脸上那奇怪的表情,他不由地来了兴趣,拉住幕汐道,“好妹妹,跟我讲讲你们说了什么笑话好么?”
    幕汐瞪了他一眼嗔道,“谁是你妹妹!别乱叫!”
    这时雪苑已然恢复最初的神态,她静静地坐在司马南的身边,用丝帕轻轻地擦拭着男子额前的汗渍。这么多天来她一直都是这么细致的照顾着他,不知道有一天当他醒来之后还会不会将自己当做妖怪一般毫不留情地置于死地?就算有那么一天她也不会后悔的吧。
    原本重伤昏迷的司马南在经过幕汐还魂咒的治疗下,显然已经好转了许多,苍白的脸上终于现出了一丝生气,在雪苑那温婉而宁静的气息中他缓缓地睁开了眼睛,在望向眼前这美丽的女子时,他的眼中掠过一丝异样的情感。
    “是你救了我。”
    “你醒了,感觉怎么样?”
     司马南轻轻地闭上眼,脸上浮现出一抹痛楚,“你不恨我么?”
     雪苑缓缓摇了摇头道,“我为什么要恨你?”
     司马南微微一叹,转头望向山洞中其它的人,在看见北堂潇的一刹那,他的眼中猛然绽放出希望的光彩。
    北堂潇微微一笑道,“在下北堂潇,司马大哥可是蜀山仙宗之人?”
   司马南神情不变,了然一笑道,“你见过子川对么?”
   北堂潇神情一黯,道,“是的,可是他已经不在了。”
   司马南眼中掠过一丝疑惑,“可是师父明明说过,子川的命轮才刚刚开始转动而已,怎会如此轻易死去?”
   “也许他还活着吧…….”
   司马南微微喘息片刻,再次对北堂潇道,“北堂兄弟,如果我没猜错,你也是师承蜀山吧,师父曾说,修道之人不求万古长生,但求为天下尽一份绵责,司马南有一事相求,还望北堂兄弟答允。”
    北堂潇心下雪亮,他是要让自己帮忙去找昆仑镜吧。这也是子川兄弟的使命,假如他真的死去,那么自己这个做兄弟的也当尽力为他完成遗愿。
   当下他点了点头道,“你说。”
   司马南欣慰一笑道,“我果然没有看错人。师父说过,昆仑镜出世将预示着一场人间浩劫的降临,六道轮回又岂能任由凡人更改,一切都是劫,我们必须找回昆仑镜将它重新封印,否则六界之间将永无安宁之日。”
    北堂潇点了点头,道,“好,我答应你,可是你的伤?”
    司马南凄然一笑道,“那魔君之力非凡人能比,我能活到今日已是大幸。”说罢他不禁望了望一旁沉默的白衣女子,目光中闪过一丝歉疚和感激之情。
    夜晚,明媚的星光从天际悄悄地洒落在山顶之上,夜风之中,雪苑一身白衣飘飘,长长的秀发柔顺地垂在肩上,她静静地握着一杆玉箫放在唇边吹奏,清亮的箫声漫过山野在那山谷之中悠悠回荡,说不出的美丽寂寞。
   不知何时,她的身后已然多了一个蓝衣少年,那少年静静地望着女子美好的背影,微微踏步上前和她并肩而立,脚下的深渊之中轻轻地漂浮着朵朵洁白的云霞。箫声一顿,雪苑微微转头望着北堂潇道,“你来了。”
   北堂潇点了点头,“雪苑姐姐深夜叫我出来有什么重要的事情么?”
    雪苑微微一笑,“我在这周围布了结界,你很聪明,应该猜到我要说什么了吧。”
    北堂潇心下一阵茫然,“请姐姐明示。”
    雪苑轻轻叹息一声道,“答应我,离开幕汐好么?”
    北堂潇剑眉一皱,不解道,“为什么?”
    雪苑道,“天机不可泄露!”
    北堂潇沉吟片刻,脑海中忽地掠过两个女子的容颜,究竟什么是爱呢?心中那丝斩不断的牵挂又是什么呢?
    他缓缓地摇了摇头,“为什么?”
    雪苑轻轻摇了摇头,“以后你自会明白,答应我好么?”
    不知道为什么,面对女子那双恳求的眼睛,无论他多么的不愿意,却也鼓不起勇气来拒绝她。
   “等我离开这里去空寂山之后,请帮我好好照顾幕汐,还有那两个孩子。?”
    雪苑眼中掠过一丝不忍,他终究还是放不下的。
   “恩,我答应你,你也要好好的照顾自己,记得一定要好好活着。”
   北堂潇轻轻点了点头,就在转身的一刹那,他忽然顿住脚步,对身后的女子道,“雪苑姐姐,你认识北堂风么?”
   那是爹的名字,就算她不是那画中人,也必定和画中人有着某种关联吧。
   雪苑望着北堂潇的眼中一片迷茫,“北堂风?我不认识,怎么了?”
   北堂潇点了点头,随即道,“没事,我走了,雪苑姐姐保重。”
   说罢他飞身而起,踏着光芒流转的碧霄神剑转眼间消失在夜幕之中。
   悬崖边,那女子依旧久久地伫立,北堂风,北堂潇,原来他是他的儿子!她轻轻闭上眼,一滴泪顺着面颊滑落,然后滴入脚下的深渊,“娘,他还活着。我应该恨么?”
   
    清晨,阳光透过洞口的藤草洒进山洞之中,洞口外那平台上,一身白衣的少女沐浴着阳光悄悄伫立。幕汐揉了揉惺忪的睡眼,转眼向洞中望了望,只见和小漓和云孟飞头靠着头睡的正香,司马南也依旧昏睡着,却惟独不见了北堂潇。
   “不好。”记得他昨日曾答应过司马南去找昆仑镜,难道他竟然撇下自己不辞而别了么?幕汐心中不由地难过起来,她抬头望向洞外,也不知雪苑姐姐在那里站了多久,也许她知道他是什么时候离开的吧。
   “雪苑姐姐。”
   听到少女的叫声,雪苑转身,阳光下她那美丽的脸上闪着晶莹的光芒,微微一笑,如繁花盛开,美丽而温馨。
   “妹妹,你醒了啊。”
    幕汐道,“他走了么?”
    雪苑缓缓点了点头,“他说,要你们好好照顾自己,在蜀山等他回来。”
    幕汐忽然像泄了气似地,跌坐在石板上,喃喃道,“傻瓜,那么危险,你一个人怎么可以呢!”
    “傻妹妹,他只是想好好保护你们而已,他那么神通广大,不会有事的。”雪苑安慰道。
     幕汐咬着唇扑进雪苑的怀中道,“雪苑姐姐…….他不会有事的对么?”
    “恩,他不会有事的。”

   千里之外,在大漠边缘那个小镇上,北堂潇背着长剑独自向前走去,要在这茫茫大漠之中找到空寂山月魔洞谈何容易,耽误之际还是先去那家客栈,关于那天晚上在客栈中见到的奇异景象或许会与月魔洞有关吧。记得在昆仑镜出世之时,曾经也闪过那种奇异的霞光,只要它再次亮起,那么他便可以循着昆仑镜的霞光找到月魔洞的所在。
    打定主意之后,北堂潇悠闲地在小镇中转了几圈,这小镇位于沙漠边缘,在白天却是异常繁华,而到了傍晚之际,人群散去就显得格外空旷寂寥了,也不知这是因何而起。他不经意间向四周望了望,却惊愕地发现了一个熟悉的背影。
   “千儿!”正当北堂潇迈步追去的时候,那女子悠然转入一条胡同不见了踪影,难道是自己看错了么?小漓说千儿被一群黑衣人抓走,当时他就觉得事有蹊跷,如今却是更加断定了,千儿的失踪好像并没有想象中那么简单。
   天色将晚,小镇中人群已然散尽,北堂潇连忙向那客栈奔去,想必去的晚了又要吃闭门羹了。毫无意外的是,客栈中果然换了老板,先前那个丑女也不知去了哪里,现在守店的却是一个老态龙钟的老头子,那老头见北堂潇到来,颤颤巍巍地向他走去,躬身问道,“这位公子是要住店么?”
    北堂潇点了点头道,“老人家,请问这家店以前的老板呢?”
    老头叹了口气道,“你是说我那丑孙女么?她已经嫁人啦。”
   “嫁人?!”北堂潇有些奇怪地道。
    老人径自领着他向后院那二楼走去,这一次却换成了对面的房间。北堂潇迟疑片刻,问道,“老人家,我要住那间!”说罢他指了指对面的房门,老者脸上掠过一丝恐惧,道,“那间是我孙女的闺房,不出租的!”  
    “她的闺房?”北堂潇更加奇怪了,上次那女子却故意安排自己去住那间房,这中间有着怎样的阴谋呢?当下他不漏声息地笑了笑道,“哦,女孩子家的闺房啊,那我就住这间吧。”
    老者感激一笑道,“夜晚将至,公子多多小心,老朽告退。”说罢他提着灯笼颤颤巍巍地下了楼。望着老者苍老的背影,北堂潇心中的疑问越来越多,这一切就等夜深人静的时候再来揭晓吧。他轻轻地推开了房门,解下背后的长剑竖在床边,然后轻轻躺下,是该好好睡个好觉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