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玄幻|武侠 > 仙侠修真小说 > 仙剑奇侠传六 > 第一卷:尘缘 > 第六十八章 白狐雪苑
第六十八章 白狐雪苑



更新日期:2012-09-28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远处那山脉连绵起伏一片苍翠,风卷起一层层碧浪,如海潮一般翻滚着向远方涌去。就在这晴朗的碧空之下,北堂潇和幕汐二人盘旋数周之后已然没有找到雪苑的影子。而幕汐心头那丝微弱的感应也在此刻消失的毫无踪迹。
   北堂潇不由地有些泄气,“汐儿,会不会是你搞错了?”
   幕汐蹙眉凝视远方,“不会的!雪苑姐姐一定就在附近!”
   飞行了这一日夜,北堂潇有些疲惫地道,“我们还是下去在树林中找找吧,没准雪苑姐姐就在下面呢!”
   幕汐疑惑地望着他,不过想想也是,在这高空之上放眼一望,除了碧浪漫天就什么也看不到了。当下二人方向一转,树林中的一片空地落去。
  “对了,汐儿,那天你怎么在那树林中呢?”身处茫茫树丛之中,北堂潇忽然想起那日树林中再见幕汐的场景,不由地有些好奇,这几日一直忙着云孟飞的事情,还没有来得及问她分别以后的事情呢。
   “还不都是因为你!”
   “因为我?”北堂潇有些不解道。
   “没什么!”少女咬着唇将余下的话咽了下去。
   “说嘛。”
   “哎呀,没什么啊。”她疾步向前走去。
    北堂潇一个箭步绕到幕汐身前,坏笑道,“说不说,不说的话我就要干坏事了奥。”
    幕汐连忙向后退去,急道,“好了嘛,那日在客栈中你和蓼依姐姐被那妖女暗算,是我救了你们!”
    北堂潇恍然,“奥,原来你一直都跟着我!为什么不出来见我,害我……..”
   “哼,谁跟着你啦,我只不过是偶然间路过而已。”
   北堂潇了然一笑,不由地对这娇俏可人的少女又多了几分怜惜之情。就在这时,一直在树林中等着二人的小漓和孟飞从远处跑了过来。
    “潇哥哥!”小漓一边抓住北堂潇的手一边气喘吁吁地道,“潇哥哥,那边…….来了一个奇怪的人!”
    北堂潇和幕汐对望一眼,“奇怪的人?”
    云孟飞接着道,“那人一身道士打扮,急匆匆而来不知要做什么?”
    话落,忽听林中一声大喝,“大胆妖怪,还不快快现身!”
    北堂潇顺着那声音望去,只见林中已然钻出一个身着破烂道服的老道士,那老道士拿着一个竹竿,竹竿上挂着一张破旧的白帆布,上面写着神算子三个黑色大字。
    望着那老道士奇怪的模样,幕汐忍不住失声笑了出来,那老道士一见有人嘲笑自己,不由地怒道,“臭丫头,竟敢嘲笑本仙人,看我怎么收拾你!哼。”
    说罢,他从怀中掏出一张黄色的纸符,放在嘴巴里舔了舔,然后猛然向幕汐丢来,纸符遇风骤然化作一道黄色的火焰眼看就要飞至少女的面前,只见剑光一闪,北堂潇低头轻轻吹了吹落在剑刃上的纸灰笑道,“老人家,这招骗人的把戏,早过时啦!”
    那老者一招被破,不由地恼羞成怒,怒道,“你这臭小子,还知道我是老人家么?还有你!”他指了指幕汐,“你爹没有教你尊敬老人么!哼。”
    幕汐忍住笑意,对那老者道,“您说这里有妖精?这是怎么回事?”
    那老者神经兮兮地摸了摸自己的胡须,笑道,“老夫,乃是修行多年的世外仙人神算子也!听说这附近出了一只狐妖,夜夜出来害人,所以老夫我路见不平拔刀相助,便进了这林子除妖来啦!”
   “狐妖?”幕汐脸色忽变,“她在哪里?”
   老者哼了一声,“我要知道还用得着这么大声的吼叫么!”
   北堂潇扑哧一笑,“感情您老是在叫那狐妖出来啊!”
   老者道,“怎么,有什么不妥么?”
   北堂潇哈哈狂笑,而幕汐却怎么也笑不出来了,“雪苑姐姐,是你么?可是雪苑姐姐从来不会害人的啊…….”
   “你是说?”北堂潇收敛笑容望着幕汐一脸沉重的样子,原来她一直说的雪苑姐姐是个狐妖!
    幕汐点了点头,心中忽地一动,道,“潇,我知道雪苑姐姐在哪里了!”
   她眼珠一转,对那老者道,“老人家,我知道那狐妖在哪里!”说罢,指尖一动向东指去,那老者想也不想哼了一声,就抱着竹竿向东跑去,当真是个奇怪的人。
   望着老者的身影消失在树林中,她转身对着一脸疑惑的北堂潇道,“潇,雪苑姐姐虽然是妖,可是她从来不会害人的!而且,她是我最亲的人!”
    北堂潇认真的点了点头,不管她说什么他都会信的,何况并非所有的妖都是坏的啊!幕汐微微一笑,抹去眼中那丝不安的情绪对北堂潇道,“我们走吧!”
    四个人沿着树林边缘的一条小道向后山走去,那里有个瀑布,迅疾的水流从半山腰落下,在山谷中溅起一层层雪白的水雾。宛如仙境一般美丽,北堂潇脑海中摹地掠过那晚在沙蓝岛中瀑布下的情景,心中一阵惘然,随即摇了摇头,转向幕汐道,“汐儿,你说雪苑姐姐她…….?”
    幕汐恍惚着摇摇头,“她的气息没了。”
    北堂潇蹙眉,望着半空中急落的瀑水,腾起的水雾幽幽扬扬地向外荡开,他微微一笑道,“汐儿,我知道它在哪里!” 
    幕汐疑惑地望着他,“你知道?”
    北堂潇转头对云孟飞和小漓道,“你们在外面等我们,我去去就来!”说罢抓起少女的手腾身向那水帘之中跃去。
    二人穿过水帘之后,才发现原来在这水雾之后的山壁上竟然有一个巨大的山洞,洞口不大不小正好被这水帘遮住,因此外人是绝对不会发现这里的。
   幕汐惊奇地睁大了眼睛望着北堂潇道,“潇,你怎么知道的?”
   北堂潇眨了眨眼睛道,“秘密,不告诉你。除非你拿东西来换!”
   幕汐白了他一眼,“切,就知道你不安好心,我才不要知道你的烂秘密!哼,我找雪苑姐姐去了!”
   北堂潇阴谋被识破,不由地气馁道,“喂,等等我!”
   这丫头,什么时候竟变得聪明了么?少年微微一笑,疾步向少女追去。   
   二人走过宽敞的前洞之后拐了两个弯来到后洞之中,一望眼前那无数个小洞口,两人不由地傻眼,这么多分洞口要走那一条才能找到她呢?幕汐苦着脸望了望北堂潇,不巧的是,此刻在洞外瀑流的干扰下,她怎么也无法感应到雪苑的气息。
   就在这时,北堂潇神情忽地一凛,猛然间转身才发现,不知什么时候在那空荡的洞口处忽然出现了一张雪白的网,而在二人前面的那些小洞口前也同时被那雪网覆盖住,两人顿时被禁闭在一个狭小的空间之中,北堂潇横剑胸前,一沉气正欲挥剑去破了那雪网,然而,就在这时幕汐忽然抓住他的手,喜道,“潇,是雪苑姐姐,她一定就在附近,她还活着,这是她的雪网!”
    北堂潇收了剑,仔细向那雪网看去,只见雪网上一片晶莹,如用冰雪编制而成,闪烁着冰冷的寒光,分外美丽。他正待伸手去摸,却被幕汐阻拦,“雪网蕴含千年寒冰之气,会被冻住的!”
   少年微微一笑,望着那越缩越小的空间,不由地蹙眉,道,“可是我们要怎么离开这里去找雪苑姐姐呢?”
   幕汐笑着挑了挑眉道,“这个你就不知道了吧!看我的!”
   说罢,她猛然间凌空飞起,玉手一扬,指尖急点,一道道红芒化作一团团火焰以古怪的轨迹向着血网冲去,转眼间没入雪网之中,那雪网发出嗤嗤融化之声片刻之后便现出了一个缺口。
   幕汐幽幽从半空落下,轻松地拍了拍手,叹口气道,“这雪网本是以雪苑姐姐的灵力凝聚而成,极其消耗灵力,用来防御之用,看来雪苑姐姐是遇到了什么棘手的事情。”
    二人从那雪网之中走了出来,就在此时,那原本还集结在众多洞口中的雪网缓缓地融化消失。幕汐心中一喜,随即道,“雪苑姐姐!”
    就在那其中一个小洞的洞口处赫然站着一个美丽的白衣女子,那女子一双如水的双眸中风情无限,浅笑之中带着让人无法抗拒的柔媚意之,果然是一只修道有成的狐妖。
   北堂潇猛然一震,不可思议地望着那女子道,“是你!!”
   幕汐欢喜地拉住女子的手亲昵地蹭了蹭她的肩膀笑道,“雪苑姐姐,我终于找到你了!这么久你去了哪里?我还以为你不要我了呢!”
    雪苑微微一笑,宠爱地摸了摸少女的头,“好妹妹,姐姐怎么可能不要你呢!此事说来话长,以后再告诉你!”
   说罢她轻轻望了一眼那望着自己愣愣出神的俊美少年,只见他眉宇间充斥着浩然侠气,却是个少年英雄。只是为什么会有一种熟悉而又亲切的感觉呢?仿佛是一个失散多年又重逢的亲人一般。
    “怎么,你认识我么?”
    北堂潇恍然摇了摇头,笑道,“额……….不认识,就是对姐姐有一种很亲切的感觉。”
    难道她真的是那画里的女子么?可是自己这般贸然去问会不会唐突了呢?当下他一咬牙忍住心中的疑问。
   幕汐微微一笑,“雪苑姐姐,他是北堂潇,就是他将我从火山地底救了出来!”
    雪苑微微惊愕,“火山地底?”
    北堂潇神情一黯,她还是没有记起那日在昆仑颠的事情,唉,也罢,记不记得又有什么关系呢。
   “就是,我在火山地底,然后他将我救了出去!”幕汐说完这句话的时候不经意间瞟了北堂潇一眼,见他神情有异,恍惚间觉得自己似乎漏掉了许多重要的东西,但是一时间却也想不起来了。
   雪苑望着北堂潇笑道,“多谢公子这一路上对幕汐的照顾。”
   北堂潇连忙摆手,“姐姐客气了,我们是好朋友嘛!”
   幕汐掩嘴一笑,道,“好了好了,姐姐,你还没有告诉我们你为什么离开昆仑山呢,还有你怎么又会在这里呢?”
   雪苑轻轻一叹,眉宇间掠过几许忧愁,“幕汐妹妹,北堂公子,你们跟我来!”
   说罢,她转身走进身后的山洞之中,北堂潇和幕汐二人对望一眼也跟在雪苑的身后走了进去。三人穿过那狭小的洞窟走到尽头的时候赫然发现洞口处竟然是一个深渊,四周是高耸入云的山壁,如同一个天然的枯井一般露出一片圆圆的天空。
   雪苑回头望了望北堂潇和幕汐二人,然后轻轻点了点头,飘身而下,向着那深渊对面飞去。二人急忙跟上,原来这对面的山壁之上还有一个隐秘的山洞,只不过被崖壁上那爬满的藤萝遮住了洞口,因此一般人很难看得到而已。看来雪苑寻此洞窟也是煞费苦心的,也不知究竟是为了什么。
   三人穿过那藤萝埋进洞窟之后才发现,原来这洞窟不过几丈大小,里面收拾的干干净净,靠里的石板上静静地躺着一个白衣男子,那男子双目紧闭面容苍白,像是受了极重的内伤。
    北堂潇乍一看还以为是陆子川,原来他和陆子川穿着一模一样,细细一看年纪要比陆子川虚长了几岁。
    “他是?”
    幕汐和北堂潇异口同声的问道。
    雪苑微微叹息,望着男子的目光格外温柔,“他名叫司马南,是蜀山中修道之人,半年前奉师命出山追寻上古神物昆仑镜,路过昆仑之时将我当做邪恶的妖邪收进了锁妖壶,我在里面待了数日之后身心俱损,眼看即将被锁妖壶神力化尽精元之际,锁妖壶猛然间打开,我趁机逃了出来,才发现他已经受了重伤,在约定的时间内他等不到他师弟,于是冒险独自进入空寂山寻找昆仑镜,可是却被魔君手下打成重伤……….”
   “是你救了他出来对么?”幕汐轻轻挽住雪苑的手,道,“姐姐,你不恨他捉了你么?”
   雪苑凄凉一笑,“人妖殊途,况且,斩妖除魔乃是他修道之人的本分,我又有什么好恨的?”她有意无意地瞥了一眼北堂潇,只见他一脸正气,却没有丝毫犹疑。
   北堂潇道,“人有好坏之分,这妖也是一样嘛!”
   雪苑笑道,“人心隔肚皮,你又怎知我是好妖坏妖?”
   北堂潇想也不想道,“北堂潇一见姐姐便觉亲切,更何况你又是汐儿的姐姐,所以自然是好妖咯。”
   雪苑被他一逗顿觉心胸开阔,抑郁之情也减了许多。
   二人心有灵犀,幕汐早已明了雪苑的心事,当下微微一笑,道,“姐姐别担心,或许幕汐可以救司马大哥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