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玄幻|武侠 > 仙侠修真小说 > 仙剑奇侠传六 > 第一卷:尘缘 > 第二十六章 七星老人
第二十六章 七星老人



更新日期:2012-02-26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东郊,梅林之中,陆子川拉着蓝茉菱的手穿过荆棘丛向那房屋走去。就在他们刚刚跨上门槛的一刹那,琴声戛然而止。蓝茉菱不安地望了望陆子川,只见他原本从容的神色缓缓变得凝重起来,忽听怀中的洛漓叫道,“哥哥,你看!”
    随着她的指尖,两人向身后的梅林看去,只见那梅林之中突然笼罩了一层浓浓的雾气,飘渺奇异,宛如幻境。陆子川深深呼吸,然后拉着蓝茉菱向那木屋之中走去。此刻,既然来了就应该进去看个究竟吧!
    推开木门,一间干净而又整洁的小屋展现在两人面前,小屋的北面是一张古朴的八仙桌,桌上放着一个花瓶,花瓶里插着几支枯萎的梅花,而那房屋四周的墙壁之上,挂着几幅画,画的全是傲雪胜放的梅花,然而,只有西面墙壁上的那副却是一株空枝,下面是一个空空的琴台,琴台上凌乱地撒着几朵凋谢的梅花,不禁给人一种凄凉的落寞之感。显然,这房间之中最引人注目的就数这幅残花图了,陆子川放下洛漓,走到那幅图下,细细地看了片刻,除了画作右边那一行小字就再也没有其它异常了。
    此时蓝茉菱也来到了这残花图前,仰起头望着那行小字喃喃念道,“断琴闻几声?残花弄月寒。可怜空枝寂,白头莫相见。”
   陆子川面色一怔,似是想起了什么一般,摹地再次望向那画作,只见琴台之上那把古琴赫然缺了一角,是为断琴,可是这究竟是什么意思呢?他百思不得其解,正自疑惑的时候,忽听身后洛漓尖声叫道,“梅花,梅花都落了。”
    陆子川和蓝茉菱一起回头,只见那另外几幅画作之上的梅花,突然像活了一般,纷纷扬扬地飘落在地上,转眼间只剩一片空枝。两人同时睁大眼睛不可思议地看着那画作之上的几株空枝,猛然间,琴声幽幽又响了起来,陆子川心中一凛,暗道不妙,看来自己三人是被那琴声引入了这梅林幻境之中,周围所见一切也就都是幻景了。
    

    再说北堂潇被那老者带走之后一路御鹤疾飞,西南群山之巅,白云缭绕,阵阵烟雾如仙境一般笼罩在半空之中,就在那云层之上,白鹤载着那灰衣老者飘然而来,白鹤在半空中盘旋几周,找准一处平地将爪下抓着的少年放了下来,随即也载着老者落在了山头上。
    北堂潇双脚刚一着地,脱离了束缚自觉浑身一轻,但是那绷紧的神经却没有丝毫的松弛,他横剑胸前小心翼翼地看着老者。只见老者神情淡然,双手轻轻摸着脸旁的胡须,笑着冲北堂潇点了点头。弄得他一阵莫名其妙,随即对那老者怒道,“喂,老怪物,你抓我来做什么?”
    老者微微一笑,似是自语一般,道,“果然好资质,假以时日调教,必定大有所成!看那老鬼还得意不得意!”
   见他也没有敌意,北堂潇道,“那本公子就告辞了!”说罢御剑就要飞出,只见那老者右手凌空一划,北堂潇只道身后巨大的压力袭来,竟是身子一软跌了下去,半空中的碧霄神剑摹地飞到老者的手中,他望着那奇异的神剑,眼中闪过一丝赞叹,“果然是好剑!哈哈哈哈。。。”
    老者仰头笑了片刻,随即望向北唐潇,神情忽地变得认真起来,“臭小子,本仙人今日决定收你为徒!还不快跟为师回去行拜师之礼。”
    北堂潇一愣,竟没有想到这老怪物抓他来这里竟是要自己拜他为师!他俊眉一挑,不屑道,“老怪物,谁要拜你为师!快点放我离去!”
    老者也不生气,面上依旧挂着淡然的笑意,只见他转身向着半山腰的一处岩洞中走去。而北堂潇在他所施禁法的控制下竟也身不由己地向着那山洞之中走去。山洞之中忽明忽暗,起初弯曲不平,越往里走却越是宽敞,不知走了多久,远远地望见山洞之中有一抹奇异的光辉如七颗星辰交替闪烁一般,一来那老者道行太高,北堂潇根本无力逃脱,而来这岩洞勾起了他强烈的好奇心,于是他便老老实实地跟在老者的身后向着洞深处走去。
    近了才发现那抹奇光原来是镶嵌在岩壁之上的七颗惊异剔透的石头所发出的。只见七颗石头在山壁之上形成七星阵势,各自闪烁着不同的光辉,交相辉映格外美丽。北堂潇疑惑地望了一眼老者,难道这里便是传说中的七星洞么?
    老者捋了捋胡须,笑道,“臭小子,告诉你吧,本仙乃是七星老人,能拜入我的门下那是你的荣幸!”
    北堂潇道,“喂,哪有人逼迫别人拜自己为师的,你这七星老怪也不怕世人笑话么!”
    七星老人道,“还真叫你说对了,本仙人今日定要收你为徒不可!”
    北堂潇望着七星老人不屑一笑道,“老头,凭你这点本事也想当我师傅,是不是太……”
    不等他说完,那老者猛然怒道,“臭小子休得胡说,老夫一身修为通天,与仙人无异,你这矛头小子竟敢小看老夫!”说罢他右手长袖一样,北堂潇只觉面上劲风扫过,身子不由自出地向半空中飞去,砰然一声撞上岩壁痛的他齿牙咧嘴。
    “喂,老怪,君子动口不动手!呼…..”北堂潇揉了揉胸口,顿时剧痛攻心,猛然间吐出一口鲜血,俊脸之上顿时苍白一片。
    这一击之下,七星老人不怒反笑,只见他走到北堂潇身边,拍了拍他的肩膀笑道,“好小子,我果然没有看错人!”
    北堂潇只觉胸中一阵剧痛过后,似乎那原本郁结在胸口的燥热之气也散去了不少。
    七星老人道,“臭小子,你先前是不是去过极热之地?”
    北堂潇一惊,道,“你怎么知道?”
    七星老人微微一笑,道,“你被那烈焰侵蚀却不自知,亏得遇见老夫!”
    北堂潇正自讶然,却听七星老人再次道,“现在就让老夫来帮你打通奇经八脉,将你体内的热毒排出!”
    说罢,七星老人双手凌空一舞,七星洞中那七颗闪烁着辉光的玉石猛然绽放出耀眼夺目的光华,七色光芒倏然汇聚在老者的手心,他右手向下一扣将那七色光芒罩在北堂潇头顶,他只觉头顶如泰山压顶一般的巨力袭来,然后猛然贯穿了他的身体,滚滚如洪流一般流进他的奇经八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