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玄幻|武侠 > 仙侠修真小说 > 仙剑奇侠传六 > 第一卷:尘缘 > 第五十八章 寻觅
第五十八章 寻觅



更新日期:2012-07-23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次日,阳光再次洒落在大地之上,清晨,林间洁白的雾气在树叶上冷凝成晶莹的露水,风一吹,水珠荡漾幽幽滑落。几颗露水滴落在脸畔,冰冷的感觉让沉睡中的人不由地打了个冷战。
    那人侧了侧身,抬袖擦去脸上的露水,醒了过来。阳光照耀在他俊美的脸上,折射出勃勃生机。这少年正是北堂潇,此刻他大脑中一片清明,昨晚的发生的事情飞速从脑海中掠过,他只记得,一阵巨大的力量袭来,他和蓼依二人同时身不由己地向远方飞去,朦胧间似乎看到那座山脉轰然间倒塌,黑暗中一片金光闪耀……….
    北堂潇翻身起来,只见自己正躺在山下的一片树林之中,却不见了蓼依的身影。
   “糟了!”北堂潇心中一惊,那整座山都塌了,那么子川他…….
   “蓼依姑娘!”北堂潇在树林中四下转了转却依然不见蓼依身影,他心中一惊,急忙御剑向山中掠去。
    这日天气晴朗,万里无云,碧空之上几朵浮云幽幽飘荡,微风轻轻地拂过,如少女轻柔的抚摸,温柔而静谧。在山崖边,一紫衣的女子飘然而立,长发如云肌肤胜雪,风轻轻撩起她腰间的衣带,如九天仙女一般超然出尘。
    少女怔怔地望着脚下的深渊,那原本高耸入云的山脉竟然在一夜之间夷为了平地,此刻,她绝美的脸上没有一丝表情,只有那双眸子中闪烁着微弱的泪光。
    北堂潇静静地看着半空中那美丽而窈窕的身影,心中一阵烦乱,也许此刻她需要独自静一静吧。北堂潇静静地倚在一棵巨树上,仰头望着远方的天空,心中一阵莫名的感伤。蓼依一直那般静静地站在山崖边,从清晨到黄昏,宛如一座美丽的雕塑。
    夕阳洒落在山头上,染红了她苍白的面颊,少女美丽的脸孔上泛起一抹娇羞的红艳。望着蓼依的背影,北堂潇不由地叹息一声,忽然间很想念幕汐,昆仑山上的一幕再一次浮现在他眼前,少年的脸上浮现出单纯的笑意。
    正当他沉浸在回忆中的时候,忽听耳边一个悦耳的女声道,“走吧。”
    北堂潇猛然一震,却不知何时蓼依已经站在了他的身后。他尴尬地笑了笑道,“仙女姐姐你没事了吧?”
    蓼依漠然摇了摇头道,“多谢你在这里陪我一天。”
    北堂潇脸上一红,道,“原来你都知道了,那个,人死不能复生,子川兄弟他……”
    蓼依神情微变,冷冷地望着北堂潇道,“他没死!”
    北堂潇皱眉道,“子川兄弟死了我也很难过,可是………”
    蓼依抬头望着远方夕阳落下的地方,叹息一声,道,“我知道你是在安慰我,可是我有一种感觉,他没死!”
    北堂潇无奈地道,“可是他为什么不出来见我们呢?”
    蓼依喃喃道,“也许他有什么苦衷,也许他受了伤,无论怎样我都要找到他。”
    北堂潇沉默片刻,心道既然她这般执着,我又何必……..当下他叹了口气,道,“那我们先下山再说吧。”
    也不知千儿和洛漓在哪里等着他了,想必也不会走的太远吧。二人就这般并肩向山下走去,夜晚山风习习,月光盈盈,北堂潇深深呼吸,这山间清新的气息一入口鼻便扫去了心头那丝沉闷的气息。
    蓼依本就少言寡语,在经历了这件事之后更是沉默少言。出了邙山山脉,两人一路向南,往姜都城走去,想必千儿和洛漓便是在城中等着自己了吧。想起小洛漓,北堂潇不由地失笑出声,她一定又在吵闹着来找自己了吧。
   就在二人快要进城的时候,忽听道旁一阵嘤嘤的哭泣声传来,北堂潇凝神一听,不由地怔住脚步,转身向路旁的草丛走去。在那草丛之中,借着微弱的月光依稀望见一个身穿粉衣扎着两股小髻的小姑娘,蹲在草丛里哭泣,不是洛漓却又是谁?
   北堂潇心中一痛,伸手将她抱了起来。
   小洛漓没看清来人,下意识地大叫出声,哭道,“不要抓我……潇哥哥救我。”
   北堂潇柔声道,“小漓,是我,潇哥哥啊!发生什么事情了?千儿姐姐呢?”
   洛漓听到北堂潇的声音,这才抬起头泪眼朦胧地望着他道,“潇哥哥……你终于回来了!”
   北堂潇一面轻轻地拍着小姑娘的背脊,一面道,“小漓乖,告诉潇哥哥发生什么事情了好么?”
   洛漓哭道,“坏人…….他们…….他们抓走了千儿姐姐。”
   北堂潇心中一惊,究竟是谁要抓走千儿呢?杭州妓院的老鸨么?没有道理啊!正当他疑惑之际,却听蓼依道,“这是什么?”
   北堂潇顺着她的目光向小洛漓的手中望去,只见她的手中紧紧抓着一个黑色的手帕,手帕上绣着一枚蓝色的月亮,月亮的旁边写着一个蓝色的“千”字。难道是千儿的么?她怎么会有这中奇怪的手帕?
   北堂潇不由地疑惑起来,他伸手从小漓的手中接过手帕,问道,“小漓,这手帕是哪里来的?”
   小漓摇了摇头道,“我……..不知道…….”
   北堂潇急道,“小漓,你告诉哥哥,那些坏人长什么样子?”
   小漓抽泣片刻,道,“他们都穿着黑色的衣服,我….我看不清….呜呜……”北堂潇见从洛漓这里也问不出什么,当务之急还是找个地方先住一晚再说。
    当下他回头望了一眼蓼依道,“我们先进城吧。”
    蓼依点了点头跟在北堂潇的身后进了城,此时已近夜半,城内外一片宁静。黑暗之中似乎有一丝异常的气息由远及近,北堂潇凝神查探,却又没有发现什么异常。
    小漓静静地趴在他的怀中睡着,温热的呼吸吐在他的脖颈上,带来一丝暖暖的气息,北堂潇摇了摇头,将她抱的更紧了。
    待他抬头的时候蓼依已然向着街巷东边走去,北堂潇加快脚步跟了上去。街道的尽头,正是那日她和陆子川借宿的客栈,此刻客栈门前的灯笼在夜色中闪着朦胧的光辉,将这夜晚衬托的更加诡异起来。
    星光零零碎碎地洒落在黑暗的小巷中,远处不停地传来几声狗吠。北堂潇和蓼依随着小二一起来到后院客房之中,二人各自满怀心事的进了房间,夜幕下,一道蓝色的光芒闪过,此刻,月光飘渺,一轮弯月冷冷地俯视人间。
    都城中万千屋脊的顶端,一条黑色的身影曼妙地滑过黑暗,淡淡的蓝光从他身边绽放开来,如黑夜之中盛开的樱花一般妖媚惑人。那道人影在掠过三里路客栈上方的时候猛然停住了身形,黑暗之中,客栈里一片宁静,院落里那草丛中不时地传来几声虫鸣。
    那黑影摹地翻身落在长廊之上,此时月光恰好被廊檐遮盖,黑暗中让人无法看清她的脸颜,但是从身形上来看,却是一个身材袅娜的女子。那黑影在长廊上停留了片刻之后,忽地又飘身而起,转眼间便消失在夜幕之中。
    在黑影消失的下一刻,另一个紫衣女子出现在长廊之上,正是蓼依,她微微蹙眉,望着远方黑暗的夜色,轻轻叹息一声,然后悠然转身,化作一道紫光向着那黑影消失的地方追去。
  
    天明,客栈中又恢复了往日的喧闹,北堂潇从睡梦中醒来的时候,却见小漓已经坐在了床边,瞪大眼睛玩弄手中的那条手帕,头上发髻由于刚睡醒的缘故显得乱糟糟的。北堂潇忍不住笑了笑,伸手捏了捏小姑娘粉嫩的脸蛋,笑道,“小漓在想什么?”
    小洛漓慢慢地抬起头,望着北堂潇道,“潇哥哥,幕汐姐姐,菱姐姐,还有千儿姐姐,你最喜欢哪个?”
    北堂潇猛然一怔,心中苦涩却又不知如何跟她说,他忽地叹了一口气,敛起忧虑的神色,伸手将小漓抱进怀中,笑道,“潇哥哥最喜欢的自然是小漓了!”
    小漓大眼眨了眨,猛然抱住北堂潇的脖颈,亲了亲他的脸颊,格格笑道,“小漓也最喜欢潇哥哥了!潇哥哥不许骗小漓哦!”
    北堂潇苦笑一下,伸出手道,“不信?拉钩!”
    小漓开心地伸出手,两人小指相扣,她这才满意的笑了。小孩子的天性果然是天真烂漫,只是一句喜欢便能让她高兴成这个样子。
    北堂潇摇了摇头,抱着小漓推开门走出房间,清晨,阳光明媚,眼看初夏将至,天气也是一日比一日热了起来。北堂潇将小漓放在地上,拉着她的手向走廊尽头那间客房走去。
    二人站在门外,听得房间内一片静悄悄的,北堂潇心中疑惑,接连敲了几次门却不见有人应答。无奈之下他只有硬着头皮推开了房门,客房内空空如也,甚至连榻上的被子也从未动过,只是不见了蓼依的身影,北堂潇暗道不妙,难道她是想不开,寻短见去了么?
    当下他抓紧了小漓的手向楼下走去,正好遇到迎面而来的店小二,北堂潇抓住小二便问,“小二,见到昨晚和我一起来的那个姑娘了么?”
   小二茫然摇了摇头,道,“没有啊!”
   北堂潇一怔,心道,完了,她要去寻短见自然不会从正门走出去了!想必昨夜就已经走了。此刻他心中纵然千般悔恨却也无济于事,只恨不能立刻飞到蓼依所在的地方将她救了回来。
    北堂潇叹了口气,牵着小漓茫然走出客栈,一时间心中伤痛迷茫,似乎所有的人都离开他了一般。正在这时,北堂潇忽觉一阵花香扑面而来,他心中一喜,抬眸看去,正是蓼依。北堂潇猛然舒了一口气,望着蓼依道,“蓼依姑娘,你去哪了?”
    蓼依淡淡摇了摇头道,“我们走吧。”
    北堂潇见她不愿说,只好作罢。怔了片刻道,“我们去哪里?”
    蓼依抬头望着西边的天空,阳光在她脸上落下一片阴郁,少女绝美的脸上隆起一层薄薄的愁思。
    “我昨夜跟踪一个黑衣人,也许去那里可以找到我们想要的谜底。”
    北堂潇惊道,“你是说…….带走千儿的人?”
   蓼依点了点头,转身向着西边的城门走去。北堂潇看了一眼蓼依孤单的背影,她总是那般拒人于千里之外,那美丽而冰冷的容颜也只有在他的面前才会融化的吧。
    正当沉思之际,忽听远处一阵喧哗声传来。
    其中一人道,“你说你知道公主在哪里?”
    另一个人道,“我自然知道了!”
    北堂潇不由地转身向那说话之人望去,只见路边蹲着两个衣着破烂的人。左边一人个子高高,右边一人瘦小干瘪,看起来贼头贼脑的。
    高个子男子又道,“你可千万不要乱说,欺君之罪可是要杀头的!”
    矮个子贼贼一笑道,“你没看那告示么?姜王说只要谁能找到青青公主,便赏银十万两!你我这一辈子也别想赚到十万两银子!”
    高个子那人道,“可是我们真的不知道青青公主在里啊!”
    矮个子那人凑到高个子旁边叽叽咕咕不知说了句什么,只听那高个子咧嘴笑道,“还是你聪明!那我们现在就走!”
    北堂潇本来也不怎么在意,可是在听到青青公主的一刹那,心中猛然一惊,这不是子川在墓室之中所提到的青青么?当下,他急急上前挡住那两人的去路,问道,“你们刚才说的青青公主她怎么了?”
    那二人猛然一惊,怯怯地退后道,“你是谁?”
    北堂潇道,“少废话,快说!”
    那瘦子躲在高个子的身后,望着北堂潇道,“青青公主昨夜失踪了,姜王悬赏,谁要能找到公主便赏银十万两!”
    北堂潇点了点头,暗地里寻思,这青青公主不是病了么?又怎地离家出走了?
   他探手,从那高个身后将矮个子提了出来,道,“说,你们刚才密谋了什么?”
   那人急忙摆手道,“公子饶命,我们哪敢密谋什么啊!我们只是想找到青青公主回来领赏。”
   北堂潇笑道,“那你们知道青青公主去哪里了么?”
   那人满脸不悦,但被北堂潇抓住,却又不敢发作,只得苦笑道,“我们哪里知道,还不是想出去碰碰运气。”
   北堂潇哼了一声,松了那人,道,“最好不要干什么坏事,否则让本公子抓到,要你们好看!”
   二人唯唯诺诺,一路小跑离开了这条街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