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玄幻|武侠 > 仙侠修真小说 > 仙剑奇侠传六 > 第一卷:尘缘 > 第五十七章 湮灭
第五十七章 湮灭



更新日期:2012-07-21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黑魔冷哼一声,周身黑雾迅速扩散开来,陆子川持剑冷视着黑魔,这老魔经过五百年的修炼一旦解脱封印之后,似乎变得比以前更加强大了。若让他这般出去,不但姜国子民要遭受罹难,整个天下恐怕又要掀起一阵腥风血雨。
    当下他微微一迟疑,抬头望了一眼黑暗的穹顶,只见那七颗星此刻已经变得暗淡起来,唯有中央那抹金光熠熠生辉,在黑暗之中格外耀眼夺目。陆子川微微一笑,望着黑魔道,“老魔,你现在认输还来得及。”
    黑魔狂笑一声,道,“姜王老儿,你当本尊是吓大的么?你的灵力早已在五百年前与我斗法的时候散去,就凭区区连星塔能耐我何?”
    陆子川心中一震,这老魔果然老奸巨猾,不过,恐怕他还没有真正见识过连星塔的威力吧。当下他也不辩解,横剑胸前,冷冷的剑光倒映在那双漆黑的眸子里显得格外高深莫测。
    黑魔周身的黑雾散开之后,摹地化作一道道黑色的剑芒,如雷霆灭世一般向着陆子川当头罩下,他不急不慢,挥剑指天,剑尖之上金光四射,穹顶之上那金色的光芒越发璀璨起来,陆子川手中长剑摇摇呼应,顷刻间整个个墓室之内被照的如白昼一般明亮,金光与那黑芒相遇之处轰然爆裂,荡开一阵阵光圈,光圈所及之处,北堂潇和蓼依二人呼吸一滞,只觉一股巨力袭来,二人脸色大变,顿时飞身向两旁掠去。
    蓼依长袖一撩,将重伤在地的云莫寒卷了起来拉至身旁,关切道,“你没事吧?”
    云莫寒摇了摇头,脸色越发惨白了,甚至连说话的力气也没有了。然而他那双眼却始终望着半空中和黑魔交战的少年,喃喃道,“你一定要好好的活下去……”
   北堂潇仰首望着半空中激烈交战的二人,眼中掠过一丝不安的情绪。
   就在这时,穹顶之上金光和黑芒再次轰然相击,整个墓穴都开始震动起来,四壁之上原本坚固的石墙也因这剧烈的晃动而开始脱落起来。一块块巨大的碎石板如下雨一般纷纷扬扬地向墓室地底砸去。
    北堂潇挥剑弹开头顶落下的巨石,焦急地道,“蓼依姐姐,我们去帮子川。”
    他挥剑正欲迎上,却听云莫寒道,“不要去,你们不是黑魔的对手,只有连星阵才可以遏制黑魔,星阵一动,整个墓室便会塌陷,所以你们快点走吧。”
    蓼依望了一眼半空中被金光笼罩的少年,蹙眉道,“告诉我怎样开启连星塔之阵?”
    云莫寒摇了摇头,急道,“只有姜王血脉才可以引动连星之阵,阵法一成,山崩地裂,整个墓室都将塌陷。所以你们快走吧,再迟就来不及了。”
    北堂潇握紧了手中长剑,坚决道,“要走一起走,我们不会丢下子川兄弟的!”
    云莫寒叹息一声,眼中掠过一丝犹疑,随即道,“那好,你们助我开启连星塔之阵。”
    蓼依和北堂潇同时点了点头,云莫寒接着道,“连星塔之锁共有三处。”他抬手在穹顶之上点了两个方位,随即道,“你们二人分别帮我打开一处。”
    紧接着他从怀中掏出一块古拙的石器,然后缓缓起身,向那凌空悬浮的棺木走去。
    北堂潇和蓼依对望一眼,虽然有些不解,然此刻危急关头也无法多问,穹顶之上那金光越来越暗,即将被黑芒吞噬,陆子川脸色苍白,在金光的映照下格外飘渺,他已然凝神聚力和黑魔对峙,眼角余辉瞥向云莫寒的一刹那,忽地了然一笑。
    只见云莫寒蹒跚着走向棺木,棺木下轻雾摇曳,池中水波荡漾,七颗星星的光辉忽隐忽现地映照在清亮的水面之上。云莫寒抬头,望向棺木的顶端,星光经过水面的反射又倒影在棺木底端,闪烁着微弱的光芒,云莫寒唇边勾起一丝苍白的笑意,抬手,将手中那块古朴的石器缓缓托起,印在了棺木底端那凹陷的部位。
    刹那间,原本倒映在棺木底端的星芒猛然间亮了起来,星光经过水池又重新折射回穹顶之上,顷刻间,化作七道耀眼的光柱,在半空中交汇,云莫寒手持石器,微微滑动,七颗星芒便按照指定的轨迹开始运行起来,穹顶之上那七星随着棺木底端星芒的移动而缓缓地变换着位置。
    黑魔抬头望见穹顶之上渐渐移位的星芒,怒喝一声,道,“连星阵!”他猛然间发出一击将陆子川震开,然后飞快向云莫寒所在的棺木之下掠去。
   云莫寒凝神移动星位,对周遭一切充耳不闻,却听陆子川在半空中怒喝一声,道,“寒儿小心!”   
    黑魔冷笑一声,双手急挥,黑芒闪烁化作光刃从云莫寒胸前洞穿而过,他猛然喷出一口鲜血,血水沿着棺木底端缓缓落进水池将那一池水染成血红色。而穹顶之上那星光也如同受了某种刺激一般摹地变亮,隐隐带着血红之色。他本已受伤极重,现被黑魔一击已是油尽灯枯,再也无力支撑倒了下去。
    北堂潇和蓼依二人正往穹顶之上飞去,此刻再想赶回为时已晚。
    陆子川剑尖指天,俯身望了一眼云莫寒,眼中掠过一丝沧桑之意,他摹地深深呼吸,穹顶之上,七星猛然间汇聚在剑尖之上,陆子川长剑一弹,剑身四周荡起一阵七色涟漪,如水中波纹一般幽幽向四方扩散开来。
    陆子川长剑翻转,起色光圈化作一道明丽的光环,向着穹顶之上那抹金光射去。二者如有引力一般骤然汇聚在一起,顷刻间墓室之中开始巨震起来,墓室顶端开始大片的塌陷,轰隆之声不绝于耳。
    陆子川瞥了一眼停立半空的北堂潇和蓼依二人,猛然大喝一声道,“出去!”说罢,长剑一振光芒四射,朝着北堂潇和蓼依所在之处扫去,二人只觉一道惊天之力迎面扫来,登时眼前一花,被那巨力一推竟然身不由己地向外飞去。
    陆子川横剑一划,一道凌厉的剑芒从穹顶之上洞穿而过,顷刻间,咔嚓一声,山崩地裂,整个墓室上方的山顶土崩瓦解。
    在黑魔怒喝声中,一缕金光在那漫天飞扬的尘埃之中缓缓绽出来,一座金色的小塔出现在墓室上空,七座七彩小塔纷纷围绕在它周围,飞速旋转着,如在虚空中一般,漫天巨石落下竟然对它没有丝毫影响,八座塔幽幽悬浮在半空之中,光芒夺目。
    陆子川眼中掠过一丝喜色,远处,北堂潇和蓼依的身影已经渐渐模糊,消失在金光之中,远方夜幕降临,天际群星闪烁,美丽如同一幅绚丽多姿的画卷。他缓缓收回目光,望着脚下塌陷的墓穴,云莫寒连同那棺木和空旷的墓室一起被尘土湮没。
    黑魔冷笑一声,周身黑雾猛然聚拢,化作一条黑色的腾龙,咆哮着向陆子川飞去。陆子川神情一冷,手中长剑急划,天际,那八座小塔,随着剑势的走向不停地变换着方位。黑色的巨龙临身而下,张开巨口摹地将他吞没。
    半空中七座光塔猛然间向中心那金色的宝塔飞去,在八塔合一的一瞬间,金色光塔猛然间变大,轰然一声向着那黑色巨龙压下。
    在那道巨力散去之后,蓼依只觉胸中一痛,眼前七彩霞光一闪而过,隐隐约约中,她似乎望见了一双关切的眼眸,夜幕中,金光笼罩之下的少年如神祗一般静默地俯瞰黑暗的大地,他挺拔的身姿如烙印一般鲜明地刻进她的心中。
    夜晚,远处那叠起的山脉之中一声天崩地裂的巨响声过后,整片山脉轰然崩塌,溅起漫天烟尘。待尘埃落定之后,世界又陷入一片静谧之中。明媚的星光自天际洒落下来,远处那原本迭起的峰峦仿佛从来都没有出现过一样,从此以后便再也没有了姜王陵墓。
    所有的一切都被湮没进地底。传说,究竟是真是假又有多少人会在意呢?
   
    姜国都城之中,夜风凛凛,姜王身披长衫站在高高的楼台之上,望着远处黑暗中叠起的山脉,神情飘忽,也不知在想些什么。
    沙儿王后缓缓从夜幕中走出,她幽幽地凝望着姜王那挺拔的背影,忽地一叹,上前挽住丈夫的手时不由地惊疑了一声,他的手好冰好冰。沙儿秀眉微微皱起,将头靠在姜王的肩膀之上轻轻地道,“帆,你后悔了是么?”
    姜王背脊猛然一震,回头望着沙儿,爱恋地摸了摸她的脸颊,道,“青青没事了么?”
   沙儿笑颜绽开,美丽如同一朵黑夜里胜放的白莲,她望着姜王,幽幽地道,“你说呢?沙儿自己种下的蛊自己当然能解了。”
   姜王点了点头道,“沙儿,你说我是不是做错了呢?”
   沙儿将头靠在姜王怀抱里,喃喃道,“对于错,又岂是你我能衡量的?命数使然,我们能做的也只有这么多了吧。”
   姜王叹息,“沙儿,你说,姜国会不会败在我的手中?川弟,他会原谅我么?”
   沙儿笑,“帆,不要再想了,他们会没事的,姜国命数已尽,自此以后先祖便再也无法庇佑我们了,但是帆,你要勇敢的去面对将来的未知,我会一直陪在你身边的。”
   姜王颤抖着将沙儿拥进怀中,喃喃道,“沙儿,这个世界上便只有你懂我了。”
   沙儿道,“还有一个人!”
   姜王疑惑,“谁?”
   沙儿道,“你的父王。”
   姜王失笑,“父王当年将王位交给我便预料到了今日之局吧,只是,不知道他可曾后悔过没有?”
   沙儿道,“那么你呢?”
   姜王道,“我么…….”
   沙儿笑了笑道,“你父王的想法和你是一样的!帆,别再内疚了,他会没事的。他的命运不属于姜国…..”
   姜王反手将沙儿的手握进掌心,道,“沙儿,带我去看看青青好么?寒弟走了之后她便再也没有真正的开心过了,今后定要好好弥补对她的亏欠。”
    沙儿幽幽一叹,道,“好吧。”
    当二人的身影转过高高的楼台消失在夜幕中之后,另一个洁白的身影飘然落下。那人望着远处夜幕中灯火阑珊的城池,微微叹息一声,从那楼台上飞身落下。
    殿宇之内,侍卫安静地守在两旁,那人飘身掠入房间内,从怀中掏出一本古卷,放在了书桌之上,并解下腰间的一块美玉放在古卷旁,然后再一次悄无声息地离去。
    温香暖暖的闺房内,姜王和沙儿王后安静地坐在青青的床边,姜王颤抖着伸出手想去抚摸她可爱的脸庞,然而,在即将触摸到少女脸颊的一刹那却又顿住。
    他忽地叹息一声,道,“如果她知道这一切会不会恨我呢?”
    沙儿无言地揽住他的肩膀,这个曾经叱咤风云的王者,也只有在她的面前才会流露出这脆弱的一面吧。
    窗台,一道白影一闪而过,姜王猛然警觉道,“谁?”
    当他转头的一刹那,却只见月光冷冷洒下,哪里有什么人影。沙儿叹息一声道,“帆,你太累了,早点歇息吧。”
   姜王回头望着沙儿的背影道,“沙儿,你先回去吧,我想陪陪青青。”
   沙儿点头,转身推开房门向长廊深处走去。月光下的庭院之中,道旁的树木洒下斑驳的影翊。沙儿抬头望着那树影深处,幽幽道,“你回来了么?”
    那人沉默许久,才道,“好好帮他。”
    话落,树影耸动,片刻之后,微风轻拂,几声虫鸣从院落深处传来,仿佛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