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玄幻|武侠 > 仙侠修真小说 > 仙剑奇侠传六 > 第一卷:尘缘 > 第五十六章 王陵隐秘
第五十六章 王陵隐秘



更新日期:2012-07-18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陆子川缓缓摇了摇头,道,“不,我们是血脉相连的兄弟,我怎么可以杀你!”
    云莫寒脸上黑气越来越重,他一边极力克制黑魔,一边道,“川弟,不要意气用事,黑魔平生最恨姜王后人,他不会放过你们的,快,杀了我。记得,要帮我好好照顾青青。不要告诉她这些事情,从今以后,你就是她的寒哥哥。”
    陆子川依然摇头,而云莫寒周身开始泛起阵阵黑雾,狂态已现,俊脸之上勾起狰狞的笑容,他忽地仰天长笑一声,空旷的地底传来一阵阵回音,只听另一个苍老的声音道,“姜王老儿,五百年前你将我镇压在这黑暗的墓穴之中,待我杀光你的后代,让你姜王朝从此永无翻身之日,哈哈哈哈哈哈………”
    陆子川心中一惊,可是无论如何他也不忍心杀死自己的同胞兄弟。正在踌躇之际,忽听北堂潇焦急地道,“子川,快动手,不然就来不及了!”说罢已然挥起碧霄剑,青光四溢而出,陆子川想要再说些什么,然而,回眸迎上蓼依那双清丽如水的眸子,却再也说不出一句话来。
    半空中,碧霄剑上光芒猛然聚拢,北堂潇默念法诀,手中长剑刹那间脱手飞出,化作一道碧光倏地穿过云莫寒的周身拢起的那阵黑雾。陆子川只觉胸中一痛,随即半空里传来一声撕心裂肺的呼声,陆子川缓缓抬头,泪水弥漫了眼眶,在云莫寒的周围黑气缓缓散去,再次露出他英挺的身姿,然而这一刻,他再也没有了之前睥睨天下的傲然气势,却如同一个短线的风戽一般缓缓向黑水潭中坠去。
    陆子川身形急纵,飞速奔到云莫寒身边伸手将他拦腰抱起,就在这时,头顶一阵奇异的光芒洒落下来,依稀可见高高的穹顶之上亮起了几颗颜色各异的星星,如鬼魅一般悄悄地俯视脚下黑暗的深渊。
    而脚下,那黑色的潭水之中,原本疯长的黑藻此刻却慢慢地萎缩下去,北堂潇只觉耳边风声呼啸,如同海潮袭来一般浓重的腥臭味扑面而来,待他低头看时,不由地大惊失色,只见原本安静的黑潭水面,此刻已经是波涛汹涌,黑潮翻滚。他大叫一声不好,飞快御剑向上方飞去。陆子川一手抱住云莫寒,一手拉住蓼依,也随着北堂潇一齐向上飞去。
    一行人穿过墓室底端和这黑暗地底相通的那个黑洞,重新回到墓穴之中。只见墓穴上空,高高的山壁顶端,那几颗星越发,明亮起来,北堂潇大致一数,正好七颗,七颗星却不是按照北斗七星的排列方式来排列的,而是以一种古怪的轨迹运行着,交相辉映,闪烁着美丽而诡谲的光辉。
    七星的中央,有一团金色的光芒幽幽闪烁着,那金光也是忽明忽暗,仿佛风中的烛火一般,随时都有可能熄灭,接着这忽明忽暗的星光。陆子川惊奇地发现,墓室之中原本的陈列正在发生着奇异的变化。那原本恭敬立在棺木周围的石雕正在缓缓地变幻着位置。
    就在这时,陆子川怀中传来一声苦痛的呻吟。他忙俯身,单膝跪下,将云莫寒放在石板上,关切地道,“你没事吧?”
    云莫寒脸上一片煞白,此刻已然是出气多入气少,完全凭着坚强的毅力在苦苦地支撑着。他虚弱地抬起头望着陆子川道,“我是出不去的了,你…….”他从胸口的衣襟之中掏出一个羊皮古卷,放在陆子川手中,道,“这魔剑铸造的方法……..记住,不到万不得已,千万不要运用此法……..”
    他喘息片刻之后,抬头望着黑暗的穹顶之上那一抹明明灭灭的金光,忽地笑了笑,道,“川弟,你相信么?”
    陆子川将那古卷藏入怀中,疑惑地抬头随着云莫寒的目光看去,只见那抹金光,忽明忽暗,也不知是因何而起。
    云莫寒笑了笑道,“川弟,我和你本是传说中改变姜国命轮的人,当年,父王听从祭师的谏言,说你是毁灭姜国的人,而我则是拯救姜国的人………….哈哈…..”
    云莫寒一边笑一边剧烈地咳嗽,陆子川按住他的胸膛,将自己的灵力传入他的体内想要以此来延续他将尽的生命。云莫寒吃力地推开陆子川道,“不要再浪费气力了,我是不成的了…….王陵,是可进不可出的,不过你不一样,川弟,你一定可以出去的……”
    陆子川骤然得知自己身世的真相,心中自是剧痛难当,然眼见同胞兄弟垂死自己却无力相救,更是痛苦。当下,他紧紧握住云莫寒的手,道,“要走一起走,我不会丢下你的。”
    云莫寒失笑道,“你不恨父王么?”
    陆子川心中一阵茫然,在他的心中,那个海边小镇,那纯朴善良的渔人和对自己尊尊教导的师父便是他最亲的人。
    他从来没有想过自己还会有这般迷离的身世,也许这一切便是上天早已注定好了的吧。师父说过,万事皆有道,一切因果循环自有定数,我等凡人,只要顺应天道,修其身聚其神,万物归无,无道便是有道。对这尘世间的情缘聚散若是太过在意,便误了修道根本。
    当下,他缓缓摇了摇头,道,“恨又怎样不恨又怎样?轮回聚散,又岂是你我能够左右?”
    北堂潇闻言忍不住笑道,“依我之见,将那臭老头从墓中扒出来,狠狠的揍一顿便是了。哈哈。”
    陆子川无语地望了北堂潇一眼,如果人人都似他那般豁达,那么着世界又何来迷惘之说。
    云莫寒叹了口气道,“原来只有我………..”话到这里忽地怔住,他摹地睁大了双眼望着高高的穹顶,眼中掠过一丝骇然的神色。
   陆子川正欲问何,却听空旷的墓室之中一个苍老的声音传来,“哈哈哈哈,几个乳臭未干的臭小子,妄自尊大,以为凭你们那点三脚猫的功夫就可以讲本尊杀死么?哈哈哈哈…….”
    北堂潇心中一凛,持剑立在陆子川和云莫寒身前,望着黑暗的墓室,道,“老魔,有本事再出来一战。”
   “嘿嘿,臭小子,多谢你的神剑解了本尊身上的封印,待本尊复生之后一定不会亏待你的。”
    只听那黑魔狂笑声在墓室内幽幽回荡,却不见他的身影。北堂潇心中惊愕,暗道不妙,这黑魔法力怎地这么强大,连创两次他居然还能这般嚣张。
    而云莫寒如被冻结了一般,依旧怔怔地望着穹顶之上。只见那抹金光越来越亮,七颗星芒与那金光交相辉映,说不出的瑰丽。云莫寒忽地一笑,对陆子川道,“川弟,打开棺木。快!”
    陆子川转头望着那棺木,只见棺木下的池水中隐隐约约倒映着几颗星芒,星芒随着池水一起微微荡漾,折射出明媚的光辉。原本静立虚空的棺木,竟然在那星芒的催动下缓缓地旋转起来,棺木四周依旧是迷雾缭绕。
    虚空中,黑魔再次笑道,“哈哈,姜王老儿,你将本尊镇压在这暗无天日的地底,今日本尊便要报这血海深仇。”
    话落,他猛然化作一团黑雾现身在棺木上方,漫天黑芒瞬间将那棺木笼罩起来,黑雾凛然一抖,穹顶之上,七星同时闪烁,光芒璀璨,而中间那抹金光却迅速地黯淡了下去,黑雾猛然一敛,在虚空中化作一个巨大的手掌,七星一齐化作七道耀眼的光柱在半空中聚拢,黑魔巨掌一身,凌空将那七星光柱抓在手心,猛然间,棺木下的水池中,波光粼粼,七颗星芒的倒影随着波光一齐抖动起来,而那棺木也开始剧烈地晃动起来。
    云莫寒剑眉一皱,急急地道,“川弟,快打开棺木,阻止他!”
    陆子川当下不再迟疑,和北堂潇二人同时飞身飘起,横剑从棺木两边劈下。而半空中黑雾一抖,竟然又化作两只巨大的手掌猛然向北堂潇和陆子川拍去。黑暗中,两道剑光被那黑魔的巨掌拍中,轰然散开,化作淡淡的青光向四周散开。
    而陆子川和北堂潇也被那巨力一震之下急速向两旁撞去,不想这墓室极大,在两人即将撞到两旁山壁的时候那劲力忽地散去,二人这才险险地稳住了身形。
   蓼依一直在下方观战,见二人没事这才舒了口气,却听身后云莫寒道,“去帮他吧,不用管我。”
   蓼依回头望了一眼云莫寒,却是坚决地摇了摇头。虽然陆子川没有说,可是她知道,他要她留下来照顾这个性命垂危的男子!
   云莫寒微微摇了摇头,道,“我已是将死之人,可是川弟不同,他不能死!你不要管我,去帮他!”
   蓼依心中微动,转眼望去,陆子川和北堂潇二人极力和黑魔周旋,不想这黑魔此刻比先前不知强了多少倍!她一咬牙,转身对云莫寒道,“你坚持住,我去帮他。”
   说罢她飘身而起,双掌之间紫光乍现,化作漫天花雨,以凌厉的气势向黑魔所在之处射去。
    云莫寒望着半空中那抹美丽的身影,双眸中露出一丝苦涩的笑意。他缓缓闭上眼,喃喃道,“人生得此红颜知己,生死何求?”
    半空中,那黑色的棺木,颤抖不已似是在极力地挣扎什么,而黑魔一边抽身对付北堂潇三人,一边施法对付那棺木。陆子川眼见穹顶之上那七颗星芒在这黑魔的催动下变换了轨迹运行,自己却无力阻止,心中正自焦躁,忽听云莫寒道,“川弟,以血为引,开启棺木!”
    陆子川心头微动,长剑摹地回转,划向自己左臂,瞬间在手臂上割开一道长长的血口。鲜红的血液染红了他的衣袖,然后顺着剑刃流下,陆子川长剑急急翻转,鲜血顷刻间将整个长剑染成一片血红。
    他双手抱住剑柄,剑尖之上红白两色光芒熠熠生辉,陆子川身形急转随着剑光一起飞速旋转,猛然化作一道灵光向着被黑魔束缚的棺木飞去。只听黑魔怒喝一声,那原本被黑雾束缚的棺木咔嚓一声裂开,棺盖猛然间冲天飞起。穹顶之上,那抹原本暗淡了的金光倏地又亮了起来。黑魔身影颤动,似是再也控制不住穹顶之上的七星,七道光芒猛然间挣脱巨手的束缚,再次和金光一起亮了起来。
    北堂潇大喜,只见陆子川从那金光之中缓缓现身,在金色光芒的映衬下,他如同一个身披战甲的战神一般,一股睥睨天下的气势油然而生。他俊目微微扫过众人,落在了云莫寒的身上,云莫寒身子一抖,竟是不由自主地低下了头不敢仰视他。蓼依轻皱秀眉,望向陆子川,惊异于他大变的同时,却也隐隐约约地明白了什么。
   陆子川俯身望着云莫寒柔声道,“孩子,这麽多年来你受苦了。”
   云莫寒此刻竟然如同一个孩童一般,脆弱地望着那个宛如天神一般凌立半空的少年,缓缓点了点头,道,“您是……..”
   陆子川点了点头,道,“没错,是我!”
   云莫寒脸上惊愕的神色一闪而过,随即茫然一笑,道,“川弟他没事么?”
   那人微微摇了摇头,道,“你放心,他命数未决,不会这般轻易死去的,我只不过是占了他的身子而已。”
   云莫寒点了点头道,“先祖,那传说究竟……..?”
   那人摇了摇头打断了他的话道,“这一切都不重要了。从此以后,姜国的命运便由你们后人自己来决定了,我也只能庇佑你们五百年。”
   云莫寒道,“川弟真的是毁灭姜国的人么?”
   那人摇了摇头,道,“如果他真的是毁灭姜国的人,那么谁也阻挡不住,然,既然帆儿让他进入王陵,那么…….”
   一瞬间,云莫寒似乎明白了什么,他微微有些愧疚地点了点头,心道,难道是我错怪大哥了么?
   那人无奈地叹息一声,转眼望向半空中犹自颤抖的黑雾,眸中掠过一丝冷厉的光芒。
   黑魔冷笑一声道,“姜王老儿,你以为本尊还会怕你么?”
   那人淡然一笑道,“老魔,当年本王能将你镇压在此,今日亦然可以杀了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