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玄幻|武侠 > 仙侠修真小说 > 仙剑奇侠传六 > 第一卷:尘缘 > 第五十五章 魔战
第五十五章 魔战



更新日期:2012-07-15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北堂潇依仗手中神兵,勉强与那黑魔对峙了片刻之后也被他伤了好几处,鲜血直流染红了身上蓝衣。但是他依旧咬牙苦撑,也不知子川和蓼依二人没入那黑藻深处之后怎么样了。
    黑魔凌立半空,俯身望着满身是伤的少年,冷笑一声,道,“臭小子,知道本尊的厉害了吧!哈哈,只要你肯向本尊求情,愿跟随本尊左右,那么本尊便饶了你!”
   北堂潇呸了一声,道,“老怪物,打了这么久你都不敢露出真面目,真真是个胆小鬼!”
    那黑魔道,“你以为本尊会上你的当么?哈哈哈,本尊活了几百年了,你这乳臭未干的臭小子就想骗的本尊现身,哈哈哈,你也太小瞧本尊了吧。”
   北堂潇心中思绪飞转,眼下还是先拖住他为妙,当下,他不屑地笑了笑道,“啊,我知道了,你是因为自己长的太丑,才不敢以真面目示人的!哈哈!!”
   黑魔怒道,“臭小子,你敢说这么说本尊!看我怎么教训你!哼。”
   北堂潇神色一凛,想不到这么容易便激怒了这老鬼,当下避开黑魔的一击,又向后跃了数丈,道,“喂,老怪物,恼羞成怒了不是?!”
   黑魔哼了一声,停住脚步,只见他周身黑芒耸动,那张脸却始终隐于黑暗之中若隐若现让人看不真切。
   北堂潇顿了顿,又道,“喂,老鬼,看你也不像是不讲理的人,我们与你无冤无仇,为什么要杀了我们?”
   黑魔冷声道,“你们与我自然无冤无仇,然而……”他顿了顿,忽地仰头望着上方那黑暗的空间,似是轻轻地叹息了一声,随即,俯身,双掌急翻,黑芒耸动,便又要击来。
   北堂潇见势不对,横剑胸前凝神戒备,然而,黑魔却是蓄势不发,只是怔怔地对着北堂潇,隔着那层黑雾,让人看不清他脸上的表情。
    北堂潇深深呼吸,握住长剑的手微微地抖了起来。当下,他不再迟疑,于其坐以待毙还不如斗胆一试,此刻,他脑海中摹地掠过那日在七星洞中师父所施的那招七星剑法,当下暗运灵力集于剑尖,碧霄剑光华四溢,照亮了整个黑暗的空间,北堂潇眼角撇过之处,这黑塘之中那盘曲的黑藻一望无边,想不到这地底墓室竟然是这么的宽广!
    灵力毕集剑尖的一刹那,北堂潇大喝一声,身形猛然隐于剑尖变得虚无缥缈起来。他双手急挥,碧霄神剑在他手心摹地化作七道耀眼的光剑,向着远处那黑魔停身之处急射而去。
    黑魔怒哼一声,道,“臭小子不自量力!”
    眼看北堂潇七剑一齐袭来,黑魔双手张开,胸前黑雾骤然散开,隐约间可见一张熟悉的脸颜,但这一切只在眨眼间而已,不待多想,黑魔手中的黑芒已然在他周身绽放开来,瞬间化作一团巨大的黑网将北堂潇和那七剑一齐笼罩起来。
    半空中忽地风云大作,漫天狂风卷起黑色的气浪,将荷塘之中的黑藻连根拔起,就在这一刹那间,黑塘之中猛然暴起一声巨响,随着这声巨响,黑塘之中黑水伴着黑藻的残肢一齐四溅开来,黑塘之中猛然掠起一阵紫白相间的光芒。
    下一刻,在那光芒之中两个颀长的人影缓缓出现,正是陆子川和蓼依二人,此刻,两人的脸上已然没有了血色,互相搀扶着慢慢浮出黑雾,陆子川周身已然被黑水溅湿,原本洁白的衣衫变得泥泞不堪,而蓼依紫裙之上也沾上了不少黑污。
    二人拥立半空中,陆子川蹙眉望了一眼正在与黑魔战斗的北堂潇,只见他被一团黑色的雾气包裹了起来,一时间难以看清内里情状。而蓼依瞥了一眼身上的衣衫,秀眉不由地微微皱起,然而此刻生死关头,倒也没空在意那么多。
    半空中黑魔双手猛然一收,漫天黑雾立刻向着北堂潇拢去,被黑雾包裹的青光挣扎着想要破网而出,然而,黑魔法力强大,比北堂潇不知又胜过了多少倍。陆子川凝视半空,深深呼吸,然后回眸瞥了一眼身边的少女,柔声道,“你在这里等我,我去助北堂兄一臂之力。”
   蓼依蹙眉点了点头,道,“你去吧。”
   陆子川持剑在手,长剑之上光芒闪烁,迎着那黑网劈下。此刻黑魔全部注意力都放在了北堂潇身上,一时间难以抽身来对付他,只见光剑临近黑魔的一刹那,黑暗的空间中轰然一声爆响,原本网覆北堂潇的黑网顷刻间散成漫天黑雨,黑雾之中,人影模糊。
    蓼依静静地停立在半空之中,美丽的脸上苍白没有一丝血色,双手紧握,指尖微微刺进掌心,传来阵阵刺痛,然而,此刻在她的眼中只有半空中那道模糊的身影。
    在那爆破声传来之后,陆子川身形急退,向后掠出数丈,黑暗之中青光濯濯,北堂潇趔趄着立在半空,俊脸之上一片灰败,碧霄神剑上剑光明明灭灭地洒落在他双眸中,那一刻他的眼中摹地绽放出一道狠厉霸绝的光芒,只是一瞬便又消失不见。
    甚至连他自己也不知道,他是怎么在黑魔全力一击下活了下来。黑魔身形若雾,飘渺的散在黑暗的池塘上空,一声冷笑传来,北堂潇不禁打了个寒战,转眸向陆子川望去,只见蓼依已然飘身落在他身旁关切地望着他,此情此状,他心头一阵莫名酸痛,脑海之中忽地掠过少女明媚的笑颜,她究竟在哪里呢?
    北堂潇微微叹息一声,收起长剑,望着半空中若隐若现的黑魔,冷声道,“老鬼,你还有什么话说。”
    半空中,黑雾一会密集一会散开,飘忽不定,似乎是在极力挣扎着什么。
    陆子川昂首仰望着那团黑雾,胸中摹地一痛,如被撕裂了一般,冷汗涔涔而下,蓼依蹙眉望着他,关切道,“你没事吧?”
    陆子川张口正要说话,却听一阵撕心裂肺的叫声从半空中传来,他猛然一怔,随即抬头,借着碧霄剑的光芒,只见那黑雾缓缓散去,一个身材颀长的男子出现在黑雾半空之中,那男子一身黑衣,长发随意地散在肩上,一脸的桀骜不拘。
    刹那间,陆子川整个人如同被钉在了原地一般,怔怔地仰头看着半空中那张熟悉的脸颜,胸中那丝痛楚缓缓地散去,接踵而至的是强烈的震撼,从来没有过的那种血脉相连的感觉在他心底汹涌而起,如波涛一般瞬间将他淹没。
   黑暗的水塘上方,三人同时望着那个突然出现的黑衣男子。而那男子茫然地扫过周身的世界,目光停留在那张和自己一模一样的脸上。冷漠而桀骜的脸上现出一抹惊愕的神色。
   四目相对,陆子川从对方的眼中看出了同样的惊愕。良久,蓼依轻轻地一声叹息,将众人从沉默中唤醒。
   黑衣男子望了望蓼依,眼中掠过一丝惊异,俊美的唇边勾起一丝柔和的笑意。蓼依脸上微微一红,随即瞥开目光望了望陆子川,似乎想要从他那里看出一些端倪。
   黑衣男子目光重新落在陆子川身上,轻声道,“你没死?!”
    陆子川疑惑地望着那人,道,“我怎么会死?你….是谁?”
    那人轻轻一笑道,“你明知故问。”
   陆子川叹息一声,道,“你就是青青所说的寒哥哥么?”
   听到青青的名字,那人的脸上露出一抹关怀的神色,急道,“青青,她还好么?”
   陆子川道,“你不用担心,她很好。”
   黑衣男子蹙眉,道,“是他叫你来的么?”
   陆子川道,“他?你是说姜王?”
   黑衣男子冷笑一声,道,“除了他还会有谁?”
   看到陆子川眼中那惊异的神情,黑衣男子凄然一笑,道,“你一定很好奇我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吧?”
   陆子川不可置否的点了点头,这一刻他心中的疑问太多太多了。也许从他刚刚踏足姜都那一刻,便预示了这一切的发生。陆子川转身望了望蓼依,少女微微一笑,伸手握住他的手。
    望着蓼依那双温柔如水的眸子,陆子川心头一热,当下用力握紧了她的小手,昂首望向云莫寒。
    云莫寒望着二人握在一起的手,眼中掠过一丝凄然的神色,“这一切自然都是拜那个冷血的王者所赐了。”
    陆子川皱眉,道,“为什么?”
    云莫寒冷笑道,“为什么?当然是为了他的王位了!什么传说,都是狗屁!”
    陆子川越加不解了,虽然他猜不透姜王叫他来此的目的,但是他似乎有着什么不可言明的苦衷。当下他微微摇了摇头,道,“你为什么要这么说?”
    云莫寒道,“他是不是叫你来操纵连星塔改变命轮?”
    陆子川道,“正是。只有这样才可以救青青。”
    云莫寒焦急地道,“青青?她怎么了?”
    陆子川道,“她生了很奇怪的病,姜王说,只有改变了青青的命轮才可以救她重生。”
    云莫寒摇了摇头道,“亏你还是修道之人,难道连这一点都不明白么?生死有命,天道人伦自有定数。人的命轮又怎能随意更改?”
    陆子川心头一阵迷惘,这个道理他不是不懂,只是在见到青青那病弱的样子时却是怎么也硬不下心肠来置之不管。
    这时,忽听北堂潇道,“天道如何?天若无情,谁堪回首人世?若天负我,自当引剑灭天!”
    云莫寒愕然望着凌立半空的少年,眼中掠过一丝赞赏,随即又摇了摇头,道,“宿命难违,我们不过是这凡尘之中的一株草芥。众生又何来平等之说?唉,只道是无道成空,修道又是为何呢?”
    他转眼望着陆子川,眼中掠过一丝伤痛,道,“当年,父皇因为一个传说便将你丢弃在荒野,难道你心中就没有恨么?”
    陆子川心中一痛,虽然在见到云莫寒的那一刻他心中便涌起一丝熟悉的感觉,那是血脉至亲的天性,谁也无法改变的。只是十八年来,对于自己的身世却总是停留在东海边陲的那个小镇之上,也许童年对于他来说是幸福的吧?
    命运一步步地将他推向未知,也许师父早就预料到了吧?在走出蜀山的那一刹那,他便踏入了命运的枷锁之中。
    感受到他心中的茫然和不安,蓼依叹息一声,握住他的手,一丝丝花香从她衣袖之间散逸开来,陆子川闭上眼,深深呼吸。然后抬头望着云莫寒道,“那么你呢?这十八年来你过的好么?”
    云莫寒苦笑着摇了摇头,道,“这么多年来,我为姜国征战四方,却落得这个下场,难道你还不明白么?”
    望着那张和自己长的一模一样的脸,陆子川缓缓地点了点头,道,“我一定会救你出去的。”
    云莫寒冷笑一声,道,“三年前,在我踏进这个墓室的时候便已经死了,而我的身体和灵魂已然被黑魔占领,如果不是他以神剑之威重伤黑魔,我的灵魂又怎能复苏?”
    陆子川倒吸一口冷气,心中不由地一阵揪痛,二人同胞双生,心有灵犀一点通,他身上的痛他也自然感同身受。三年来,云莫寒所忍受的痛楚,陆子川却不曾经历。
    陆子川沉默片刻,抬头望着他道,“我应该叫你哥哥还是……?”
    云莫寒落寞一笑,飘身落在北堂潇面前,握住他的手道,“你便和青青一般叫我寒哥哥吧。”
    四目相对,两人不由地同时笑了起来,时隔多年,然而兄弟之间血脉相连的情谊却是丝毫未减的。然而就在这时,陆子川只觉胸中一阵剧痛,似被什么利刃洞穿了胸膛一般痛地撕心裂肺。
    待望向云莫寒的时候,却见他俊眉紧皱,脸上肌肉不停地抽搐,隐隐现出一阵阵黑气,就连握住陆子川的手也开始颤抖起来。挣扎了片刻之后,云莫寒猛然间推开陆子川,推开数丈,苦痛地望着他道,“川弟,杀了我,快,在黑魔复出之前杀了我,你们斗不过他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