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玄幻|武侠 > 仙侠修真小说 > 仙剑奇侠传六 > 第一卷:尘缘 > 第五十一章 离去
第五十一章 离去



更新日期:2012-06-24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望着李昭那疑惑的眼神,陆子川心中叫苦不迭,谁想到好心帮这少年竟然惹来这样的麻烦!可是隐隐的他又觉得这麻烦似乎又与自己有着莫大的关联,那个三皇子云莫寒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呢? 
    李昭略加思索,既然他不愿承认,那么自己又何必苦苦相逼呢?当下他微微一笑,对陆子川道,“既然公子不是三皇子,那么请问公子深夜擅闯我姜国皇宫有何贵干?”
    陆子川一窘,却不知该如何言语才好。在他身边,那少年石栾脑袋瓜一转,忽地想到了一条妙计。随即他笑着对李昭道,“这位自然是来救青青公主的神仙哥哥了!”
   李昭闻言摹地一喜,道,“阁下真的可以救青青公主?”
   陆子川俊眉一皱,眼下的境况若没有个合适的理由,恐怕二人还真的是难以脱身了。他略一思忖道,“救她么,自然不是易事。”
    李昭心中一松,如果陆子川不说出个所以然来,那么他还真的不知该如何收场。当下他微微一拱手道,“只要公子能够救得青青公主性命,我王自然不会亏待你。”
    陆子川涩然一笑,他哪里是稀罕那些世俗的东西,只不过望这柔柔弱弱的可爱少女,心中不由地疼惜,无论如何也要尽力一试吧!
   “石栾。”陆子川转身冲少年石栾使了个眼色,他立刻会意地点了点头,上前对李昭道,“李大人,要救青青公主还需准备一些东西,所以我和神仙哥哥今日就此离去。”
    李昭也不挽留,点了点头,道好。陆子川方一起身,那睡着的少女将他的手臂抓的更紧了,看来她是真的很喜欢这个寒哥哥吧。陆子川微微一叹,伸手掰开少女的小手,带着石栾离开了大殿。
   回到客栈的时候,已是黎明时分,二人小心翼翼地回了房睡下。不多时天便亮了,折腾了半夜,陆子川在清早时候睡的正香,却被窗外一声打骂之声吵醒,此刻蓼依已然醒来,静静地坐在窗边望着天边那一缕朝霞愣愣出神。她美丽的背影在晨曦之中更是不染纤尘,如九天仙女一般清丽脱俗。
    似乎感受到了身后那道注视的目光,蓼依回眸望着陆子川嫣然一笑,美丽绝俗的面容上透着几许少女的娇羞。陆子川微微一怔,蹙眉道,“外面发生什么事情了?怎么这么吵?”
    蓼依微微一笑道,“是那个老药师在教训他的药童。”
   “什么?”陆子川蹙眉,翻身跃起,疾步向门外走去,蓼依见状也跟在他身后走了出去。
   客栈二楼的走廊上,一单薄的少年跪在一个房间门前,正是石栾。陆子川眉头一皱,走到石栾身后拉着他道,“小石头,你怎么了?”
    少年的脸上一个大大的巴掌印突兀地肿了起来,陆子川心中一惊,是谁这般狠心去打一个十三四岁的孩子!就在这时,房间内又传来了老者的叫骂声。
    陆子川转身,恰好迎上老者丢出来的一个茶盅,他微微一侧身顺手一操,便将那茶盅接在了手中,回头对那老者轻轻一笑道,“老师傅息怒,何必和一个孩子一般见识。”
   那老者闻言更加生气,一张皱纹遍布的老脸上气的青一片红一片,然后他指着石栾骂道,“这个臭小子竟然连师父的话都不听了!我不是叫你不要再见那青青公主了么?谁叫你又跑去皇宫的?”
    陆子川猛然一惊,他又是怎么知道的呢?当他抬头向房间内望去的时候疑问便被解决了,原来是那李昭一大早的就找了过来。他望着陆子川微微一笑,道,“陆公子别来无恙,李昭奉姜王之命前来请陆公子进宫为青青公主治病,古老前辈,也一并去吧。”说罢他目光一转望向那老者。
    原来这老者便是江湖上有名的怪医古鹤,当然,陆子川初出茅庐自然不知道有这一号人物。但是想必也是一名医,这样一来,青青公主的病不就又多了一分希望么?
    那老者哼了一声,似乎极不情愿,可是又碍于姜王权威不得不应了下来。李昭微微一笑,对几人道,“各位,这就请随李昭进宫吧。”
    陆子川一想也好,早点将此间事情解决了也可以早点脱身去寻找昆仑镜。当下回头对蓼依笑了笑道,“蓼依,你在这里等我,我去去就回。”
   蓼依迟疑道,“我….陪你去吧。”
   陆子川点了点头,于是一行人便跟在李昭的身后向姜国都城中央那高大的皇城宫殿走去。

    翌日沙蓝岛上,微风轻轻吹拂,说不出的和谐静谧,放眼望去,山谷之中长满了蓝色的树木,趁着那高山流水,美得如仙境一般。假如心无牵挂和自己所爱的人一起在这世外仙岛上隐居,到也是人生一大乐事。
    清晨,岛上的钟鼓之声将沉睡的人们从睡梦中唤醒,北堂潇随意的伸了伸懒腰,起身站在窗前,那一株蓝色的巨树上不时地有几片落叶飘扬,美丽如同一只只翩然起舞的蝴蝶。往日,蓝茉菱总是会早早的起来,坐在那树下吹笛子,怎地今日这般宁静?是在贪睡么?
    北堂潇微微一笑,推开门向着隔壁的房间走去,只见那房门紧掩,房内没有一丝动静。北堂潇心下疑惑,轻轻推开门叫了一声茉菱,却还是不见有人答应,他眉头一皱,绕过屏风向那香榻上望去,只见床上被褥整整齐齐地叠放着,却不见茉菱的踪影。他心中正自疑惑,一转身瞥见木桌上放着的那杆玉笛。     
     正当北堂潇望着那玉笛怔怔出神的时候,忽听心儿急急地从门外奔了进来,拉住他便道,“公子,我们家小姐她不见了……”
    北堂潇心中心中怅然失落,蹙眉望着心儿道,“心儿,你知道她去哪里了么?”
    心儿抬头望着北堂潇,焦急地道,“公子,怎么办呢?”
    北堂潇心头烦乱,摇了摇头,道,“我….不知道…….心儿,你说她会去哪里?”
   心儿茫然地摇了摇头道,“我也不知道,自从小姐回到沙蓝之后,就再也没有出去过,心儿,心儿也不知道她会去哪里。”
   北堂潇心中摹地一动,难道她是去找子川了么?沙蓝岛主死了,那么她便只剩下他一个亲人了吧。
   心儿猛然在北堂潇面前跪了下来,道,“公子,求你一定要帮我找到小姐,假如小姐有什么事情……”心儿欲言又止,抬头望着北堂潇,眼中噙满泪水。
   北堂潇伸手将心儿拉了起来,道,“心儿,你放心,我一定会找到她的。”
    心儿破涕而笑,道,“我就知道姑爷不是那种无情无义的人。”
   “姑爷”!北堂潇满脸尴尬,总是觉着这两个字是那么的讽刺。心中猛然一痛,幕汐走了,茉菱也走了,这是老天对他的惩罚么?他微微叹了口气对心儿道,“心儿,帮我收拾一下,我即刻动身离开沙蓝。”
   心儿应了一声,便退了出去。北堂潇伸手将那杆玉笛重新插回自己的腰间。抬头望向窗外,那颗巨大的树木在阳光下闪烁着明媚的光辉。
    是该离开的时候了吧。
    简单地收拾了一下行礼,北堂潇一路御剑向西飞去,终于在第二天傍晚重新赶回杭州城。此时,天色将晚,他御剑在海上飞行了一日一夜腹中难免饥渴难耐,遂找了个茶楼要了些茶饭狼吞虎咽地吃了起来。
    就在这时,忽听一阵歌声传来,那声音颇为熟悉,北堂潇不由地抬头向茶楼上唱歌的少女望去,果不其然,正是他在醉乡楼救下的千儿。一曲歌罢,千儿随意抬头,正好撞上北堂潇的目光,少女脸上猛然掠过一丝喜色,随即起身向北堂潇走来。
   “公子,你终于回来了。幕汐姑娘呢?她的血咒解了么?”
   北堂潇闻言神色一黯,颓然道,“千儿,此事说来话长,小漓呢?她还好么?”
   千儿道,“公子放心,小漓住在白公子家,好得很,只不过…….”
  北堂潇心中一紧,道,“只不过什么?”
  千儿道,“公子莫担心,小漓只是每日吵闹着要见你而已。”
  北堂潇心中一宽,“千儿,随我去白家看看小漓吧。”
   千儿点了点头,跟着北堂潇一起走出茶楼,向白家大院走去。
   白府后院,那巨大的榕树下,一个七八岁的粉衣小姑娘正坐在秋千上望着远方愣愣出神。一个白衣女子绕过长廊向花圃中走来,望见小姑娘那可爱的模样,她不由地一笑道,“小漓,你猜谁来看你了?”
   小姑娘闻言,摹地回头,睁大眼睛望着白衣女子道,“潇哥哥…….他回来了么?雪姐姐,你不会是骗小漓的吧?”
    苏浅雪淡淡一笑,道,“雪姐姐怎么会骗你呢!快跟我去吧!”
    小漓欢呼一声从那秋千上跳了下来,跟在苏浅雪的身后向客厅中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