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玄幻|武侠 > 仙侠修真小说 > 仙剑奇侠传六 > 第一卷:尘缘 > 第二十二章 地底火山
第二十二章 地底火山



更新日期:2012-02-19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火山底部是一个巨大的岩浆池,乍一看竟比上面的洞窟宽广了数倍,炽烈的岩流在那池中翻滚咆哮,仿佛随时都有可能喷发出去。在那岩池的边缘,红衣少女静静地躺在地上睡着,她那微微苍白的脸颊在火光的映衬下美丽如同一朵盛开的曼陀罗。
    就在少女的前面,一个青衣男子凌空立在岩池之上,双手迅速地翻飞,青光从他纤长的手心四溢而出,洒落在脚下的岩池之中,那青光带着巨大的吸力,将那岩池之中的烈火之灵缓缓聚集,化作一道璀璨的红芒,青衣男子右手一引,用红光将少女罩住,那一刻她胸前的玉石如同得到了某种召唤一般,猛然绽放出明媚的光辉,少女秀眉一皱,喃喃呻吟,似是在忍受某种隐含的痛楚。红色的光芒缓缓地将她托起,少女美丽的身影在半空中悬起,长裙款摆,腰间的碎玉石叮当作响,说不出的和谐悦耳。少女绝美的脸颊由白转红,又由红转白,香汗淋漓而下,打湿了她鬓角的黑发。
   
    猛然间半空中一声断喝,北堂潇和陆子川已然赶到,瞥见少女那痛楚的模样,北堂潇心中一痛,心疼道,“幕汐。”
    北堂潇周身青光猛然暴涨,挥起碧霄剑向那青衣男子斩去。此刻他竟对身外之事置若罔闻,已然全力施法。
   “北堂………”此刻陆子川想要阻拦已经晚了,就在这时,一抹红影掠过,迅捷地挡在了曦夜的身前,碧霄剑倏地贯穿少女的身体,顿时鲜血飞溅。
    北堂潇呼吸一滞,眼中闪过不可思议的神色,似不忍似怜惜,缓缓地看着少女如风中落花一般颓然倒下,他的心中一片茫乱。
    “是你!”
    燕儿弯起唇角笑了笑,血如泉涌,从她的伤口处喷涌而出。她喘息了片刻,虚弱地道,“主人………他是……..是在救小姐。”
    “什么?!”他不可思议的望向半空中的红衣少女,只见她原本苍白的脸色已经慢慢地恢复了血色。
    陆子川叹息一声道,“她说的没错,姚姑娘身上的伤只有用这地底火山之中的烈火之灵才可以治愈。”
    北堂潇心中一痛,摹地望向岩池之上的青衣男子,只见他美丽的脸上此刻已是一片惨白。燕儿咳嗽了几声,吐出几口鲜血,美丽的脸上苍白没有一丝血色。他俯身抱起少女,让她靠在自己的怀中,道,“对不起。”燕儿摇了摇头喘息了片刻之后,望着北堂潇恳求道,“北堂……公子……主人他……做这一切都是为了姚姑娘好……你不要误会……他……不….不要伤害…….他。”
    北堂潇点点头,颤声道,“我答应你。”
    燕儿微微一笑,抬起眸子望向半空中那修长的青色身影,张了张口,似有无数言语,却再也无力说出,抓住北堂潇的手猛然间垂了下去。
    望着少女那张苍白的脸颜,北堂潇心中一阵悲怆,他竟然杀了一个和自己无冤无仇的女子。她如死灰般的双眸依旧幽幽地凝视着那个青色的身影,即使是死了也不肯闭上。
    此时,围绕在幕汐周围的红色光芒已经缓缓褪去,她的身体缓缓地向地面落去,北堂潇放下燕儿,将幕汐抱入怀里,凝望着她那秀美的脸颜,缓缓道,“幕汐,没事了。”
    在收回法术的那一瞬间,曦夜猛然从半空跌落在地上,秀美的眸子扫过燕儿苍白的脸颊,泪水倏然滑落,如哭泣的女子般楚楚可怜。目光转向幕汐的时候,心中一阵抽痛,难道,一切真的就无法改变了么?
   曦夜微微一叹,对北堂潇道,“答应我,无论以后会怎样,你都不要伤害她。”
    北堂潇抬头,望着曦夜的眼中闪过几许茫然,然后缓缓点了点头。
     曦夜微微一笑,秀目留恋地扫了一眼少女那美丽的容颜,深深地呼吸一口气,右手中再次点起耀眼的青光,向死去的燕儿笼罩而去,刹那间,青光从少女胸前的伤口中没了进去。望着少女脸上渐渐复苏的生机,曦夜柔柔地抚摸着她耳畔的长发,笑道,“傻姑娘,忘了我吧,回到该回的地方去,好好活着。”
    做完这一切,曦夜颀长的身影摹地化作一道青光飞向幕汐,倏然钻进她胸前的玉石之中,火山地底猛然传来一阵剧烈的震颤,原本翻涌的火山此刻更是汹涌澎湃起来。
    陆子川迅速抱起燕儿,对北堂潇道,“我们还是快点离开吧!火山就要爆发了吧!”
    北堂潇点点头,右手凌空一挥,碧霄神剑自动飞起,在空中盘旋几周向他飞来,转眼间几人便化作流光消失在巨大的火山口中。

    夜晚,苍穹之下繁星点点。火山爆发的轰鸣声已经渐渐远去,黑暗的夜空中青白两色光芒闪过,陆子川和北堂潇并肩落在一处山崖边。冷冷的山风袭来,吹去了他们周身那股炎热的气息,竟有几分寒意。北堂潇抱紧了怀中的幕汐,抬头对陆子川道,“子川,还是你送燕儿姑娘回家,我带幕汐先回客栈吧。”
    陆子川望着他那微微苍白的脸孔,俊眉一皱,担忧道,“那你没事吧?”
    北堂潇拍了拍他的肩膀,笑道,“连那火龙都被我杀了,你说我能有什么事情?”
    陆子川一拱手,道,“那好,我们就此别过,明日一早,客栈见。”
    北堂潇也道,“告辞。”
   望着半空中陆子川倏然消失的身影,北堂潇微微一叹,俯身再次望向怀中的少女,不知何时她已经醒来,睁大一双明媚的眼眸怔怔地凝望着身边的少年。
   “你是?”少女喃喃道。
   “我是北堂潇啊!幕汐你不认得我了么?”
   “北堂潇……..”幕汐缓缓地闭上眼睛,“这个名字好熟悉呢,可是,我却记不得了。”
   北堂潇倒吸一口凉气,难道真如他所说她已经忘了自己么?那么他这一路不畏艰辛地寻找她又有什么意义呢?
   “你怎么了?”幕汐嫣然一笑,饶有趣味地看着他。
   北堂潇深呼吸,将失落的情绪藏进温柔的笑意之中。也许,这是上天对她们的考验吧,忘记就代表着一个新的开始。忽地,他神秘地冲幕汐眨了眨眼睛,道,“想知道么?”
   少女点点头,道,“你说啊!”
   北堂潇摆了摆手,道,“你把耳朵贴过来,我就告诉你。”
   幕汐皱眉道,“为什么?你可以大声告诉幕汐啊!”最终还是经不住诱惑将耳朵贴了过去。
   北堂潇眼中闪过一丝狡黠的笑意,在少女那秀美的脸庞靠近的一刹那,他猛然凑上去吻了吻她的脸颊。